一季度跨境資金流出放緩趨勢向好 人民幣貶值預期弱化

來源:經濟參考報 作者︰ 發表時間︰2017-04-21 10:02

20日最新出爐的部分外匯收支核心數據顯示,今年以來,人民幣匯率預期趨于穩定,我國跨境資金流出明顯放緩,外匯供求正在趨向基本平衡。外匯局發布的數據顯示,2017年一季度,若按美元計算,銀行結售匯逆差同比下降幅度為67%。國家外匯管理局新聞發言人、國際收支司司長王春英在當日舉行的國新辦發布會上強調,這反映了我國跨境資金流動逐步向均衡狀態收斂的大趨勢。

改變 資金流出壓力明顯緩解

從外匯局20日公布的一季度整體數據來看,不論是銀行結售匯數據,還是銀行代客涉外收付款數據,都顯現出逆差大幅下降的趨勢。

從銀行結售匯數據來看,一季度,銀行累計結匯2.59萬億元人民幣(折合3755億美元),售匯2.87萬億元人民幣(折合4163億美元),結售匯逆差2815億元人民幣(折合409億美元)。按美元計價,銀行結匯同比增長7%,售匯同比下降12%,結售匯逆差同比下降67%。

從銀行代客涉外收付款數據看,一季度,累計涉外收入4.67萬億元人民幣(折合6775億美元),對外付款4.84萬億元人民幣(折合7027億美元),涉外收付款逆差1736億元人民幣(折合252億美元)。按美元計價,銀行代客涉外收入同比增長2%,支出同比下降9%,涉外收付款逆差同比下降78%;其中,涉外外匯收付款順差30億美元,而去年同期為逆差366億美元。

另外,觀察今年一季度各個月份數據的環比情況,也顯現逐月好轉的跡象。從銀行結售匯數據看,2017年1月逆差192億美元,較2016年12月463億美元的逆差明顯收窄,2月、3月逆差分別為101億和116億美元。銀行代客結售匯逆差也在逐月收窄,1至3月分別為156億、101億和70億美元。此外,從非銀行部門涉外收支方面看,1月銀行代客涉外收付款逆差97億美元,2月順差19億美元,3月逆差174億美元。而2016年,月均逆差254億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能較準確地體現市場情緒的銀行遠期結售匯數據同樣呈現向好趨勢。外匯局數據顯示,銀行遠期結售匯逆差下降。2017年一季度,銀行對客戶遠期結匯簽約同比增長153%,遠期售匯簽約下降25%,遠期結售匯簽約逆差34億美元,下降91%。其中,1月遠期結售匯逆差80億美元,2月轉為順差47億美元,3月基本平衡。“說明今年以來人民幣貶值預期明顯減弱。”王春英表示,如綜合考慮即期、遠期結售匯以及期權等相關影響因素,2月以來我國外匯供求呈現基本平衡。

“今年以來我國跨境資金流出明顯放緩,外匯供求趨向基本平衡,這反映了我國跨境資金流動逐步向均衡狀態收斂的大趨勢。”王春英說。

跡象 人民幣貶值預期明顯弱化

在結售匯等核心數據好轉的同時,一些指標也顯示出人民幣匯率貶值預期壓力正在大幅緩解。

王春英表示︰“通常我們會以期權市場風險逆轉指標的變化來看人民幣匯率預期,風險逆轉指標是指看漲美元/看跌人民幣期權與看跌美元/看漲人民幣期權的波動率之差,差額為正值,表示市場看多美元、看空人民幣,且正值越大,這種預期越強。近期境內外市場的這一指標較2015年末和2016年末均大幅下降,說明目前人民幣匯率預期趨向穩定。”

知名外匯問題專家韓會師分析稱,2014至2015年的外債償還高峰之後,源自企業的購匯壓力從2016年將明顯下降,人民幣穩定最大的威脅將來自普通民眾手中的冷錢變熱錢。他說,如果個人購匯在2017年的擴張動力不足,則人民幣貶值壓力有望大幅緩解。從現實情況看,2017年結售匯逆差萎縮的態勢比較清晰,導致外匯佔款下滑速度變慢以及外匯儲備萎縮步伐放緩,這說明個人市場在2017年接替企業,繼續對人民幣施加貶值壓力的後勁不足。

韓會師列舉國際收支平衡表數據稱,2014年我國個人旅行支出爆炸性增長,從1286億美元猛增至2347億美元,漲幅高達83%,但2015和2016年,雖然人民幣對美元貶值幅度連續擴大,但旅行支出的擴張速度大幅下滑,2015年為25%,2016年進一步下滑至12%。“在目前的跨境資金流動監管力度下,如果個人購匯增長乏力的態勢得到延續,那麼基本可以確定,人民幣貶值壓力有望在2017年得到極大緩解。除非國際市場美元能夠再次大幅飆升,否則人民幣繼續大幅貶值的風險已經比較低了。”他說。

從全球市場看,今年美聯儲還會繼續加息,並且可能會考慮縮減資產負債表,市場也同樣關注以上因素對人民幣匯率和中國跨境資金的影響。王春英說,從我國跨境資金流動看,美聯儲三次加息的影響是逐步減弱的。“對于美聯儲加息和縮減資產負債表這件事情,我們還會實時監測和評估。從我國應對能力和適應能力上看,我們還是有信心的。”她說。

政策 雙向開放和防範風險並重

當前,國際收支趨于均衡,王春英也重申了外匯局在外匯管理方面一貫的觀點,那就是將繼續審慎推動中國資本項目的開放。

她說,外匯局制定和執行外匯管理政策時,始終堅持兩項基本原則︰一是堅持改革開放,支持和推動金融市場的雙向開放,進一步提升跨境貿易、投資便利化水平,服務實體經濟。二是堅持防範跨境資本流動風險,防止跨境資本無序流動對宏觀經濟和金融穩定帶來沖擊,維護外匯市場穩定,為改革開放創造良好的市場環境。

她表示,基于上述兩項原則,外匯管理政策有幾個基本內涵︰第一,“打開的窗戶”不會再關上。中國外匯管理不會走回頭路,不會再走到資本管制的老路上。1996年,中國實現了經常賬戶完全可兌換;本世紀初以來,資本賬戶可兌換程度已逐步提高。第二,審慎有序推動中國資本賬戶開放。2016年,中國資本賬戶開放有很多亮點,包括實施全口徑跨境融資宏觀審慎管理,進一步開放和便利境外機構投資銀行間債券市場等。資本賬戶開放進程應與經濟發展階段、金融市場狀況以及金融穩定性相適應。在不同時期,應該充分考慮內外部多重因素,找準資本賬戶開放重點、節奏和步驟等。第三,構建跨境資本流動的宏觀審慎管理和微觀市場監管體系,維護健康、穩定、良性的外匯市場秩序。

業內人士表示,今年債券市場的對外開放將是金融市場雙向開放的一項重要工作。此前,外匯局正式對外發布《國家外匯管理局關于銀行間債券市場境外機構投資者外匯風險管理有關問題的通知》。根據通知,銀行間債券市場境外機構投資者可以在具備資格的境內金融機構辦理人民幣對外匯衍生品業務。

今年,我國準備在香港和內地試行“債券通”。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潘功勝說,下一步會進一步完善中國債券市場有關的法律、會計、審計、稅收、評級等政策,豐富外匯風險對沖工具,創建更加友好便利的制度環境,同時要推動市場基礎設施的互聯互通與跨境合作,加強與境外投資者的溝通交流,進一步增強市場的透明度。(張莫)

編輯︰
對《一季度跨境資金流出放緩趨勢向好 人民幣貶值預期弱化》表態
對《一季度跨境資金流出放緩趨勢向好 人民幣貶值預期弱化》發表評論

滾動新聞

經濟參考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