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夏七大電企請求降煤價被神華拒絕 月底前不簽約就斷供

來源:證券日報 作者︰李春蓮 發表時間︰2017-03-23 10:05

新一輪煤電博弈再次來襲。

近日,寧夏七大電企稱由于煤價大漲致火電企業全面虧損,聯合上書自治區經信委希望能協調神華寧煤降煤價。

目前,七大電企還在等待經信委的回復,卻得到了神華寧煤的霸氣提示︰2017年二季度的合同價格維持一季度的價格水平,請在3月29日前簽訂合同,否則將無資源安排供應。

這意味著,如果七大電企不在一周內按照一季度的“高價”簽合同,將被斷供。而大型煤企在煤炭供應偏緊的市場下,一直在維持高價策略。

業內認為,目前煤炭處于供不應求的狀態,高價買煤都較為緊張,降價不太現實。但是電企被斷供也會引發電力供應中斷等問題,預計後期政府會介入,釋放部分產能來增加煤炭供應。

神華寧煤霸氣提示

月底前不簽約就斷供

昨日,《證券日報》報道的《寧夏七大電企聯合上書請求降煤價煤電矛盾再升級》一文提及,寧夏七大電企向自治區經信委上書,稱由于受到煤價大漲,電量下滑等因素影響,火電企業已處于全面虧損的狀態,希望能盡快降低煤價。

上書的這七家電企包括華能、大唐、華電、國電四大發電集團所屬的寧夏分公司,以及中鋁、京能、申能在寧夏的火電企業。

文件顯示,2016年以來,神華寧煤集團區內煤炭合同價由200元/噸先後多次漲價至目前的320元/噸(均為出礦價),並且帶動了區內周邊市場煤無序大幅度漲價,發電企業和其它涉煤涉電行業的生產成本急劇升高。

七大電企希望自治區政府考慮煤價大幅上漲對各火電企業經營影響巨大的實際情況以及有可能對區內經濟形勢造成不良影響,建議協調寧煤盡快降低煤價至260元/噸以內,利于電、煤共同讓利來促進自治區經濟發展大局。

但降煤價可以說只是電企一廂情願,煤企現在處于主動地位,尤其近段時間,煤炭供不應求,煤價仍處于上漲態勢,想降煤價並非易事。

昨日,《證券日報》記者獲得的神華寧煤發給上述電企的名為“溫馨提示”的文件稱︰進入2017年以來,由于神華寧煤嚴格遵照國家去產能的要求組織生產,加之集團煤制油項目的投產運營,導致煤炭資源供需持續偏緊。為了確保年度合同量的兌現,我們千方百計提高合同兌現率。為此,2017年二季度的合同價格維持一季度的價格水平,即4500大卡對應320元/噸,請在3月29日前簽訂合同。否則,從4月1日起將無資源安排供應。

從神華寧煤的提示來看,二季度將維持與一季度一樣的煤價,仍舊是320元/噸,這與七大電企希望的260元/噸以內相差很大。而這個煤價也意味著七大電企二季度將繼續處于全面虧損狀態。

電企想降煤價,煤企不想降煤價,煤電雙方再次陷入劍拔弩張的地步。在煤炭本就供不應求的狀態下,直接降價似乎較為困難。

集成期貨煤炭研究員鄧舜向《證券日報》記者表示,“現在寧夏就是缺煤比較嚴重。預計後期政府介入,會允許釋放部分產能,或者從其它地方調入部分煤炭,要不然無法解決缺煤的問題”。

“煤炭去產能缺乏配套的安全儲備政策,價格彈性與產能剛性缺乏緩沖,也是造成這種矛盾的原因之一。”秦皇島煤炭網孟海告訴《證券日報》記者。

距離3月29日還剩下不到一周的時間,七大電企目前還在等待自治區經信委的回復,政府最終會如何解決此事,《證券日報》將持續關注。

煤炭供不應求

煤企維持高價仍產銷兩旺

事實上,目前,煤炭供應不足的不止寧夏一個地方。

今年以來,受到煤礦安全檢查升級等因素的影響,煤炭一直處于供不應求的狀態,這導致煤價不斷上漲。同時,煤企的產銷量也大增。

近日, 中國神華發布2月份主要生產經營數據稱,2017年2月份商品煤產量為2500萬噸,同比增長14.2%;煤炭銷售量為3850萬噸,同比增長64.5%。

2017年前2個月商品煤累計產量同比增長8.4%至5050萬噸;煤炭累計銷售量同比增長62.4%至7160萬噸。

公告還顯示,前兩月煤炭銷售量同比增長62.4%,主要原因是受合同談判進度、下游需求等因素影響,去年1月份-2月份的煤炭銷售量偏低。

同時,根據 中煤能源的公告,商品煤產量為634萬噸,同比增長4.4%;商品煤銷量為1045萬噸,同比增長13.6%;其中自產商品煤銷量為718萬噸,同比增長23.4%。

不難發現,兩大煤企2月份可謂產銷兩旺,在這種形勢下,想讓煤企降價就更加困難了。

數據顯示,本報告期(2017年3月15日至3月21日),環渤海動力煤價格指數報收于606元/噸,環比上行7元/噸,已經連續第四期上漲,累計上行19元/噸。

孟海還向《證券日報》記者表示,3月下旬,大型煤企繼續維持高價策略,與供應偏緊形成共振,支撐市場煤價走強並刺激市場預期看多。

《證券日報》記者了解到,3月16日,陝西省煤礦超層越界開采違法行為專項整治推進會在榆林召開。會議安排今年3月份至8月份,陝西省將集中開展打擊煤礦超層越界開采違法行為的專項整治行動。

榆陽某大礦負責人表示,目前榆陽區在產的煤礦僅剩麻黃梁(日均產量1萬5千噸左右)、榆樹灣煤礦(日均產量2萬噸左右)、小紀汗煤礦(日均產量3萬噸左右)、銀河煤礦(日均產量2萬左右)等幾個大型煤礦。之前停產的金雞灘、杭來灣兩大煤礦至今未恢復生產,據悉兩個煤礦日均產量合計達6萬噸以上,所佔比重較大,此次長時間的停產現象導致當地煤炭供應量驟減,煤源緊張助推坑口煤價漲聲一片。

除了陝西和寧夏缺煤,近日,貴州也曝出電煤供應緊張的情況,為了保證省內煤炭供應,貴州在3月16日出台了禁止煤炭出省的政策。

“雖然兩會已經結束,但是受安全監察的制約,煤炭產量增幅仍然有限,供應緊張的局面未得到有限緩和。”卓創資訊分析師荊文娟向《證券日報》記者表示,從目前的現狀來看,主產地在安全、環保檢查的制約之下短期內煤炭產量增幅仍然有限,預計3月底之前煤價將難以下跌。4月份以後隨著主產地開工率逐步提升,加之沿海電廠進入檢修期,煤炭的需求量隨之回落,供需將呈寬松的局面,煤價或將穩步回落。

編輯︰
對《寧夏七大電企請求降煤價被神華拒絕 月底前不簽約就斷供》表態
對《寧夏七大電企請求降煤價被神華拒絕 月底前不簽約就斷供》發表評論
證券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