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家居行業迎發展期 它讓生活變得簡單還是麻煩?

來源︰中國新聞網 作者︰李晨赫 尹心航 發表時間︰2018-02-13 14:50

資料圖︰觀眾在參觀智能家居機器人。佟郁 攝

如果讓兩支隊伍進行一場“智能家居讓生活變得更簡單還是更麻煩”的辯論賽,會是什麼情景?

如果這場辯論賽在本世紀之前開始,那麼很大可能會無疾而終。1999年之前,中國還沒有出現從事專業智能家居的生產商,只在深圳有一兩家從事進出口業務的智能家居代理商,而用戶大多是居住在中國的歐美用戶。

如果這場辯論賽發生在本世紀初的5年,很有可能是正方完勝。這幾年,中國先後成立了50多家智能家居研發生產企業,主要集中在北上廣深等大城市,智能家居概念也逐漸被國人熟悉。

之後的5年,格局又反轉。企業的野蠻生長、夸大的宣傳營銷,讓遭遇“狂轟濫炸”已久的用戶逐漸意識到,智能家居雷聲大雨點小,宣傳的效果幾乎都達不到。市場銷售增長放緩甚至下滑。

而今,智能家居行業又到了新一輪發展期。在一項覆蓋了7個國家的調查中,有51%的海外消費者表現出對智能家居的強烈興趣,幾乎與移動支付處于同一水平。美國智能家居行業調查數據顯示,2016年美國智能家居市場容量為97.125億美元,中國為5.2億美元。

正方︰讓智能家居改變生活

去年剛裝修完房子的富瀅璇和王光輝夫婦最近成功避開了一個每對夫婦都會經常面對的矛盾——吃完飯,究竟誰去洗碗?

這全是新配齊的智能家居的功勞。富瀅璇說,新購置的智能洗碗機解決了誰洗碗的問題,就是解決了家庭內部矛盾。掃地機器人又解決了家里兩只貓掉毛而引發的家庭矛盾。現在,進門有指紋鎖,不用再掏鑰匙。“幸福感爆棚”,她這樣形容變得更智能的生活。

王光輝是去買智能手機時,跌入智能家居的“坑”的。在新款隻果手機上,自帶軟件可以控制家里的冰箱、空調等智能家電。了解這個功能的瞬間,他突然意識到,生活原來可以更便利。

從人們對智能家居的訴求倒推,不難看出潛在用戶的身份和特點。微博用戶“阿不de老媽”對智能冰箱提出了具體的需求。她希望,智能冰箱能夠設立母嬰專區,有專門儲存母乳的獨立區域;還要有專門存餃子、餛飩的空間,以及恆溫發豆芽、發酵酸奶的區域。最好廚房還要有智能鬧鐘和智能顯示屏,一邊設置安全工作時間,一邊拖住孩子注意力,解放主婦。

王光輝對未來智能家居有著積極而實際的期待︰回到家的時候,按下指紋,開門的一瞬間,有機器人出來把拖鞋放到我們面前,把鞋換掉後把鞋放在鞋架上。他說,智能家居最好的方式就是按照自己設定的生活進行智能的工作。

智能家居產品多了,富瀅璇和王光輝發現,很多時候,它們“還遠遠不夠智能”。“之前看網上,掃地機器人走得可有規律了,哪個屋子都能走到,但我家的機器人感覺有點傻,一直轉圈走,走完之後去別的地方走一圈又回來了。”令王光輝最頭疼的是,智能機器人走著走著會把拖在地上的電源線繞進去,必須靠人工解開。

不過,這都無法澆滅他們對于未來智能生活的向往。現在,富瀅璇和王光輝最想買的就是智能窗簾。“每天被鬧鐘吵醒的心情和被陽光曬醒的心情是不一樣的。夏天天亮比較早,5點多的時候智能窗簾就自動拉開了,陽光照你一個小時你再起床,感受完全是不一樣的。”王光輝說。

反方︰最傳統的才是最靠譜的

大學老師許靜波把朋友送的掃地機器人閑置了。

除了容易踫到東西、噪音大、有死角清理不到等常見問題,許靜波說,最大的問題就在于,明明是為了節省力氣而使用的掃地機器人,用了幾次之後都要手動把塵盒清理到垃圾桶,反而弄得一身灰,比清理傳統的掃把還狼狽。

許靜波說,家里的微波爐、冰箱都會有一些智能的元素。但父母建議他們,要買就買最便宜的微波爐,圖的就是一個操作簡單。“好點兒的微波爐或者光波爐,里面要調各種功能就特別煩。”

許靜波對主打多功能的宣傳並不感冒。他說,和手機一樣,很多家電90%以上的功能都用不到,是無用的科技附加。他家里現在用的是新款的西門子洗衣機,他常常懷念以前觸屏洗衣機的簡單。“它里面有電腦,有時候電腦就很別扭,莫名其妙出現了一些它自己控制的東西。”

許靜波直言,大多數時候,生活不需要那麼精妙的標準,追求的就是一種方便。洗衣機放多少衣服還要好好計算一下的話,不累嗎?

大多數洗碗機要求用戶在把餐具放進機器前要把固體殘渣清除掉。“你已經把上面固體殘渣洗掉了,再順手洗淨不就完了嗎?何必放洗碗機里兩個小時轉一圈?”許靜波說出了不少洗碗機用戶吐槽的疑惑。

家住蘇州的于子恩是新手媽媽,也是舞蹈老師。她對智能家居本來挺有興趣,但真正研究之後就陸續放棄了——廚房太小,放不下洗碗機;掃地機器人不僅可能傷到女兒,也可能讓她失去手動拖地的樂趣。

艾瑞的一份關于智能家居的報告顯示,不能切中用戶痛點是造成目前市場對智能家居接受度偏低的直接原因。偽智能、弱需求、高價格三大因素是阻礙產品滲透率進一步提高的關鍵。

這份報告提出,在增加WiFi遠程遙控功能時,要通過解鎖、打開App、選擇操作等多個程序,在室內使用場景語境下太過繁瑣。同時,不少產品實際應用沒有改善原有“不智能”的痛點,而是在“半成品”上添加了非剛需功能。糟糕的用戶體驗打擊了消費者的積極性。

微博用戶“堅決不美好的蛋皮”在微博上吐槽一款智能飲水杯。“有個杯子,558元,體積巨大到比我的磨漿機都大。兩個特殊功能,連上App能記錄喝水毫升數、檢測水質(沒有淨化功能)。對了,蓋子不密封,不能倒過來。”她發出疑問︰居然還能有如此毫無場景的需求通過評審,並且投入了生產,還真的生產出來了。她感嘆︰“這不是智能家居,這是強行智能家居。”

微博用戶“猴大寶”的一條微博轉贊人數超過100。他說,家里智能家居太多,造成互聯網癱瘓了,原本很先進的感覺瞬間沒有了,電視打不開,歌听不了,飯煮不熟。他突然發現,最傳統的家居產品才是最靠譜的。 記者 李晨赫 實習生 尹心航

編輯︰
數字報

智能家居行業迎發展期 它讓生活變得簡單還是麻煩?

中國新聞網2018-02-13 14:50:31

資料圖︰觀眾在參觀智能家居機器人。佟郁 攝

如果讓兩支隊伍進行一場“智能家居讓生活變得更簡單還是更麻煩”的辯論賽,會是什麼情景?

如果這場辯論賽在本世紀之前開始,那麼很大可能會無疾而終。1999年之前,中國還沒有出現從事專業智能家居的生產商,只在深圳有一兩家從事進出口業務的智能家居代理商,而用戶大多是居住在中國的歐美用戶。

如果這場辯論賽發生在本世紀初的5年,很有可能是正方完勝。這幾年,中國先後成立了50多家智能家居研發生產企業,主要集中在北上廣深等大城市,智能家居概念也逐漸被國人熟悉。

之後的5年,格局又反轉。企業的野蠻生長、夸大的宣傳營銷,讓遭遇“狂轟濫炸”已久的用戶逐漸意識到,智能家居雷聲大雨點小,宣傳的效果幾乎都達不到。市場銷售增長放緩甚至下滑。

而今,智能家居行業又到了新一輪發展期。在一項覆蓋了7個國家的調查中,有51%的海外消費者表現出對智能家居的強烈興趣,幾乎與移動支付處于同一水平。美國智能家居行業調查數據顯示,2016年美國智能家居市場容量為97.125億美元,中國為5.2億美元。

正方︰讓智能家居改變生活

去年剛裝修完房子的富瀅璇和王光輝夫婦最近成功避開了一個每對夫婦都會經常面對的矛盾——吃完飯,究竟誰去洗碗?

這全是新配齊的智能家居的功勞。富瀅璇說,新購置的智能洗碗機解決了誰洗碗的問題,就是解決了家庭內部矛盾。掃地機器人又解決了家里兩只貓掉毛而引發的家庭矛盾。現在,進門有指紋鎖,不用再掏鑰匙。“幸福感爆棚”,她這樣形容變得更智能的生活。

王光輝是去買智能手機時,跌入智能家居的“坑”的。在新款隻果手機上,自帶軟件可以控制家里的冰箱、空調等智能家電。了解這個功能的瞬間,他突然意識到,生活原來可以更便利。

從人們對智能家居的訴求倒推,不難看出潛在用戶的身份和特點。微博用戶“阿不de老媽”對智能冰箱提出了具體的需求。她希望,智能冰箱能夠設立母嬰專區,有專門儲存母乳的獨立區域;還要有專門存餃子、餛飩的空間,以及恆溫發豆芽、發酵酸奶的區域。最好廚房還要有智能鬧鐘和智能顯示屏,一邊設置安全工作時間,一邊拖住孩子注意力,解放主婦。

王光輝對未來智能家居有著積極而實際的期待︰回到家的時候,按下指紋,開門的一瞬間,有機器人出來把拖鞋放到我們面前,把鞋換掉後把鞋放在鞋架上。他說,智能家居最好的方式就是按照自己設定的生活進行智能的工作。

智能家居產品多了,富瀅璇和王光輝發現,很多時候,它們“還遠遠不夠智能”。“之前看網上,掃地機器人走得可有規律了,哪個屋子都能走到,但我家的機器人感覺有點傻,一直轉圈走,走完之後去別的地方走一圈又回來了。”令王光輝最頭疼的是,智能機器人走著走著會把拖在地上的電源線繞進去,必須靠人工解開。

不過,這都無法澆滅他們對于未來智能生活的向往。現在,富瀅璇和王光輝最想買的就是智能窗簾。“每天被鬧鐘吵醒的心情和被陽光曬醒的心情是不一樣的。夏天天亮比較早,5點多的時候智能窗簾就自動拉開了,陽光照你一個小時你再起床,感受完全是不一樣的。”王光輝說。

反方︰最傳統的才是最靠譜的

大學老師許靜波把朋友送的掃地機器人閑置了。

除了容易踫到東西、噪音大、有死角清理不到等常見問題,許靜波說,最大的問題就在于,明明是為了節省力氣而使用的掃地機器人,用了幾次之後都要手動把塵盒清理到垃圾桶,反而弄得一身灰,比清理傳統的掃把還狼狽。

許靜波說,家里的微波爐、冰箱都會有一些智能的元素。但父母建議他們,要買就買最便宜的微波爐,圖的就是一個操作簡單。“好點兒的微波爐或者光波爐,里面要調各種功能就特別煩。”

許靜波對主打多功能的宣傳並不感冒。他說,和手機一樣,很多家電90%以上的功能都用不到,是無用的科技附加。他家里現在用的是新款的西門子洗衣機,他常常懷念以前觸屏洗衣機的簡單。“它里面有電腦,有時候電腦就很別扭,莫名其妙出現了一些它自己控制的東西。”

許靜波直言,大多數時候,生活不需要那麼精妙的標準,追求的就是一種方便。洗衣機放多少衣服還要好好計算一下的話,不累嗎?

大多數洗碗機要求用戶在把餐具放進機器前要把固體殘渣清除掉。“你已經把上面固體殘渣洗掉了,再順手洗淨不就完了嗎?何必放洗碗機里兩個小時轉一圈?”許靜波說出了不少洗碗機用戶吐槽的疑惑。

家住蘇州的于子恩是新手媽媽,也是舞蹈老師。她對智能家居本來挺有興趣,但真正研究之後就陸續放棄了——廚房太小,放不下洗碗機;掃地機器人不僅可能傷到女兒,也可能讓她失去手動拖地的樂趣。

艾瑞的一份關于智能家居的報告顯示,不能切中用戶痛點是造成目前市場對智能家居接受度偏低的直接原因。偽智能、弱需求、高價格三大因素是阻礙產品滲透率進一步提高的關鍵。

這份報告提出,在增加WiFi遠程遙控功能時,要通過解鎖、打開App、選擇操作等多個程序,在室內使用場景語境下太過繁瑣。同時,不少產品實際應用沒有改善原有“不智能”的痛點,而是在“半成品”上添加了非剛需功能。糟糕的用戶體驗打擊了消費者的積極性。

微博用戶“堅決不美好的蛋皮”在微博上吐槽一款智能飲水杯。“有個杯子,558元,體積巨大到比我的磨漿機都大。兩個特殊功能,連上App能記錄喝水毫升數、檢測水質(沒有淨化功能)。對了,蓋子不密封,不能倒過來。”她發出疑問︰居然還能有如此毫無場景的需求通過評審,並且投入了生產,還真的生產出來了。她感嘆︰“這不是智能家居,這是強行智能家居。”

微博用戶“猴大寶”的一條微博轉贊人數超過100。他說,家里智能家居太多,造成互聯網癱瘓了,原本很先進的感覺瞬間沒有了,電視打不開,歌听不了,飯煮不熟。他突然發現,最傳統的家居產品才是最靠譜的。 記者 李晨赫 實習生 尹心航

編輯︰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