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款”銀行業罰單已披露372張 單日最高開具逾百張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張 歆 發表時間︰2018-02-13 14:48

  罰單新看點不少,如一家銀行因“特定目的載體投資業務未執行穿透原則”被罰

  雖然很多銀行剛剛發放了2017年的年終獎,但事實上,截至2月11日,銀監會系統披露出來的2018年的罰單已經達到了372張。

  《證券日報》記者根據銀監會官網信息統計發現,2018年各地銀監局保持強監管態勢不變,對于違規收費、貸後管理失職、非標理財投資信息披露不充分等違規行為進行查處;從地域來看,各地銀監局出手頻次差異較大,部分銀監局呈現出雷霆之勢。

  此外行政處罰日期的時間分布也並不均衡,1月16日可謂獨佔鰲頭“密集期”︰當日,渭南銀監分局一口氣開出79張罰單,陝西銀監局也在同日開具了31張罰單。

  老毛病與新問題

  “從商業銀行2018年被監管處罰的案由來看,違規手法確實有套路可循,主要包括貸前調查或貸後管理失職、票據違規操作、掩蓋不良資產、亂收費用、違背國家宏觀調控政策、以貸轉存、資金挪用、資金繞路進股市等方面”,資深法律界人士對本報記者表示。

  《證券日報》記者觀察發現,從監管部門2018年以來開具的罰單來看,商業銀行原本最為突出的票據違規的佔比有所減少,但是很多老毛病也依舊是痼疾難除。

  河南銀監局行政處罰信息顯示,其2018年編號從1號到6號的罰單全部聚焦于同一家國有大行,該國有大行幾家分支機構的違規行為可以說十分典型,包含了違規辦理無真實貿易背景的銀行承兌業務、貸後管理未盡職、虛增存貸款規模、信貸資金違規流入股市、違規向房地產開發企業發放流動資金貸款、對同業調查審查失職等事宜。

  河南銀監局還同時對于轄區內一家城商行的典型問題作出處罰,該城商行的違規行為除了也包括調查審查失職、虛增存貸款、信貸資金違規流入股市,還包括個人綜合消費貸款被挪用于“購房首付”、違規向借款人發放虛假按揭貸款等發生在零售業務領域事宜。

  值得一提的是,信貸資金違規進入樓市、股市近年來一直是監管重點打擊的違規行為,然而從罰單披露出來的情況來看,商業銀行的老毛病依舊會犯。

  此外,還有一些過去較少披露出來的新問題在2018年也走到台前,其觸發罰單背後,顯示出十分明確的監管導向。

  某國有大行因“非標理財投資信息披露不充分”受罰,而一家農商行也被指“特定目的載體投資業務未執行穿透原則”,上述行為導致的罰單與2017年以來監管對資管業務穿透的要求相呼應;另一家國有大行則存在“對辦公營業場所安全管理不到位,對高管人員及工作人員的管理不到位”等問題,而銀行業的多起員工私售的飛單案件就是在銀行辦公場所內簽訂的;還有城商行被指“同業投資接受第三方金融機構信用擔保”,此類同業違規問題也是2017年以來,監管部門重點檢查和針對的行為。

  單日開出逾百張罰單

  據《證券日報》記者統計,今年以來有24個銀監會系統監管機構開具共計372張罰單。

  從今年以來監管機構(根據派出機構進行統計,與行政省市區劃略有區別)開具罰單的數量來看,陝西數量最多,為113張;其後分別是,黑龍江26張,河南22張,山西19張,吉林17張,河北共計16張,內蒙古、四川和廈門各15張,山東各14張,天津13張,江蘇、浙江各12張,湖南10張,遼寧9張,寧夏8張,廣東7張,湖北和上海各6張,甘肅、大連和貴州各4張,廣西3張,青島2張;另外,還有部分派出機構尚未披露今年開具的罰單。

  而2017年一季度,新疆、四川、江西和湖南四省的銀監局及其分局作出的處罰都超過了40張;江蘇、浙江、廣東、山東和黑龍江五個省的銀監局及其分局的罰單超過20張。

  當然,上述數據的統計時間節點均是以行政處罰作出的時間為標準,並不代表違規行為發生在今年二季度。從部分明確了違規行為發生時間的罰單內容來看,有的罰單雖然是今年二季度開具的,但相關的調查或檢查工作應該是之前就已經進行;另一種情況是多年前的違法違規行為由于某種原因,在今年二季度被查實並處理完畢。因此,罰單數量並不能簡單地與限定時間內違規行為高發直接劃等號。

  但是,如果部分地域的銀行業機構在較長時間內持續收到高于全國均值的行政處罰決定書,且監管部門的披露口徑相差不大(目前多數監管機構是‘分開式’罰單——向違規機構與對應責任人各自作出處罰;少數監管機構采用‘一攬子’罰單——將對違規機構與對應責任人作出的處罰披露在同一張罰單上),則可以明確罰單數量與違規行為的正相關。

  此外,在派出機構中,渭南銀監分局最為霸氣︰2018年1月16日,該局一口氣開出79張罰單(作出處罰決定的日期均為當日)。

  無獨有偶。同樣是在1月16日,陝西銀監局也一口氣作出多項處罰,罰單數量也到達了31張(編號已經從1號排至41號,但中間有空號)。僅上述兩地監管機構在1月16日作出的罰單數量就已經達到了110張。

  處罰力度不弱于去年

  由于罰單披露必然的延時性,目前監管部門公示出來的罰單數量應該並不完整,或者說,目前披露出來的372張罰單大體屬于“月度數據”。如果按照此數據與去年的月均數據進行對比,則今年的處罰力度並不弱于去年。

  銀監會數據顯示,2017年,全系統共作出行政處罰決定3452件(注︰月均折合約288件),其中處罰機構1877家,罰沒29.32億元;處罰責任人員1547名,其中罰款合計3759.4萬元,對270名相關責任人取消一定期限直至終身銀行業從業和高管任職資格。同時,銀監會堅持邊防控風險、邊堵塞漏洞、邊形成機制,全年彌補監管制度短板10余項,監管有效性得到增強。

編輯︰
數字報

“2018款”銀行業罰單已披露372張 單日最高開具逾百張

中國經濟網2018-02-13 14:48:05

  罰單新看點不少,如一家銀行因“特定目的載體投資業務未執行穿透原則”被罰

  雖然很多銀行剛剛發放了2017年的年終獎,但事實上,截至2月11日,銀監會系統披露出來的2018年的罰單已經達到了372張。

  《證券日報》記者根據銀監會官網信息統計發現,2018年各地銀監局保持強監管態勢不變,對于違規收費、貸後管理失職、非標理財投資信息披露不充分等違規行為進行查處;從地域來看,各地銀監局出手頻次差異較大,部分銀監局呈現出雷霆之勢。

  此外行政處罰日期的時間分布也並不均衡,1月16日可謂獨佔鰲頭“密集期”︰當日,渭南銀監分局一口氣開出79張罰單,陝西銀監局也在同日開具了31張罰單。

  老毛病與新問題

  “從商業銀行2018年被監管處罰的案由來看,違規手法確實有套路可循,主要包括貸前調查或貸後管理失職、票據違規操作、掩蓋不良資產、亂收費用、違背國家宏觀調控政策、以貸轉存、資金挪用、資金繞路進股市等方面”,資深法律界人士對本報記者表示。

  《證券日報》記者觀察發現,從監管部門2018年以來開具的罰單來看,商業銀行原本最為突出的票據違規的佔比有所減少,但是很多老毛病也依舊是痼疾難除。

  河南銀監局行政處罰信息顯示,其2018年編號從1號到6號的罰單全部聚焦于同一家國有大行,該國有大行幾家分支機構的違規行為可以說十分典型,包含了違規辦理無真實貿易背景的銀行承兌業務、貸後管理未盡職、虛增存貸款規模、信貸資金違規流入股市、違規向房地產開發企業發放流動資金貸款、對同業調查審查失職等事宜。

  河南銀監局還同時對于轄區內一家城商行的典型問題作出處罰,該城商行的違規行為除了也包括調查審查失職、虛增存貸款、信貸資金違規流入股市,還包括個人綜合消費貸款被挪用于“購房首付”、違規向借款人發放虛假按揭貸款等發生在零售業務領域事宜。

  值得一提的是,信貸資金違規進入樓市、股市近年來一直是監管重點打擊的違規行為,然而從罰單披露出來的情況來看,商業銀行的老毛病依舊會犯。

  此外,還有一些過去較少披露出來的新問題在2018年也走到台前,其觸發罰單背後,顯示出十分明確的監管導向。

  某國有大行因“非標理財投資信息披露不充分”受罰,而一家農商行也被指“特定目的載體投資業務未執行穿透原則”,上述行為導致的罰單與2017年以來監管對資管業務穿透的要求相呼應;另一家國有大行則存在“對辦公營業場所安全管理不到位,對高管人員及工作人員的管理不到位”等問題,而銀行業的多起員工私售的飛單案件就是在銀行辦公場所內簽訂的;還有城商行被指“同業投資接受第三方金融機構信用擔保”,此類同業違規問題也是2017年以來,監管部門重點檢查和針對的行為。

  單日開出逾百張罰單

  據《證券日報》記者統計,今年以來有24個銀監會系統監管機構開具共計372張罰單。

  從今年以來監管機構(根據派出機構進行統計,與行政省市區劃略有區別)開具罰單的數量來看,陝西數量最多,為113張;其後分別是,黑龍江26張,河南22張,山西19張,吉林17張,河北共計16張,內蒙古、四川和廈門各15張,山東各14張,天津13張,江蘇、浙江各12張,湖南10張,遼寧9張,寧夏8張,廣東7張,湖北和上海各6張,甘肅、大連和貴州各4張,廣西3張,青島2張;另外,還有部分派出機構尚未披露今年開具的罰單。

  而2017年一季度,新疆、四川、江西和湖南四省的銀監局及其分局作出的處罰都超過了40張;江蘇、浙江、廣東、山東和黑龍江五個省的銀監局及其分局的罰單超過20張。

  當然,上述數據的統計時間節點均是以行政處罰作出的時間為標準,並不代表違規行為發生在今年二季度。從部分明確了違規行為發生時間的罰單內容來看,有的罰單雖然是今年二季度開具的,但相關的調查或檢查工作應該是之前就已經進行;另一種情況是多年前的違法違規行為由于某種原因,在今年二季度被查實並處理完畢。因此,罰單數量並不能簡單地與限定時間內違規行為高發直接劃等號。

  但是,如果部分地域的銀行業機構在較長時間內持續收到高于全國均值的行政處罰決定書,且監管部門的披露口徑相差不大(目前多數監管機構是‘分開式’罰單——向違規機構與對應責任人各自作出處罰;少數監管機構采用‘一攬子’罰單——將對違規機構與對應責任人作出的處罰披露在同一張罰單上),則可以明確罰單數量與違規行為的正相關。

  此外,在派出機構中,渭南銀監分局最為霸氣︰2018年1月16日,該局一口氣開出79張罰單(作出處罰決定的日期均為當日)。

  無獨有偶。同樣是在1月16日,陝西銀監局也一口氣作出多項處罰,罰單數量也到達了31張(編號已經從1號排至41號,但中間有空號)。僅上述兩地監管機構在1月16日作出的罰單數量就已經達到了110張。

  處罰力度不弱于去年

  由于罰單披露必然的延時性,目前監管部門公示出來的罰單數量應該並不完整,或者說,目前披露出來的372張罰單大體屬于“月度數據”。如果按照此數據與去年的月均數據進行對比,則今年的處罰力度並不弱于去年。

  銀監會數據顯示,2017年,全系統共作出行政處罰決定3452件(注︰月均折合約288件),其中處罰機構1877家,罰沒29.32億元;處罰責任人員1547名,其中罰款合計3759.4萬元,對270名相關責任人取消一定期限直至終身銀行業從業和高管任職資格。同時,銀監會堅持邊防控風險、邊堵塞漏洞、邊形成機制,全年彌補監管制度短板10余項,監管有效性得到增強。

編輯︰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