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多因素不少 金價會否震蕩走高

來源︰人民網 作者︰陳雲富 發表時間︰2018-02-08 17:30

進入2018年,金價從每盎司1300美元起步,沖高回落,到1月下旬一度接近每盎司1350美元附近,截至2月6日,國際金價累計上漲2%,徘徊在每盎司1335美元附近。

2018年金價的表現讓很多投資者想起2017年的狀況,與2018年的開局類似,2017年初的金價正值“V”型反轉的右側區,紐約市場金價從年初的每盎司1150美元左右,迅速反彈至1220美元附近,1月底快速的反彈面臨短暫的回調,但隨後金價繼續上漲,帶動金價在一季度大漲8.6%,創下了過去9年除了2016年外的最好開局。

2018年初金價的良好表現讓不少投資者對全年的市場抱有較大期待。統計數據顯示,2017年金價在一季度反彈後,隨後的走勢盡管有回調,但總體仍震蕩走高,尤其是各階段的回調價位一次比一次更高,使全年金價累計仍漲13.3%,是2011年以來的年度最大漲幅。

不少分析機構都預計,2018年的黃金市場利多因素不少,一方面,通脹的環境將有利于金市。美國此前公布的數據顯示,11月份、12月份美國的CPI都在2%附近,預示著通脹上行,同時11月份PPI也超過3%,12月份的數據盡管有所放緩,同比增速降至2.6%,但除食品、能源和貿易外的PPI環比增速仍小幅上升0.1%。

廣發證券的報告認為,年初股債雙跌,更多也與通脹和加息預期相關,由于非農就業與時薪數據好于市場預期,市場對通脹復蘇的預期進一步擴大,疊加上此前美聯儲對于今年通貨膨脹率上升的判斷,市場進一步修正通脹的預期,導致國債收益率快速上漲。

而另一方面,作為影響金價的最重要中長期因素,美元的弱勢預計在2018年仍將持續。由于黃金以美元計價,美元弱勢意味著黃金上行,此前美元的下跌已成為金價上漲的重要支撐原因,多家機構的分析預計,2017年美元的弱勢格局到2018年仍會持續。

值得一提的是,黃金盡管與美利率較敏感,但加息並不意味著金價的回落。最近的案例是2017年,美聯儲在3月份、6月份和12月份都啟動了加息,但金價持續上漲接近10%,在3月份和12月份的兩次加息中,盡管黃金在美聯儲會議決議前受市場情緒擔憂回落保持弱勢,但在加息的決議公布後,利空出盡反而迎來市場的大幅反彈,金價隨即走高。

甚至有機構大膽預測,2018年或是美聯儲政策轉向導致金市進入牛市的轉折點。“長期以來,股市和黃金具有負相關性,但股市為熊市且經濟疲軟時將迫使美聯儲暫緩加息甚至政策轉向與降息。”一家外資機構的分析認為,政府支出增加,實際利率的下滑必然推動金價“走牛”。

此外,一大外部因素也是比特幣的“命運”,在2017年,比特幣由于超高的投資回報水平受到大多數投資者的關注,但2018年來比特幣的市場運行卻難言樂觀,到2月6日,比特幣一度跌破6000美元關口,已經相當于2017年11月初的水平。

2017年的12月份,比特幣價格一度沖高到1.9萬美元上方,近期持續的暴跌使得過去3個月的漲幅幾近全線回吐。業內分析認為,隨著包括中國等多個經濟體先後強化對比特幣的監管,一些金融機構也宣布禁止客戶利用信貸資源購買比特幣,對比特幣形成重大利空。

事實上,2017年下半年金價的回落,不少機構的分析都認為,比特幣的瘋狂上漲帶動的財富效應是一大重要因素,投資者轉而投資于比特幣市場,而不是繼續在黃金市場尋求保值增值,對金市新增資金的進入形成巨大壓力。

黃金ETF的數據則從另一個側面顯示,部分資金撤離市場,其中全球最大的黃金ETF基金SPDR在2017年6月份的持倉還有870噸左右,而到2018年1月3日,持倉量降至了836.3噸,持倉降低明顯。□陳雲富

編輯︰
數字報

利多因素不少 金價會否震蕩走高

人民網2018-02-08 17:30:33

進入2018年,金價從每盎司1300美元起步,沖高回落,到1月下旬一度接近每盎司1350美元附近,截至2月6日,國際金價累計上漲2%,徘徊在每盎司1335美元附近。

2018年金價的表現讓很多投資者想起2017年的狀況,與2018年的開局類似,2017年初的金價正值“V”型反轉的右側區,紐約市場金價從年初的每盎司1150美元左右,迅速反彈至1220美元附近,1月底快速的反彈面臨短暫的回調,但隨後金價繼續上漲,帶動金價在一季度大漲8.6%,創下了過去9年除了2016年外的最好開局。

2018年初金價的良好表現讓不少投資者對全年的市場抱有較大期待。統計數據顯示,2017年金價在一季度反彈後,隨後的走勢盡管有回調,但總體仍震蕩走高,尤其是各階段的回調價位一次比一次更高,使全年金價累計仍漲13.3%,是2011年以來的年度最大漲幅。

不少分析機構都預計,2018年的黃金市場利多因素不少,一方面,通脹的環境將有利于金市。美國此前公布的數據顯示,11月份、12月份美國的CPI都在2%附近,預示著通脹上行,同時11月份PPI也超過3%,12月份的數據盡管有所放緩,同比增速降至2.6%,但除食品、能源和貿易外的PPI環比增速仍小幅上升0.1%。

廣發證券的報告認為,年初股債雙跌,更多也與通脹和加息預期相關,由于非農就業與時薪數據好于市場預期,市場對通脹復蘇的預期進一步擴大,疊加上此前美聯儲對于今年通貨膨脹率上升的判斷,市場進一步修正通脹的預期,導致國債收益率快速上漲。

而另一方面,作為影響金價的最重要中長期因素,美元的弱勢預計在2018年仍將持續。由于黃金以美元計價,美元弱勢意味著黃金上行,此前美元的下跌已成為金價上漲的重要支撐原因,多家機構的分析預計,2017年美元的弱勢格局到2018年仍會持續。

值得一提的是,黃金盡管與美利率較敏感,但加息並不意味著金價的回落。最近的案例是2017年,美聯儲在3月份、6月份和12月份都啟動了加息,但金價持續上漲接近10%,在3月份和12月份的兩次加息中,盡管黃金在美聯儲會議決議前受市場情緒擔憂回落保持弱勢,但在加息的決議公布後,利空出盡反而迎來市場的大幅反彈,金價隨即走高。

甚至有機構大膽預測,2018年或是美聯儲政策轉向導致金市進入牛市的轉折點。“長期以來,股市和黃金具有負相關性,但股市為熊市且經濟疲軟時將迫使美聯儲暫緩加息甚至政策轉向與降息。”一家外資機構的分析認為,政府支出增加,實際利率的下滑必然推動金價“走牛”。

此外,一大外部因素也是比特幣的“命運”,在2017年,比特幣由于超高的投資回報水平受到大多數投資者的關注,但2018年來比特幣的市場運行卻難言樂觀,到2月6日,比特幣一度跌破6000美元關口,已經相當于2017年11月初的水平。

2017年的12月份,比特幣價格一度沖高到1.9萬美元上方,近期持續的暴跌使得過去3個月的漲幅幾近全線回吐。業內分析認為,隨著包括中國等多個經濟體先後強化對比特幣的監管,一些金融機構也宣布禁止客戶利用信貸資源購買比特幣,對比特幣形成重大利空。

事實上,2017年下半年金價的回落,不少機構的分析都認為,比特幣的瘋狂上漲帶動的財富效應是一大重要因素,投資者轉而投資于比特幣市場,而不是繼續在黃金市場尋求保值增值,對金市新增資金的進入形成巨大壓力。

黃金ETF的數據則從另一個側面顯示,部分資金撤離市場,其中全球最大的黃金ETF基金SPDR在2017年6月份的持倉還有870噸左右,而到2018年1月3日,持倉量降至了836.3噸,持倉降低明顯。□陳雲富

編輯︰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