掂一掂“錢袋子”,你對自己的腰包滿意嗎?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齊志明 發表時間︰2018-01-26 17:49

人民日報新年再問錢袋子︰繼續增加收入有什麼新途徑

收入分配關乎每個人的生活。十九大報告提出,“堅持按勞分配原則,完善按要素分配的體制機制,促進收入分配更合理、更有序”“拓寬居民勞動收入和財產性收入渠道。履行好政府再分配調節職能,加快推進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縮小收入分配差距。”

雞年歲末,掂一掂“錢袋子”,你對自己的腰包滿意嗎?展望2018年,繼續增加收入有什麼新途徑?縮小收入分配差距,還有哪些好對策?我們走訪了不同城市、不同行業,請大家算算自己的收支賬。

看開支,掙的夠花嗎?

“平日里老覺得手頭緊,除了買房、教育等剛性支出居高不下,也因為自己的消費在升級,買東西的眼光越來越高了。”

——江蘇金融從業者 何路為

“全年總出行365次,超過了99.78%的小伙伴。火車271次,20541元;打車94次,2449.23元。”這是一份2017年支付寶年度賬單,來自蘇州人何路為。

何路為把去年的工作生活分為三個階段︰頭幾個月,他和妻子在南京兩家不同的公司上班,在棲霞區租房住;5月到10月,他被上海某金融公司挖去當秘書,妻子跳槽到了蘇州某生物科技公司,他們在蘇州工業園區住,自上海到蘇州,一來一回坐高鐵,是何路為每個工作日出行的標配;最後兩個月,他被公司派到北京上班,每周要坐高鐵往返北京、蘇州兩地,交通費跟著漲。

“一年下來,單是坐車就花了2萬多元,且不說能不能報銷,總覺得生活缺少安定感。”何路為說。

在同齡人眼里,何路為收入算是漲得快的。自大學畢業參加工作5年來,何路為的工資一路上漲,從最初每月的5000元、8000元,漲到現在的2萬元。可收入漲了,花費也多了,他還是感覺“不夠花”,細算下來,主要是“三座大山”帶來的支出硬約束︰

首先是買房。最近,何路為看中蘇州工業園區的一套房,首付再加上各種費用,春節前要一次性付清70多萬元,才能拿到鑰匙︰“基本上是用盡了自己和父母兩代人的積蓄,後期還房貸,我還要搭上一半的家庭收入。”

其次是人情。這兩年,何路為的同學陸續結婚、生子。每次同學辦婚禮,或給孩子辦百日宴、生日宴,都要送上“份子錢”,一年下來,這項開支也不小。

第三是教育。何路為說,金融行業人才扎堆,競爭激烈,像他這樣的本科畢業生,壓力很大。為了增強本領,他選擇讀在職研究生來充電,兩年下來要7萬多元︰“雖然貴了些,但這能強化學習,實現個人價值增值,咬咬牙也就出了。”

除了開支項目增加,何路為認為,平日里老覺得手頭緊,另一大因素在于自己的消費在升級,買東西的眼光越來越高了︰

“我在公司從事外聯公關性質的工作,應酬比較多,談生意、陪客戶,要滿城跑,這其中,大部分交通費都要自己承擔。以前,出門坐地鐵;現在,為了搶時間,總是叫‘滴滴專車’,開支漲了好幾倍。穿衣打扮上也不能太隨便,以前一兩千元的西服就說得過去;現在,好一點的名牌,沒個萬兒八千元拿不下來。”何路為說。

最近,有朋友對何路為建議,如果“手頭緊”,日常消費就沒必要走“高端”路線。但何路為說︰“這些花費也是工作需要,哪怕你再精打細算,支出也會水漲船高。”

在支付寶給何路為的年度賬單上,系統自動生成的留言里有這麼一句話︰“每次出發,都是為了更好地回來。願新的一年你能有更多時間陪伴家人。”

“這話算是說到我的心坎里了。”何路為說,他一年2/3的時間都在外地出差,與家人相聚太少。希望在2018年能多拿出些時間陪伴家人,“收入漲一些,與家人團聚的時間多一些,日子才會更甜美。”

比付出,收入合理嗎?

“當律師看著光鮮,實際上是個‘苦差事’,在單位加班挺多,但都沒有加班費,勞動強度和收入很難成比例。”

——北京律師 彭少

“70後”彭少在北京某律師事務所上班,是兩個孩子的父親。這幾年,他算起來掙得不少,但現金積蓄沒有太大變化。眼看著開支一年年加大,經常擔心會“鬧錢荒”。

作為一名經濟律師,彭少主要是協助客戶公司制定改制重組方案、提出專項意見等,雖然是律師行業中的“金飯碗”,但壓力也大︰“我們公司實行嚴格的績效考核,收入直接與工作量有關。如果正常,我一年工資能拿到三四十萬元。但隨著律師行業競爭越來越激烈,去年客戶流失了不少,收入一下子縮了水,陡然間感覺錢‘不夠用了’。”

彭少夫妻兩邊老人還好,身體比較健康,養老負擔還不重,“不夠用”的感覺主要來自孩子——

孩子要“住”。前年二孩出生後,原來的住房一下子就顯得很擁擠了。考慮再三,彭少決定再購置一套小戶型︰“這兩年房價貴得離譜,小戶型也是一大筆支出。原來的房貸還沒還完,現在又有新的按揭,壓力一下子就上來了。”彭少說。

孩子要“養”。一是撫養,大人可以湊合,小孩吃喝拉撒可不敢馬虎,每月的奶粉、食品都精挑細選,這是一大筆開支。二是培養,彭少的大孩今年要上小學,為了“幼小餃接”,大大小小興趣班的費用少不了;二孩明年也該上幼兒園了,好的幼兒園要提前一兩年“排位”,光上入園前的“親子班”,就是一大筆支出。

孩子要“游”。“每年暑假,大孩學校旁邊就有一些人在散發游學廣告,人家的孩子參加,咱也不能落後。每次出去,都得花幾萬元。”

“當律師看著光鮮,實際上是個‘苦差事’,勞動付出和收入很難成比例。” 彭少說,“我在單位加班挺多,但都沒有加班費。加班佔用了業余時間,又沒有給予相應的補償,逢年過節也沒啥福利。”

在彭少看來,升職加薪容易踫到天花板,加法做不成,不妨考慮減法。“今年希望國家能有一些消費‘大禮包’,比如進一步降低進口商品的關稅,擴大進口,讓消費者能以更實惠的價格購買兒童消費品。”

算成本,利潤薄了嗎?

“前兩年,受經濟大環境影響,項目難找,錢不好收。去年時來運轉,一下子拿了五六個項目,今年想再好好干一場。”

——江西進城務工人員 周夏奎

“去年行情還行,我運氣也不錯,做好的項目都收回來錢了,初算一下,毛利潤大概有45萬元。但比起生意做得更大的人,我這還真是不算高。”來自江西余干縣的“80後”進城務工人員周夏奎說。

當年剛念完初中,周夏奎就出來闖蕩。一路摸爬滾打下來,他成了幾個工程項目的施工負責人,這些年專注于做耐磨、環氧、固化劑等施工項目。人隨項目走,哪里有活兒,他就跑去哪里,光是去年,就在江西、山東、浙江等省的不少城市“安營扎寨”過。

前些年,受經濟大環境影響,項目難找,錢不好收,虧得不行。去年,周夏奎時來運轉,終于打了一場漂亮的翻身仗,一下子拿了五六個項目,錢也收上來了,他把原因歸之為“建築行業比較活躍”。

“我們這個行業,最大的隱憂是成本。”周夏奎說,“現在市場競爭激烈,利潤被攤得太薄了。”

他給記者算了一筆賬︰以耐磨施工為例,每平方米人工費3.5元,材料費3.5元,而他從上游接下這個項目,每平方米價格最多8元,毛利潤不足1元。這兩年,隨著人工成本、材料成本接連上漲,淨利潤變低了。很多時候,工期太急,周夏奎就親自去現場施工。

錢難掙,開支卻不少。常年出門在外,吃喝住行樣樣花錢。去年夏天,周夏奎盤算著買輛面包車,不僅能代步,平時也能運個材料什麼的。但讓周夏奎糾結的是︰買了車,就得養車,加油、停車、保養,日常開支增加。一下子拿出七八萬元,手頭還是挺緊︰“做生意墊支大,就怕車是有了,工程款卻缺了,到最後反而把工程項目弄丟了,豈不是得不償失?”就這樣,周夏奎考慮了幾個月,一直下不了決心。

買車等大事還在慢慢盤算,日子還得一天接一天過。周夏奎常年在工地上,吃穿住用倒也簡單,“真要說花銷大的,就是治病,這是個無底洞。”去年,周夏奎自己沒生過大病,但身邊有工友因為感冒引起肺炎,前前後後住院十幾天,花了四五千元,“我們都出門在外,異地看病,很難報銷,如果一年病上兩場,幾個月的勞動就打了水漂。”

“好在我干活實誠,施工質量好,客戶愛跟我打交道。最近我又拿下了一些項目,今年想再好好干一場,買車的事也就有著落了。”周夏奎說。 記者 齊志明

編輯︰
數字報

掂一掂“錢袋子”,你對自己的腰包滿意嗎?

中國經濟網2018-01-26 17:49:32

人民日報新年再問錢袋子︰繼續增加收入有什麼新途徑

收入分配關乎每個人的生活。十九大報告提出,“堅持按勞分配原則,完善按要素分配的體制機制,促進收入分配更合理、更有序”“拓寬居民勞動收入和財產性收入渠道。履行好政府再分配調節職能,加快推進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縮小收入分配差距。”

雞年歲末,掂一掂“錢袋子”,你對自己的腰包滿意嗎?展望2018年,繼續增加收入有什麼新途徑?縮小收入分配差距,還有哪些好對策?我們走訪了不同城市、不同行業,請大家算算自己的收支賬。

看開支,掙的夠花嗎?

“平日里老覺得手頭緊,除了買房、教育等剛性支出居高不下,也因為自己的消費在升級,買東西的眼光越來越高了。”

——江蘇金融從業者 何路為

“全年總出行365次,超過了99.78%的小伙伴。火車271次,20541元;打車94次,2449.23元。”這是一份2017年支付寶年度賬單,來自蘇州人何路為。

何路為把去年的工作生活分為三個階段︰頭幾個月,他和妻子在南京兩家不同的公司上班,在棲霞區租房住;5月到10月,他被上海某金融公司挖去當秘書,妻子跳槽到了蘇州某生物科技公司,他們在蘇州工業園區住,自上海到蘇州,一來一回坐高鐵,是何路為每個工作日出行的標配;最後兩個月,他被公司派到北京上班,每周要坐高鐵往返北京、蘇州兩地,交通費跟著漲。

“一年下來,單是坐車就花了2萬多元,且不說能不能報銷,總覺得生活缺少安定感。”何路為說。

在同齡人眼里,何路為收入算是漲得快的。自大學畢業參加工作5年來,何路為的工資一路上漲,從最初每月的5000元、8000元,漲到現在的2萬元。可收入漲了,花費也多了,他還是感覺“不夠花”,細算下來,主要是“三座大山”帶來的支出硬約束︰

首先是買房。最近,何路為看中蘇州工業園區的一套房,首付再加上各種費用,春節前要一次性付清70多萬元,才能拿到鑰匙︰“基本上是用盡了自己和父母兩代人的積蓄,後期還房貸,我還要搭上一半的家庭收入。”

其次是人情。這兩年,何路為的同學陸續結婚、生子。每次同學辦婚禮,或給孩子辦百日宴、生日宴,都要送上“份子錢”,一年下來,這項開支也不小。

第三是教育。何路為說,金融行業人才扎堆,競爭激烈,像他這樣的本科畢業生,壓力很大。為了增強本領,他選擇讀在職研究生來充電,兩年下來要7萬多元︰“雖然貴了些,但這能強化學習,實現個人價值增值,咬咬牙也就出了。”

除了開支項目增加,何路為認為,平日里老覺得手頭緊,另一大因素在于自己的消費在升級,買東西的眼光越來越高了︰

“我在公司從事外聯公關性質的工作,應酬比較多,談生意、陪客戶,要滿城跑,這其中,大部分交通費都要自己承擔。以前,出門坐地鐵;現在,為了搶時間,總是叫‘滴滴專車’,開支漲了好幾倍。穿衣打扮上也不能太隨便,以前一兩千元的西服就說得過去;現在,好一點的名牌,沒個萬兒八千元拿不下來。”何路為說。

最近,有朋友對何路為建議,如果“手頭緊”,日常消費就沒必要走“高端”路線。但何路為說︰“這些花費也是工作需要,哪怕你再精打細算,支出也會水漲船高。”

在支付寶給何路為的年度賬單上,系統自動生成的留言里有這麼一句話︰“每次出發,都是為了更好地回來。願新的一年你能有更多時間陪伴家人。”

“這話算是說到我的心坎里了。”何路為說,他一年2/3的時間都在外地出差,與家人相聚太少。希望在2018年能多拿出些時間陪伴家人,“收入漲一些,與家人團聚的時間多一些,日子才會更甜美。”

比付出,收入合理嗎?

“當律師看著光鮮,實際上是個‘苦差事’,在單位加班挺多,但都沒有加班費,勞動強度和收入很難成比例。”

——北京律師 彭少

“70後”彭少在北京某律師事務所上班,是兩個孩子的父親。這幾年,他算起來掙得不少,但現金積蓄沒有太大變化。眼看著開支一年年加大,經常擔心會“鬧錢荒”。

作為一名經濟律師,彭少主要是協助客戶公司制定改制重組方案、提出專項意見等,雖然是律師行業中的“金飯碗”,但壓力也大︰“我們公司實行嚴格的績效考核,收入直接與工作量有關。如果正常,我一年工資能拿到三四十萬元。但隨著律師行業競爭越來越激烈,去年客戶流失了不少,收入一下子縮了水,陡然間感覺錢‘不夠用了’。”

彭少夫妻兩邊老人還好,身體比較健康,養老負擔還不重,“不夠用”的感覺主要來自孩子——

孩子要“住”。前年二孩出生後,原來的住房一下子就顯得很擁擠了。考慮再三,彭少決定再購置一套小戶型︰“這兩年房價貴得離譜,小戶型也是一大筆支出。原來的房貸還沒還完,現在又有新的按揭,壓力一下子就上來了。”彭少說。

孩子要“養”。一是撫養,大人可以湊合,小孩吃喝拉撒可不敢馬虎,每月的奶粉、食品都精挑細選,這是一大筆開支。二是培養,彭少的大孩今年要上小學,為了“幼小餃接”,大大小小興趣班的費用少不了;二孩明年也該上幼兒園了,好的幼兒園要提前一兩年“排位”,光上入園前的“親子班”,就是一大筆支出。

孩子要“游”。“每年暑假,大孩學校旁邊就有一些人在散發游學廣告,人家的孩子參加,咱也不能落後。每次出去,都得花幾萬元。”

“當律師看著光鮮,實際上是個‘苦差事’,勞動付出和收入很難成比例。” 彭少說,“我在單位加班挺多,但都沒有加班費。加班佔用了業余時間,又沒有給予相應的補償,逢年過節也沒啥福利。”

在彭少看來,升職加薪容易踫到天花板,加法做不成,不妨考慮減法。“今年希望國家能有一些消費‘大禮包’,比如進一步降低進口商品的關稅,擴大進口,讓消費者能以更實惠的價格購買兒童消費品。”

算成本,利潤薄了嗎?

“前兩年,受經濟大環境影響,項目難找,錢不好收。去年時來運轉,一下子拿了五六個項目,今年想再好好干一場。”

——江西進城務工人員 周夏奎

“去年行情還行,我運氣也不錯,做好的項目都收回來錢了,初算一下,毛利潤大概有45萬元。但比起生意做得更大的人,我這還真是不算高。”來自江西余干縣的“80後”進城務工人員周夏奎說。

當年剛念完初中,周夏奎就出來闖蕩。一路摸爬滾打下來,他成了幾個工程項目的施工負責人,這些年專注于做耐磨、環氧、固化劑等施工項目。人隨項目走,哪里有活兒,他就跑去哪里,光是去年,就在江西、山東、浙江等省的不少城市“安營扎寨”過。

前些年,受經濟大環境影響,項目難找,錢不好收,虧得不行。去年,周夏奎時來運轉,終于打了一場漂亮的翻身仗,一下子拿了五六個項目,錢也收上來了,他把原因歸之為“建築行業比較活躍”。

“我們這個行業,最大的隱憂是成本。”周夏奎說,“現在市場競爭激烈,利潤被攤得太薄了。”

他給記者算了一筆賬︰以耐磨施工為例,每平方米人工費3.5元,材料費3.5元,而他從上游接下這個項目,每平方米價格最多8元,毛利潤不足1元。這兩年,隨著人工成本、材料成本接連上漲,淨利潤變低了。很多時候,工期太急,周夏奎就親自去現場施工。

錢難掙,開支卻不少。常年出門在外,吃喝住行樣樣花錢。去年夏天,周夏奎盤算著買輛面包車,不僅能代步,平時也能運個材料什麼的。但讓周夏奎糾結的是︰買了車,就得養車,加油、停車、保養,日常開支增加。一下子拿出七八萬元,手頭還是挺緊︰“做生意墊支大,就怕車是有了,工程款卻缺了,到最後反而把工程項目弄丟了,豈不是得不償失?”就這樣,周夏奎考慮了幾個月,一直下不了決心。

買車等大事還在慢慢盤算,日子還得一天接一天過。周夏奎常年在工地上,吃穿住用倒也簡單,“真要說花銷大的,就是治病,這是個無底洞。”去年,周夏奎自己沒生過大病,但身邊有工友因為感冒引起肺炎,前前後後住院十幾天,花了四五千元,“我們都出門在外,異地看病,很難報銷,如果一年病上兩場,幾個月的勞動就打了水漂。”

“好在我干活實誠,施工質量好,客戶愛跟我打交道。最近我又拿下了一些項目,今年想再好好干一場,買車的事也就有著落了。”周夏奎說。 記者 齊志明

編輯︰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