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業警報未除 鋼價上演過山車

來源︰人民網 作者︰錢瑜 魯佳樂 發表時間︰2018-01-15 16:15

近日,北京商報記者調查發現,2017年底至2018年1月上旬,鋼鐵價格出現了“過山車”般的變動,從一路飆升到節節下探。1月13日,北京商報記者在中國鋼鐵工業協會(以下簡稱“中鋼協”)2018年理事會上獲悉,此前通過去產能、企業重組等措施,促使鋼材價格合理回歸,鋼企盈利能力也進一步增強。然而產能警報並未完全解除,此前的鋼價上演過山車證明,鋼鐵行業依舊面臨產能盲目擴張、地條鋼死灰復燃、行業資產負債率高等風險。

市場環境改善

1月13日,中鋼協會長靳偉在中鋼協2018年理事會議上介紹,通過兩年的努力,鋼鐵行業化解過剩產能總量超過1.15億噸,以及通過加強行業、企業自律,基本改變了惡性競爭的市場環境,使公平的市場定價體系得以恢復。

鋼價回歸理性發展的同時,企業盈利能力也進一步增強。2017年前11個月,中鋼協會員鋼鐵企業累計實現銷售收入3.35萬億元,同比增長35.05%,實現利潤總額1578億元,比上年同期增長1232億元。一些長期虧損的企業也實現了扭虧為盈。北京商報記者統計多家鋼鐵企業業績報告發現,2017年上半年多家鋼鐵公司業績創新高。

首鋼股份2017年上半年實現淨利潤9.49億元,同比增長56倍,創公司上市以來半年度盈利最高水平。馬鋼股份實現淨利潤16.43億元,創2009年以來半年度盈利新高。之前連續虧損的*ST華菱,上半年淨利潤為9.56億元,而2015年、2016年*ST華菱分別虧損29.59億元、10.55億元。靳偉建議,鋼企要充分利用當前市場形勢好轉、效益改善的有利時機,進一步通過加強經營管理、推進降本增效、調整投資策略、加大直接融資比重等各種方式去杠桿。

價格過山車

而縱觀此前的鋼鐵價格,儼然形成了從轟轟烈烈的暴漲到步步下探的“拋物線”。供應受限加需求放量導致鋼鐵價格在一段時間內出現暴漲。環保方面,按照京津冀及周邊地區2017年大氣污染防治工作方案實施分類管理,石家莊唐山邯鄲等重點地區采暖季鋼鐵產能限產50%。而在去產能方面,國務院第七督查組在7月底先後到蘇州泰州宿遷3個地級城市,一共實地隨即抽查了5家違法生產的地條鋼企業。

在供給受限的同時,市場對鋼材的需求卻沒有減弱,建築業訂單大幅回升,由于絕對庫存低並且采暖季供應大幅縮減,鋼材價格上漲趨勢明顯。數據顯示,2017年11-12月的鋼材價格大幅度上漲,漲幅達到1000元。2017年12月1日,西本新干線鋼材價格指數突破了5000點大關。

然而,好景不長,淡季不淡的行情並未蔓延至整個冬季,國內鋼材市場仍弱勢下行。截至1月10日,西本新干線鋼材價格指數已跌至4140點,距離最高點5230點縮水1090點。據“我的鋼鐵網”消息,1月8日,25個主要城市中,上海、濟南、天津、廣州等23個城市螺紋鋼價格下跌50-220元/噸;上海、北京、武漢、沈陽等21個城市熱卷價格下跌10-100元/噸。

對于鋼鐵行業出現價格過山車的表現,廈門大學能源與經濟系主任林柏強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采訪時表示,鋼價突然出現大幅度增長是非理性的,存在投機成分。目前行業內的“邊緣企業”較多,這些企業不完全符合行業標準,但也不至于被關停。在面對嚴格的環保督察時,這類企業會暫時關停,躲避檢查。這一行為對產量以及供應的影響較大,導致價格在短時間內出現較大波動。

風險猶存

雖然目前鋼鐵市場已經進入理性發展階段,但依舊面臨產能盲目擴張、地條鋼死灰復燃等風險。靳偉表示,當前尤其需要高度警惕新一輪產能擴張的沖動,鋼價不具備持續快速上漲的基礎。國家發展改革委巡視員夏農強調,雖然地條鋼取締任務已經完成,但是仍須警惕部分地區地條鋼死灰復燃和已關停過剩產能的復產。

為防止產能盲目擴張,增強行業內的產量集中度,企業重組與僵尸企業的清退成為重要環節。公開資料顯示,國務院于2016年9月發布的《關于推進鋼鐵產業兼並重組處置僵尸企業的指導意見》指出,到2025年,中國要實現60%-70%的產量集中在10家左右的大型鋼鐵集團內,實現8000萬噸級的鋼鐵集團3-4家,4000萬噸級的鋼鐵集團6-8家,以及一些專業化的鋼鐵集團,包括無縫管、不�鋼等專業化鋼鐵集團。當前不到40%的行業集中度與60%的低線目標還有不小的差距,因此2018年,鋼鐵行業的重組問題也將成為一大看點。

過去的兩年,鋼鐵行業完成了多起重量級的企業兼並重組,打響鋼鐵行業重組第一槍的是寶武鋼鐵。2016年6月,寶鋼集團與武鋼集團宣布啟動戰略重組。從寶武重組來看,2015年,寶鋼集團的粗鋼產量約為3493萬噸,武鋼集團的粗鋼產量則是2577萬噸,兩者合並後的粗鋼總產量將達到6070萬噸,成為僅次于安賽樂米塔爾的世界第二大鋼鐵集團。寶鋼股份提供的數據顯示,就粗鋼產量而言,寶武合並後的新公司將在全球上市鋼企中名列第三,汽車板產能排名第三,取向 鋼產能名列第一。

隨後,中信集團戰略重組青島特鋼、寶武資本市場融合、沙鋼和本鋼重組東北特鋼、北京建龍重工集團重組北滿特鋼、寶武系的四源合基金以及重慶戰新基金共同出資設立長壽鋼鐵公司並參與重慶鋼鐵破產重整等,都是鋼鐵行業在重組方面的重要舉措。

值得注意的是,鋼鐵行業兼並重組還面臨很大的阻力,這和其他制造業不太一樣。鋼鐵企業承擔著當地稅收、就業等責任,重組又涉及包括不同的企業性質、所有制、投資主體以及地方政府間區域權益等問題。靳偉表示,目前鋼鐵行業資產負債率偏高,存在經營風險和債務風險,去杠桿是鋼鐵行業實現脫困和高質量發展的重要突破口。中鋼協提出,鋼鐵行業要用3-5年時間將資產負債率降到60%以下。記者 錢瑜 魯佳樂

編輯︰
數字報

行業警報未除 鋼價上演過山車

人民網2018-01-15 16:15:28

近日,北京商報記者調查發現,2017年底至2018年1月上旬,鋼鐵價格出現了“過山車”般的變動,從一路飆升到節節下探。1月13日,北京商報記者在中國鋼鐵工業協會(以下簡稱“中鋼協”)2018年理事會上獲悉,此前通過去產能、企業重組等措施,促使鋼材價格合理回歸,鋼企盈利能力也進一步增強。然而產能警報並未完全解除,此前的鋼價上演過山車證明,鋼鐵行業依舊面臨產能盲目擴張、地條鋼死灰復燃、行業資產負債率高等風險。

市場環境改善

1月13日,中鋼協會長靳偉在中鋼協2018年理事會議上介紹,通過兩年的努力,鋼鐵行業化解過剩產能總量超過1.15億噸,以及通過加強行業、企業自律,基本改變了惡性競爭的市場環境,使公平的市場定價體系得以恢復。

鋼價回歸理性發展的同時,企業盈利能力也進一步增強。2017年前11個月,中鋼協會員鋼鐵企業累計實現銷售收入3.35萬億元,同比增長35.05%,實現利潤總額1578億元,比上年同期增長1232億元。一些長期虧損的企業也實現了扭虧為盈。北京商報記者統計多家鋼鐵企業業績報告發現,2017年上半年多家鋼鐵公司業績創新高。

首鋼股份2017年上半年實現淨利潤9.49億元,同比增長56倍,創公司上市以來半年度盈利最高水平。馬鋼股份實現淨利潤16.43億元,創2009年以來半年度盈利新高。之前連續虧損的*ST華菱,上半年淨利潤為9.56億元,而2015年、2016年*ST華菱分別虧損29.59億元、10.55億元。靳偉建議,鋼企要充分利用當前市場形勢好轉、效益改善的有利時機,進一步通過加強經營管理、推進降本增效、調整投資策略、加大直接融資比重等各種方式去杠桿。

價格過山車

而縱觀此前的鋼鐵價格,儼然形成了從轟轟烈烈的暴漲到步步下探的“拋物線”。供應受限加需求放量導致鋼鐵價格在一段時間內出現暴漲。環保方面,按照京津冀及周邊地區2017年大氣污染防治工作方案實施分類管理,石家莊唐山邯鄲等重點地區采暖季鋼鐵產能限產50%。而在去產能方面,國務院第七督查組在7月底先後到蘇州泰州宿遷3個地級城市,一共實地隨即抽查了5家違法生產的地條鋼企業。

在供給受限的同時,市場對鋼材的需求卻沒有減弱,建築業訂單大幅回升,由于絕對庫存低並且采暖季供應大幅縮減,鋼材價格上漲趨勢明顯。數據顯示,2017年11-12月的鋼材價格大幅度上漲,漲幅達到1000元。2017年12月1日,西本新干線鋼材價格指數突破了5000點大關。

然而,好景不長,淡季不淡的行情並未蔓延至整個冬季,國內鋼材市場仍弱勢下行。截至1月10日,西本新干線鋼材價格指數已跌至4140點,距離最高點5230點縮水1090點。據“我的鋼鐵網”消息,1月8日,25個主要城市中,上海、濟南、天津、廣州等23個城市螺紋鋼價格下跌50-220元/噸;上海、北京、武漢、沈陽等21個城市熱卷價格下跌10-100元/噸。

對于鋼鐵行業出現價格過山車的表現,廈門大學能源與經濟系主任林柏強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采訪時表示,鋼價突然出現大幅度增長是非理性的,存在投機成分。目前行業內的“邊緣企業”較多,這些企業不完全符合行業標準,但也不至于被關停。在面對嚴格的環保督察時,這類企業會暫時關停,躲避檢查。這一行為對產量以及供應的影響較大,導致價格在短時間內出現較大波動。

風險猶存

雖然目前鋼鐵市場已經進入理性發展階段,但依舊面臨產能盲目擴張、地條鋼死灰復燃等風險。靳偉表示,當前尤其需要高度警惕新一輪產能擴張的沖動,鋼價不具備持續快速上漲的基礎。國家發展改革委巡視員夏農強調,雖然地條鋼取締任務已經完成,但是仍須警惕部分地區地條鋼死灰復燃和已關停過剩產能的復產。

為防止產能盲目擴張,增強行業內的產量集中度,企業重組與僵尸企業的清退成為重要環節。公開資料顯示,國務院于2016年9月發布的《關于推進鋼鐵產業兼並重組處置僵尸企業的指導意見》指出,到2025年,中國要實現60%-70%的產量集中在10家左右的大型鋼鐵集團內,實現8000萬噸級的鋼鐵集團3-4家,4000萬噸級的鋼鐵集團6-8家,以及一些專業化的鋼鐵集團,包括無縫管、不�鋼等專業化鋼鐵集團。當前不到40%的行業集中度與60%的低線目標還有不小的差距,因此2018年,鋼鐵行業的重組問題也將成為一大看點。

過去的兩年,鋼鐵行業完成了多起重量級的企業兼並重組,打響鋼鐵行業重組第一槍的是寶武鋼鐵。2016年6月,寶鋼集團與武鋼集團宣布啟動戰略重組。從寶武重組來看,2015年,寶鋼集團的粗鋼產量約為3493萬噸,武鋼集團的粗鋼產量則是2577萬噸,兩者合並後的粗鋼總產量將達到6070萬噸,成為僅次于安賽樂米塔爾的世界第二大鋼鐵集團。寶鋼股份提供的數據顯示,就粗鋼產量而言,寶武合並後的新公司將在全球上市鋼企中名列第三,汽車板產能排名第三,取向 鋼產能名列第一。

隨後,中信集團戰略重組青島特鋼、寶武資本市場融合、沙鋼和本鋼重組東北特鋼、北京建龍重工集團重組北滿特鋼、寶武系的四源合基金以及重慶戰新基金共同出資設立長壽鋼鐵公司並參與重慶鋼鐵破產重整等,都是鋼鐵行業在重組方面的重要舉措。

值得注意的是,鋼鐵行業兼並重組還面臨很大的阻力,這和其他制造業不太一樣。鋼鐵企業承擔著當地稅收、就業等責任,重組又涉及包括不同的企業性質、所有制、投資主體以及地方政府間區域權益等問題。靳偉表示,目前鋼鐵行業資產負債率偏高,存在經營風險和債務風險,去杠桿是鋼鐵行業實現脫困和高質量發展的重要突破口。中鋼協提出,鋼鐵行業要用3-5年時間將資產負債率降到60%以下。記者 錢瑜 魯佳樂

編輯︰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