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聯的"成長"難題:領域內各自為陣 個人信息保護設計缺失

來源︰人民網 作者︰程維妙 發表時間︰2018-01-11 18:05

信聯,這座個人征信行業“超級樞紐”的架構正在不斷清晰。近日,央行發布公告稱,將業內一直俗稱的“信聯”正式定名為“百行征信”,並確認了它的股東班底︰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持股36%,其余64%股份由8家個人征信試點機構平分持有。信聯被視為一系列征信亂象的“終結者”,不過業內人士也指出,目前階段它仍在“襁褓”中,這一領域內機構各自為陣、個人信息保護的法律頂層設計缺失等突出現象,都是信聯“成長”路上將面臨的難題。

“大一統”圖謀

信聯是由央行牽頭組建的國家級網絡金融個人信用基礎數據庫,主要目的是把央行征信中心未能覆蓋到的個人客戶金融信用數據納入,實現行業的信息共享,以有效降低風險成本。

根據央行最新的相關公告,信聯的全稱為“百行征信有限公司”,注冊資本人民幣10億元,公司的個人征信業務申請近日已獲受理。主要股東名單中,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持股36%,包括芝麻信用、騰訊征信、深圳前海征信在內的8家個人征信試點機構均持股8%。

恆豐銀行研究院執行院長董希淼評價稱,百行征信即將成立,這是我國征信市場發展的一個里程碑事件,對健全我國征信市場、進一步推動整個社會誠信體系建設都有非常重要的意義。

這也是業內共識。當前的征信市場,除了央行征信中心外,還沒有一家正式獲得個人征信牌照的機構,導致在央行征信覆蓋較少的互金領域缺乏統一的征信管理,這一缺口對應的規模已不容小覷。網貸之家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11月底,P2P網貸行業的歷史累計成交量突破6萬億元大關,達到60091.32億元,較去年同期上升88.68%。11月P2P網貸行業共有正常運營的平台1954家,活躍借款人520.77萬人。“這些數據表明,網貸行業已經滲透到相當一部分傳統金融機構未能覆蓋的人群之中。”信而富CEO王征宇說道。

試點的心思

實際上,作為補位,近年民間從事信用信息管理業務的機構已經漸漸涌現,其中頗具代表性的就是首批個人征信牌照試點的8家機構。2015年1月,央行下發通知,要求芝麻信用、騰訊征信等8家機構做好個人征信業務準備工作。但截至目前,中國首批個人征信業務牌照仍未發出。

但機構之間“各自為陣”的問題突出,導致信息隔離,進而使沒有被統一收錄、散落在民間的許多個人負債信息,成為一些機構利用的對象。近年來,現金貸、消費金融大爆發,過度借貸、重復授信、過高息費、個人信息保護不足等問題“惡浪滔天”。借款人多頭借債,拆東牆補西牆的“共債”風險愈發嚴重,欺詐性行為防不勝防。

信聯成立後,民間機構已有的數據能否全部實現共享,可能也需要觀察。有業內人士擔憂,信聯的班底中除了互金協會外,其他8家均為民企,在競爭激烈各懷心思的商業社會里想保證信聯純粹的公立性,還缺乏足夠的約束力,這一擔憂不無道理。8家公司早年都是奔著獨自持有一張征信牌照去的,但因一直沒能達到監管要求而未能獲牌。

王征宇更是將信聯稱做是“在監管與行業的博弈中誕生的機構”,他也認為,征信機構缺少權威或不具第三方獨立性,可能導致從業機構不願意交出數據,或交出數據的質量和真實性不佳,甚至故意作假,對整個數據庫造成污染,這些問題實際已經出現在相關信用數據共享機構的運作中。再加上目前8家公司掌握的大數據規模已不在一個段位,有人士提出,內部話語權的平等恐怕很難保證。

不過,在蘇寧金融研究院互聯網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看來,不必憂慮來自股東層面的干擾。他指出,信聯與銀聯、網聯等機構一樣,股權結構也做到了充分分散,能夠確保機構經營的中立性。同時,信聯作為一家征信機構,天然具有行業基礎設施的屬性,在監管和經營層面都會格外強調中立性和客觀性。

缺失的頂層設計

即使不存在上述假設,目前各家平台對于個人信用評價的模型算法也不太一樣,因此統一的標準也十分關鍵。更為重要的是,個人信息保護將是個人征信監管的核心內容之一。薛洪言指出,一些機構在個人信息的采集和使用上存在不規範現象,侵犯了用戶隱私權。

這一現象的出現一定程度上與我國目前缺少相關的法律頂層設計有關。據了解,我國的《個人信息保護法》尚在制定中,《征信業管理條例》也並未對個人信息采集的邊界和監管尺度做出足夠的明確。對此,中國人民大學財政金融學院副院長趙錫軍表示,在法律頂層設計方面,國家有關部門應制定相應法規,明確機構對個人信用信息的采集、管理、處理、使用等各個環節如何進行安全保障,可采集的信息範圍、信息使用權限等。同時明確機構在所有過程中均需要承擔責任,並不是根據持有股份多少來判定。

以美國為例,王征宇進一步表示,在美國,對于信用報告的調取有嚴格的規定,對于調取是否需要本人授權也給出了清晰的界限。美國早在1970年就已經制定了《公平信用報告法》,對消費信用調查、報告機構和消費信用調查報告的使用者進行了規範,也形成了《公平債務催收作業法》、《平等信用機會法》、《誠實租借法》等一系列法律法規進一步確保個人信息在信用交易領域的使用中公平、公正、合法。

不能代表征信的大數據分析

被寄望作為央行征信中心補充機構的信聯,面對的難題並不止于此。值得一提的是,目前現有的征信體系,不僅在互聯網信息上存在不足,連傳統金融系統的信息也沒有采集完全。根據中國銀行業協會發布的《中國銀行業產業發展藍皮書》,截至2016年底,銀行卡累計發卡量已達63.7億張,當年新增發卡量7.6億張。但截至2017年8月31日,在中國人民銀行征信中心收錄的9.3億自然人中,僅有4.6億人有信貸記錄。

對于信息的共享,董希淼呼吁,目前持有股份的8家機構確實存在體量不一樣,佔有數據、願景不一樣的情況,希望市場主體站在更高層面考慮,佔用數據多、共享數據多,以後用到的也會更多、查詢的也更多,這是件利己利彼的事情。

如何讓更多的從業者擁抱信聯,尤其是那些風控能力相對薄弱、不具備過硬互聯網大數據分析能力的中小平台,分享它們獲取的個人信用信息,董希淼認為,可以探討采取市場化的手段,鼓勵更多市場機構來共享數據。

不過,業內人士也指出,大數據風控並不能代替征信,也無法與征信等同。王征宇表示,征信僅與借貸行為相關,許多利用互聯網大數據進行的客戶畫像、分類和風險評估並不嚴謹、公正。更重要的是,許多基于互聯網大數據的風控變量,如網購數據、特定網站訪問頻率等,僅與借款人的還款意願和能力強弱相關,無法單獨作為授信決策的有效依據。

“在這一方面,相信伴隨信聯的成立和行業監管的完善,從業者對于征信本質和價值的認識將會逐步提升,網貸市場的總體授信與風控水平也會相應提高。數據采集不準確以及提供不實數據污染數據庫的從業者將會認識到這是‘雙輸’的選擇,不利企業的長遠發展。”王征宇說道,“前路艱辛,但大有可為。”

編輯︰
數字報

信聯的"成長"難題:領域內各自為陣 個人信息保護設計缺失

人民網2018-01-11 18:05:26

信聯,這座個人征信行業“超級樞紐”的架構正在不斷清晰。近日,央行發布公告稱,將業內一直俗稱的“信聯”正式定名為“百行征信”,並確認了它的股東班底︰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持股36%,其余64%股份由8家個人征信試點機構平分持有。信聯被視為一系列征信亂象的“終結者”,不過業內人士也指出,目前階段它仍在“襁褓”中,這一領域內機構各自為陣、個人信息保護的法律頂層設計缺失等突出現象,都是信聯“成長”路上將面臨的難題。

“大一統”圖謀

信聯是由央行牽頭組建的國家級網絡金融個人信用基礎數據庫,主要目的是把央行征信中心未能覆蓋到的個人客戶金融信用數據納入,實現行業的信息共享,以有效降低風險成本。

根據央行最新的相關公告,信聯的全稱為“百行征信有限公司”,注冊資本人民幣10億元,公司的個人征信業務申請近日已獲受理。主要股東名單中,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持股36%,包括芝麻信用、騰訊征信、深圳前海征信在內的8家個人征信試點機構均持股8%。

恆豐銀行研究院執行院長董希淼評價稱,百行征信即將成立,這是我國征信市場發展的一個里程碑事件,對健全我國征信市場、進一步推動整個社會誠信體系建設都有非常重要的意義。

這也是業內共識。當前的征信市場,除了央行征信中心外,還沒有一家正式獲得個人征信牌照的機構,導致在央行征信覆蓋較少的互金領域缺乏統一的征信管理,這一缺口對應的規模已不容小覷。網貸之家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11月底,P2P網貸行業的歷史累計成交量突破6萬億元大關,達到60091.32億元,較去年同期上升88.68%。11月P2P網貸行業共有正常運營的平台1954家,活躍借款人520.77萬人。“這些數據表明,網貸行業已經滲透到相當一部分傳統金融機構未能覆蓋的人群之中。”信而富CEO王征宇說道。

試點的心思

實際上,作為補位,近年民間從事信用信息管理業務的機構已經漸漸涌現,其中頗具代表性的就是首批個人征信牌照試點的8家機構。2015年1月,央行下發通知,要求芝麻信用、騰訊征信等8家機構做好個人征信業務準備工作。但截至目前,中國首批個人征信業務牌照仍未發出。

但機構之間“各自為陣”的問題突出,導致信息隔離,進而使沒有被統一收錄、散落在民間的許多個人負債信息,成為一些機構利用的對象。近年來,現金貸、消費金融大爆發,過度借貸、重復授信、過高息費、個人信息保護不足等問題“惡浪滔天”。借款人多頭借債,拆東牆補西牆的“共債”風險愈發嚴重,欺詐性行為防不勝防。

信聯成立後,民間機構已有的數據能否全部實現共享,可能也需要觀察。有業內人士擔憂,信聯的班底中除了互金協會外,其他8家均為民企,在競爭激烈各懷心思的商業社會里想保證信聯純粹的公立性,還缺乏足夠的約束力,這一擔憂不無道理。8家公司早年都是奔著獨自持有一張征信牌照去的,但因一直沒能達到監管要求而未能獲牌。

王征宇更是將信聯稱做是“在監管與行業的博弈中誕生的機構”,他也認為,征信機構缺少權威或不具第三方獨立性,可能導致從業機構不願意交出數據,或交出數據的質量和真實性不佳,甚至故意作假,對整個數據庫造成污染,這些問題實際已經出現在相關信用數據共享機構的運作中。再加上目前8家公司掌握的大數據規模已不在一個段位,有人士提出,內部話語權的平等恐怕很難保證。

不過,在蘇寧金融研究院互聯網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看來,不必憂慮來自股東層面的干擾。他指出,信聯與銀聯、網聯等機構一樣,股權結構也做到了充分分散,能夠確保機構經營的中立性。同時,信聯作為一家征信機構,天然具有行業基礎設施的屬性,在監管和經營層面都會格外強調中立性和客觀性。

缺失的頂層設計

即使不存在上述假設,目前各家平台對于個人信用評價的模型算法也不太一樣,因此統一的標準也十分關鍵。更為重要的是,個人信息保護將是個人征信監管的核心內容之一。薛洪言指出,一些機構在個人信息的采集和使用上存在不規範現象,侵犯了用戶隱私權。

這一現象的出現一定程度上與我國目前缺少相關的法律頂層設計有關。據了解,我國的《個人信息保護法》尚在制定中,《征信業管理條例》也並未對個人信息采集的邊界和監管尺度做出足夠的明確。對此,中國人民大學財政金融學院副院長趙錫軍表示,在法律頂層設計方面,國家有關部門應制定相應法規,明確機構對個人信用信息的采集、管理、處理、使用等各個環節如何進行安全保障,可采集的信息範圍、信息使用權限等。同時明確機構在所有過程中均需要承擔責任,並不是根據持有股份多少來判定。

以美國為例,王征宇進一步表示,在美國,對于信用報告的調取有嚴格的規定,對于調取是否需要本人授權也給出了清晰的界限。美國早在1970年就已經制定了《公平信用報告法》,對消費信用調查、報告機構和消費信用調查報告的使用者進行了規範,也形成了《公平債務催收作業法》、《平等信用機會法》、《誠實租借法》等一系列法律法規進一步確保個人信息在信用交易領域的使用中公平、公正、合法。

不能代表征信的大數據分析

被寄望作為央行征信中心補充機構的信聯,面對的難題並不止于此。值得一提的是,目前現有的征信體系,不僅在互聯網信息上存在不足,連傳統金融系統的信息也沒有采集完全。根據中國銀行業協會發布的《中國銀行業產業發展藍皮書》,截至2016年底,銀行卡累計發卡量已達63.7億張,當年新增發卡量7.6億張。但截至2017年8月31日,在中國人民銀行征信中心收錄的9.3億自然人中,僅有4.6億人有信貸記錄。

對于信息的共享,董希淼呼吁,目前持有股份的8家機構確實存在體量不一樣,佔有數據、願景不一樣的情況,希望市場主體站在更高層面考慮,佔用數據多、共享數據多,以後用到的也會更多、查詢的也更多,這是件利己利彼的事情。

如何讓更多的從業者擁抱信聯,尤其是那些風控能力相對薄弱、不具備過硬互聯網大數據分析能力的中小平台,分享它們獲取的個人信用信息,董希淼認為,可以探討采取市場化的手段,鼓勵更多市場機構來共享數據。

不過,業內人士也指出,大數據風控並不能代替征信,也無法與征信等同。王征宇表示,征信僅與借貸行為相關,許多利用互聯網大數據進行的客戶畫像、分類和風險評估並不嚴謹、公正。更重要的是,許多基于互聯網大數據的風控變量,如網購數據、特定網站訪問頻率等,僅與借款人的還款意願和能力強弱相關,無法單獨作為授信決策的有效依據。

“在這一方面,相信伴隨信聯的成立和行業監管的完善,從業者對于征信本質和價值的認識將會逐步提升,網貸市場的總體授信與風控水平也會相應提高。數據采集不準確以及提供不實數據污染數據庫的從業者將會認識到這是‘雙輸’的選擇,不利企業的長遠發展。”王征宇說道,“前路艱辛,但大有可為。”

編輯︰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