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行征信”要來了 它能干點啥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仇飛 發表時間︰2018-01-10 15:34

俗話說,好借好還,再借不難。

而用以評價是否“好借”的個人征信將迎來一個新時代——1月4日,中國人民銀行發布公告,稱已受理百行征信有限公司(籌)(以下簡稱“百行征信”)的個人征信業務申請。這個平台一旦順利通過公示期,下一步便是批準籌建。

業內人士分析認為,在互聯網金融行業合規監管不斷加碼的情況下,百行征信通過對多維度的征信記錄進行有效整合和充分利用,有利于共享個人征信信息,化解互聯網金融行業信息孤島的困局,提升行業風險定價能力和風險防控水平。

主要服務對象是互金機構

根據央行公示的信息,百行征信由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和芝麻信用、騰訊征信、前海征信、鵬元征信、中誠信征信、考拉征信、中智誠征信、華道征信8家市場機構共同發起組建。

“百行征信的這種組建方式,有望解決這一機構的權威性問題,也有助于引入市場因素,活躍市場參與,並以企業的標準優化治理和改善經營。”信而富CEO王征宇指出,百行征信將與現行央行征信中心形成有效補充。

法治周末記者了解到,目前能夠提供個人征信服務的只有央行征信中心及其下屬的上海資信公司,服務對象為傳統金融機構。央行金融信用信息基礎數據庫作為目前的官方征信系統,截至2016年3月,有征信記錄的自然人為3.9億,佔總人口數不到30%。

“此前央行征信中心並沒有全部覆蓋到互聯網金融用戶,百行征信作為平行于央行征信中心的機構,其主要服務對象是網絡小貸公司、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和消費金融公司等互聯網金融從業機構,此外,還包括從事反欺詐等服務的第三方符合資質要求的機構。”互聯網金融行業觀察人士袁濤告訴法治周末記者,近年來,互聯網金融從業機構在經營過程中積累了大量信用信息,但由于征信體系不完善,過度多頭借貸、借貸詐騙等亂象屢見不鮮。

以現金貸行業為例,中智誠征信數據顯示,現金貸行業的共債比例一度超過80%,人均借貸次數為4-10次,借貸頻次較高。

“未來,用戶在網貸平台的還款記錄不僅會被上傳至百行征信,與傳統金融機構、公檢法及監管部門等共享信息,一旦形成信用污點,不僅無法在別的網貸平台上借到錢,在銀行、其他線下借貸、個人就業、出行、求學、購房等各方面都會產生很多不利影響。”袁濤指出,百行征信的個人信用信息以個人負債信息為主,與負債密切相關的其他信息為輔。

數據共享標準有待統一

據此前媒體報道,百行征信采集信息的主要來源是網絡小貸、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和消費金融公司等互聯網金融從業機構。

“但對于百行征信采集哪些個人信息、如何采集、信息數據的算法比重如何分配等問題,目前還沒有細則公布。”在民投金服CEO陳明看來,百行征信未來的發展也面臨系列難點,包括真正的信息共享與互聯互通,市場化原則運作,數據源的真實性甄別、及時性與適當性提供等等。

從百行征信的股東結構看,互金協會持股36%,其他8家征信機構分別持股8%。

“這8家機構是央行2015年確定的個人征信牌照試點機構,但8家機構在各自開展個人征信業務時的‘實力’並不均衡,除了芝麻信用、騰訊征信和前海征信有自己獨特的數據獲取來源外,其余大部分征信機構手上的數據雷同。正是由于這些機構在準備期表現不佳,央行也遲遲未下發個人征信牌照。現在8家機構雖‘實力’不同,但在百行征信的‘發言權’相同,這種情況下,如何保證每家機構能公平公正地實現信息分享是重中之重。”一位不願具名的征信行業人士對法治周末記者表示,百行征信作為一家市場機構,並不具有強制各家機構接入數據的權力。

王征宇則認為,百行征信的首要一步是統一數據共享標準,明確8家征信機構股東的利益分配,出台相關政策明確從業機構的數據上報和質量義務。

對此,百行征信相關人士在接受媒體采訪時介紹,百行征信未來將嚴格按照網絡安全法、《征信業管理條例》、《征信機構管理辦法》等法律法規,建立個人信息保護制度,制定業務制度、工作流程、操作規範和數據標準,確保信息的準確客觀記錄和合法合規使用,提高個人征信業務透明度,合法合規的采集和使用個人信息,對個人信用作出公正評價,防止個人信息被過度采集、不當加工和非法倒賣。

不可回避的個人信息保護

事實上,如何在開展個人征信時保護個人信息,一直都是征信行業面臨的難點。

據互聯網金融領域垂直門戶零壹財經不完全統計,目前共有73起因違法征信相關規定而被處罰的事件,“未經同意查詢個人信息”佔了被罰原因中的很大一部分。例如,去年3月,馬上消費金融就因涉嫌違法提供或泄漏信息,被央行重慶營業管理部處以39萬元的罰款。

“主要原因在于缺乏個人信息保護的統一法律,到目前為止,不僅缺少有關個人信息保護統一的專項立法,已有的規定還分散、不全面,沒有形成獨立、統一的原則、目標和措施,難以為個人信息保護提供切實有效的法律保障。”上述不願具名人士談道。

在王征宇看來,個人信息保護將是個人征信監管的核心內容之一,而我國缺少相關的法律頂層設計,也將成為百行征信發展壯大的巨大障礙。

“我國的個人信息保護法尚在制定中,《征信業管理條例》也並未對個人信息采集的邊界和監管尺度予以明確。無論在個人信息采集的邊界上,還是在個人信息的調取上,中國的個人征信體系建設都還有很長的路要走。“王征宇進一步說。

對于信息采集,上述百行征信相關人士介紹,百行征信將以“最低、適用”原則采集個人信用信息,只采集個人借貸數據以及個人身份識別信息等支持類信息;而對于個人的宗教信仰、基因、指紋、血型、疾病等個人隱私信息以及法律、法規規定禁止采集的將被嚴格禁止。

“此外,對于信息的用途,未來也將會有明確的規定,百行征信采集的個人信用信息主要應用于借貸等經濟交易場景,禁止將個人信用信息用于社交、婚戀等與借貸活動無關的場景。未來在采集信息時,百行征信不僅要獲得個人授權,且特定用途特定授權,禁止一次授權反復使用、無限使用。更將嚴格履行保密業務,誠實守信,確保個人信息不被泄露。”上述百行征信人士稱,百行征信的個人不良信用信息也將5年“更新”一次。自不良行為或者事件終止之日起為5年,超過5年的,予以刪除。在不良信息保存期限內,個人信息主體可以對不良信息作出說明。 記者 仇飛

編輯︰
數字報

“百行征信”要來了 它能干點啥

中國經濟網2018-01-10 15:34:09

俗話說,好借好還,再借不難。

而用以評價是否“好借”的個人征信將迎來一個新時代——1月4日,中國人民銀行發布公告,稱已受理百行征信有限公司(籌)(以下簡稱“百行征信”)的個人征信業務申請。這個平台一旦順利通過公示期,下一步便是批準籌建。

業內人士分析認為,在互聯網金融行業合規監管不斷加碼的情況下,百行征信通過對多維度的征信記錄進行有效整合和充分利用,有利于共享個人征信信息,化解互聯網金融行業信息孤島的困局,提升行業風險定價能力和風險防控水平。

主要服務對象是互金機構

根據央行公示的信息,百行征信由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和芝麻信用、騰訊征信、前海征信、鵬元征信、中誠信征信、考拉征信、中智誠征信、華道征信8家市場機構共同發起組建。

“百行征信的這種組建方式,有望解決這一機構的權威性問題,也有助于引入市場因素,活躍市場參與,並以企業的標準優化治理和改善經營。”信而富CEO王征宇指出,百行征信將與現行央行征信中心形成有效補充。

法治周末記者了解到,目前能夠提供個人征信服務的只有央行征信中心及其下屬的上海資信公司,服務對象為傳統金融機構。央行金融信用信息基礎數據庫作為目前的官方征信系統,截至2016年3月,有征信記錄的自然人為3.9億,佔總人口數不到30%。

“此前央行征信中心並沒有全部覆蓋到互聯網金融用戶,百行征信作為平行于央行征信中心的機構,其主要服務對象是網絡小貸公司、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和消費金融公司等互聯網金融從業機構,此外,還包括從事反欺詐等服務的第三方符合資質要求的機構。”互聯網金融行業觀察人士袁濤告訴法治周末記者,近年來,互聯網金融從業機構在經營過程中積累了大量信用信息,但由于征信體系不完善,過度多頭借貸、借貸詐騙等亂象屢見不鮮。

以現金貸行業為例,中智誠征信數據顯示,現金貸行業的共債比例一度超過80%,人均借貸次數為4-10次,借貸頻次較高。

“未來,用戶在網貸平台的還款記錄不僅會被上傳至百行征信,與傳統金融機構、公檢法及監管部門等共享信息,一旦形成信用污點,不僅無法在別的網貸平台上借到錢,在銀行、其他線下借貸、個人就業、出行、求學、購房等各方面都會產生很多不利影響。”袁濤指出,百行征信的個人信用信息以個人負債信息為主,與負債密切相關的其他信息為輔。

數據共享標準有待統一

據此前媒體報道,百行征信采集信息的主要來源是網絡小貸、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和消費金融公司等互聯網金融從業機構。

“但對于百行征信采集哪些個人信息、如何采集、信息數據的算法比重如何分配等問題,目前還沒有細則公布。”在民投金服CEO陳明看來,百行征信未來的發展也面臨系列難點,包括真正的信息共享與互聯互通,市場化原則運作,數據源的真實性甄別、及時性與適當性提供等等。

從百行征信的股東結構看,互金協會持股36%,其他8家征信機構分別持股8%。

“這8家機構是央行2015年確定的個人征信牌照試點機構,但8家機構在各自開展個人征信業務時的‘實力’並不均衡,除了芝麻信用、騰訊征信和前海征信有自己獨特的數據獲取來源外,其余大部分征信機構手上的數據雷同。正是由于這些機構在準備期表現不佳,央行也遲遲未下發個人征信牌照。現在8家機構雖‘實力’不同,但在百行征信的‘發言權’相同,這種情況下,如何保證每家機構能公平公正地實現信息分享是重中之重。”一位不願具名的征信行業人士對法治周末記者表示,百行征信作為一家市場機構,並不具有強制各家機構接入數據的權力。

王征宇則認為,百行征信的首要一步是統一數據共享標準,明確8家征信機構股東的利益分配,出台相關政策明確從業機構的數據上報和質量義務。

對此,百行征信相關人士在接受媒體采訪時介紹,百行征信未來將嚴格按照網絡安全法、《征信業管理條例》、《征信機構管理辦法》等法律法規,建立個人信息保護制度,制定業務制度、工作流程、操作規範和數據標準,確保信息的準確客觀記錄和合法合規使用,提高個人征信業務透明度,合法合規的采集和使用個人信息,對個人信用作出公正評價,防止個人信息被過度采集、不當加工和非法倒賣。

不可回避的個人信息保護

事實上,如何在開展個人征信時保護個人信息,一直都是征信行業面臨的難點。

據互聯網金融領域垂直門戶零壹財經不完全統計,目前共有73起因違法征信相關規定而被處罰的事件,“未經同意查詢個人信息”佔了被罰原因中的很大一部分。例如,去年3月,馬上消費金融就因涉嫌違法提供或泄漏信息,被央行重慶營業管理部處以39萬元的罰款。

“主要原因在于缺乏個人信息保護的統一法律,到目前為止,不僅缺少有關個人信息保護統一的專項立法,已有的規定還分散、不全面,沒有形成獨立、統一的原則、目標和措施,難以為個人信息保護提供切實有效的法律保障。”上述不願具名人士談道。

在王征宇看來,個人信息保護將是個人征信監管的核心內容之一,而我國缺少相關的法律頂層設計,也將成為百行征信發展壯大的巨大障礙。

“我國的個人信息保護法尚在制定中,《征信業管理條例》也並未對個人信息采集的邊界和監管尺度予以明確。無論在個人信息采集的邊界上,還是在個人信息的調取上,中國的個人征信體系建設都還有很長的路要走。“王征宇進一步說。

對于信息采集,上述百行征信相關人士介紹,百行征信將以“最低、適用”原則采集個人信用信息,只采集個人借貸數據以及個人身份識別信息等支持類信息;而對于個人的宗教信仰、基因、指紋、血型、疾病等個人隱私信息以及法律、法規規定禁止采集的將被嚴格禁止。

“此外,對于信息的用途,未來也將會有明確的規定,百行征信采集的個人信用信息主要應用于借貸等經濟交易場景,禁止將個人信用信息用于社交、婚戀等與借貸活動無關的場景。未來在采集信息時,百行征信不僅要獲得個人授權,且特定用途特定授權,禁止一次授權反復使用、無限使用。更將嚴格履行保密業務,誠實守信,確保個人信息不被泄露。”上述百行征信人士稱,百行征信的個人不良信用信息也將5年“更新”一次。自不良行為或者事件終止之日起為5年,超過5年的,予以刪除。在不良信息保存期限內,個人信息主體可以對不良信息作出說明。 記者 仇飛

編輯︰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