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能共享類App疑點調查︰提現難 服務“變味兒”

來源︰中國新聞網 作者︰韓丹東 潘曉飛 發表時間︰2018-01-08 15:34

調查動機

隨著共享經濟的快速發展,以共享時間與技能為主要服務內容的網絡平台進入人們的生活。這些平台使得人們各種閑散的資源得到充分利用,但有不少用戶在使用時發現其中存在不少問題。技能共享類App究竟存在哪些問題?《法制日報》記者對此展開了調查。

“我真的是太掉以輕心了,不應該相信這個網絡平台。”提起在一款App上進行交易後無法提現這件事,羅紹軍很懊惱。

羅紹軍在上海市浦東新區一家金融公司從事風險控制工作已經5年。2017年11月的一天晚上,羅紹軍打開網頁準備追劇,瀏覽器右下角突然彈出的一個廣告窗一下吸引住他。

這是一款App的廣告,這款App據說可以交易時間與技能。簡而言之,當你有空閑時,可以運用自己的某項技能解決他人遇到的問題,這樣,你的時間和技能可以實現變現。

“還能共享時間與技能,這倒是很新鮮。”在好奇心的驅使下,羅紹軍在手機上安裝了這款宣稱覆蓋面很廣的App。

可是,在使用之後,羅紹軍卻面臨共享時間與技能後難以變現的尷尬。

用戶提現並不容易

羅紹軍雖然是在金融公司從事風控工作,但他擅長圖片後期處理,這是他選擇使用這款技能共享App的一個重要原因。

在這款App注冊後,羅紹軍在技能管理頁面添加了關于photoshop的資格證書、照片和短視頻作品,最後成功在App上發布了提供圖片後期處理技能的信息。

過了大概10分鐘,羅紹軍收到兩人的回應。經過信息溝通,羅紹軍決定接下這兩單。二十多分鐘後,羅紹軍完成任務並發給了客戶。點擊確認收款150元後,羅紹軍覺得很愜意。

不過,接下來發生的事情讓羅紹軍的心情急轉直下。

“收款後,本以為能輕松提現,但我在賬戶頁面竟然沒有找到提現按鈕。”羅紹軍說,“我有多年風險管理經驗,自認為對不確定性因素的把控能力應該足夠強大,但沒曾想還是掉進了‘霸王條款’的陷阱中。”

事後,羅紹軍多次打客服電話反饋無法提現問題。在向客服人員提供了自己的支付寶賬號和App的用戶ID後,羅紹軍還是不放心,又在QQ上添加App的QQ客服為好友,按相應格式要求留言等待反饋。

令羅紹軍沒想到的是,十多天過去了,問題依舊未得到解決。

“客服每次都說有一百來人排隊提現。通過這幾次投訴,我意識到我的150元收入可能要不回來了。”羅紹軍說,在這款App上,遇到提現難題的不止他一人。

記者登錄這款App發現,有網友反映稱,“我之前下過一次單,並且支付了50元的誠意金,但未完成交易。我苦苦等了一個月後才被告知能提交退款申請。但是,此時App又提示說我必須本人手持身份證原件進行認證,可信息安全何在”?

這款App的1名用戶告訴記者,2017年7月,他在App上充值500元,但在平台上一直沒有找到自己滿意的特定服務,因此就想把這筆錢提現出來,但平台沒有體現選項,只能打電話向客服申請。“客服說提現得排隊,讓我耐心等候。這也太坑了”。

用戶所說的難以提現究竟是怎麼回事兒?

記者經過多方調查得知,用戶在這款App的總收入由收入賬戶和充值賬戶構成。想要從收入賬戶中提現,用戶在平台上完成訂單的收益必須達到200元及以上,頁面才會顯示提現按鈕,然後才能進行相關操作。同時,這款App將收取10%的手續費。充值賬戶則不能提現,用戶若想提現只能進行銷戶處理,但在但平台上所獲得的紅包等獎勵不能兌現。同時,此種特殊提現只能使用一次,這就意味著同一個電話號碼或身份證號如果第二次在App上注冊驗證,則無法從充值賬戶中提現。

此外,記者通過實際操作發現,按照這款App的規定,只能通過支付寶賬號進行提現,但在進行支付寶認證的時必須先充值0.01元。

“先充值再消費這我能理解,但收入賬戶和充值賬戶里的錢都不能正常提現,這明顯就是‘霸王條款’。”羅紹軍說。

類似的現象在另一款技能共享App上也有出現。記者在另一款技能共享App充值後發起提現,被告知單筆提現金額不得小于100元。對此,客服人員表示,只能繼續充值達到相應數額後再發起提現申請。

一些服務“變味兒”

除了質疑提現規定有“霸王條款”之嫌,羅紹軍還發現,用戶在一些技能共享App上提供的服務有不少貓膩,除了陪吃飯、陪品茶、情感傾訴等五花八門的“技能”外,還有足療、男士SPA、交友等比較蹊蹺的“技能”。

在一款技能共享App的推薦技能欄里,具有男士SPA、陪聊天、足療、中醫推拿或者模特等“熱門”技能的用戶,絕大部分都是女性。她們會根據系統進行智能排序,不同服務方式對應的價格有所不同,其中最貴的是線下服務,其報價普遍在每小時200元到500元不等;最便宜的是電話咨詢,每小時幾十元。

“其實,他們提供的就是特殊服務。”一款技能共享App的用戶告訴記者。

真的如此嗎?根據一些用戶的介紹,記者在一款技能共享App上發布需求品類為男士SPA、預約時間為22時、服務方式為線下等內容的訂單。

發布訂單後不到1分鐘,記者就收到14名應邀服務者發來的信息,其中有兩人稱自己接受過專業按摩技能培訓,且持有保健按摩師資格證;其余12人的身份均有疑點。

記者點擊另外12人的個人信息發現,她們個人簡介的內容均極具挑逗性,更有甚者直接通過諧音字明確表示可以提供性服務。此外,在圖片和視頻展示上,12名應邀者均穿著暴露、舉止不雅。

記者隨機添加其中1名應邀者的微信號。據這名應邀者介紹,她們提供的服務主要有性愛瑜伽、水中伴浴、角色扮演、絲足之舞等28種。“我們會所的價格888元到1888元不等,這些妹妹都是20歲左右,錢越多質量越好。在我們會所消費享受8折優惠,上門服務不打折。”這名應邀者說。

這名應邀者同時提醒,不用在App下單,她們只是借助這個平台發布信息。

針對這些情況,記者電話咨詢了這款App的客服人員。

據客服人員介紹,圖片和視頻上衣著暴露的女性應邀者是否涉黃難以界定,每個人的界定尺度不一樣。

“這些提供男士SPA、足療和中醫推拿等技能服務的人都已經過我們平台的技能認證。但出于保護隱私的考慮,我們平台不對外公開顯示技師的認證資格證書。至于是否正規,需要消費者自己查看技師的個人相冊、服務介紹、好評率以及雙方經過溝通後進行自我判斷。然後,選擇自己滿意的服務提供者即可。”這名客服人員說。

在被問及舉報流程時,這名客服人員說︰“在平台上存在交易記錄的舉報才有效,如果僅以此為信息擴散平台而無實質性交易則無效。”

記者查閱這款App的使用手冊發現,其舉報細則僅寫明“被舉報者如果違規情況屬實,有警告、刪除內容、封禁賬戶等處罰方式”。

不需認證也能交易

記者發現,在一款技能共享App上注冊時,通過手機號碼認證後,點擊第三方登錄就能正常使用。盡管頁面下方還有身份證、微信、微博、芝麻信用等其他認證方式,但均屬于自願。整個認證過程,不到一分鐘就能完成。

按照這款技能共享App擬定的協議,用戶在上傳頭像照片時需要上傳服務者本人真實、清晰的正面五官照。不過,記者上傳的是風景照,而且成功注冊並正常使用。

“在點開他人信息頁的時候,我會很認真查看相關認證情況,大部分都是手機認證。”羅紹軍說。

對于認證問題,記者電話咨詢了一款技能共享App的客服人員。

據客服人員介紹,平台為了不影響絕大部分用戶的使用,因此一開始只要求電話號碼認證。不過,在品類需求發布、後期提現等環節,會逐步強制用戶進行身份證認證。

可是,記者發現,在一款技能共享App上,大多數品類根本無需認證就能接單。而且,用戶可通過會員免誠意金的方式發布需求訂單,在獲得平台在線聊天、視頻咨詢和打電話權限後,即可獲取對方電話號碼等聯系方式。如果雙方取消此項訂單,就可跳過此平台進行直接交易。

業內人士認為,這些共享時間與技能的網絡平台,由于無需提前進行實名認證,這就意味著交易雙方都無法有效確定對方的真實身份,其交易過程無法被監管,尤其是線上發布信息、線下交易這種情況。因此,這將帶來極大的安全隱患。

其實,對于認證問題,我國相關法律法規早有規定。

《移動互聯網應用程序信息服務管理規定》第七條規定,移動互聯網應用程序提供者應按照“後台實名、前台自願”原則,對注冊用戶進行真實身份信息認證。記者 韓丹東 實習生 潘曉飛

編輯︰
數字報

技能共享類App疑點調查︰提現難 服務“變味兒”

中國新聞網2018-01-08 15:34:05

調查動機

隨著共享經濟的快速發展,以共享時間與技能為主要服務內容的網絡平台進入人們的生活。這些平台使得人們各種閑散的資源得到充分利用,但有不少用戶在使用時發現其中存在不少問題。技能共享類App究竟存在哪些問題?《法制日報》記者對此展開了調查。

“我真的是太掉以輕心了,不應該相信這個網絡平台。”提起在一款App上進行交易後無法提現這件事,羅紹軍很懊惱。

羅紹軍在上海市浦東新區一家金融公司從事風險控制工作已經5年。2017年11月的一天晚上,羅紹軍打開網頁準備追劇,瀏覽器右下角突然彈出的一個廣告窗一下吸引住他。

這是一款App的廣告,這款App據說可以交易時間與技能。簡而言之,當你有空閑時,可以運用自己的某項技能解決他人遇到的問題,這樣,你的時間和技能可以實現變現。

“還能共享時間與技能,這倒是很新鮮。”在好奇心的驅使下,羅紹軍在手機上安裝了這款宣稱覆蓋面很廣的App。

可是,在使用之後,羅紹軍卻面臨共享時間與技能後難以變現的尷尬。

用戶提現並不容易

羅紹軍雖然是在金融公司從事風控工作,但他擅長圖片後期處理,這是他選擇使用這款技能共享App的一個重要原因。

在這款App注冊後,羅紹軍在技能管理頁面添加了關于photoshop的資格證書、照片和短視頻作品,最後成功在App上發布了提供圖片後期處理技能的信息。

過了大概10分鐘,羅紹軍收到兩人的回應。經過信息溝通,羅紹軍決定接下這兩單。二十多分鐘後,羅紹軍完成任務並發給了客戶。點擊確認收款150元後,羅紹軍覺得很愜意。

不過,接下來發生的事情讓羅紹軍的心情急轉直下。

“收款後,本以為能輕松提現,但我在賬戶頁面竟然沒有找到提現按鈕。”羅紹軍說,“我有多年風險管理經驗,自認為對不確定性因素的把控能力應該足夠強大,但沒曾想還是掉進了‘霸王條款’的陷阱中。”

事後,羅紹軍多次打客服電話反饋無法提現問題。在向客服人員提供了自己的支付寶賬號和App的用戶ID後,羅紹軍還是不放心,又在QQ上添加App的QQ客服為好友,按相應格式要求留言等待反饋。

令羅紹軍沒想到的是,十多天過去了,問題依舊未得到解決。

“客服每次都說有一百來人排隊提現。通過這幾次投訴,我意識到我的150元收入可能要不回來了。”羅紹軍說,在這款App上,遇到提現難題的不止他一人。

記者登錄這款App發現,有網友反映稱,“我之前下過一次單,並且支付了50元的誠意金,但未完成交易。我苦苦等了一個月後才被告知能提交退款申請。但是,此時App又提示說我必須本人手持身份證原件進行認證,可信息安全何在”?

這款App的1名用戶告訴記者,2017年7月,他在App上充值500元,但在平台上一直沒有找到自己滿意的特定服務,因此就想把這筆錢提現出來,但平台沒有體現選項,只能打電話向客服申請。“客服說提現得排隊,讓我耐心等候。這也太坑了”。

用戶所說的難以提現究竟是怎麼回事兒?

記者經過多方調查得知,用戶在這款App的總收入由收入賬戶和充值賬戶構成。想要從收入賬戶中提現,用戶在平台上完成訂單的收益必須達到200元及以上,頁面才會顯示提現按鈕,然後才能進行相關操作。同時,這款App將收取10%的手續費。充值賬戶則不能提現,用戶若想提現只能進行銷戶處理,但在但平台上所獲得的紅包等獎勵不能兌現。同時,此種特殊提現只能使用一次,這就意味著同一個電話號碼或身份證號如果第二次在App上注冊驗證,則無法從充值賬戶中提現。

此外,記者通過實際操作發現,按照這款App的規定,只能通過支付寶賬號進行提現,但在進行支付寶認證的時必須先充值0.01元。

“先充值再消費這我能理解,但收入賬戶和充值賬戶里的錢都不能正常提現,這明顯就是‘霸王條款’。”羅紹軍說。

類似的現象在另一款技能共享App上也有出現。記者在另一款技能共享App充值後發起提現,被告知單筆提現金額不得小于100元。對此,客服人員表示,只能繼續充值達到相應數額後再發起提現申請。

一些服務“變味兒”

除了質疑提現規定有“霸王條款”之嫌,羅紹軍還發現,用戶在一些技能共享App上提供的服務有不少貓膩,除了陪吃飯、陪品茶、情感傾訴等五花八門的“技能”外,還有足療、男士SPA、交友等比較蹊蹺的“技能”。

在一款技能共享App的推薦技能欄里,具有男士SPA、陪聊天、足療、中醫推拿或者模特等“熱門”技能的用戶,絕大部分都是女性。她們會根據系統進行智能排序,不同服務方式對應的價格有所不同,其中最貴的是線下服務,其報價普遍在每小時200元到500元不等;最便宜的是電話咨詢,每小時幾十元。

“其實,他們提供的就是特殊服務。”一款技能共享App的用戶告訴記者。

真的如此嗎?根據一些用戶的介紹,記者在一款技能共享App上發布需求品類為男士SPA、預約時間為22時、服務方式為線下等內容的訂單。

發布訂單後不到1分鐘,記者就收到14名應邀服務者發來的信息,其中有兩人稱自己接受過專業按摩技能培訓,且持有保健按摩師資格證;其余12人的身份均有疑點。

記者點擊另外12人的個人信息發現,她們個人簡介的內容均極具挑逗性,更有甚者直接通過諧音字明確表示可以提供性服務。此外,在圖片和視頻展示上,12名應邀者均穿著暴露、舉止不雅。

記者隨機添加其中1名應邀者的微信號。據這名應邀者介紹,她們提供的服務主要有性愛瑜伽、水中伴浴、角色扮演、絲足之舞等28種。“我們會所的價格888元到1888元不等,這些妹妹都是20歲左右,錢越多質量越好。在我們會所消費享受8折優惠,上門服務不打折。”這名應邀者說。

這名應邀者同時提醒,不用在App下單,她們只是借助這個平台發布信息。

針對這些情況,記者電話咨詢了這款App的客服人員。

據客服人員介紹,圖片和視頻上衣著暴露的女性應邀者是否涉黃難以界定,每個人的界定尺度不一樣。

“這些提供男士SPA、足療和中醫推拿等技能服務的人都已經過我們平台的技能認證。但出于保護隱私的考慮,我們平台不對外公開顯示技師的認證資格證書。至于是否正規,需要消費者自己查看技師的個人相冊、服務介紹、好評率以及雙方經過溝通後進行自我判斷。然後,選擇自己滿意的服務提供者即可。”這名客服人員說。

在被問及舉報流程時,這名客服人員說︰“在平台上存在交易記錄的舉報才有效,如果僅以此為信息擴散平台而無實質性交易則無效。”

記者查閱這款App的使用手冊發現,其舉報細則僅寫明“被舉報者如果違規情況屬實,有警告、刪除內容、封禁賬戶等處罰方式”。

不需認證也能交易

記者發現,在一款技能共享App上注冊時,通過手機號碼認證後,點擊第三方登錄就能正常使用。盡管頁面下方還有身份證、微信、微博、芝麻信用等其他認證方式,但均屬于自願。整個認證過程,不到一分鐘就能完成。

按照這款技能共享App擬定的協議,用戶在上傳頭像照片時需要上傳服務者本人真實、清晰的正面五官照。不過,記者上傳的是風景照,而且成功注冊並正常使用。

“在點開他人信息頁的時候,我會很認真查看相關認證情況,大部分都是手機認證。”羅紹軍說。

對于認證問題,記者電話咨詢了一款技能共享App的客服人員。

據客服人員介紹,平台為了不影響絕大部分用戶的使用,因此一開始只要求電話號碼認證。不過,在品類需求發布、後期提現等環節,會逐步強制用戶進行身份證認證。

可是,記者發現,在一款技能共享App上,大多數品類根本無需認證就能接單。而且,用戶可通過會員免誠意金的方式發布需求訂單,在獲得平台在線聊天、視頻咨詢和打電話權限後,即可獲取對方電話號碼等聯系方式。如果雙方取消此項訂單,就可跳過此平台進行直接交易。

業內人士認為,這些共享時間與技能的網絡平台,由于無需提前進行實名認證,這就意味著交易雙方都無法有效確定對方的真實身份,其交易過程無法被監管,尤其是線上發布信息、線下交易這種情況。因此,這將帶來極大的安全隱患。

其實,對于認證問題,我國相關法律法規早有規定。

《移動互聯網應用程序信息服務管理規定》第七條規定,移動互聯網應用程序提供者應按照“後台實名、前台自願”原則,對注冊用戶進行真實身份信息認證。記者 韓丹東 實習生 潘曉飛

編輯︰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