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索中介費 逼走租客 起底黑中介6大騙財手段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楊永浩 李新剛 王昭 發表時間︰2018-01-06 14:35

“個人直租,絕無中介費”“主臥直租,租金2000元,無其他費用”……在網上瀏覽租房信息的網友可能都被這些宣傳語吸引過,但這些宣傳背後往往可能隱藏著一個黑中介,給你的租房之路帶來無盡的麻煩。

近期,北京市朝陽區檢察院先後辦理了多起黑中介人員涉嫌強迫交易的案件,涉案資金達數十萬元,這些黑中介強迫他人交納中介費,或者以各種方式強行收取他人各種費用,情節嚴重,已涉嫌強迫交易罪。

為維護房屋租賃雙方的合法權利,避免在租房過程中產生糾紛,檢察官給出了三點建議︰第一,正規的房屋中介公司服務規範、收費合理,且均在住建委、工商行政部門登記備案。房東與租客應委托正規的房屋中介進行房屋租賃活動,並可以通過向有關監管機構舉報的方式,維護自身合法權利。第二,在租房的過程中,租賃雙方都要樹立證據意識,要求中介機構把所做承諾落實在租房合同中。在支付租金、中介費、押金等費用時,租客要留存轉賬記錄、付款記錄等相關憑證,並要求中介出具收據,注明所收費用的明細、收款目的等細節。第三,如遇到黑中介滋擾,租客要用合理、合法的手段維護自身合法權益。一方面可以通過拍攝視頻、錄音等留下現場證據,另一方面要及時報警,尋求警方幫助。此外,檢察官向記者介紹了黑中介的6大騙財手段。

手段一 事先承諾不收中介費,簽訂合同後強索中介費

辦案檢察官告訴記者,在馬某涉嫌強迫交易一案中,馬某帶領多名手下盤踞在朝陽區太陽宮附近地區,掌握數十套房源,通過在58同城等網站上發布包含“個人直租,房租優惠,絕無中介費”等內容的租房信息,吸引租客注意。

此後,馬某等人與撥打電話咨詢的租客看房時,仍承諾無中介費用。但租客與馬某等人簽訂租房合同並繳納定金、房租後,馬某等人便開始以“服務費”為名索要錢款。如果租客不給,馬某便糾集多人圍堵租客,並以每日堵門相威脅,還會采取拉電閘、堵鎖眼、往屋內丟排泄物等方式惡心租客,更有甚者會毆打租客。最後,租客不勝其擾只能交納一個月的房租作為中介費。

手段二 違規打隔斷出租房屋,後利用政策“洗房”

為加強出租房屋安全管理,消除居住安全隱患,維護房屋租賃雙方合法權益,北京市相關部門制定了相關規範,禁止改變房屋內部結構分割出租,禁止將廚房、衛生間、陽台和地下儲藏室等作為臥室對外出租。沒料到,為達到加快出租房流轉速度的目的,部分黑中介利用這一政策進行所謂“洗房”行為。

黑中介劉某與租客小張相約看房後,二人簽訂了為期一年的租房合同,小張現場支付相關費用6330元。一個月後,劉某聲稱該房屋屬于違法隔斷房,有關部門將來檢查並拆除隔斷,強制小張在二日內搬離。劉某口頭答應退還相關費用,後卻以中介公司財物核算等多個理由推托,遲遲不退錢。

更有甚者,有黑中介在房屋入住滿額後,自己向政府舉報房屋有群租行為,待有關部門按照規定對群租房進行清退時,“順勢”趕走這一撥租客並侵吞房租。

手段三 帶租客看房後,租客在別處租房的,索要“跳單費”

有的租客聯系了黑中介看房,後來卻通過其他方式租了房。一旦黑中介知曉,便會找上門向租客索要所謂的“跳單費”。

租客小劉在互聯網上瀏覽租房信息後,電話聯系張某,並在其帶領下看了幾處房屋,因房租問題未簽合同。後小劉通過其他中介租得了張某曾帶他看過的某處房屋。張某得知這一情況後,糾集多人到小劉租住的房屋內,對其進行威脅恐嚇,最終收取“跳單費”3000余元。

手段四 簽訂合同後,以各種理由向租客索要費用,逼迫租客搬走

待租客入住後,黑中介以各種理由向租客收取費用,逼迫租客搬走,並以租客是自己要搬走的為由拒不退還相關錢款。

租客小李從一黑中介處承租了一處房屋,從其與妻兒入住的第二天起,該黑中介就一直要求小李繳納取暖費。小李以合同中約定其不負責取暖費為由拒絕交付,對方就日夜上門騷擾,直至小李不堪其擾支付了取暖費。隨後,對方又索要門禁費100元,並以小李超期3天繳費已經違約為由,要求繳納相當于兩個月房租的違約金7400元,小李只好選擇搬走。

對方雖然承諾會退還房租、押金等1萬余元,事後卻提供錯誤的營業地址並將小李從通訊錄中拉黑。

手段五 以房東要收回房屋為由要求租客搬離,不退租金及押金

當租客交納完房租、押金等費用租得房屋後,部分黑中介卻聲稱房主要把房屋收回不再出租,要求租客搬走。租客拒絕後,黑中介會以多種手段騷擾租客,直至逼迫其搬走。

租客劉女士從黑中介處租得了一套房屋,以“押一付三”的方式交納了上萬元的租金。入住一周後,黑中介即通知她房東要將房子收回,她必須搬走。劉女士表示已簽訂租房合同,中介不能違約。黑中介便趁劉女士不在家時私自將他人的行李搬進房間,並組織多名男性每晚在門外喝酒、高聲聊天至深夜。無奈,劉女士只好搬離,最後也沒能從黑中介處要回自己所繳納的房租、押金、中介費等。

手段六 租房期滿退房時,找理由不退押金

當租客住到租房合同到期,想要從黑中介處要回所交押金時,黑中介會找各種理由,拒不退還押金。

小王從黑中介程某處租得一間房屋,繳納了一個月的押金3000余元。後租賃到期,小王不打算續約,聯系程某希望要回押金。程某來到小王居住的房屋內,對房屋進行檢查,稱小王所租房屋內牆上有一個手印,需要重新粉刷,扣1000元。程某在冰箱內看到一根火腿腸,又稱該房屋是在回族聚集區,不允許吃大肉,要對小王罰款。最後小王無奈只好放棄索要押金,搬離房屋。(楊永浩 李新剛 王昭)

編輯︰
數字報

強索中介費 逼走租客 起底黑中介6大騙財手段

中國經濟網2018-01-06 14:35:13

“個人直租,絕無中介費”“主臥直租,租金2000元,無其他費用”……在網上瀏覽租房信息的網友可能都被這些宣傳語吸引過,但這些宣傳背後往往可能隱藏著一個黑中介,給你的租房之路帶來無盡的麻煩。

近期,北京市朝陽區檢察院先後辦理了多起黑中介人員涉嫌強迫交易的案件,涉案資金達數十萬元,這些黑中介強迫他人交納中介費,或者以各種方式強行收取他人各種費用,情節嚴重,已涉嫌強迫交易罪。

為維護房屋租賃雙方的合法權利,避免在租房過程中產生糾紛,檢察官給出了三點建議︰第一,正規的房屋中介公司服務規範、收費合理,且均在住建委、工商行政部門登記備案。房東與租客應委托正規的房屋中介進行房屋租賃活動,並可以通過向有關監管機構舉報的方式,維護自身合法權利。第二,在租房的過程中,租賃雙方都要樹立證據意識,要求中介機構把所做承諾落實在租房合同中。在支付租金、中介費、押金等費用時,租客要留存轉賬記錄、付款記錄等相關憑證,並要求中介出具收據,注明所收費用的明細、收款目的等細節。第三,如遇到黑中介滋擾,租客要用合理、合法的手段維護自身合法權益。一方面可以通過拍攝視頻、錄音等留下現場證據,另一方面要及時報警,尋求警方幫助。此外,檢察官向記者介紹了黑中介的6大騙財手段。

手段一 事先承諾不收中介費,簽訂合同後強索中介費

辦案檢察官告訴記者,在馬某涉嫌強迫交易一案中,馬某帶領多名手下盤踞在朝陽區太陽宮附近地區,掌握數十套房源,通過在58同城等網站上發布包含“個人直租,房租優惠,絕無中介費”等內容的租房信息,吸引租客注意。

此後,馬某等人與撥打電話咨詢的租客看房時,仍承諾無中介費用。但租客與馬某等人簽訂租房合同並繳納定金、房租後,馬某等人便開始以“服務費”為名索要錢款。如果租客不給,馬某便糾集多人圍堵租客,並以每日堵門相威脅,還會采取拉電閘、堵鎖眼、往屋內丟排泄物等方式惡心租客,更有甚者會毆打租客。最後,租客不勝其擾只能交納一個月的房租作為中介費。

手段二 違規打隔斷出租房屋,後利用政策“洗房”

為加強出租房屋安全管理,消除居住安全隱患,維護房屋租賃雙方合法權益,北京市相關部門制定了相關規範,禁止改變房屋內部結構分割出租,禁止將廚房、衛生間、陽台和地下儲藏室等作為臥室對外出租。沒料到,為達到加快出租房流轉速度的目的,部分黑中介利用這一政策進行所謂“洗房”行為。

黑中介劉某與租客小張相約看房後,二人簽訂了為期一年的租房合同,小張現場支付相關費用6330元。一個月後,劉某聲稱該房屋屬于違法隔斷房,有關部門將來檢查並拆除隔斷,強制小張在二日內搬離。劉某口頭答應退還相關費用,後卻以中介公司財物核算等多個理由推托,遲遲不退錢。

更有甚者,有黑中介在房屋入住滿額後,自己向政府舉報房屋有群租行為,待有關部門按照規定對群租房進行清退時,“順勢”趕走這一撥租客並侵吞房租。

手段三 帶租客看房後,租客在別處租房的,索要“跳單費”

有的租客聯系了黑中介看房,後來卻通過其他方式租了房。一旦黑中介知曉,便會找上門向租客索要所謂的“跳單費”。

租客小劉在互聯網上瀏覽租房信息後,電話聯系張某,並在其帶領下看了幾處房屋,因房租問題未簽合同。後小劉通過其他中介租得了張某曾帶他看過的某處房屋。張某得知這一情況後,糾集多人到小劉租住的房屋內,對其進行威脅恐嚇,最終收取“跳單費”3000余元。

手段四 簽訂合同後,以各種理由向租客索要費用,逼迫租客搬走

待租客入住後,黑中介以各種理由向租客收取費用,逼迫租客搬走,並以租客是自己要搬走的為由拒不退還相關錢款。

租客小李從一黑中介處承租了一處房屋,從其與妻兒入住的第二天起,該黑中介就一直要求小李繳納取暖費。小李以合同中約定其不負責取暖費為由拒絕交付,對方就日夜上門騷擾,直至小李不堪其擾支付了取暖費。隨後,對方又索要門禁費100元,並以小李超期3天繳費已經違約為由,要求繳納相當于兩個月房租的違約金7400元,小李只好選擇搬走。

對方雖然承諾會退還房租、押金等1萬余元,事後卻提供錯誤的營業地址並將小李從通訊錄中拉黑。

手段五 以房東要收回房屋為由要求租客搬離,不退租金及押金

當租客交納完房租、押金等費用租得房屋後,部分黑中介卻聲稱房主要把房屋收回不再出租,要求租客搬走。租客拒絕後,黑中介會以多種手段騷擾租客,直至逼迫其搬走。

租客劉女士從黑中介處租得了一套房屋,以“押一付三”的方式交納了上萬元的租金。入住一周後,黑中介即通知她房東要將房子收回,她必須搬走。劉女士表示已簽訂租房合同,中介不能違約。黑中介便趁劉女士不在家時私自將他人的行李搬進房間,並組織多名男性每晚在門外喝酒、高聲聊天至深夜。無奈,劉女士只好搬離,最後也沒能從黑中介處要回自己所繳納的房租、押金、中介費等。

手段六 租房期滿退房時,找理由不退押金

當租客住到租房合同到期,想要從黑中介處要回所交押金時,黑中介會找各種理由,拒不退還押金。

小王從黑中介程某處租得一間房屋,繳納了一個月的押金3000余元。後租賃到期,小王不打算續約,聯系程某希望要回押金。程某來到小王居住的房屋內,對房屋進行檢查,稱小王所租房屋內牆上有一個手印,需要重新粉刷,扣1000元。程某在冰箱內看到一根火腿腸,又稱該房屋是在回族聚集區,不允許吃大肉,要對小王罰款。最後小王無奈只好放棄索要押金,搬離房屋。(楊永浩 李新剛 王昭)

編輯︰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