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熱席卷中國︰業內競爭激烈 多數人收入微薄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 發表時間︰2017-12-23 13:34

西媒稱,擁有逾7.5億網民的中國網絡空間,正在經歷一場網絡直播軟件爆發帶來的大規模革命。無數企業開發出了類似于“潛望鏡”視頻直播網站或臉書直播的服務。主播們在這里主要進行大膽的實時展示。

資料圖片︰網絡主播燕子在自己的房間內上線直播(2015年4月28日攝)。新華社記者 劉大偉 攝

據西班牙《國家報》12月19日報道,目前,中國有約300個直播平台,用戶近2.5億。約600萬人的日常生活在這些平台上實時展示,從孩子做作業到老人打麻將,從軍人訓練到“吃貨”做飯和吃飯……應有盡有。前不久不慎墜樓身亡的極限運動愛好者吳永寧就曾是直播平台上的明星,擁有大批粉絲。

報道稱,吳永寧的悲劇再次引發了針對“網紅”現象的討論。當地一些媒體通過吳永寧事件對這些直播平台口誅筆伐,認為如果吳不是在這些網站上這麼受歡迎,也許就不會發生這起悲劇,這些極限運動愛好者的“粉絲”們一步步將他們推向了“玩命”直播。

不過,這些媒體沒有提到的是,隨著數以萬計的粉絲蜂擁而至,這些“網紅”也在憑借自己的視頻賺著上千歐元。毫無疑問,直播已經成為了一門非常有利可圖的行當。

根據相關機構公布的數據,2016年中國“網紅經濟”總額達到528億元人民幣。易觀國際預測,2018年這一數字或將達到1000億元人民幣。有的“網紅”收入甚至比一些大牌電影明星還要高。

報道稱,“網紅”的工作看上去並不太難。很多“網紅”在直播中只是聊聊自己的生活,再打打廣告。他們的收入主要來自三個渠道︰自營商品的利潤、為其他品牌做廣告的收益以及“粉絲”饋贈的可以換成真金白銀的“虛擬禮物”。

一位不願透露真實姓名的“網紅”小美展示了她的直播生活。這個出生在山西、目前居住在上海的女孩通過在斗魚、YY直播和美拍等平台的直播每月收入在2.5萬元人民幣(約合3300歐元)左右,這是上海平均月工資的數倍。而小美對這個數字並不滿意,她的目標是月收入能達到1萬歐元。“我從1年半前開始從事這個行業,當時我的一些小姐妹已經嘗試過,她們告訴我這行來錢快。就這樣,我開始了做美妝直播。”小美告訴西媒。

報道稱,不過,也並不是所有“網紅”都能獲得成功,業內的競爭非常激烈,而為了進入這個圈子需要花費的投入也越來越高。另一位不遠透露姓名的“網紅”美玲對記者說︰“這行中有很多黑幕。最起碼的是‘買粉’,也就是所謂‘僵尸粉’。此外,如果簽約經紀公司,很可能會被要求去做整形手術來使自己變得更有吸引力。”據報道,有10%的“網紅”承認自己的臉做過“微調”,從而能以更好的形象在網絡上示人。“我認識有在整形手術中花費超過10萬元的人。變得更性感對于吸引粉絲,尤其是男粉絲至關重要。”美玲說。

“網紅”經濟的蓬勃發展甚至催生了一些專門打造網絡空間明星的公司。“從業務量上看,一些網絡明星甚至已經超過了傳統明星。”網紅孵化器Tophot創始人陳譽瑾在接受英國廣播公司采訪時表示。“我們是一個致力于幫助我們認為有潛力的普通人,尤其是年輕女性成名的平台。我們幫他們打造一個公共形象,並為他們提供相關課程。然後我們再幫他們進入直播、推廣和電商行業。”她表示。(編譯/韓超)

編輯︰
數字報

“網紅”熱席卷中國︰業內競爭激烈 多數人收入微薄

中國經濟網2017-12-23 13:34:51

西媒稱,擁有逾7.5億網民的中國網絡空間,正在經歷一場網絡直播軟件爆發帶來的大規模革命。無數企業開發出了類似于“潛望鏡”視頻直播網站或臉書直播的服務。主播們在這里主要進行大膽的實時展示。

資料圖片︰網絡主播燕子在自己的房間內上線直播(2015年4月28日攝)。新華社記者 劉大偉 攝

據西班牙《國家報》12月19日報道,目前,中國有約300個直播平台,用戶近2.5億。約600萬人的日常生活在這些平台上實時展示,從孩子做作業到老人打麻將,從軍人訓練到“吃貨”做飯和吃飯……應有盡有。前不久不慎墜樓身亡的極限運動愛好者吳永寧就曾是直播平台上的明星,擁有大批粉絲。

報道稱,吳永寧的悲劇再次引發了針對“網紅”現象的討論。當地一些媒體通過吳永寧事件對這些直播平台口誅筆伐,認為如果吳不是在這些網站上這麼受歡迎,也許就不會發生這起悲劇,這些極限運動愛好者的“粉絲”們一步步將他們推向了“玩命”直播。

不過,這些媒體沒有提到的是,隨著數以萬計的粉絲蜂擁而至,這些“網紅”也在憑借自己的視頻賺著上千歐元。毫無疑問,直播已經成為了一門非常有利可圖的行當。

根據相關機構公布的數據,2016年中國“網紅經濟”總額達到528億元人民幣。易觀國際預測,2018年這一數字或將達到1000億元人民幣。有的“網紅”收入甚至比一些大牌電影明星還要高。

報道稱,“網紅”的工作看上去並不太難。很多“網紅”在直播中只是聊聊自己的生活,再打打廣告。他們的收入主要來自三個渠道︰自營商品的利潤、為其他品牌做廣告的收益以及“粉絲”饋贈的可以換成真金白銀的“虛擬禮物”。

一位不願透露真實姓名的“網紅”小美展示了她的直播生活。這個出生在山西、目前居住在上海的女孩通過在斗魚、YY直播和美拍等平台的直播每月收入在2.5萬元人民幣(約合3300歐元)左右,這是上海平均月工資的數倍。而小美對這個數字並不滿意,她的目標是月收入能達到1萬歐元。“我從1年半前開始從事這個行業,當時我的一些小姐妹已經嘗試過,她們告訴我這行來錢快。就這樣,我開始了做美妝直播。”小美告訴西媒。

報道稱,不過,也並不是所有“網紅”都能獲得成功,業內的競爭非常激烈,而為了進入這個圈子需要花費的投入也越來越高。另一位不遠透露姓名的“網紅”美玲對記者說︰“這行中有很多黑幕。最起碼的是‘買粉’,也就是所謂‘僵尸粉’。此外,如果簽約經紀公司,很可能會被要求去做整形手術來使自己變得更有吸引力。”據報道,有10%的“網紅”承認自己的臉做過“微調”,從而能以更好的形象在網絡上示人。“我認識有在整形手術中花費超過10萬元的人。變得更性感對于吸引粉絲,尤其是男粉絲至關重要。”美玲說。

“網紅”經濟的蓬勃發展甚至催生了一些專門打造網絡空間明星的公司。“從業務量上看,一些網絡明星甚至已經超過了傳統明星。”網紅孵化器Tophot創始人陳譽瑾在接受英國廣播公司采訪時表示。“我們是一個致力于幫助我們認為有潛力的普通人,尤其是年輕女性成名的平台。我們幫他們打造一個公共形象,並為他們提供相關課程。然後我們再幫他們進入直播、推廣和電商行業。”她表示。(編譯/韓超)

編輯︰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