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套路貸”的套路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 發表時間︰2017-09-13 11:22

  資料圖

“套路貸”是一種新型的詐騙模式,是利用合法形式掩蓋非法目的的典型。形式上采取一些合法手段,也會制造銀行流水的痕跡,目的是提供證據,利用司法途徑,侵佔被害人財產

法治周末記者汲東野

“借款5000元,卻損失一套價值近200萬元的房子。”

“借款30萬元,兩月變百萬元。”

“借款1400萬元,卻被索要欠款過億元。”

近半年來,一種被稱為“套路貸”的犯罪形式被反復曝光,逐漸浮出水面。受害人,輕者,被“套”走房產、錢財;重者,價值過億的礦產、樓盤都在不斷的“套路”中被放貸人佔有、抵押、變賣。

“這些受害人怎麼都缺乏常識,會上當跌入這樣的陷阱?為什麼會簽這麼多虛高借款合同?”在北京工作的白領于杰(化名)感嘆道。

“套路貸”是一種概括形象的說法,簡單來說,是以民間借貸為名,行詐騙之實。

多數借款人(受害人)自選擇民間借貸開始,就跌入了一個精心設計的“連環局”。對于疏于防範的借款人來說,此後的發展就身不由己了。放貸人會使用簽訂陰陽合同、‘偽造’銀行流水、“平賬”等手段,將節節攀升的“虛高借款數額不斷合法化。

最終在放貸人的暴力討債,或虛假訴訟的壓力下,借款人或抵押房屋,或傾家蕩產。有些當事人及其家人受不了其帶來的精神折磨,因此患上抑郁癥等精神疾病,還有的人自殺了。“司法”有時反而成了放貸人實施詐騙的工具。

中國政法大學刑法研究所所長阮齊林教授對法治周末記者說,一般來說,放“高利貸”的人多是“黑白兩道通吃”,做“套路貸”的很可能也是如此。他們除了需要借助“威脅恐嚇討債”的手段,有時還需要進行合同“公正”,對受害人提起虛假訴訟等。

8月28日,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舉行新聞發布會,通報了上海法院四起涉“套路貸”犯罪案件的審判情況,共涉及詐騙罪、敲詐勒索罪、非法拘禁罪三個罪名。

北京市威宇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滕立章律師認為,上海高院的案例對于當前泛濫的“套路貸”會有一定的抑制作用,但是單純靠刑事打擊難以真正規範貸款行業,還需要包括行業監管機構在內的多方共同努力。

虛高合同&走流水

“您好,請問您需要貸款嗎?”生活中,一些人常接到此類主動提供貸款服務的電話。或許,這些電話除了來自于中介公司和正規小額貸款公司外,電話的背後或許也有“套路貸”的犯罪團伙。“套路貸”的陷阱就在我們身邊。

在上海高院公布的案例中,家住上海市的杭飛(化名)就是從看到微信朋友圈中的一條信息開始,掉入“套路貸”的陷阱。原本只想借款3000元,僅一年後,杭飛被詐騙團伙賣掉一套價值194萬元的房子來還欠款。

2015年1月中旬,時年17歲的杭飛在朋友圈看到一條消息︰“16歲以上未成年人只要憑一張身份證,即可在當天拿到3000-5000元的放貸,因為你是未成年人,無需還貸,無需負法律責任。”出于貪小便宜的心態,杭飛加了對方微信。

當月24日,一家餛飩店里,杭飛見到了放貸的傅某、郝某等人,在他們的誘騙下,小杭借款4萬元。而後,杭飛通過王某、唐某認識了瞿某。經過商談,決定由瞿某作為資方向杭飛放貸4萬元。

第二天,瞿某和唐某通過銀行給杭飛打款16萬元,但是實際上,杭飛拿到手的僅僅只有5000元。

杭飛又按照瞿某的要求,當場從16萬中取了12萬元現金還給了瞿某,剩下的4萬元交給了傅某等人。傅某、郝某、朱某等人現場瓜分了其中的3.5萬元作為中介費。杭飛實際僅拿了5000元。

其實,這個過程,就是瞿某等人“空放”高利貸16萬元給杭飛。“空放”,簡單來說就是無抵押、無擔保的貸款,也就是高利貸。一位從事“空放”3年的網友介紹,“空放”最重要的就是看有沒有房子。

而打款給杭飛賬戶16萬元,這一舉措正是“套路貸”中所謂的“走賬”,為日後他們的追債留下銀行流水的“證據”。

此時,涉世未深的杭飛始終認為自己是未成年人,拿到的5000元不用負法律責任。

借款之後的半年,杭飛過得風平浪靜,也沒有人來催促他還款,杭飛也只當佔到了點便宜,沒把房子的事放在心上。直到他剛剛過完18歲生日的幾天,瞿某等人打著要債的旗號再次出現。

瞿某告訴杭飛,他所借的16萬元經過這幾個月,“利滾利”已達90萬元,逼迫杭飛還款。

直到此時,“套路貸”的詐騙形式已經形成,不過這僅僅是初級的“套路貸”。

法治周末記者采訪了解到,至少在5年前,這種詐騙形式就已經存在。放貸人通過以“貸款利息”“違約金”“保證金”等各種名目騙取被害人簽訂“虛高借款合同”“陰陽合同”等,並制造銀行流水。此後,放貸人可以憑借合同、流水等證據去法院、公安處提起訴訟或報案。

而簽訂“虛高合同”的事情也較為常見。百度貼吧“上海空放吧”中,一位網友氣憤吐槽,借款5000元打6萬的“條子”(借條),本說好一個月2000元的利息,沒幾天就被索要6萬元欠款。帖子後,亦有兩位網友跟帖,也遇到此類事情。

滕立章律師告訴法治周末記者,目前“套路貸”的一些常用手段,如虛增借款本金等等,一直是一些不規範民間放貸機構的“常規做法”,其目的就是為了規避法律對于借款利息的限制,因為按照法律規定,超過法定的高額利息部分不受法律保護,所以,為了“看似合法”地收取高額利息,這些人就虛構借款本金,通過銀行流水的方式提供高額本金,之後要求借款人馬上返還部分本金。

索債&吞下房產

杭飛的借款從5000元驟然增至90萬元,對仍在讀書的他來說,是晴天霹靂,他束手無策。此時,瞿某等人給杭飛提供了兩個選擇︰一是拉到外面打一頓,回家跪在父母面前讓父母還錢;二是瞿某幫杭飛以名下房產抵押貸款,一部分歸還欠款,一部分由瞿某幫杭飛放貸賺利息贖房,這樣並不會影響杭飛的房產所有權。

在瞿某等人的哄騙下,杭飛選擇了第二條路。詐騙團伙的真實目的也漸漸浮出水面。

當月下旬,瞿某和應某到杭飛的居住地,找鎖匠,並誘騙杭飛從家中偷出房產證,交予瞿某。瞿某等人在為杭飛的房子做房產抵押操作不成的情況下,進一步誘騙杭飛將房產賣給馬某(另案處理),與馬某約定160萬元房價(後經評估價值為194萬元),並于8月28日,瞿某和應某帶杭飛去簽訂房屋買賣合同。10月21日,他將房產過戶給馬某。

據杭飛稱,瞿某全程不讓其看合同內容,就讓其簽字。其間,杭飛所得158萬元房款除支付中介費、稅費外,均取現、轉賬給了瞿某。

在完成了上述所有的“套路”之後,瞿某試圖讓這筆所謂的“90萬元借貸”有據可依。于是,瞿某先後于2015年8月下旬、10月中旬轉賬22萬元、42萬元給杭飛進行資金走賬,以此對應其讓小杭寫的90萬元借條,之後杭飛又將其全部取現交還給瞿某。

杭飛就這樣還清了所謂“欠款”。時至此時他仍然蒙在鼓里。

直到2016年2月,馬某以180余萬元的價格將房產轉賣給了楊某,當楊某要求入住時,杭飛及其家人才發現瞿某當時歸還的房產證是假的,而這一個精心設計的“套路”,讓杭飛一家失去了一套房子。

檢察機關認為,犯罪嫌疑人瞿某、應某、唐某相互結伙或結伙他人,以非法佔有為目的,詐騙他人財物,其行為均已觸犯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條、第二十五條第一款,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以詐騙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最終,上海市寶山區法院判決瞿某等人犯詐騙罪,判處四年至十三年不等有期徒刑,並處相應罰金,並責令被告人退賠被害人杭某經濟損失。

相較于此次上海高院公布的其他案例,杭飛所遭遇的“索債”手段已是較為溫和了。“套路貸”犯罪行為人在索債時往往會不擇手段,例如滋擾借款人及其親屬的正常生活、利用之前制造的所謂證據提起民事訴訟,向法院提起所謂的“合法債權”,最後通過勝訴判決來侵佔借款人及其親屬的財產。

記者查詢裁判文書網,犯罪行為人訴被害人“民間借貸糾紛案”並不鮮見,多例案件犯罪行為人均勝訴。

“套路貸”五大特征

上海高院根據今年來影響較大的“套路貸”犯罪案件,總結出“套路貸”犯罪的五大基本特征︰

一是制造民間借貸假象。這些被告人對外以“小額貸款公司”名義招攬生意,與被害人簽訂借款合同,制造民間借貸假象,並以“違約金”“保證金”等各種名目騙取被害人簽訂“虛高借款合同”“陰陽合同”及房產抵押合同等明顯不利于被害人的合同。

二是制造銀行流水痕跡,刻意造成被害人已經取得合同所借全部款項的假象。

三是單方面肆意認定被害人違約,並要求被害人立即償還“虛高借款”。

四是惡意壘高借款金額。在被害人無力支付的情況下,被告人介紹其他假冒的“小額貸款公司”或個人,或者“扮演”其他公司與被害人簽訂新的“虛高借款合同”予以“平賬”,進一步壘高借款金額。

五是軟硬兼施“索債”,或者提起虛假訴訟,通過勝訴判決實現侵佔被害人或其近親屬財產的目的。

北京大是律師事務所主任徐衛平律師對法治周末記者說,“套路貸”是一種新型的詐騙模式,是利用合法形式掩蓋非法目的的典型。

北京師範大學中國刑法研究所副所長彭新林對法治周末記者說,“套路貸”的實質就是詐騙,犯罪手段是一環扣一環,通常涉及多起案件,采取隱瞞真相、虛構事實的手段,以非法佔有財產為目的,騙取被害人的財物。形式上采取一些合法手段,也會制造銀行流水的痕跡,目的是提供證據,利用司法途徑,侵佔被害人財產。

“這屬于有組織有策劃的嚴密犯罪的範疇,更應該嚴厲打擊。其犯罪手法較具有迷惑性,使被害人產生錯誤認識,案件的隱蔽性比較強,犯罪的潛伏期長,有嚴重的社會危害性,不止侵犯受害人財產權益,威脅人身安全,還會誘發其他犯罪,比如導致被害人自殺等。”彭新林說。

編輯︰
對《“套路貸”的套路》表態
對《“套路貸”的套路》發表評論

滾動新聞

中國經濟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