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票務市場激斗︰BAT入局洗牌 格瓦拉日漸邊緣化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吳怡 發表時間︰2017-09-12 11:34

傳了兩個多月的“貓眼微影合並”消息,如今在各方的證實之下,似乎已經成了進行中公開的秘密。

日前光線集團內部的股權受讓,也被認為是在為貓眼微影的合並做準備。投資完成後,光線傳媒持有貓眼文化30.11%的股權,光線控股則持有貓眼文化47.02%的股權。而光線控股是光線傳媒的控股股東,外界猜測此番股權受讓意在加強光線傳媒對于合並後貓眼的掌控權。

業內人士告訴時代周報記者,微影時代和貓眼的合並將打破在線票務行業三足鼎立的局面,貓眼電影將娛票兒和格瓦拉收入囊中,市場份額提升至50%,還獲得了微信和QQ在線的入口支持,與淘票票形成兩強對抗局面。

這意味著格瓦拉又被轉手了。從2015年底被收歸微影時代麾下,到如今即將面臨被並入貓眼,格瓦拉再一次被強行融入新的家。

從成立後到票務領域黑馬,格瓦拉一度成為上海市場的霸主,而隨著BAT以及其他資本進入,美團系的貓眼、騰訊支持的微影時代以及阿里系的淘票票等逐漸崛起,格瓦拉已日漸邊緣化。

那些白手起家的日子

日前,有消息稱中國電影資料館出現了系統無法出票、票款無法結賬等問題。9月10日,中國電影資料館的工作人員回復稱,目前格瓦拉正在做內部調整,所以網絡售票出現了問題,暫時只能線下售票。

格瓦拉進行內部調整,似乎也與當前貓眼微影合並這個節點契合。據悉,中國電影資料館目前正在與淘票票洽談合作,或許可能會放棄與格瓦拉的線上票務合作。

作為一個深耕社區運營的票務平台,與電影資料館、北京電影節和上海電影節等各類小型電影藝術展合作曾是格瓦拉的一大賣點,如今它的優勢在逐漸喪失。

那一年,貓眼電影、微票兒、格瓦拉分別以26.73%、15.8%、12.17%佔據電影在線票務市場前三位。對于格瓦拉來說,這個數字來之不易。

成立于2008年的格瓦拉(全稱“上海格瓦商務信息咨詢有限公司”),是最早經營票務代理服務的一批“革命家”。

“我們代表一種革命的精神。”格瓦拉這樣介紹自己。“格瓦拉”這個名字也是起源于古巴革命家切•格瓦拉,創始人劉勇以自己的偶像命名,寄托了英雄主義和理想主義的情懷。

在那個互聯網票務平台還沒有形成寡頭競爭的時期,行業發展尚未成熟,但也意味著有更多機會,格瓦拉靠著一拳一腳打天下。

“真正成就格瓦拉的是上海電影節,靠著把上海電影節的票務市場做起來,格瓦拉把上海整個電影市場佔領了。”一位前格瓦拉員工對時代周報記者講道。

2010年,格瓦拉首次參與上海國際電影節售票,然而臨售前一周,格瓦拉才知道與組委合作的票都是指定的座位。開票當天因為人流太多,系統崩潰刷不出票,影迷們開始躁動。為了把票送到影迷手中,格瓦拉采取了人肉快遞的方式。

也正是這樣的誠意,促使了格瓦拉此後成為了上海國際電影節官方指定的售票渠道。2012年上海電影節開幕前夕,通過格瓦拉售出的電影票已近3萬張,超過了其他幾家指定票務網站。然而,當時格瓦拉透露︰“賣票賺的差價,比起龐大的技術、人力成本尚有不及。”

“千團大戰”投靠微影

格瓦拉起步的階段,也是團購網站最瘋狂的時期。團購的故事始于2009年,那時各色各樣狂熱的創業者涌入。

2014年上半年國內網絡團購累計成交額雖然達到294.3億元,但團購網站數量已銳減至176家,相比于2011年最高峰時期的5058家,團購網站的存活率僅為3.5%。

短短的幾年里,團購網站經歷了資本涌入、千團大戰、IPO折戟、斷糧倒閉、抱團取暖等一系列過山車式的遭遇。

2012年團購的春風吹向了電影票務網站,彼時在線購票市場仍是一片藍海。當時的格瓦拉國內市場佔有率高達20%,上海市場佔有率甚至超過80%。然而,三年後,背靠美團的貓眼和背靠阿里的淘票票開始不斷壯大,而格瓦拉的市場份額也逐漸萎縮。

2014年,在這場互聯網慘烈的千團大戰走向尾聲之際,互聯網BAT三大巨頭入局。格瓦拉深知,如果不尋找巨頭依靠,將會變得孤立無援。最終,格瓦拉還是錯過了被BAT收購的機會。

據前員工向時代周報記者透露,當時百度與阿里都有過收購格瓦拉的意圖,但最後都沒談成。“最後被微影收購,是因為萬達把關鍵融資給了微影。”

2015年11月,微影時代對外宣布完成C輪15億元人民幣融資,本輪領投方為北京文資華夏影視基金,有多家參投方,原始股東騰訊、萬達、引力跟投。一個月後,微影時代正式宣布與格瓦拉合並,合並後市場份額超過了貓眼,成為了當時最大的在線票務平台。

微影的內部人士告訴時代周報記者,合並之後微影旗下的微票兒和格瓦拉雙品牌並行,兩方的團隊保持相對獨立的運營,資源共享。

然而,微影又把格瓦拉許配給了新東家貓眼。

“走到今天是注定的”

這個火種日後並沒有燃起熊熊烈火,反而日漸衰微,甚至快要熄滅。對于格瓦拉,大概人們說得最多一句話是,好可惜。

近日,有消息稱微影和貓眼的談判已進入尾聲,其中微影可能裁掉1000人左右,由原先的1500人縮減為500多人,被裁掉的大部分是原格瓦拉的人馬。

但據前員工透露,事實上第一次格瓦拉跟微影合並的時候,中層以上的管理人員基本都走了,而且萬達融資給微影的時候,就有核心團隊直接去微影了。

格瓦拉的創始人劉勇和張學靜也已經重新創業,新公司上海幻想力學文化傳播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7月。

如今即將合並之際,一手創辦起微影時代的林寧,也被迫推到了當時劉勇所面臨的兩難。面對媒體采訪時,他談及創業的感觸︰“快有快的好處,目標簡單;慢也有慢的好處,你對產業的理解會更深刻。”

這個“當局者”似乎還不太想透,為什麼微影會陷入如今這個被動的局面。他一直在尋找一個平衡點,如何穩打穩扎做好一家公司,又不至于被競爭對手甩到後面。

也許慢慢做一家公司並沒有錯,只是這個行業走得太快了。

微影把格瓦拉收入囊中之後,開始了泛娛樂的布局。2016年9月,微影時代宣布將電影投資、制作、IP開發以及發行業務等,對應分拆為娛躍影業、娛躍發行,另外旗下在線電影票務平台“微票兒”升級為泛娛樂票務平台“娛票兒”。

這一年在線票務平台掀起了一場猛烈的燒錢票補大戰,有人戲稱“除了拼爹,更要拼家產”。

如今,江湖霸主的位子早已換了幾輪。易觀發布的報告顯示,今年暑期檔淘票票以30.94%的市場份額排名第一,貓眼電影和娛票兒分別以29.72%和21.84%緊隨其後,百度糯米9.71%排行第四,格瓦拉的市場份額已經滑出前四。

相比于貓眼背後站在光線傳媒,淘票票則背靠阿里,相對來說比較弱勢的是微影。微影並沒有真正核心的資源,騰訊給予的流量和資金支持也有限,最大的便利是社交媒體上的接口,但合作時間也快到期了。此前,林寧一度極力否認貓眼與微影的合並,如今局勢似乎反轉得有些快。

而在線票務的市場實際上已經看到了天花板,即使是中國電影票房到達600億元,單靠3塊錢的服務費,這個市場份額也就只有不到50億元左右,頂多只能容納2-3家公司,巨頭們已經在努力轉型往上游產業鏈發展。

伴隨著這場在線票務平台爭奪大戰塵埃落定的,還有那些排在長尾上的小平台,如時光網、豆瓣電影以及格瓦拉等,它們日漸式微。

依然有網友在懷念格瓦拉那張橙色的硬卡票紙。

編輯︰
對《在線票務市場激斗︰BAT入局洗牌 格瓦拉日漸邊緣化》表態
對《在線票務市場激斗︰BAT入局洗牌 格瓦拉日漸邊緣化》發表評論

滾動新聞

中國經濟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