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額令”形同虛設 多平台“頂風作案”發大標

來源:人民網 作者︰ 發表時間︰2017-09-04 09:16

距離最後期限還有一段時間,部分平台可能覺得在這期間超額發標,性質並不算嚴重。從公開的媒體報道來看,目前還沒有哪家平台因為超額發標被罰。

頂風作案!

近日,有5家P2P平台因突破借款余額上限而遭國家互聯網金融安全技術專家委員會點名。其實,如今在借款余額上限方面違規的又何止這5家平台。

至今,“限額令”已出台一年有余,為何依舊有那麼多網貸平台要冒險?

“這一年來,監管機構針對網貸行業發布了各種管理規定和禁令,而個人認為其中最嚴厲的一條就是‘限額令’。”一位業內人士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采訪時指出,“無論是資金存管的要求,還是信息披露的規定,對于仍舊想在網貸行業干下去的平台來說是可以努力去達成的目標。但借款余額上限對很多平台而言是關系生死存亡的一條,無法成功轉型的話,那就只能退出網貸行業。”

僥幸心理作祟

國家互聯網金融風險分析技術平台巡查發現,部分網貸平台未嚴格控制同一借款人在同一網貸平台的借款余額上限。

根據披露,“首金網”旗下部分“匯金保”項目、“米缸金融”旗下部分“六月米缸”、“年年米缸”項目、“微金在線”旗下部分“微•房貸”項目、“新富金融”旗下部分“企業貸”項目、“錢生花”旗下部分“經營周轉貸”項目等涉嫌突破借款余額上限。

2016年8月24日,中國銀監會等四部門聯合頒發《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業務活動管理暫行辦法》(下稱《暫行辦法》)第十七條規定︰同一自然人在同一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平台的借款余額上限不超過20萬元;同一法人或其他組織在同一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平台的借款余額上限不超過100萬元;同一自然人在不同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平台借款總余額不超過100萬元;同一法人或其他組織在不同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平台借款總余額不超過500萬元。

然而,違規突破借貸余額上限的又豈止這5家網貸平台而已。博金貸、旺財谷、鑫合匯、中融寶、銅掌櫃等眾多平台上的大額標的並不鮮見。

“如果仔細甄別的話,業內還在發大額標的平台估計少說都有幾十家,尤其是一些中小型網貸平台。”上述業內人士指出,“其中一些平台的大額標可能不排除有存量標的因素,但是多數還是在《暫行辦法》出台後發的新標。對一部分網貸平台來說,因為目前整個行業仍處于整改期,因此抱著僥幸心理想在這個期限內多賺一點;還有一些平台的話應該是明知自己無法最終完成備案登記,想在清盤或跑路前能做多少是多少。”

紫馬財行CEO唐學慶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采訪時也表示,這些平台很可能是出于僥幸心理。“網貸管理暫行辦法雖然規定了不合規平台的整改期為12個月,但這個期限並不是從暫行辦法出台之日計起,而是以平台收到地方金融監管部門之日算起。另外,為了保障整改質量,針對互聯網金融的專項整改工作已延期至明年6月。距離最後期限還有一段時間,部分平台可能覺得在這期間超額發標,性質並不算嚴重。從公開的媒體報道來看,目前還沒有哪家平台因為超額發標被罰”。

另外,唐學慶稱,這其中也有出于無奈的。部分平台在發展中長期主打大標模式,形成路徑依賴,在小額分散的借款領域可能並不擅長,一時之間找不到方向,所以權且延續原來的業務模式。

個人征信難題

無疑,網貸平台想要告別大額標的確實很難。

不久前,網貸行業首創大額標的平台——紅嶺創投宣布三年後清盤。紅嶺創投創始人周世平說起對于選擇清盤網貸業務的原因中,很重要的一條就是大額標的模式難以為繼,而轉型難度巨大。

在唐學慶看來,難點至少存在三個︰“一是,借款人在單一平台的借款余額,是很容易掌握的,但要掌握其在不同P2P平台上的借款余額總額,就需要實現各平台間數據的共享,但這一工作遠沒有完成。二是,部分平台可能會想方設法以金融創新的形式突破借款余額限制,這也會加大整改的難度。三是,主打大標模式的平台,借貸風險會比較集中,而且它們的業務規模往往發展得也很大,船大難掉頭,轉型不容易,一旦整改失措,可能引發社會問題和金融風險。”

其實,在金交所產品以及校園貸等監管禁令出台以來,不少網貸平台陷入了“資產荒”中。以往,各家平台都會積極拓展市場、尋找投資資金,如今資金倒是不缺了,但是好的項目卻很難找。

上述業內人士坦言,如今很多大的網貸平台也都只是在做通道業務,投資項目的對接以及審核都是外包給專門的資產公司。但是即使這樣,好的項目依舊很難找。

據該業內人士介紹,目前網貸平台陷入兩難︰為控制風險,網貸平台往往會要求融資方或資產公司提供保本保息,然後才願意把項目放在平台上發布進行融資。但目前很多融資方並不能滿足這樣的要求,尤其是在借款利率比較高的情況下。“而能滿足網貸平台保本保息需求的融資方往往是以企業為主的大額融資,但這明顯又不符合監管對網貸平台借貸余額上限的規定。所以,這也就是為什麼現在很多平台上會出現拆標現象的原因”。

與此同時,監管對于網貸平台的“限額令”讓個人征信共享問題凸顯,目前在這一點上存在客觀的技術難點。“對借款人在不同平台借款余額的總額進行統計,肯定需要對不同平台的數據有充分的掌握,這是前提條件。既然各平台的數據目前仍無法做到共享,那對單個借款人在不同平台上的借款余額的統計工作可以說很難實現。”唐學慶表示。

但在監管對網貸小額且風險分散的定位之下,網貸小額化目前成為整個行業的發展趨勢。2015年,網貸行業人均借款金額為17萬元;2016年8月人均借款為14萬元,2017年上半年,網貸人均借款金額下降到10.7萬元,降幅超過76%。從數據表現上看,行業的人均借款金額整體符合個人、企業相對應的20萬元和100萬元的規定。

編輯︰
對《“限額令”形同虛設 多平台“頂風作案”發大標》表態
對《“限額令”形同虛設 多平台“頂風作案”發大標》發表評論

滾動新聞

人民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