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潤改善息差企穩不良雙降 四大行開始觸底反彈?

來源:騰訊財經 作者︰周純 發表時間︰2017-09-01 12:07

在經歷了連續多個季度的利潤收窄、不良“雙升”的業績低迷期之後,中國的四大行迎來了難得的喘息期。在外部經濟環境大幅度改善的背景下,銀行的一些主要經營指標開始趨穩回暖。

中國工商銀行董事長易會滿甚至評價2017年中期業績,“是這四年以來比較靚麗的一個半年報”。

然而,由于中間業務收入的明顯減少,以及息差同比收窄,造成的營業收入下滑態勢,成為四大行共同面臨的問題。不良率雖然有明顯下降趨勢,但資產質量仍然承壓。盡管管理層都表現出信心滿滿,但四大行的業績“觸底反彈之旅”,似乎才剛剛開始。

營收下降 淨利潤增速回升

利潤改善息差企穩不良雙降 四大行開始觸底反彈?

與2016年全年淨利潤增速降至2%以內,甚至首次出現負增長相比,2017年上半年,四大行的淨利潤增速均出現不同程度的回升,其中增速最快的建行達到3.81%。

易會滿在業績報告會上提到,利潤改善的原因之一,是外部的經濟環境在大幅度的改善,“經濟決定金融”。

中國農業銀行行長趙歡則歸納了利潤回暖的四個原因︰業務平穩增長;息差穩定;成本控制良好;風險控制,不良“雙降”。

與淨利潤增速集體回暖不同的是,四大行上半年的營收情況出現分化︰中國銀行、中國建設銀行的營業收入出現同比下降,工商銀行微增1.3%,農業銀行營收增速6.4%,居于領先地位。

據騰訊財經觀察,營收出現下降的原因,在于非利息收入的大幅減少。這在股份制商業銀行上半年的業績中表現尤為明顯,12家全國股份制商業銀行中,除了華夏銀行等少數幾家銀行之外,其余股份行的營業收入全部出現下降。

息差回升 非息收入大幅減少

利潤改善息差企穩不良雙降 四大行開始觸底反彈?

銀行的營業收入主要由利息淨收入和非利息收入兩部分組成,而淨息差是決定利息淨收入的最重要因素。

值得注意的是,雖然四大行的淨息差同比都呈下降趨勢,但環比數據已經開始出現回升。

趙歡介紹稱,農行上半年淨息差為2.24%,在可比同業里屬于最高水平,二季度的淨息差環比上升了4個BP,息差的優勢在上半年有所擴大。

工行行長谷澍也提到,工行的淨息差在二季度環比上升了4個BP,主要原因在于此前央行連續五次降息的利率重定價已經基本完成,這對于淨息差的穩定是正向影響。

中行一季度的淨息差環比2016年第四季度上升了3個基點,二季度環比一季度上升了8個基點。中行副行長張青松介紹稱,對于擁有19萬億資產的中行來說,淨息差1個基點的改善,轉化成利息收入,將近20億元。

對于下半年淨息差的預測,四大行管理層都比較樂觀,認為全年息差將呈現穩定向好的趨勢。

但非利息收入這一塊顯然就沒有這麼樂觀。據騰訊財經梳理,上半年除了農行之外,其余三大行的非利息收入同比都在減少,幅度最大的為中行,降幅達22.28%。

中行在財報中解釋稱,主要是2016年上半年該行出售南洋商業銀行有限公司,並相應確認了投資處置收益,導致其他非利息收入同比減少252.03億元,下降42.57%。

中報顯示,工行上半年手續費及佣金淨收入766.70億元,同比減少50.45億元,下降6.2%,主要是降費讓利的同時,受債券和資本市場波動、保險產品監管規範、營改增實施等多重因素影響,代銷基金及保險、投融資顧問、債券發行與承銷、對公理財、資產托管等業務收入減少。

建行的非利息收入下降,主要也是由于保費等其他非利息收入下降。相反,農行由于子公司農銀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保費收入增加,其他業務收入為193.15 億元,同比增加 103.31 億元。

資產質量改善 不良率企穩下降

利潤改善息差企穩不良雙降 四大行開始觸底反彈?

與前幾年的不良貸款余額、不良貸款率連續“雙升”相比,2017年上半年四大行的不良率均出現下降,不良貸款的余額增速也在明顯降低,其中,農行的不良還出現“雙降”。

據易會滿介紹,今年上半年工行的不良貸款率比年初下降5個BP,逾期貸款率下降42BP,剪刀差下降32BP,後兩者都是不良貸款的後備軍,他認為,這些指標的改善,會減少今後工行不良貸款劣變的壓力。

中行首席風險官潘岳漢也提到,上半年中行不良貸款率為1.38%,較年初下降了8個基點;關注類貸款率為2.77%,比年初下降了34個基點;逾期貸款率為1.97%,比年初下降了18個基點,上半年中行累計化解不良資產735億元。

除了不良貸款,農行的逾期貸款和關注貸款也出現了“雙降”,此外,上半年農行的貸款減值準備余額4153億元,比年初增加了150億元,撥備覆蓋率182%,比年初上升了8.4個百分點,繼續領先可比同業。

雖然2017年中期取得了較好的成績,但對于未來銀行資產質量的管控,銀行管理層認為壓力仍然存在。

潘岳漢認為,從國際來看,全球經濟的復蘇還存在不確定性,市場的預期敏感多變;從國內來看,隨著供給側改革的深化,過剩產能行業加速出清,企業信用風險持續暴露,部分地區新發生不良的壓力仍然較大。

利率上浮 住房信貸調控成效明顯

銀行的個人住房信貸規模在2016年曾創下“天量”,據騰訊財經此前統計,2016年四大行新增個人住房信貸達到2.7萬億元,個人住房信貸余額超過12萬億元,四大行新增個人住房信貸佔全部新增個人貸款的比例,均在7成以上。

在2017年上半年國家密集出台房地產調控政策之後,上述趨勢得到明顯遏制。據騰訊財經粗略統計,上半年四大行新增個人住房貸款約在1.2萬億元左右。

其中,工行上半年個人住房貸款增加 3747億元,增長11.6%;農行增加2959 億元,增長11.6%;建行增加3405億元,增幅為9.50%,增速較上年同期放緩。

據易會滿介紹,在工行新增的個人住房貸款里,一二線城市和三四線城市的比例在1︰1左右,熱點城市的比重在逐漸下降,16個熱點城市中的新發放個人住房貸款佔比,比去年年底減少了13個百分點。

農行副行長王緯稱,上半年公司類的房地產貸款余額僅增長4.18%,遠低于全行平均貸款的增速和公司類貸款的增速;個人住房貸款增長11.6%,同比也回落了21.2個百分點,“回落的速度還是非常可觀的。”

他還提到,上半年個人住房貸款執行利率呈上升趨勢,二季度新發放的個人住房貸款加權平均利率環比一季度上升6個基點,平均加權利率上浮4.5%。目前在北京、江浙、廣東等地首套按揭貸款利率執行不低于基本利率,二套房的利率按照基本利率上浮1.1倍執行,部分熱點城市已經上浮到1.2倍。

至于下半年的房地產政策,王緯稱,開發貸會優先支持城市的棚戶區改造和安全區的普通商品房開發,審慎進入房地產泡沫明顯的地區,從嚴控制商業用房開發和金融性物業貸款,嚴謹發放政府土地籌備貸款。

在個人貸款方面,則把握好個人住房貸款的總量、結構和節奏,確保全行及重點城市貸款增量控制在央行額度範圍之內,優化投放的區域結構和客戶結構。

中行副行長任德奇則用“一線城市控,二線城市穩,三四線城市適度支持”,來概括中行當前的個人住房信貸策略。

編輯︰
對《利潤改善息差企穩不良雙降 四大行開始觸底反彈?》表態
對《利潤改善息差企穩不良雙降 四大行開始觸底反彈?》發表評論

滾動新聞

騰訊財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