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何事 讓這國家的人對中國人如此憤怒?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 發表時間︰2017-09-01 12:06

 

 

今天跟大家說一條可能國內討論還不太火熱、但很重要的新聞。新聞的主角是一艘中國船——“福遠漁冷999”,一艘長98米的中國冷藏運輸船。

沒听過?沒關系。最近,這艘漁船很受國際關注,甚至跟那艘發生撞船事故的美國軍艦差不多的關注度。

當地時間28日,這艘船在厄瓜多爾攤上了不小的事兒。包括船長在內的中國船員,被判處了1-4年不等的有期徒刑;罰款數額達到490萬美元;這艘船也被拍賣。

如果只是一起抓人判賠的案子,似乎也“沒什麼大不了”。但因為這艘船,在厄瓜多爾的很多地方,現在中國人連門都不敢出。你猜激進的當地人穿的衣服上印著什麼?

“Save a shark,eat a Chinese”。直譯的話,是“救一條鯊魚,吃一個中國人”。

沒錯,這艘船犯了眾怒——因為捕鯊。

 

案件

根據厄瓜多爾環境部的通報,這些船員被判刑罰款的原因,是在加拉帕戈斯海洋保護區內持有和運送受保護物種(鯊魚)等罪名。

加拉帕戈斯群島,聯合國首批世界自然遺產,被稱為“生物進化活博物館”。正是在這里,達爾文受到啟發,寫出了《物種起源》——而在這里被截獲的“福遠漁冷999”上,一共運載了300噸魚類,大部分是鯊魚(6623只,包括錘頭鯊、絲鯊、狐形長尾鯊和灰鯖鯊等品種),其中不乏禁捕的保護物種和幼鯊。

“福遠漁冷999”,也是迄今為止厄瓜多爾在保護區截獲的最大的違法漁船。後續的調查發現,這些鯊魚,是從兩艘台灣船只上收購的。

無論如何,在人類共有的珍貴保護區犯這麼大的事,可想而知會多招人記恨。

這幾天,中國駐厄瓜多爾大使館已經迎接了好幾波抗議。一位在厄首都基多工作的朋友跟我說,“出門都能感覺到當地人鄙夷的眼神”。而在事發地加拉帕戈斯群島,當地民眾舉行了大規模的游行,為鯊魚“守喪三天”。一款寫著“Save a shark,eat a Chinese”的T恤正在熱賣。

 

有位正在當地旅游的中國游客說,旅行社代理特地囑咐他低調行事,不要暴露自己中國人的身份。

至于媒體,從紐約時報到泰晤士報,到拉丁美洲各國媒體,再到專業環保媒體、動物保護組織,基本都沒放過這艘船,報道鋪天蓋地。鬧到這個地步,丟人是必然的。

這幾年,中國幫助厄瓜多爾修電站,築公路,援建醫院學校,參與抗震救災,兩國關系也一直都很友好密切。不夸張地說,上百億美元投資帶來的積極形象,卻很可能因為這一船鯊魚打水漂。

雖然目前調查結果表明,該運輸船是從別的船只上接收的鯊魚,並沒有在保護區進行捕撈活動,但接受和運輸 IUU(非法漁獲物)是坐實的,這也成為厄方定罪的主要依據。加上“中國漁船+保護區”的標簽太過抓人眼球,媒體迅速跟進是根本不用想的。

 

觀念

其實,這些年,中國漁船在海外被扣的事件並不鮮見。在傳統漁業強國、區域漁業組織和動物保護組織那里,中國遠洋漁船早就成為重點“照顧對象”。

原因很簡單︰如今的中國,擁有全球最大的遠洋捕撈船隊。截止2015年,中國的遠洋捕撈船達到2512艘,差不多是美國的十倍。中國的捕撈量則佔全球的18%,居世界第一;後三名的印尼、美國和俄羅斯加起來,跟我們差不多。

如此龐大的遠洋船隊,在創下捕撈記錄的同時,也帶來了不少麻煩。

僅就過去兩年,中國漁船與管轄國的糾紛事件層出不窮。除了最近這事兒,再隨便給島友舉幾個——今年6月,西非國家塞內加爾扣押了七艘涉嫌非法捕澇的中國拖網漁船;去年5月,南非海軍以涉嫌非法捕撈魷魚的罪名,扣留了3艘中國漁船;去年3月,中國拖網漁船“魯煙遠漁10號”被阿根廷海警擊沉……

在世界上很多漁場,中國遠洋漁船都是絕對主力,也是違規案件的多發國。如此規模的船隊和糾紛,原因則是多方面的。

 

首先,由于多年的過度捕撈,中國近海幾乎已經無魚可捕,為了解決漁民生計和國內水產需求,中國漁業不得不走向遠海。如今我們吃的所謂大連烤魷魚,大都來自阿根廷和智利,東海黃花魚則來自西非。

而借著近年來“走出去”戰略和海權意識的提升,中國遠洋漁業獲得了大量的政策支持和資金補貼,鋼價的低迷也使得造船變得很便宜;同時,地方政府追求政績焦急心態,更加劇了這一進程。近幾年,大量資金涌入了遠洋漁業,造成了相當嚴重的捕撈產能過剩。

突然壯大的遠洋漁業,泥沙俱下,部分從業人員文化程度不高,法制意識淡漠,違規捕魚成了行業潛規則,一些企業間甚至采用“聯保策略”來對抗監管︰一艘船被管轄國查扣,其他漁船會群起圍攻執法船,幫助查扣船只逃離——這也是為什麼中國漁船會被擊沉的原因。

 

更為要害的問題在于,我國的相關監管機構力量嚴重不足。據了解,直接管理遠洋捕撈的機構僅是農業部漁業局下屬的一個處,編制崗位甚至還沒有國際區域漁業組織的數目多,監管力量之薄弱可想而知。更何況,作業船只往往遠隔萬里,天高皇帝遠,更加有恃無恐。

結果就是,中國近年來因為漁業問題與多國產生糾紛,經由多國媒體渲染和方法,造成了非常惡劣的國際影響。而用以支持漁業走出去的扶持資金,非但沒有沒有起到提升產業層次作用,反倒成了很多漁企的主要利潤來源,甚至還滋生了一批騙取補貼“僵尸船”。

實際上,遠洋漁業只佔中國境外投資極小的份額,產值和從業人數與其他產業相比也並不算最大。可以說我們為了很小的收益,付出了巨大的經濟、環境和外交代價。有鑒于此,相關部門這幾年已經在削減漁業補貼,並加強對遠洋捕撈企業的普法教育和執法管理,但仍然任重而道遠。

而包括中國人在內的、東亞的一些飲食和消費習慣,則也助長了許多非法捕撈的行為。是的,你可以想到“魚翅”。

市場

由于國內反腐等因素,中國的魚翅消費量和進口量已經連續好幾年大幅下降。但此次事件,還是讓“魚翅”再度成為媒體關注的焦點。事實上,就以厄瓜多爾為例,過去三年,厄瓜多爾海警在海洋保護區、專屬經濟區和公海,一共查獲了17起非法鯊魚割鰭、魚翅出口和鯊魚捕撈案件。

這說明,魚翅貿易仍然還有相當大的市場,而這個市場只有一個,就是亞洲,特別是東亞的中日韓及港澳台地區。

長期以來,魚翅這種並無特殊營養的東西,被一些人奉為滋補佳品,口腹之欲帶來的不僅是奢靡消費,還有惡化的生態環境和不佳的國際形象。

其實本身,鯊魚被捕殺的主要問題不是魚翅買賣,而是兼捕漁獲物(Bycatch),即在捕撈其他經濟魚類時不小心順帶撈上來的,因為在大多數地區,鯊魚並非主要食用魚類。根據世界野生動物救援協會的數據,每年有5000到6000萬條鯊魚被捕殺,絕大多數都屬于這個類型。

然而高利潤的魚翅貿易,卻讓捕撈鯊魚有了另一層悲情意義,仿佛大量鯊魚被捕殺是為了取得魚翅,這實際上扭曲了問題的本義,將兼補漁獲物帶來的問題轉嫁到了魚翅消費上,這並無助于保護鯊魚物種。

 

但無論如何,魚翅消費還是助長了對鯊魚的捕撈,我們如果能夠克制一下自己的口腹之欲,少授人以柄,終歸還是好事。否則,也很難怪外界的指責。

上周,在墨西哥,中、墨、美三國召開了一場聯席會議,議題是“打擊非法捕撈和走私石首魚”。這種墨西哥加利福亞洲灣的瀕危物種,為啥瀕危呢?因為它的魚鰾在廣東和香港被封為珍貴補品,一只魚鰾價格高達上萬美元。豐厚的利潤,導致當地捕殺石首魚現象猖獗,同時這還間接導致另一種瀕危動物——小頭鼠海豚瀕臨滅絕。研究認為,捕殺石首魚的刺網,常常會誤傷鼠海豚,這是近年來鼠海豚數量驟減的重要原因。目前,這種海豚僅存30頭,極有可能在幾年內滅絕。

其實,鼠海豚的減少,原因也是多方面的;然而我國對石首魚鰾的熱捧,等于給人豎了一個靶子,將所有矛頭都招到了自己名下。如今,連中美戰略對話,都將石首魚保護列入了議題。

科學研究早已表明,魚鰾就是一堆蛋白質,石首魚鰾無非是個頭大點,跟別的魚鰾相比並無特別之處,然而卻被缺乏科學依據的“養生理論”炒作成天價補品。個別人的口腹之快,換來的是國際公憤。

名聲

有人表示,不僅是中國有這樣的行為,日本人也捕鯨,還有很多國家也違規捕魚,為什麼只盯著中國看?但是島叔想說,日本因為捕鯨在國際上聲名狼藉,中國為什麼要與這樣的國家看齊?

早在2004年,農業部就頒布了《遠洋漁業管理規定》,2016年又做了部分修改,對遠洋捕魚做出了規定;但是不少人就是沒這個意識。另一方面,相當一部分國人對此事漠不關心甚至辯解,進一步說明了我們在違規捕撈等問題上還不夠重視。

如今,中國不少產業都“走出去”,打造中國品牌。若是遠洋漁業這個問題上丟了臉、拉低了中國的國際形象,恐怕再修幾條高鐵也難找補回來。關鍵是,這真的相當不值得。

編輯︰
對《到底何事 讓這國家的人對中國人如此憤怒?》表態
對《到底何事 讓這國家的人對中國人如此憤怒?》發表評論

滾動新聞

中國經濟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