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品維權為何這麼難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隋永剛 胡曉玉 發表時間︰2017-09-01 11:51

近日,中央美院2017屆版畫系藝術家余安《烏合之眾》系列作品的維權事件受到業界的廣泛關注。在知識經濟時代背景下,藝術品展現出巨大的商業價值,但面對藝術作品受到侵權的現象,藝術家的維權也面臨不少的困難。有專家指出,藝術作品舉證困難,維權成本高及藝術家本身意識薄弱是導致作品侵權事件頻發的重要原因。

現象︰侵權猖獗 維權消極

《烏合之眾》系列作品是藝術家余安的畢業創作,將版畫作品配以大字報的形式呈現,受到了廣泛的關注。7月,余安偶然發現在上海的一個公益創作年展中,姜某創作的《空巢青年》與她的作品極為雷同,被當做優秀入圍作品在上海徐家匯地鐵站的三個大型廣告燈箱中展示。在活動網站上,抄襲作品也位于人氣排名的首位。

面對露骨的、影響較大的侵權行為,余安及時與主辦方溝通,將抄襲作品撤下,準備換上她的原作。回顧這一個多月的維權路卻很是不易。“我直接與抄襲者本人聯系過,他曾在微博發文道歉,後來又很快刪除。迫不得已我請了律師幫助。”余安向北京商報記者表示,由于藝術創意的特殊性,她感到藝術家權利在法律條文中的保護力度很弱,需要借助媒體和輿論的力量支持。余安此次維權的律師費可以說是通過“眾籌”的方式解決。“我與一個有影響力、專門曝光藝術抄襲行為的微信公號取得聯系,通過這個平台得到了支持。”

就國內藝術市場來看,人們對藝術品版權這一問題的認知幾乎是一片盲區。包括余安在內的多數藝術家,在侵權事件發生之前均不曾了解過法律文書;遇到侵權事件後,許多人甚至不會嘗試追索權利。余安表示,“我在央美讀書期間,每年听聞這種事絕不只一兩件,可以說是成堆的。周圍的朋友都已經習慣了,他們勸我不要和這種人計較,消極的態度源于大家時常遭遇這種問題”。

除了年輕藝術家,一些成熟知名藝術家面臨侵權問題也頗顯無奈。中國美術家協會副主席何家英曾在一次會議上表示︰“我曾經在一個拍賣行看到一件作品。這件作品與我創作的某一件作品很相像,達到以假亂真的地步,甚至我都鑒定不出。”侵權復制品大量存在,這也是何家英不願授權他人開發衍生品的重要原因。

成因︰認知盲點 舉證困難

為何藝術侵權事件頻頻上演?中國版權協會理事長閻曉宏表示,“行政部門執法打擊力度有待加強。如果不改善這一狀況,那麼藝術品侵權現象將很難得到有效遏制。”在法律界專家林子英看來,藝術作品版權糾紛案件往往存在著舉證難問題,包括沒有在作品上署真名,沒有對作品進行版權登記等。

通過律師了解了相關維權條文後,余安放棄了上法庭一告到底的最初想法,選擇了私下解決的方式。“由于沒有第一時間取證,到公證處公證,我能提供的有效證據是很有限的。就算告贏了,也無法獲得可觀的賠償。”就藝術性來說,余安的版畫作品重在報紙的插圖和排版形式,但以法律考量標準來看,抄襲版式並不算嚴重情節。判罰同樣會依據抄襲者的經濟狀況。“就算勝訴,最多只能獲得2萬元左右的賠償,還不及律師費多。真正打起官司來,我還要跑去上海當地,開庭、一審、二審,路費、食宿都是花銷。而且還不一定能告贏。”

經過這次維權,余安表示等事情徹底處理完後,會對作品進行版權登記,日後再有侵權事件發生時便于舉證。據北京商報記者了解,2016年北京市版權登記量有69萬余件,其中美術作品2萬余件,較以往同比增長了300%。這表明越來越多的藝術作品權利人認識到版權登記的作用,而美術作品登記量小也是事實。余安指出,雖然現在作品登記不收取費用,但是藝術品的登記也有相當的困難。“架上繪畫沒什麼問題,但是綜合材料的就比較麻煩。一些藝術門類和題材是受到限制,無法登記的。我看了一下,其實我能通過登記保護著作權的作品也不多。”由于藝術家缺乏足夠的時間精力和法律意識,懈于維權,再加上相關政策的不完善,使得藝術侵權事件有空可鑽,藝術家疲于維權。

未來︰多方合力 良性發展

隨著文化的發展,藝術市場的繁榮,藝術已經滲透到人們生活的方方面面。侵權現象不僅破壞了藝術原創的生態,也制約著藝術出版、衍生品開發等版權下游的延伸,阻礙了文化產業的良性發展。有業界人士指出,藝術品侵權行為在當今市場環境中生存空間巨大,版權保護和防偽並非朝夕之間即可見效,需要長期有效地堅持,這一路途注定遙遠和漫長。

在培育健康有序的藝術品市場問題上,閻曉宏強調,一是要轉變觀念,積極推動藝術界和社會公眾對藝術品的版權保護問題形成共識。二是要加強藝術品確權問題研究。三是要科學評估藝術品的價值,做到去偽存真,真中擇優。

北京市文史研究館館員、藝術家鄭山麓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采訪時表示,“藝術品侵權現象由來已久並且難以根絕。在當下的信息社會,人們有多種途徑接受創意。很多灰色地帶是無法用法律來解決的,侵權者也善用灰色的方法鑽空子。其實有些侵權者本身藝術水平也相當不錯,但可能就是為了盡快賺到錢,就將低劣的手法當做獲利捷徑;甚至也有名家抄襲學生的現象,使之變成自己藝術語言的行為。在這樣的背景下,需要有關部門加強法律建設、嚴格監管,還需要強調藝術創作者的自律,藝術家應當有基本的道德底線”。

經歷了此番維權經歷的余安在公開函中表示︰“事到如今,我覺得維權已經不是個人的事情了……應竭盡所能,爭取讓這個社會的侵權事件少一點,對知識、對藝術的尊重多一點。”

編輯︰
對《藝術品維權為何這麼難》表態
對《藝術品維權為何這麼難》發表評論

滾動新聞

中國經濟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