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幣收藏中的騙局︰錯版鈔里藏“貓兒膩”

來源:北京晚報 作者︰ 發表時間︰2017-08-23 11:57

近日,北京警方打掉一個錯版鈔詐騙團伙。團伙成員自制錯版人民幣,用五毛錢紙幣詐騙七八十歲的老人,涉案300多萬元。

錢幣收藏中的騙局,近年來盯上了老年人群體。四版小全、九九鈔王、錯版鈔……66歲的劉竹(化名)從2015年開始,在兩年多時間中,共花費100多萬元,購買了不同類型的錢幣進行收藏。而出售錢幣藏品的公司則稱,在購買一年半後藏品將被出售,並獲得不菲的收益。

劉竹花了多年的積蓄,將大筆的錢砸向了這家公司的錢幣藏品中。兩年多時間中,劉竹不斷地購買藏品,不斷地憧憬著出售後的所能得到的收益,但是,這一刻卻始終都未到來。

掉進陷阱

花完積蓄花拆遷款

劉竹的手機每隔幾分鐘便會響起一次,但是他的家人卻不讓他接听電話。

而當劉竹的妻子或是女兒接听電話後,電話中便默不作聲。“我跟我媽都接過這個電話,但是只要我們一接電話,對方就馬上掛斷電話。有一次,對方說話了,說‘我是賣保險的,有需要嗎’?”

其實,電話來自于一家文化公司,主要經營的是錢幣收藏品的銷售。

2015年7月,劉竹找到了女兒,準備向她借錢。“借20萬元,我問他干什麼用。他才告訴我,有一個要收藏的錢幣沒有錢購買。買了以後就可以湊齊一套,價值就更高了。”

這時,劉竹的女兒才知道他已經購買了許多錢幣藏品。任憑女兒和妻子怎麼問,劉竹並未交代出到底買了多少錢的藏品,一些連號的錢幣、沒有寫著“YUAN”字的百元錯版鈔……“像擠牙膏一樣,發現了就說說,一點兒一點兒地說,最後才拿出了收據,一共花了一百多萬元。”

四版小全、九九鈔王、錯版鈔……在66歲的劉竹看來,這些藏品猶如他的寶貝,不想被別人知道。“在一次聊天中,我跟父親說自己想換車,但是錢不夠。父親跟我說別著急換,過個一年半載,我給你換,想換奔馳換奔馳,想換寶馬換寶馬。當時我沒有想那麼多,沒有深究。”劉竹的女兒只有周末才回父母家,對于父親出現的異常,她並未太在意。

兩年多前,劉竹接到一個電話改變了他的人生。對方聲稱收藏品公司,有禮品要送給他,希望他來公司領取。在公司領取禮品的都是老年人,銷售人員也開始向他們介紹錢幣收藏品,並稱購買後可以在一段時間後得到不菲的收益。劉竹當場就花了83萬多元,其中一套錯版鈔的價格為39800元。

“很多都是市值幾百幾千,但是在這里都是翻了至少幾倍。”一輩子省吃儉用的劉竹開始心動,不斷地拿出畢生積蓄購買,甚至是父母老房的拆遷款。“真想不明白,他一下子就能花出去那麼多錢。省吃儉用一輩子,都給別人省了。”

管不住手

不信家人只信銷售

劉竹開始頻繁來到位于大望路附近的收藏品公司,在銷售人員的游說下,不斷地刷卡買,買,買。

銷售人員向劉竹承諾,一年半可以進行拍賣,而後便會獲得很高的利潤。購買之後,劉竹連藏品都沒有拿到。銷售人員告訴劉竹,這些東西拿到家之後,自己如果保管不當便不再值錢。最好存放在公司里,由專業人士進行代管。劉竹信了,拿著幾張收據回了家。

家里的矛盾也不斷出現,任憑家人如何解釋,他對這個投資深信不疑。“在我的心里,我覺著這個錢沒希望了。我也不想去因此刺激父親,他不提的話我也不提了,我就認了。”劉竹的女兒說,一直等到了一年半之後,一直也沒有拍賣的消息。

但是,幾天前,劉竹興沖沖地給女兒打去電話,告訴她這個事情有了眉目。“這家公司要給我辦一個拍賣會,我的東西有可能被賣出去。”劉竹說,但是需要5萬元去辦拍賣會,他自己已經沒有錢了,但遭到女兒拒絕。

在發現了他買藏品後,劉竹的工資卡便被女兒扣下,以管住他的手。“全家人一起給他做工作,告訴他這個是騙局。但是他相信別人,不相信家里人的話。”幾天前,劉竹的女兒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她便去銀行查查銀行賬戶,查詢後發現,卡里一下子少了7萬多元。“他把銀行卡掛失了,又重新辦了一張新的卡。花出去的這7萬多塊錢,有刷卡的,也有取現金的。”

當被女兒詢問錢的去處時,劉竹低著頭說,“又買了點兒唄。”因為這家公司的電話和短信就沒斷過,都告訴他又有新的藏品了,讓他趕緊來看看。這樣的誘惑,劉竹幾乎從沒有抵御過。

步步緊逼

一直砸錢不見回頭錢

劉竹與女兒交了實底兒,辦拍賣需要的不是5萬元,而是20萬元。“後來我是求著人家讓便宜點,人家說先交5萬元,剩下的他們墊付,等到錢幣拍賣後,再還給他們。”

在劉竹看來,銷售人員經常給他發短信打電話,自己不能總不理人家;如果一直不理對方,他們到時候也不理自己,拍賣就沒有辦法進行,自己投出去的一百多萬元就無法收回,更無法得到巨大的收益。

“我父親就想著,已經投入了那麼多,不能因為這幾萬塊錢而損失了這一百多萬。為了保護這一百多萬,還得繼續去買。”在劉竹的女兒看來,父親從來沒有見過回頭錢,只是不停地填這個無底洞。

在劉竹的收據中,蓋著“北文文化會員中心”的公章。收據中還有“燕文堂”的字樣。通過查詢發現,燕文堂文化發展有限公司的經營範圍為組織文化藝術交流活動;技術咨詢;技術服務;銷售工藝品、禮品、日用品、文具用品。

這家公司的銷售人員對他家人表示,自己並未強買強賣,而是在老人自願的情況下進行銷售的。至于未兌現當初承諾的原因,則是因為老人未交錢辦拍賣。

這件事情發生之後,劉竹的情緒變得煩躁,有時呆呆地坐在家里不說話。劉竹很擔心自己的一百多萬沒有了。他一直想去辦拍賣,賣出去就賺錢了,萬一有人去買呢。“我跟他說,不會有人去買的,你已經高于市場價幾倍,甚至十倍的價格買的,哪里還會有人出更高的價格去買你的東西?”

“這些公司就沒有人管了嗎?這樣下去,還會有老人因此上當受騙。”劉竹的女兒說,曾經因此進行報案,但是並未立案。“得到的答復是需要三個以上的受害人群訪才能立案。現在我又把他的銀行卡和身份證都扣在了我的手里,但是我不知道他還會想出什麼主意,真是防不勝防。”

專家解疑

錯版鈔里藏“貓兒膩”

成功幫助多名老人追回收藏品被騙款項的北京律維銀齡研究與服務中心負責人盧明生律師認為,涉案公司的行為同其他收藏品經營公司欺騙老人的套路大致相同。通過禮品將老人吸引來後,引導老人開始了解該公司的收藏品,編造公司經營收藏品實力,謊稱有國內外收藏品拍賣渠道,能夠快速的幫助老人獲得高額回報。有的甚至做出虛假回購承諾,保證一定期限以高于老人出資價格的一定比例,或是某一價格回購老人手中的藏品。

盧明生表示,對于錢幣的收藏騙局,目前多集中于騙稱1999年版百元面值人民幣因背面100後面沒有印“YUAN”字而屬于“錯版鈔”,加上有一系列的連號鈔,騙稱收藏價值極大。1999年版人民幣屬于我們國家第五套人民幣,仍屬于流通貨幣,沒有官方消息稱要退出流通,此種錢幣亦不能被稱為“錯版鈔”。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幣管理條例》第二十六條規定︰“裝幀流通人民幣和經營流通人民幣,應當經中國人民銀行批準。”盧明生說,涉案公司既未得到中國人民銀行批準,還稱1999版百元面值人民幣屬于“錯版鈔”,甚而騙稱能幫助短期拍賣獲得高額回報或是回購等行為誘騙老人以遠高于面值數倍甚至十倍的價格購買顯然屬于欺詐,甚至涉嫌詐騙行為。

盧明生建議,受騙老人一方面可以向工商管理部門及人民銀行投訴,對涉案公司違法裝幀流通人民幣和經營流通人民幣的行為進行舉報要求予以查處;另一方面可及時向公安部門報案,對于可能涉嫌的詐騙行為進行偵查。對于所遭受的損失,亦可向人民法院起訴要求追償。子女在無法讓老人將任何秘密事件向自己溝通的情況下,教會老人使用網絡查詢工具,既能豐富老人的生活,也能使老人獲得信息核實渠道降低受騙幾率。

編輯︰
對《錢幣收藏中的騙局︰錯版鈔里藏“貓兒膩”》表態
對《錢幣收藏中的騙局︰錯版鈔里藏“貓兒膩”》發表評論

滾動新聞

北京晚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