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貓咪背後的荒誕 鬧劇過後能否回歸理性?

來源:中國新聞網 作者︰李晨赫 發表時間︰2017-08-08 10:18

當前語境之下,“共享”是一個如此有魔力的詞,以至于越來越多的人投身其中。共享市場也有了似乎永不枯竭的創意空間。

從共享單車到共享汽車,從共享充電樁到共享住宿,只有人們想不到,沒有不能共享的。這不,最近“共享貓咪”概念火了一把。先是和共享出行別無二致的界面,打開App就能看到附近的貓,掃碼就能抱走。

該微信公眾號在推廣文末寫道,這個App在這個時代還沒有產生。無獨有偶,沒幾天,“花點時間,每周一貓”又火了。像“花點時間”每周送一束插花一樣,這個項目也使用類似手法,只不過,花換成了貓。

項目稱,用戶群體是不想對養貓投入太多精力或擔心貓咪成長中有太多麻煩的人。每個月最低99元就可以共享貓咪了,如果想得到“更優質的品種,更貼心的陪伴”的主題貓,每個月需要388元。而貓將由“國內最大最專業的寵物領養機構”直供。

文末,作者說,以上的設想都是BP(商業計劃書)階段。但如果真的對這項服務有興趣,“請在評論區留言,或許你有可能成為這項業務的創始合伙人。”目前,這篇推送文已經被刪除。

但我毫不懷疑,如果真的有資本投入,共享貓咪分分鐘就會上線。是否違法違規、是否人道、是否準備充分、是否能夠賺錢,都比不上利益的趨動。共享雨傘、山城的共享自行車、共享睡眠倉的曇花一現,不都證明了這一點嗎?

名利雙收和創業者之間似乎只隔著一個別人還沒想到的點子。只要點子夠好,投資會蜂擁而至,采訪應接不暇,用戶交口稱贊,一夜飛黃騰達。

這是一門生意,資本市場的沸騰,已經模糊了創業的初衷。表面的爭名逐利,也許並非創業者所向往的途徑,更可能是無奈之舉。悟空單車創始人雷厚義談到失敗經驗時就說過,沒有資金支持,合伙人模式失敗,是項目失敗的原因。而他們黯然結束運營的時候,摩拜和ofo的融資如割韭菜一般,割了一茬又一茬。

在這種情況下,創業項目大體可以分為兩類——一類是大項目,一類是小項目。大項目體現了時代的走向,小項目反映了時代的荒誕。有可能出現的共享貓咪,甚至今後可能出現的更多“跑偏的共享”,都在此列。這不是創意,這是胡鬧。

而輿論也往往跑偏,盲目制造與追逐熱點,以資本市場一時的喜怒為風向標。一旦項目融資到了B輪及以後,就視這個項目得到了肯定,前途無限光明。連篇累牘的報道後,又有人前赴後繼地涌入,以致泡沫滋生。

在創業的路上,講故事只能得到一時的追捧。真正的長久,要靠一點一滴的積累。阿大蔥油餅,主人凌晨三點起床,幾十年如一日用油、面、蔥打造了食客吃到“就覺得變成上海人”的小吃品牌。老板阿大說,這個錢,沒有毅力賺不來的。多少年來,他也只有這一家店,在弄堂里屹立不倒幾十年。而市場上無數會講故事的互聯網餐飲品牌,資本襲來,門店比食客還多。資本冷了,就在退去的大潮中露出底褲。

顯然“共享貓咪”一類的項目,注定是一場鬧劇。但鬧劇過後能否回歸理性?既有待觀察更是我們的期望。

多年後,關于這個風起雲涌的時代,誰做了什麼事,留下什麼注腳,都有抹不去的痕跡。

編輯︰
對《共享貓咪背後的荒誕 鬧劇過後能否回歸理性?》表態
對《共享貓咪背後的荒誕 鬧劇過後能否回歸理性?》發表評論

滾動新聞

中國新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