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部委重拳整治校園貸被暫停 59家網貸平台退出

來源:人民網 作者︰李海霞 發表時間︰2017-06-29 10:34

備受爭議的校園貸最近幾年一直處于人人喊打的狀態。進入2016年以來,“馬上就要被關了”的傳言也是此起彼伏。直到今年6月28日,銀監會、教育部和人社部聯合發文,要求從事校園貸業務的網貸平台一律暫停新業務並制定明確的退出整改計劃。盡管監管部門並未明確整改時間表,但留給網貸平台的時間不多了,畢竟“從源頭杜絕校園貸亂象”的訴求,已經被提及太久。

從去年到現在,監管“嚴”了起來

銀監會相關人士表示,當前校園貸出現的濫發高利貸、暴力催收、裸條貸款等違法違規現象,是此次《關于進一步加強校園貸規範管理工作的通知》(簡稱《通知》)整頓的核心問題。

“這些網貸平台過度膨脹的欲望和貪婪,給社會帶來了很大的負面影響,已經無法管控。《通知》下發並要求未經允許的機構不能從事校園貸業務,也是監管部門的無奈之舉。”中國政法大學互聯網金融法律研究院院長李愛君在接受人民網專訪時表示,多起大學生自殺惡性事件,足以說明網貸平台催債手段的惡毒和引發的後果的嚴重性。

對校園貸的監管已是“箭在弦上”。然而,6月28日的《通知》,並非監管部門第一次發布校園貸監管通知。

早在2016年,銀監會、教育部等部門就多次下發整治校園貸的相關通知和規定。

4月,教育部與銀監會聯合發布了《關于加強校園不良網絡借貸風險防範和教育引導工作的通知》,明確要求各高校建立校園不良網絡借貸日常監測機制和實時預警機制,同時,建立校園不良網絡借貸應對處置機制。

8月24日,銀監會亦明確提出用“停、 移、整、教、引”五字方針,整改校園貸問題。

9月29日,教育部再度發文《關于開展校園網貸風險防範集中專項教育工作的通知》。

10月起開展的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中,銀監會明確將校園網貸作為整治重點,並與教育部等部門建立了校園網貸聯合工作機制。

而直到今年4月10日,銀監會發布《關于銀行業風險防控工作的指導意見》,要求重點做好校園網貸的清理整頓工作。

一位從事校園貸業務的網貸平台負責人表示,一年多來校園貸業務一直處于被高壓監管的狀態,此次三部門發文算是將網貸機構請出了校園。

從P2P到銀行,傳統機構重回校園

一方面是將網貸平台請出校園,另一方面是將傳統銀行再次迎回校園。銀監會主席郭樹清在今年全國一季度經濟金融形勢分析會上表示“校園貸要開正門”,被業內視為為銀行系“正規軍”進軍“校園貸”定下基調。

《通知》中提及,鼓勵商業銀行和政策性銀行進一步針對大學生合理需求研發產品,提高對大學生的服務效率,補齊面向校園、面向大學生金融服務覆蓋不足的短板。

同時,能一起進入校園的還包括“經銀行業監督管理部門批準設立的機構”。

通過發展正規金融“正門打開”,用“良幣驅逐劣幣”,從源頭杜絕校園貸亂象產生,似乎是監管部門能想到的最好辦法。

與互聯網平台相比,商業銀行等正規金融機構開展大學生信貸業務,具有多方面的優勢。

“這些正規金融機構應成為校園金融市場的主力軍。”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員董希淼在接受人民網專訪時表示,銀行資金成本較低,能夠提供較低的借貸利率;機構網點較多,便于提供服務和開展貸前調查;具有豐富的信貸業務經營經驗;風險管理較為規範,不會發生暴力催收等。

事實上,早在2003年開始,銀行就已經開始為大學生提供信用卡業務。然而,最終由于較高的注銷率、較高的睡眠率、較高的壞賬率,而在2009年被銀監會一紙禁令叫停。加上2011年出台的《商業銀行信用卡業務監督管理辦法》均明確規定,禁止銀行向未滿18歲的學生發卡,給已滿18歲的學生發卡,要經由父母等第二還款來源方的書面同意。各發卡銀行很快就退出了這一市場。

在李愛君看來,當時,商業銀行之所以暫停校園貸業務,也是因為學生沒有進入征信系統,違約率非常高。但是現在,利用大數據技術,大學生的個人數據進入征信報告,信用評價將得到有效解決,對商業銀行再開展校園貸非常有利。

“信用卡、助學貸款、消費貸款等,都是商業銀行針對大學生這一客戶群體已經開展的金融業務,下一步應繼續優化和創新。”董希淼說。

截至目前,已有建設銀行、中國銀行、工商銀行、招商銀行、廣發銀行等相繼推出相應的學生貸款產品。

從瘋狂到退出,網貸平台前景如何

無論情願與否,網貸平台從校園貸里抽身而出,已是板上釘釘之事。

《通知》要求,一律暫停網貸機構開展在校大學生網貸業務,逐步消化存量業務。對于存量校園網貸業務,網貸機構要根據違法違規情節輕重、業務規模等狀況,制定整改計劃,確定整改完成期限,明確退出時間表。

不按要求退出校園貸有什麼後果?《通知》指明,對拒不整改或超期未完成整改的網貸機構,依法依規予以關閉或取締,對涉嫌惡意欺詐、暴力催收、制作販賣傳播淫穢物品等嚴重違法違規行為的,移交公安、司法機關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據盈燦咨詢不完全統計,截至6月23日,全國共有62家互聯網金融平台開展校園貸業務,主要是消費分期平台和在線信貸平台,其中專注于校園貸業務的平台有31家。截至23日,全國共有59家校園貸平台選擇退出校園貸市場,其中37家平台選擇關閉業務,佔總數的63%;有22家平台選擇放棄校園貸業務轉戰其他業務,佔比為37%。

董希淼認為,對互聯網平台的退出,可以根據不同地區、不同平台的實際情況靈活實施。

“已經放出去的貸款有一部分可能尚未到期,存量消化是一個過程,不可能在一個時間馬上把錢收回來。強行收貸,可能會產生不好的影響,也不符合整治的初衷。”董希淼說,應給平台退出留出一定的時間。

對于被暫停校園貸業務的網貸機構,中央財經大學金融法研究所所長黃震建議,這些機構可以轉向為銀行提供服務,成為助貸機構,為銀行提供用戶導流,並可以進行用戶篩查、評價等輔助工作。

蘇寧金融研究院研究員鄒純也認為,銀行和互金合作開展校園貸應該說是一種比較有效的模式,比銀行單獨做要更好。銀行具備較嚴格的風控體系,也符合監管“開正門”的思路,互金公司有消費場景,有之前為學生群體提供消費貸款所積累的經驗和數據。銀行合作的對象主要是有電商背景的互金公司,一般的網貸平台被監管要求暫停校園貸業務,不會是銀行的合作對象,想要轉型獲得新生比較困難。

編輯︰
對《三部委重拳整治校園貸被暫停 59家網貸平台退出》表態
對《三部委重拳整治校園貸被暫停 59家網貸平台退出》發表評論

滾動新聞

人民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