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申報前定增“一票難求” 誰在突擊入股新三板“逃兵”

來源:上海證券報 作者︰ 發表時間︰2017-04-21 09:59

統計數據顯示,目前共有89家新三板企業的首發申請被證監會受理,其中60家企業在停牌前實施過最後一輪定增融資,個別企業還曾進行過數輪定增,融資額高達數十億元。梳理這60家新三板企業IPO申報前夕的定增安排,記者發現,參與增發的對象,不乏公司原股東、董監高、核心員工、知名股權投資機構,一些面目模糊的有限合伙型基金也頻繁現身其中。

盡管新三板整體“融資難”的境況尚未見轉機,但該市場里的擬IPO企業定增卻很搶手,不僅發布定增預案的企業數量較多,認購進度快,而且單個企業募資數額遠遠大于一般企業。“這類融資相當于Pre-IPO項目投資,其臨門一腳的誘惑力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那麼,“一票難求”的定增名額究竟被誰“瓜分”了?

上證報通過梳理這些擬IPO公司定增認購情況及其股東榜單,發現參與最後一輪融資的,非親即貴,當然還有不少神秘資金。一位外部投資者盯上了某個擬IPO項目後,多次向公司董秘詢問認購額度,得到的答復是“份額有限,已被秒殺”。可見,沒門道這種押寶游戲你有錢也參加不了。

誰在押寶IPO項目

據統計,目前共89家新三板企業的首發申請已被證監會受理,相較于通常意義上的“擬IPO企業”,這些企業顯然離上市更近一步。目前,這89家新三板企業均已停牌。但是在其停牌前夕,有60家企業都曾在新三板市場上實施過最後一輪定增融資,個別企業還曾進行過數輪定增,融資額高達數十億元。

梳理這60家新三板企業IPO申報前夕的定增安排,記者發現,參與增發的對象,不乏公司原股東、董監高、核心員工、知名股權投資機構。另一方面,一些面目模糊的有限合伙型基金也頻繁現身其中。

科順防水是其中典型之一,參與其定增的非親即貴。科順防水于2016年8月進入上市輔導備案。在此前後,公司分別進行了3輪定增,累計募資4.4億元。2016年4月,公司以7.5元/股向44名自然人定增募資1965萬元;其中14名自然人為原在冊股東,29名為公司核心員工;還有一名自然人雖然不是公司核心員工,但“2015年起兼任科順防水建設工程部部門總監”。2016年5月和8月,公司又分別開展了第二輪和第三輪定增計劃,每股價格分別為12.5元和8.3元。值得關注的是,參與這兩輪定增的認購對象,其股東背景存在反復交叉。如“金瀚投資”、“橫琴興瑞”、“瀚暉投資”、“翰暉昕誠”均指向同一個代表人“賴傳錕”。另外,名稱中含“粵科”的多個投資機構均為廣東粵科金融集團有限公司的子公司或孫公司,後者則是廣東省人民政府的國有獨資企業。

與之類似,在藥石科技停牌前的一輪定增中,其兩名認購對象,分別擔任公司董秘、控股子公司總經理等職務。

而仍在上市輔導階段的昀豐科技與翰博高新,其定增參與者也出現上述特點。

昀豐科技4月13日發布的股票發行方案顯示,參與本次定增的6名投資者中,除兩名機構投資者外,另外4名自然人投資者均與公司現有股東存在關聯關系。

而翰博高新3月31日公布的3億元募資方案中,則出現了鼎鋒資產、中泰資本、華僑基金、中鋼投資等機構的身影。事實上,紅杉、中科招商、深創投、正大投資、達晨創投等知名機構均多次現身擬IPO企業增發的認購榜單。

逾七成停牌前都定增

89家被證監會受理的新三板企業已停牌,無法在新三板進行資本運作。然而,413家尚在輔導階段的擬IPO企業,卻呈現出旺盛的融資需求。

據統計,4月份以來,6家申報IPO輔導的新三板企業累計擬募資10億元,幾乎每家企業擬募資額都在億元之上。如果時間線再拉長一點看,多達119家擬IPO企業在宣布接受上市輔導後,發布了定增計劃;其中85家企業都是在2016年下半年“趕趟兒”發布的定增預案,佔比高達71.43%。

4月18日,永順生物發布公告稱,擬以26元/股發行不超過500萬股,募集資金不超過1.3億元。發行對象包括公司現有股東、董監高、核心員工及符合規定的外部投資者。資料顯示,永順生物于2017年1月20日在廣東證監局完成了首發上市的輔導備案登記,現正接受中山證券的輔導。

與永順生物類似,一邊接受上市輔導、一邊籌劃新三板定增的擬IPO企業並不少見。自2016年下半年以來,相關定增預案持續增加,每月新發布融資總額均在5億元之上,75%的擬IPO企業募資額超過5000萬元,47%的擬IPO企業募資額超過1億元。上述比例均遠遠超過了新三板企業募資的平均水平。

擬IPO增發供不應求

資質平平的新三板企業為融資四處奔走,而一些優質的擬IPO企業定增名額卻是“千金難求”。滬上某投資機構負責人曾向記者表示,公司看好某貧困縣擬IPO企業,在充分調研後,希望能夠參與該企業近期發布的定增計劃。然而企業董秘卻向公司無奈表示“份額有限,已被秒殺”,即使多次溝通依然沒有取得定增份額。

另一家擬IPO企業董秘則向記者闡述了兩段時間內截然相反的定增市場。據悉,該公司2016年初就在策劃定增事宜,然而隨著新三板市場急速降溫,盡管公司給定的估值不高,定增計劃卻未獲得預期的回應。2017年初,在年報工作基本落實的情況下,公司與券商簽訂了上市輔導協議,並重啟定增計劃。“這次定增預案發布後,我們董秘辦的電話幾乎被各地投資者打爆了,還有中介機構願意無償為我們服務。真是此一時彼一時啊!”

不過,也有市場人士認為,當前新三板擬IPO概念股投資存在局部過熱的問題,不少公司定增市盈率超過30倍,甚至出現了一二級市場價格倒掛的現象,值得警惕。“有些公司一二級市場價格倒掛是合理的,因為它采取的協議轉讓方式,二級市場的價格可能會失真且籌碼較少,投資人只能通過定增的方式拿票。但另一方面,我們普遍能感覺到擬IPO板塊的融資太火熱了,2016年中的時候我們還能找到很多10倍左右的好公司,現在基本上都在20倍之上,這里面肯定是有風險的。”在上述人士看來,IPO加速並不等同于所有的擬IPO企業都能成功,新三板近420家正在接受上市輔導的企業中,依然存在很多的不確定性。(吳柳雯)

編輯︰
對《IPO申報前定增“一票難求” 誰在突擊入股新三板“逃兵”》表態
對《IPO申報前定增“一票難求” 誰在突擊入股新三板“逃兵”》發表評論

滾動新聞

上海證券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