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產業還要煉“真金”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 發表時間︰2017-04-06 10:42

  作為全球最大黃金生產國、消費國,我國黃金產業仍有提升空間——

我國連續10年成為全球最大黃金生產國、連續4年成為全球最大黃金消費國。黃金產業在取得成績的同時,也面臨著產業集中度不高、產品附加值亟待提升等問題,發展機遇與挑戰並存。“掘金”人民幣國際化和“一帶一路”建設大好機遇,加快產業結構調整,將有助于黃金產業煉出“真金”——

近日,《黃金行業“十三五”發展規劃》和《關于推進黃金行業轉型升級的指導意見》相繼推出,黃金產業轉型升級有了明確的目標和任務。提升行業發展質量,拓展行業發展空間,黃金產業謀轉型,不僅要苦練內功,也要從“一帶一路”“智能制造”“互聯網+”等國家戰略中尋找契合點,抓住機遇,順勢升級。

大而不強有待轉型

分析2016年黃金產業發展狀況,有兩組數據值得注意。一是去年國內累計生產黃金453.49噸,連續10年成為全球最大黃金生產國,與2015年同期相比,增產3.43噸,黃金產量總體保持平穩。二是黃金消費量達975.38噸,較2015年同比下降6.74%,盡管連續4年排名世界黃金消費第一位,但消費下滑趨勢依然明顯。

這也印證了行業生產端和消費端正在形成的兩大趨勢。生產方面,大型黃金企業主導黃金產量的格局正在逐漸形成,2016年,中國黃金、紫金礦業、山東黃金、山東招金等大型黃金企業集團黃金成品金產量和礦產金產量分別佔全國的49.85%和40.05%。消費方面,經濟低迷使黃金首飾銷售量大幅下降;由于黃金具有避險保值功能,實金投資表現搶眼,金條和金幣消費大幅增加,合計增長近30%。

“‘十二五’期間,黃金產業的規模、資源儲量都實現了持續增長,行業的結構調整和科技創新也可圈可點。”中國黃金協會會長宋鑫告訴《經濟日報》記者,在黃金價格經歷由高峰跌至低谷的“過山車”中,黃金企業較好完成了行業“十二五”規劃目標。

但宋鑫也指出,黃金行業面臨雙重挑戰。“一方面,礦業資源整合進展緩慢,企業規模小、產業集中度有待進一步提高;另一方面,黃金消費缺乏有效引導,黃金飾品附加值不高,黃金零售企業尚處于賣原材料階段。”這些問題普遍存在于國內涉金企業中,河南黃金協會會長劉偉告訴記者,現在黃金地質勘查工作相對滯後,基礎儲量佔資源儲量比例不到23%,遠低于全球50%的水平,部分老礦山已出現資源危機,黃金礦山井下深部開采技術亟需突破;產品方面,各公司貨品的同質化傾向非常嚴重,大型批發展廳貨品款式基本相同,導致低價競爭,只能微利經營。

“面對挑戰,黃金行業要繼續深化改革,加快產業結構調整步伐,開展新一輪資源整合和企業並購重組,盡快進入優勝劣汰、創新驅動、轉型升級新階段。”宋鑫表示,行業轉型升級過程中,要主動融入“一帶一路”“智能制造”“互聯網+”等國家戰略,發掘新的增長點。

提高人民幣“含金量”

幾年前,中國大媽出手搶購黃金的報道曾引發持續熱議,金價波動、金條熱銷……黃金投資話題始終熱度不減。近年來,世界經濟復蘇乏力、全球資本避險需求增強,人民幣國際化步伐加快,黃金的重要性再次凸顯。

近日公布的《關于推進黃金行業轉型升級的指導意見》指出,“黃金是重要的戰略資源,兼具商品和貨幣屬性,在滿足人民生活需要、保障國家金融和經濟安全等方面具有重要作用”。有業內專家提出,黃金在人民幣國際化進程中的作用不可忽視,不僅可為人民幣國際化提供“價值錨”,還有利于優化央行資產負債表,提升人民幣信用,有助于對沖人民幣幣值波動風險,可以為離岸人民幣回流提供很好的渠道。

“黃金既是物質財富,也是財富的儲藏手段,是支撐現行信用貨幣體系的物質基礎,新時期賦予了黃金行業更加重要的使命,就是要承擔為人民幣國際化增信的重任。”宋鑫指出,隨著人民幣國際化步伐加快,黃金儲備量適當增加的意義凸顯,“黃金儲備量應該成為人民幣國際化的‘基石’,意在提高人民幣的含金量”。

去年,我國加入IMF特別提款權(SDR),成為人民幣國際化的重要里程碑。據報道,自爭取加入SDR一攬子貨幣開始,我國黃金儲備量不斷增加,截至2016年2月底,已增至1788噸。“相比過去幾年維持在1054噸的水平,增幅比較明顯,這也體現出黃金儲備的重要作用。”宋鑫說,未來黃金產業還有一項重要任務就是增加人民幣的含金量,為人民幣國際化打牢基礎,為國家金融安全提供保障。

“一帶一路”大有可為

在宋鑫看來,依托已有的產業、市場基礎,以及黃金產業特有的落地優勢,黃金產業搭乘“一帶一路”的機遇,不僅意味著黃金企業“走出去”有了新的機會和平台,更有可能為其他產業對接“一帶一路”提供先行示範。

最明顯的優勢首先是沿線地區豐富的黃金礦產資源。數據顯示,“一帶一路”輻射中亞、西亞、東南亞、非洲等礦產資源豐富的地區,沿線國家黃金儲量總和約為21000噸,佔全球總儲量的41.5%;2014年,沿線國家黃金產量總和為1116噸,佔全球總產量的35.6%;全球20大黃金礦山有6座位于該區域。

不僅如此,“一帶一路”沿線旺盛的黃金市場需求及活躍的投資交易環境也成為國內黃金企業“掘金”的有利條件。中國黃金協會的數據顯示,2014年,沿線國家首飾消費達2025噸,佔全球的82.4%;實物黃金投資需求為778噸,佔全球的77%。“一帶一路”沿線的上海、香港、新加坡、迪拜、孟買、伊斯坦布爾等地也是全球重要的黃金交易市場,在世界黃金產業價值鏈條中佔有重要份額和地位。

“黃金資源開發對當地基礎設施建設條件要求相對較低,特別是在‘一帶一路’推進初期,電力、交通等配套尚不完備的情況下,依靠柴油發電、自修礦區道路,便能實現基建和生產。同時,黃金價值高、體積小,單位產值的能源、物資消耗少,用水量、三廢排放量也不高,產品運輸也很方便。”宋鑫表示,黃金礦業在沿線國家的先行落地不僅是國內黃金企業“走出去”的機遇,也將為其他礦產品種走出去起到良好示範效果。

編輯︰
對《黃金產業還要煉“真金”》表態
對《黃金產業還要煉“真金”》發表評論
中國經濟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