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金羊網

萬佛山,不解緣

來源︰旅游吧作者︰發表時間︰2017-10-16 18:39

    遍布自然的眾多壯美景觀,總會不時地激發我們尋訪探幽的獵奇。通常攀援極致的高度,需要一種勇氣的慫恿。像我這樣一個恐高癥擁有者,去湖南通道,去萬佛山領略那份恢弘險峻,簡直是不可想象的一種宛如浴火重生的驚悚。

    去過兩次萬佛山。因為前往時間和季節不同,萬佛山儼然一位巧于妝扮的侗家女子,呈現給我的視覺美圖也定然迥異。初次去會萬佛山,是上世紀九十年代中期,時逢春季,綿綿春雨盡情的揮灑。我們一行人沿著一條林間的小徑,一路泥濘,一路忐忑地漸行。同行的向導一再囑咐,注意腳下的路,走路不觀景,觀景不走路。向導善意的勸導,並非杞人憂天,生活中許多淺顯的常識,往往被我們輕易地忽略,以致促成難以彌補的過失。

▲萬佛山 攝影︰凌忠義

    雨中的萬佛山,竟是另一種別樣的風景。到處濕漉漉的,就連鼻孔吸吮的空氣也是濕的,好像隨意抓一把,都能擰出汪汪的水滴。山間的樹們似乎打濕了心緒,蔫蔫地豎在那兒,沒了往日的精神。路旁的野花被淋濕了,嬌羞的身姿,沐浴在雨中舒展不開。就連鳥的啼鳴婉轉也銷聲匿跡,仿佛在這樣的雨季里,它們也悠閑地去做分外的事了。

    春雨時斷時續。山里的天氣變化無常,猶如小孩的臉,詭異多變。同行的攝友一會端起設備狂拍,一會又收拾長槍短炮,獨自凝思。我想,一個對于藝術有著的虔誠追求的人,才有如此不厭其煩舉動。我試圖問他,這樣的時節,能拍好照片嗎?攝友很是莊重地跟我說,攝影這門行當是不分時節,也不分空間,而在善于捕捉美的瞬間。攝友的話不免有些俗套,但我篤信,人類探求藝術的路,從來沒有捷徑,除了辛勤,還有瞬間迸發的靈光乍現。據說這位攝友在本地攝影界小有名氣,還斬獲過幾個獎項。之後的時間里,我陶醉在萬佛山迷蒙的雨景中,他時常滯後地忙碌自己的長槍短炮,我們彼此沒有機會搭訕,就像浩瀚星空中不能交會的繁星,我們之間難以找到某種感同身受的契合點。

    待到上山時,雨勢減弱,我們一行人小心翼翼地,一手捏緊防護鐵索,一手扶著崖壁,吃力往上攀登。因為所處懸崖峭壁的緣故,人工鑿就的棧道十分狹窄,許多路段僅容一人行走,我們需要彼此牽手,挑戰生理極限的同時,也在挑戰心理承受的極限。行至一個空闊處,短暫停留,大家開始補充能量。這時,雨已經停歇下來。來自山間的霧嵐裊裊娜娜地升騰,濃烈的霧氣撲朔迷離,時而漂移,時而翻轉,時而盤旋,宛若舞女擺動的裙裾,令人目眩,整個群山置身在雲霧繚繞的光暈中,若隱若現,美不勝收。

    抵達山腰時,我們感到渾身體力的嚴重透支,加之春雨再次恣意的蒞臨,道路愈發濕滑起來,基于安全問題的考慮,向導無奈地終止了繼續向上計劃。就這樣,我的首次萬佛山攀登之旅,隨著雨勢的迅猛,無功而返。我想,或許這就是所謂的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許多時候,人類縴弱的肉身難與自然抗衡,唯有順應自然,伺服自然,才是人類對于自然應有的敬畏與尊重。同行的一位藝術家意猶未盡地笑道,雖然不登頂,有了遺憾,才會有來日方長的念想。

▲南海神龜 攝影︰刑警視覺

    因為這份念想,讓我對于萬佛山有如時光穿越的期待。再次去會萬佛山,已是2016年深秋。秋天的萬佛山,無一不是絢麗無比的圖景。仿佛秋風一過,這位精湛的藝術大師,使得萬佛山的萬物,一叢叢,一片片,披上了五彩繽紛的衣裳。在山澗,在溝壑,在谷底,處處層林盡染,滿眼盡是紅、黃、綠的樹葉簇擁的炫目秋色。那些裸露的巍峨聳立的山巒,零星點綴峰頂的蒼松,潺潺低吟的山澗小溪,無處不在地寫意秋的厚重,秋的瓷實,秋的盛情。

▲懸空棧道 攝影︰幸鵬

    新修葺的上山梯道依山而造,寬暢的路基能容三、四人同時行走,我們沿著蜿蜒的梯階拾級而上,此前那種毛骨悚然的懸空感,蕩然無存。時值深秋,每上升一段的高度,我們明顯感覺瑟瑟的秋涼。令人欣慰的是,此次萬佛山之旅,我有幸遇見萬佛山隱秘的真容。

    深秋的萬佛山,雲天清澈如洗,目之所及處,一座座赭紅色的山巒,猶如萬佛誦經朝拜的姿態,虔誠而莊重,肅穆而雍容。向導解釋說,許多游客來過幾次,每次都是雲遮霧罩,沒能見到萬佛山真面目。慶幸之余,我不禁感悟,興許這世間的萬事萬物都因緣相近,緣盡而散,身為過客無須牽手,命定有緣長相廝守。

▲萬佛山 攝影︰雷文霞

    爬上萬佛山的金頂時,已近黃昏。此時的萬佛山,萬籟俱寂,時間靜止在這里,凝固為無際的地標。沒有風,也沒有雲,落日余暉,漫不經心地映紅了天際。站在金頂的亭閣,舉目遠眺,遠遠近近綿延不盡的山巒,猶如大海的波濤,一浪一浪地蕩漾遠去。這是萬佛山的秋天,它所詮釋的,所涵蓋的,誠如我人生的秋天。我曾經佇立在秋天的田野,彌望豐碩。也曾經漫步秋天的森林,傾听林濤。秋天的萬佛山,內容太豐富,我的溢美之詞無法表述;秋天的萬佛山,境界太深邃,我放空的思維難以觸及。走進秋天,意味著走進深沉。人活一世,草木一秋,生命的脆弱,總在命定的自然法則面前凸顯得一覽無余。有時我也會隨性地放逐自己,讓大腦格式化,然後驅車,做一次漫無目的地巡行。時常,在折回的路上,我的內心開始恢復程序,書寫某種無以言說的韌性與篤定。

    在萬佛山的一則,我們沿著崎嶇的石板路蹀躞而下,俯瞰護欄外深淵萬丈,心里七上八下地,驚魂未定。拐過一個轉角處,躍入眼簾是一片蒼翠蔥蘢的松林。那些松樹已夠蒼老了,樹皮皸裂,枝干蒼勁,兩人環抱、甚至三人合圍的大樹隨處看見。松樹們已經站立很久了。我想,它們肯定不覺寂寞,也不感到孤單,什麼時間站在那里的,站到什麼時間,任憑造物主的安排。我不是樹,讀不懂它們的生存密碼,也注定不能嵌入它們的世界,與無限的大自然相比,人類存在太多的有限,和未知。我尋思,即使許多年以後,松樹們還會站在這里,它們傲然屹立的颯爽風姿,一如偉岸的男人,堅毅而挺拔。

    許多具有深遠意義的精髓,總是隱藏在並不顯山露水的一偶。在萬佛山的山間,我邂逅到那條紅軍路,落英滿徑,草芥叢生。當年紅軍經歷了湘江戰役的慘敗,生死攸關,命途迷茫,退至通道,並且在通道召開具有轉折意義的“通道會議”,會議采納了毛澤東放棄北上,揮師西進的正確方向,開始艱苦卓絕的紅軍二萬五千里長征,挽救黨,挽救了中國革命。歷史的足音隨風散去,紅軍曾經走過的路至今猶在——彳亍在深深淺淺的紅軍路上,我的心境是跌宕起伏的,一種了然于胸的家國情懷,應景而生。

    所有的風景,所有的故事,在歲月長河中融合深刻的歷史涵義,都能撼動人心,讓人記憶猶新。走過的路,經歷的事,總會在某個夜闌人靜時,滋生歷久彌新的回味。通道會議,通道轉兵,一段熱血鑄就的史詩,一曲力挽狂瀾的絕唱,讓我很是清晰地記住了通道,已經揭開神秘面紗的萬佛山。時至今日,當紅色旅游在這里幡然興起,我由衷地為這座湘西縣城,和留存這方山水雋永的紅色經典,平添幾許直抒胸臆的歷史感懷。

    一位學佛朋友告訴我,去通道的萬佛山,一定要去那里的寺廟拜謁一下,還說萬佛山的佛,慧根深遠,佛緣廣布。我雖非信士,常知心誠則靈,下山時,我逐去了,並且燃了三柱香,不問凡俗,不問蒼生,只為萬佛山這一抹繾的不解緣。

http://weixin.qq.com/r/dkOKkvXEjKjzrbHx9xZk
掃一掃金羊網旅游吧微信,每天給你推送新鮮熱辣旅游信息。我們一起旅游吧!

添加評論

粵B2-20040141 新出網證(粵)字022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听節目許可證:1910522 版權所有 [羊城晚報報業集團] 廣東羊城晚報數字媒體有限公司
?2001 Guangdong Yangcheng Evening News Digital Media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經授權許可,不得轉載或鏡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