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金羊網

通道侗寨∣靈魂棲息的地方

來源︰旅游吧作者︰許星威發表時間︰2017-10-16 18:39

    鳥的鳴叫把我從迷亂的夢境驚醒,一夜的步履匆匆,穿梭在都市冰冷的鋼筋水泥叢林中,激情流失,身心疲憊,無以名狀的郁悶堵塞了順暢的呼吸。

    可醒來,身邊卻一片寂靜,夢中我分明听到清脆的聲音。突然有種異樣的感覺,那聲音,應當是來自遠方的召喚。

    人生的旅途風霜雨雪,坎坷艱難。出發時美好的憧憬,在顛簸的路途中被踫撞得支離破碎。可是在某個陌生的地方,一定會有一束溫暖聖潔的光,照亮你的內心,你靈魂會重現奇異的光彩。

▲通道縣城

    我立刻決定,放下所有的事,馬上就走,去尋找那召喚的聲音,尋找棲息靈魂的清靜之處,去向那個遠方——湘西南崇山峻嶺的通道侗寨。

    馳騁七百多公里,開車十二小時,一路狂奔。遠方的召喚,讓我不顧疲勞。

    過粵西,進桂北,入湖南,越走山越高,越走路越窄。山路彎曲,夜暮籠罩,侗寨依然不知在何處。來時,約訂了客棧,進入通道縣境,重新規劃線路,讓導航盡快領我駛入目的地。

    天完全黑了,下起了雨。車子離開國道,進入鄉道,又上了窄窄的山路。在夜幕雨霧的罩子里摸索,按照導航女冰冷的口令,車子一下左一下右,連續拐彎。駛過的村莊早不見蹤影,路上空無一車,更不見有人,我不禁疑惑。雨急了,雨刮也急了,快速刷著車窗。車燈難透雨簾。我瞪大眼楮,仍看不清模糊的前方。

    半山見光亮,隱約一座木樓,門前一盞紅燈籠,在雨中搖晃。摸過去問路。門掩著,里面有細微的電視聲。輕敲,沒回應。再敲,還沒有。重扣幾下,依然如故。奇怪,真的沒人?

    繼續趕路。濕滑的盤山路,一邊豎起山壁,一邊陷入黑暗。白花花的霧一塊塊撲來,大概到山頂了吧?要是白天看,肯定是雲鎖山中。可那女聲,還不厭其煩告訴我,目的地就在前面。深山能有客棧?誰能夜宿荒野?可那女聲平靜地肯定。我簡直崩潰了!停下車,試著關了車燈,呀!巨大的黑暗立即吞了萬物,世界瞬間無蹤影。

    車在山路上開了好久,怎麼也該到目的地了,詭異的導航女卻再次告訴我,再走七公里!我無法再信它了,這樣說法,已經重復十幾次了。堅決調轉車頭,滑下山來。山腰,一戶人家門前燈火通明,有數人裹著白布,在辦喪事。車快速駛過。

    過後,侗寨的人听說此事,瞪著眼說,那條路,你白天絕對不敢開,山高路窄,路邊就是懸崖,很危險!再往前走就是再生人的寨子。

    驚悚夜行,我一直在混沌之中,當車到燈火通明的小鎮,我才回到現實。

▲芋頭古侗寨 攝影︰李雙喜

      啪啪——咚咚咚鏘,鞭炮脆響,鑼鼓喧騰,山寨的春到了。芋頭侗寨門口眾人圍觀跳舞的“黃牛”,牽牛人額頭畫著王字,提著燈籠。牛的後面是犁和一群桃擔荷鋤拿簸箕的男女反串,男的背孩子,女的畫胡子,邊走邊扭,夸張地扮耕種、耙田、捉魚。扭得眾人笑聲一片。導游小吳邊笑邊說,你們來的太巧了!難得趕上了立春舞春牛,四個寨子賽歌呢。

▲鬧春牛 攝影︰劉剛

    黃牛到了鼓樓不肯走,跟著牽牛人轉圈子。小吳說,牛可是在“故宮”里跳舞。北京故宮才五百多年,芋頭古寨有六百三十年。這個鼓樓是道光年的,還有寨門、風雨橋、吊腳樓、古道、古井,是國家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呢。舞春牛的歷史比古建築還長,都上千年了。

    蘆笙齊奏,吹笙的有戴銀飾穿繡錦的姑娘、黑頭帕黃侗衣的老伯。小吳說,侗家人都會吹蘆笙。芋頭寨蘆笙吹得最好,早年,寨里有個老人因為蘆笙吹得好,去北京見了毛主席呢。

    我覺得這些氣息,好熟悉,熱鬧的景象不禁晃動起來,我恍忽了。這古建築、這侗寨,讓我像穿越了時間。

    哎,別愣著?山上賽歌了,快去看,還有合攏宴吃呢。

    山上,已經滿是各寨的鄉親和外來的游客。我擠進人群,身邊女子身穿紫色的侗布衫,頭戴藍色的新帕子。問了她,知道是琵琶寨的櫻桃妹。她像早認識我,笑著讓了位置給我坐,還遞個糯米飯團。

▲侗族大歌

    表演開始了。一群戴著銀項圈的姑娘合唱,是侗族大歌。哇!嘴一張就像一股清泉流淌,干淨、明亮。像觸電,心一陣麻麻地顫栗。“清泉般閃光的音樂,掠過古夢邊緣的旋律”。音樂人描繪過這種感覺。歌聲里有蟬鳴、流水、風吹樹葉,高中低音有好多層次,低音托著高音,自然穿梭又相融相合,歌聲嘹亮、甜美、質樸,彈跳起伏自如,如沐春風,美妙之極。真正好听的歌,是自然的,寄托生命的天籟之音,這歌聲一下擊中了我。

    歌聲中,合攏宴開席,長長的桌子擺上腌魚、腌肉、酸菜、泡椒,侗家鄉親和游客七六百人圍著長桌共食共飲。

    我問櫻桃妹,你會唱侗族大歌嗎?她瞪我一眼,反問我,糯米飯好吃不?我說特別香。她說,那就對了,你知道“飯養身,歌養心”侗家人的老話嗎?糯米好吃,歌子好听。好听的歌怎麼能不會呢,我從小就會唱。她咯咯地笑開了。

▲高山流水 攝影︰李雙喜

    我還沉浸在歌聲中,沒注意一群姑娘擁過來,把我按住,酒碗塞進嘴里,上面又接上七八個碗,一邊往碗里倒酒,一邊唱勸酒歌。歌聲不斷,高山流水式的酒不斷。酒摻了歌,甜甜的,我一下就醉了。

    濕濕的雲遮了月,夜把群山和四野浸到稠稠的墨色中。塘火燃起,窗子點亮,燈光灑滿了溪流邊和山脊上的吊腳樓,群星掉進了侗寨。

    有星星的地方,就有侗笛和琵琶。有歌聲,就有愛情。

    芋頭寨里最美麗的玉女和姐妹們邊織錦,邊唱歌,吸引了四里八鄉的後生。萬佛山的小伙都翻過大山來向玉女唱訴衷腸。“當初同歌玉帶河,楊柳腳下話兒多”,“夢中同郎聲聲笑,醒來眼淚濕被窩。”都郎和玉女早就暗戀心儀。愛被點燃。都架梯子爬上玉女的窗口。“臘尼坐在萬佛山,心中有話口難開;床上被窩一頭冷,半邊席子起青苔。”“玉女生在芋頭寨,手織鴛鴦心想哥;涼亭望郎幾多回,吊腳樓窗夜夜開。”怕是只有在深山還藏著如此聖潔的感情。

▲行歌玩月

    突然,彩燈閃爍,芋頭寨半山映得明亮,親友簇擁的玉女銀花冠、紅錦衣坐著花轎,都郎迎娶了心愛的姑娘。鄉親們跳起了多嘎多耶舞。原來,這是實景歌舞音樂劇《行歌玩月》,演繹著芋頭侗寨美麗相說,舞台就在山坪上。

    燈光照亮了山寨的夜,也照亮了我身邊小伙楊光喜悅的臉。他是歌舞劇的導演,也是通道萬佛山歌舞團團長。他沉浸在自己歌舞作品中。在芋頭寨長大,歌與舞是他的陽光和水。侗舞,讓他走出了大山,走進了大學,踏入北京舞蹈學院。侗舞,讓他到日本愛知世博會向世界展示。侗舞,讓一個愛跳舞的漢族女孩愛上他、嫁給了他。有一天,他放棄了北京生活,帶著愛妻回到侗鄉。他對我說,“在我心中最珍貴的是那份古樸,這里才是我真正的舞台,只有置身侗族的歌舞,才能真的觸踫到靈魂。”

▲芋頭侗寨 攝影︰多布

    歌舞劇還在繼續,歌聲在山寨里回響。

    楊光的堂姐楊--英,是個開朗的人,當過老師,說話有感染力,侗寨最動人的還是淒美的愛情。有個故事流傳很廣,勤勞的年輕長工,與財主女兒日久生情,財主橫加干涉,要把姑娘許配給富家子弟。這對情侶私奔,途中不幸雙雙遇難。堅貞的愛情感動了侗寨,遇難日子便成了情牽湘黔桂三省侗家兒女,歌唱愛情的大戊梁歌會。一年一度,一唱就是三百年。

    我問起她的愛情。她笑了,我的也是來之不易呢。

    在鄉里,她偶遇一個從外地來帥小伙。倆人一見鐘情。爸爸听說小伙子家境困難,擔心女兒不幸福,不許他們再來往。不想父母傷心,愛被埋在心里。

    後來,她走出芋頭寨,他也跟著她離開大山。在深圳,她在工廠做廠長助理,他在另一家廠做模具設計。他一直深深戀著她。可她知道他有個家境好的女同學早相中了他。家里催他回去結婚。她要成全他,便拒絕他的愛。而他卻猛追不舍。

    一連幾天的雨,他固執地等,站在雨中。女友們看不下去了,你心好硬呀,他會淋病的!她再也耐不住了,沖出大門。他見到她,笑了,卻倒在雨中。她瘋一樣撲過去……

    從此他們就在一起了。為了爭取爸媽的同意,她騙他們說懷孕了。在侗族,這可是大逆不道,需要很大的勇氣。

    “我知道爸媽會同意的。”因為爸媽的愛情也和那個傳說一樣,媽媽是地主女兒,愛上她窮苦的爸爸,不顧外公的阻攔,到芋頭寨嫁給了她爸爸。

    爸媽終于同意了。勇敢的她嫁給了深愛的他。

    歌舞劇的侗歌還在唱︰“得到阿妹口含怕融,跟阿妹火邊同坐貴像金寶心里平。”她丈夫像捧著月亮一樣捧著她。

    婚後,她回家鄉,做了保險業務員。邊工作,邊帶孩子。丈夫後來也放棄了深圳的高收入,回來陪孩子讀書。現在她當了經理,孩子也長大了。“還是回來踏實,我們生活得非常幸福。”爽快的楊--英竟有些羞澀,像個少女。

    他們重復著古老的愛情。沒有物欲,只有情感,不顧一切地追求堅守愛情。侗鄉的美麗,不僅山清水秀竹林茂密,更有簡單又珍貴、自由又執著的愛。我也看到自己曾經追求的愛。

    侗鄉的山水,侗鄉的愛情,侗鄉的音樂和歌聲,讓我恍忽,讓我沉醉,讓我入夢。侗鄉的一切,都這麼純樸、真切,這麼神秘、夢幻,又這麼似曾相識。

▲通道侗寨 攝影︰鳶尾

    怎麼了?總是呆呆的。楊光拍拍我,笑著說,你是不是再生人呀?什麼再生人?

    昨天你就說我差點見到再生人。楊光笑著說,就是轉世的人。侗鄉人都知道。再生人是真實的,通道有一百多個。侗族信仰萬物有靈,人去世,身體離開,但靈魂又轉到新生人身上,仍不離家鄉。其實,再生人現象是一種對生命的美好祈願。是呀,生命永恆,不單是侗族人的願望,人類何嘗不都有這樣的企望。

    山林里響起一長串漂亮的鳥叫,清清脆脆,甜滋滋的。這聲音提神醒腦,一直模糊、渾沌、迷茫一掃而去。

    猛然醒悟!我就是一個再生人,我長久在都市林立的高樓中游走,淡漠、僵硬、游離、戒備,靈魂早就迷失,生命早以逝去。

    逃離北上廣,逃離紛亂的大都市,來到清明恬靜的山水間,這里充滿了生命的張力。自然的山野河流,清新的陽光空氣,自由放縱的情感,相互傾心的愛情。我就這里的人,原本就生活在這里,這是就是我的精神家園。

    我明白了,美麗的侗寨,就是呼喚我的遠方,讓我生命再生,靈魂棲息的地方。

http://weixin.qq.com/r/dkOKkvXEjKjzrbHx9xZk
掃一掃金羊網旅游吧微信,每天給你推送新鮮熱辣旅游信息。我們一起旅游吧!

添加評論

粵B2-20040141 新出網證(粵)字022號 信息網絡傳播視听節目許可證:1910522 版權所有 [羊城晚報報業集團] 廣東羊城晚報數字媒體有限公司
?2001 Guangdong Yangcheng Evening News Digital Media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未經授權許可,不得轉載或鏡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