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菜干驅走苦夏

來源:中國婦女報 作者︰ 發表時間︰2017-08-17 11:31

老媽快遞來的郵包里,多了一袋外婆近日曬好的紫蘇葉、瓜菜干,老媽再三囑咐我,要細細地吃,是外婆特意曬給我的。

經過陽光暴曬過的干菜,有著與新鮮瓜菜所不及的風味,隨意抓一把往水里一泡,不過片刻,便喝足了水分鮮活起來。

■ 茶畫家

杭州剛入伏的前幾天,我在微信上和老媽叫嚷著︰“苦夏啊苦夏,天熱得都不想吃飯,有沒有外婆家曬好的干菜,郵一些來呀。”收到指令的親媽,一刻不耽誤地就下樓去菜市場拎了40斤茄子、黃瓜回家,一條條地洗淨切片,暴曬在頂樓的戶外陽台上。照這樣看來,毒辣辣的三伏天也並不是一無是處。

到傍晚的光景,老媽傳來兩張圖片,是曬了一整天之後收進來的菜干,目測一下不過2斤多。老媽說,看來明天還得再多買60斤回來接著曬,湊足幾斤一起郵。

那一瞬間,隔著手機屏幕的我,真是毫不夸張地說,迎面而來的熱浪頃刻間化成了親媽的味道,暖流直抵心頭。

如果奶奶還健在,鄉下房子前後的那一方菜園,必定一如往年被拾掇得整整齊齊,無一雜草。盡管兒女子孫早已離開鄉土,根本無需再費勁耕種照料這麼大一塊菜地,可是老人家心里卻是時時惦記著,直盼著兒孫們回家的時候,能夠吃上自家地里種的新鮮菜。

我還小的時候,奶奶家的菜園子在單獨的一塊地里。每逢盛夏,菜地里的瓜果蔬菜一茬接著一茬地瘋長著,奶奶總在太陽還沒曬干露水的時候就下地去扯草、捉蟲,差不多半晌的時候就采滿一籃子菜回家開始準備早午飯了。

記憶中,能把菜園子料理得極好的奶奶做得最好吃的是回鍋肉。如今回味起,奶奶在案板前切菜的片段,像是慢鏡頭在切換,而那味道至今有十年都沒吃到過了。或許下次,是不是我也能憑借著記憶,還原一碗奶奶的拿手菜——回鍋肉。

話說老媽快遞來的郵包里,多了一袋外婆近日曬好的紫蘇葉、瓜菜干,老媽再三囑咐我,要細細地吃,是外婆特意曬給我的。

在媽媽家,外婆是一大家子的味蕾風向標,小時候最喜歡的就是去外婆那里蹭飯,好像在外婆手里沒有不好吃的存在。到了大姨那里,她更是將外婆這一手好廚藝傳承得淋灕盡致。當然,媽媽後來也練得了一手不錯的廚藝,而我好像也耳濡目染被燻陶出來了。

如今打開冰箱,我總能變魔法似的給自己煮上一頓落胃的飯菜,每每看似毫不費勁在廚房里駕輕就熟烹飪出的一道道菜肴,其實多半都是第一次做,卻都不偏不倚掌握得剛剛好。或許,這就是身邊人多年間潛移默化帶來的力量吧。從小到大,一直備受寵愛地在大廚旁吃著看著,當時也沒特別在意,其實全都印刻在腦子里了。

經過陽光暴曬過的干菜,有著與新鮮瓜菜所不及的風味,隨意抓一把往水里一泡,不過片刻,便喝足了水分鮮活起來。

如果你收到了一包小小的菜干,記得好好吃它。好好吃飯,才能好好活著。

編輯︰汪芳
對《一碗菜干驅走苦夏》表態
對《一碗菜干驅走苦夏》發表評論

滾動新聞

中國婦女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