恆大主動解危局向深鐵委托表決權

來源:金羊網 作者︰ 發表時間︰2017-03-17 18:49

金羊網訊 曠日持久的萬科股權之爭日漸明朗,此前引起外界諸多猜測的中國恆大(hk.3333)終于亮明身份。

3月16日晚恆大發布的公告稱,其已將其所持有的萬科的14.07%股份對應的表決權,委托于深圳地鐵集團行使。同時,恆大還已將持有的萬科股權質押予中信證券。

至此,萬科股權之爭發生大逆轉,原本被認為的“攪局者”搖身一變,成為了“解局者”。但恆大一擲千金、解圍萬科股權困局的目的又是什麼?

三國殺的劇情反轉

算上此前深鐵從華潤集團收購的15.31%股份,深圳地鐵集團實際所控制的表決權已超越持股25.4%的寶能系,成為萬科的“話事人”。“這個結局來之不易。”有長期關注萬科股權之爭的業內人士如此表示。

其認為,盡管萬科在去年初就有意通過增發引入深圳地鐵,但由于前東家華潤的明確反對,計劃一度擱淺。彼時,影響深遠的萬科股權之爭仿佛已陷入僵局。市場猜測假如寶能與華潤聯手,控制的股權已接近40%。

更為關鍵的是,“定向增發的計劃終止後,深圳地鐵要想在籌碼日漸稀少的二級市場謀求超越寶能系難度很大”上述市場人士表示。如今得以獲得控制權,恆大的表決權委托至關重要。回顧整個萬科股權之爭,恆大自介入始就充滿爭議。從2016年8月進入萬科之爭後,恆大就表現出咄咄逼人的態勢。僅僅不到3個月,就成為萬科的第三大股東。

盡管恆大一直強調入股萬科只是投資行為,但在市場人士看來,恆大與普通財務投資者的姿態完全不同。“更像是控股式掃貨”,有分析人士猜測,恆大會否在覬覦萬科控制權。

但事件的走向跟市場猜測明顯不一致。

自介入起,恆大就沒有表現出控股意圖。在去年12月,恆大總裁夏海鈞更公開表態“無意也不會成為萬科的控股股東”。幾乎同一時間《財新》又報道稱恆大已向深圳市委、市政府作了5點表態,包括不再增持萬科、不做萬科控股股東、所持股票讓予深地鐵、遵循安排暫時持有股票、听從部署支持萬科重組方案等。

如今恆大進一步“行動”,將萬科股份質押,將表決權委托予深圳地鐵。這一系列的動作,均表明恆大無意控股萬科。

恆大目的何在?

在恆大把表決權委托予深圳地鐵後,這足以載入中國商業史的萬科股權之爭,幾乎蓋棺定論。那麼,恆大動用超過360億的大額投資以解萬科之困,目的何在?

記者翻查恆大年報發現,其在深圳城市更新領域擁有超20個項目,土地儲備面積約1000萬平方米,貨值超過6000億。深圳已成為恆大布局的戰略要地。

而在去年10月,恆大還披露其已與深深房及其控股股東深控投簽訂合作協議。恆大將通過重組國企深深房的形式回歸A股。此舉,須獲得深圳市國資委的批復。

同樣是去年10月份,市場就有傳恆大的集團總部將搬遷至深圳,恆大的發展已注定與深圳的支持密不可分。在另外一個層面上來看,當時的情況下,也只有手握重金的大企業才具備改變局面的實力。

諸多跡象顯示,一方面是有能力,另一方面是有需求,恆大的攪局萬科股權爭奪戰,並非只是有錢任性,而是與自身的未來發展空間有著密切關聯。因此有分析認為, “恆大其實從一開始就目標明確,為解決萬寶之爭而在中間斡旋,促成事件的完滿解決,並為自身的發展打開空間。”

隨著萬寶之爭的逐步完結,萬科這家知名企業背後的股東結構又有了新的平衡。深地鐵的入主,意味著這家起源于深圳的企業重新回到深圳的懷抱,而在此次事件上起到關鍵作用的恆大,也與深圳的關系愈加緊密。可以說,一場股權之爭,深圳贏得了兩家巨型企業,成為了最大贏家。

此後,萬科和恆大,兩家世界500強企業,將在深圳這片沃土各自精彩。

編輯︰陳藝萍
對《恆大主動解危局向深鐵委托表決權》表態
對《恆大主動解危局向深鐵委托表決權》發表評論

滾動新聞

金羊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