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午不食” 真的可以有益健康長壽?

來源:北京青年報 作者︰林殷 發表時間︰2017-08-31 16:34

近日,有媒體報道,杭州29歲的小伙子5年“過午不食”,結果胃粘膜廣泛充血糜爛,長了兩個直徑大于2厘米的潰瘍,還有出血和咖啡色血痂。

這些年,篤信“過午不食”的人不少,主要是因為一直流傳的某著名中醫專家說“過午不食有益健康長壽”的說法,而反對此說者也多將矛頭直指中醫。那麼,“過午不食”真的是中醫推行的養生方式嗎?

“過午不食”出自佛教而非醫學

據考證,醫家最早談論“過午不食”的是清初三大名醫之一的喻昌,他在其醫案專著《寓意草》中,介紹一例“血證兼痰證治法”時提到飲食調養的重要性,提到飲食時間與痰濁化生相關,從人體陽氣變化規律看,中午之前陽氣漸旺,可助脾運化,不易生痰;午後陽氣漸衰,此時再進食,則飲食難化而變生為痰。

用現代營養學觀點看,喻氏此說有一誤區,人體是恆溫動物,其消化吸收能力變化與整體健康狀態、活動方式和進食品種、數量相關,和自然界的晨昏晝夜變化並不一致。

喻氏之所以援引佛教“過午戒食”談病後調護,與他由儒入禪、由禪入醫的閱歷有關。除喻氏外,其他醫家異口同聲直指此說出自佛教而非醫學。如陳岐說 “釋教過午不食”,王孟英指“釋氏有過午不食之戒”,曹慈山講“釋氏有過午不食之說”。

僧人午後會吃茶羹和“代茶飲”

僧人們之所以“過午不食”,按趙樸初先生的解釋,原因有二︰一是僧人的飯食是由居士供養,每天只托一次缽,日中時吃一頓,可以減少居士的負擔;二是過午不食,有助于修定。

不過,雖說過午不食,但僧人為了誦經不打瞌睡,會喝茶提神。那時人們飲的茶並非清茶一杯,而是茶羹一盞。茶里要放蔥、姜、棗、橘皮、(食)茱萸和薄荷等物一起煮後才吃。別的不提,單說大棗,從現代食物血糖生成指數看,血糖生成指數比葡萄糖還高!多吃倆棗也扛餓。

除了茶羹,還有“代茶飲”給僧人吃,做法是將黃 、茯苓、葛根、薏苡仁等14味先搗碎,再在炭火上烤出香味,臼中搗成細末。吃之前加上少許鹽、橘皮、蓽苃等煮熟,“煎以代茶”。這方子里,茯苓、葛根、薏仁中的碳水化合物含量都不低,多吃幾盞也扛餓。

另外,據趙樸初先生說︰“我國漢族禪宗僧人從古有自己耕種的習慣,由于勞動的緣故,晚上非吃東西不行。所以在多數寺廟中開了過午不食的戒,但是被視為‘藥食’。”可見,佛教的“過午不食”也有靈活變通處。

“過午不食”要義是過午少食

多位醫家認為,“過午不食”並非過午禁食,而是少食,“早飯可飽,午後即宜少食,至晚更必空虛”。醫家們反對的是吃夜宵,“至于夜食尤當屏絕”。早在唐代,醫家王燾就反對夜食︰“人至酉戌時後,不要吃飯。若冬月夜長,性熱者須少食”。酉、戌時相當于現代17到21點,也就是說,晚上9點之後最好不再進食,即使吃也要少吃。

農耕社會民眾的作息習慣是“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太陽落山後再干活兒要點燈熬油,“性價比”不劃算,因此百姓多是天擦黑後就鑽被窩了。中醫認為,如最後一餐和入睡挨得太近可致食積不化而郁結成病。

飲食有節才是正確的養生方式

古人養生強調︰“食飲有節,起居有常,不妄作勞,故能形與神俱,而盡終其天年,度百歲乃去。”其中的“食飲有節”就包括進餐定時、定量和五味調和等。過午不食行不行?不行!“精”和繁體“--”字里都有個“米”,人就指著水谷來養精氣呢。半天不吃飯,氣就不足了︰“谷不入,半日則氣衰,一日則氣少矣”。

傳統中醫在餐制和食量上和現代營養學不謀而合,都強調每頓少吃但多吃幾頓︰“食欲數而少,不欲頓而多”。像相撲運動員那樣一天只吃一頓,但食量超出脾胃的運化能力仍會傷身,“飲食自倍,腸胃乃傷”。所以食物總量要控制,“每日飯食只宜八分,不可盡量”;餓過頭了再吃就很容易超量,“恐覺饑乃食,食必多”。

正確的做法是定時進餐,每餐少食,“常如飽中饑,饑中飽。”

編輯︰王楠
對《“過午不食” 真的可以有益健康長壽?》表態
對《“過午不食” 真的可以有益健康長壽?》發表評論

滾動新聞

北京青年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