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傳圖片幫解讀驗單?有些忙醫生不能幫!

來源:廣州日報 作者︰任珊珊 發表時間︰2017-04-17 09:14

這並非醫生小氣,有時候隨意“幫忙”,反而是對病人不負責任

廣州日報訊 (全媒體記者任珊珊通訊員朱素穎)對許多人來說,和醫生成為好朋友是一件幸福的事。記者經常听到醫生反映,朋友會把檢驗單通過微信發過來,請醫生幫忙看看“有沒有問題”,覺得只是“舉手之勞”。然而,這種“小忙”,醫生卻不敢輕易幫。記者從中山大學孫逸仙紀念醫院獲悉,這並非醫生小氣,有時候隨意“幫忙”,反而是對病人不負責任。

有些驗單 醫生的結論“正確而無意義”

在一家三甲醫院工作的小鄭,經常收到微信求助。“朋友發來一張化驗單,說是某項檢查結果,到醫院排隊掛號太麻煩了,能否幫忙找個相熟的醫生看看。”急診科李醫生則反映,經常踫到因為掛不到號或者某些原因找不到之前開單就診醫生的病人沖進診室,央求她說︰“醫生幫我看一眼化驗單吧,就一眼,不會耽誤你太久!”朋友覺得是“小忙”,小鄭和李醫生卻常常不能讓朋友滿意。

中山大學孫逸仙紀念醫院內分泌科李焱教授經常遇到病人托熟人從微信轉來甲狀腺功能的化驗單,要求看看有沒有問題。例如,有個24歲女性的“游離甲功三項”檢驗單顯示為,“游離三碘甲狀腺原胱酸(FT3)”超過30.8,而參考值範圍為3.50~6.5。“游離甲狀腺素(FT4)”為87.87,而參考值範圍為11.50~22.70。“促甲狀腺素(TSH)”為0.004,而參考值範圍為0.550~4.780。

醫生只能告訴病人這張化驗單不正常,卻無法告知具體的疾病診斷、下一步的治療方案。其實,即使不用醫生解讀,病人拿到驗單,也可能從數值後面箭頭的指向和表格下的參考值範圍,察覺到檢查結果是不正常的。醫生的解讀從某種程度上說,“正確而無意義”。

除了看驗單 醫生還得問五大問題

要給病人準確指引,醫生還需要了解哪些情況?李焱指出,主要有五方面。

1.患者是否有甲狀腺毒癥的表現?比如,易激動、煩躁失眠、心悸、乏力、手抖、怕熱、多汗、消瘦、食欲亢進、大便次數增多或腹瀉、女性月經稀少等。

2.患者是否有甲狀腺腫大表現?通俗點說就是有無脖子腫大。脖子腫大是均勻性腫大,還是局部腫大,是否可以摸到小結節。一般常見的甲狀腺功能亢進癥Graves’病有甲狀腺彌漫性腫大。如果甲狀腺腫大不是均勻性腫大,有結節的話,需要鑒別是否是其他類型引起的甲狀腺毒癥。

3.患者是否懷孕?目前處于早孕、中孕、晚孕?因為懷孕時FT3、FT4、TSH的正常值跟化驗單後面給出的正常值範圍是不同的。孕婦用藥也是不同的。

4.患者既往有無甲狀腺疾病史?以前是否有服用過抗甲狀腺類藥物?也就是說,這是初次就診的結果,還是治療後復查的結果。如果原來就已經診斷為甲亢,目前有服用藥物,那麼,要知道是何種藥物、用藥劑量、用藥時間。有無甲狀腺相關疾病家族史。最近有無服用減肥藥物。因為,市面上銷售的部分減肥藥物,可能添加了甲狀腺素片,而隨意服用甲狀腺素片,可造成甲狀腺毒癥。

5.除了上面的化驗單外,是否還做了其他檢查?比如甲狀腺相關抗體、甲狀腺彩超、甲狀腺攝碘率或甲狀腺靜態顯像等檢查。

如果甲狀腺相關抗體增高,考慮自身免疫甲狀腺炎。甲狀腺彩超有結節,可能為高功能腺瘤。甲狀腺功能亢進癥的甲狀腺毒癥131I攝取率增高,非甲狀腺功能亢進癥類型的甲狀腺毒癥131I攝取率減低,例如亞急性甲狀腺炎。

個體化治療更需要“見面談”

有些病人已經獲得明確的診斷,有時會希望醫生在微信上給出治療建議。其實,醫生在網上接受咨詢,只能“指方向”,不能給出具體的治療意見。

例如,患者被明確診斷為甲狀腺功能亢進癥Graves’病,就需要在三種治療方式中選擇最適合自己的一種。中山大學孫逸仙紀念醫院內分泌科張群醫生說,目前Graves’病的治療方式主要有藥物治療、手術、碘131。三種治療方式各有利弊。藥物治療易復發,手術、碘131易出現甲減等。目前沒有最完美的治療方案,需要個體化治療。所以就需要醫生當面跟患者溝通,詳細交代病情,在專業指導下,由病人選擇適當的治療方式。

李焱強調,僅從一張化驗單,醫生根本無法做出判斷,還要結合上述的病史情況才能告訴下一步的治療方案。只看一眼化驗單根本解決不了病人的問題,對病人也是不負責的。醫學的根本在于“人”,看病看的是“病人”,而不是“病”。

李焱特別提醒說,醫生不會為你微信看病,特別是單純只看一眼化驗單。如果你身邊的醫生朋友,在這時候拒絕為你診治,希望你可以親自到醫院一趟,請不要遷怒他們,正是因為他們要對你的健康負責,才無法幫你的這個“小忙”。

編輯︰王楠
對《微信傳圖片幫解讀驗單?有些忙醫生不能幫!》表態
對《微信傳圖片幫解讀驗單?有些忙醫生不能幫!》發表評論

滾動新聞

廣州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