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寶藏》成“網紅”,喚醒全民族共享記憶

來源︰新華每日電訊 作者︰張漫子 發表時間︰2018-01-12 11:32

對于更多的年輕人來說,這檔節目告訴了我們,歷史,不只是上下五千年的數字,而是鮮活的人、事、物的構建。文物,不再是廟堂之高的陌生物件,而是攜帶我們文化基因的密碼,它使我們相信,我們的歷史刻度上已經有了上面這個五千年,我們還會有同樣具有韌性的下一個五千年

  圖為《國家寶藏》節目電視畫面。圖片來自網絡

2017年12月初,用戶群為95後至10後的視頻彈幕網站B站迎來了一家“流量大戶”。

打開視頻,24萬條彈幕飄了起來。

密密麻麻的彈幕下,元代畫家黃公望、東晉書法家王羲之、雍正皇帝穿越回清朝,圍著乾隆360度立體聲吐槽他“農家樂審美”的情景,收割了一票年輕粉絲。

如果不是燈光一直聚焦那只集歷代大成于一身的瓷瓶,你想象不到這是一檔央視文物探索類節目。

這檔被稱為中國版“博物館奇妙夜”的《國家寶藏》播出後,不僅主演頻現“微博熱搜”,連節目里出現的《千里江山圖》、杜虎符、《闕樓儀仗圖》、骨笛等文物也成為“網紅”,刷爆網絡。

 “冷門”變“潮牌”

兩年前,當導演于蕾決定做一檔文物綜藝的時候,總被問起,為什麼要做冷門又沉悶的文物題材?

于蕾覺得,任何一個好節目都是講故事。“博物館和國寶一點都不沉悶,是以前沒找到一個好的角度去講述它。”

他們又問,那要怎麼講述呢,是文物版的《開講啦》?還是嚴肅版的真人秀?

于蕾感覺沒法用一句話說明白。她想讓更多人通過這個講故事的節目對文物燃起興趣。

故事誰來講呢,學者?觀眾會壓力大,感覺像在上課。

不如由明星擔任“國寶守護人”講述國寶的歷史,由考古學者、文博人員、講解員作為“今生人物”講述國寶的當下,再使用某種連接,穿起國寶的前世今生。

于蕾和作為執行導演的湯浩把心中勾勒好的一個美好想法,濃縮進一個50多頁的PPT里面,逢人便講。

她跟文物專家講,跟博物館館長講,跟合作方講,跟招募伙伴講,跟明星演員講——“我們每個人身上都有基因密碼,這些密碼能讓我們看見祖先的樣子,還有未來子孫的樣子。文物呢,是我們民族文化基因的載體,祖先的價值觀、生活方式都蘊含在這里……”

如果不打斷于蕾,她能滔滔不絕講一個小時。以至于她的團隊一看她打開電腦、清嗓子,就知道她“又開始了”。

講了200多遍以後,她請來了9大博物館的“掌門”,還甄選來了27枚國寶。

國寶的確定實屬不易。剛確定下9家博物館的時候,于蕾率節目組十幾人浩浩蕩蕩到各地博物館拜訪,“海選國寶”。編劇團隊也跟著,除了參觀展覽區、了解館藏、翻閱考古線圖,他們還去辦公區、吃員工食堂、瀏覽游客留言簿。

第一輪海選過後,每家博物館留下了10樣寶貝,節目組據此理出來一張90枚寶貝的“藏寶圖”,掛滿了于蕾辦公室的一面牆。

“我們想要挑選的是那些背後充滿了人文精神和情懷的東西。每一個文物能夠被挑選出來,都是因為它有著蕩氣回腸的前世傳奇和今生故事。”于蕾說,我們想告訴大家,文物的價值不在于多值錢、多精美,而是它們是否展現大歷史的轉折、大文化的創造。

隨著寶貝的塵埃落定,明星的選擇也開始了。藝人統籌小祁介紹,導演和編劇會根據國寶前世與今生的故事大綱,尋找最契合的講述者。

經過兩年打磨,《國家寶藏》的最終節目模式也日趨明朗。“我沒想要爆款,我這兒不缺有收視率的節目。我要的很簡單:通過一檔有質感的節目,讓博物館門口能排大隊,能打破電視綜藝只吸引中老年人的魔咒。”于蕾坦言。

沒想到的是,第一期《國家寶藏》一經播出就讓文物這個“冷門”變成了“潮牌”。

節目播到第3期的時候,執行導演湯浩手機上開始收到來自明星經紀人的“自薦”短信:“還有沒有可以守護的文物給我們?”

國寶守護人

對于節目組9月發出的邀請,段奕宏沒有馬上應允。

此前,他從沒上過綜藝節目。面對節目組勾勒的“藍圖”,節目太新穎了,他想象不出他的形象能跟“文物活化”有什麼聯系。

于蕾很堅持。“他的氣質和越王勾踐劍有天然的契合。”她看重的是段奕宏身上厚積薄發的那個勁兒,和他表演內心戲時的扎實功力。

編劇團隊也希望由他出演越王勾踐,並作為越王勾踐劍的守護人,牽出它的前世今生。

“那段時間段奕宏同時在三部戲上。讓他信任很難,很長一段時間,沒有任何進展。”藝人統籌小祁說。

根據節目設置,每一位明星守護人需要先飛到國寶所在地拍攝一段“今生邂逅”的片段,完成綜藝的部分。然後進棚,著古裝戲服,錄制一出國寶“前世傳奇”的故事,完成戲劇的部分,很耗心力。

但于蕾的內心是相信的,相信國寶足夠有“魅力”,相信節目有意義。她讓小祁邀請段奕宏去湖北,親眼看一眼那把2500歲的“天下第一劍”。

終于到達湖北省博物館的段奕宏盯著劍,思考了許久。最後他提了一個問題,“是越王成就了這把劍,還是這把劍成就了越王?”

這個問題啟發了在場的主創。看著劇本的他繼續分析,“有些話,人說不出,但劍靈就可以說。”

最後,段奕宏演了一把劍。

“他是那種不答應時特別軸,答應之後就盡最大努力為節目添彩的人。”戲劇導演朱峰說,最終的戲劇台本是段奕宏一字一字改過的,博物館的拍攝也是一個鏡頭一個鏡頭親自設計的。

“我們在文物面前算什麼呀。我一直在想,我何德何能去守護‘天下第一劍’呢。”段奕宏說,所以一定得把節目做好。

明星守護人對待國寶的虔誠、對節目的認真,超越了于蕾的預期。“也是巧了,自從4月份進組之後,一直有各種機緣巧合,各種完美。這是拜國寶所賜?”

編輯︰Qiudong
數字報

《國家寶藏》成“網紅”,喚醒全民族共享記憶

新華每日電訊2018-01-12 11:32:09

對于更多的年輕人來說,這檔節目告訴了我們,歷史,不只是上下五千年的數字,而是鮮活的人、事、物的構建。文物,不再是廟堂之高的陌生物件,而是攜帶我們文化基因的密碼,它使我們相信,我們的歷史刻度上已經有了上面這個五千年,我們還會有同樣具有韌性的下一個五千年

  圖為《國家寶藏》節目電視畫面。圖片來自網絡

2017年12月初,用戶群為95後至10後的視頻彈幕網站B站迎來了一家“流量大戶”。

打開視頻,24萬條彈幕飄了起來。

密密麻麻的彈幕下,元代畫家黃公望、東晉書法家王羲之、雍正皇帝穿越回清朝,圍著乾隆360度立體聲吐槽他“農家樂審美”的情景,收割了一票年輕粉絲。

如果不是燈光一直聚焦那只集歷代大成于一身的瓷瓶,你想象不到這是一檔央視文物探索類節目。

這檔被稱為中國版“博物館奇妙夜”的《國家寶藏》播出後,不僅主演頻現“微博熱搜”,連節目里出現的《千里江山圖》、杜虎符、《闕樓儀仗圖》、骨笛等文物也成為“網紅”,刷爆網絡。

 “冷門”變“潮牌”

兩年前,當導演于蕾決定做一檔文物綜藝的時候,總被問起,為什麼要做冷門又沉悶的文物題材?

于蕾覺得,任何一個好節目都是講故事。“博物館和國寶一點都不沉悶,是以前沒找到一個好的角度去講述它。”

他們又問,那要怎麼講述呢,是文物版的《開講啦》?還是嚴肅版的真人秀?

于蕾感覺沒法用一句話說明白。她想讓更多人通過這個講故事的節目對文物燃起興趣。

故事誰來講呢,學者?觀眾會壓力大,感覺像在上課。

不如由明星擔任“國寶守護人”講述國寶的歷史,由考古學者、文博人員、講解員作為“今生人物”講述國寶的當下,再使用某種連接,穿起國寶的前世今生。

于蕾和作為執行導演的湯浩把心中勾勒好的一個美好想法,濃縮進一個50多頁的PPT里面,逢人便講。

她跟文物專家講,跟博物館館長講,跟合作方講,跟招募伙伴講,跟明星演員講——“我們每個人身上都有基因密碼,這些密碼能讓我們看見祖先的樣子,還有未來子孫的樣子。文物呢,是我們民族文化基因的載體,祖先的價值觀、生活方式都蘊含在這里……”

如果不打斷于蕾,她能滔滔不絕講一個小時。以至于她的團隊一看她打開電腦、清嗓子,就知道她“又開始了”。

講了200多遍以後,她請來了9大博物館的“掌門”,還甄選來了27枚國寶。

國寶的確定實屬不易。剛確定下9家博物館的時候,于蕾率節目組十幾人浩浩蕩蕩到各地博物館拜訪,“海選國寶”。編劇團隊也跟著,除了參觀展覽區、了解館藏、翻閱考古線圖,他們還去辦公區、吃員工食堂、瀏覽游客留言簿。

第一輪海選過後,每家博物館留下了10樣寶貝,節目組據此理出來一張90枚寶貝的“藏寶圖”,掛滿了于蕾辦公室的一面牆。

“我們想要挑選的是那些背後充滿了人文精神和情懷的東西。每一個文物能夠被挑選出來,都是因為它有著蕩氣回腸的前世傳奇和今生故事。”于蕾說,我們想告訴大家,文物的價值不在于多值錢、多精美,而是它們是否展現大歷史的轉折、大文化的創造。

隨著寶貝的塵埃落定,明星的選擇也開始了。藝人統籌小祁介紹,導演和編劇會根據國寶前世與今生的故事大綱,尋找最契合的講述者。

經過兩年打磨,《國家寶藏》的最終節目模式也日趨明朗。“我沒想要爆款,我這兒不缺有收視率的節目。我要的很簡單:通過一檔有質感的節目,讓博物館門口能排大隊,能打破電視綜藝只吸引中老年人的魔咒。”于蕾坦言。

沒想到的是,第一期《國家寶藏》一經播出就讓文物這個“冷門”變成了“潮牌”。

節目播到第3期的時候,執行導演湯浩手機上開始收到來自明星經紀人的“自薦”短信:“還有沒有可以守護的文物給我們?”

國寶守護人

對于節目組9月發出的邀請,段奕宏沒有馬上應允。

此前,他從沒上過綜藝節目。面對節目組勾勒的“藍圖”,節目太新穎了,他想象不出他的形象能跟“文物活化”有什麼聯系。

于蕾很堅持。“他的氣質和越王勾踐劍有天然的契合。”她看重的是段奕宏身上厚積薄發的那個勁兒,和他表演內心戲時的扎實功力。

編劇團隊也希望由他出演越王勾踐,並作為越王勾踐劍的守護人,牽出它的前世今生。

“那段時間段奕宏同時在三部戲上。讓他信任很難,很長一段時間,沒有任何進展。”藝人統籌小祁說。

根據節目設置,每一位明星守護人需要先飛到國寶所在地拍攝一段“今生邂逅”的片段,完成綜藝的部分。然後進棚,著古裝戲服,錄制一出國寶“前世傳奇”的故事,完成戲劇的部分,很耗心力。

但于蕾的內心是相信的,相信國寶足夠有“魅力”,相信節目有意義。她讓小祁邀請段奕宏去湖北,親眼看一眼那把2500歲的“天下第一劍”。

終于到達湖北省博物館的段奕宏盯著劍,思考了許久。最後他提了一個問題,“是越王成就了這把劍,還是這把劍成就了越王?”

這個問題啟發了在場的主創。看著劇本的他繼續分析,“有些話,人說不出,但劍靈就可以說。”

最後,段奕宏演了一把劍。

“他是那種不答應時特別軸,答應之後就盡最大努力為節目添彩的人。”戲劇導演朱峰說,最終的戲劇台本是段奕宏一字一字改過的,博物館的拍攝也是一個鏡頭一個鏡頭親自設計的。

“我們在文物面前算什麼呀。我一直在想,我何德何能去守護‘天下第一劍’呢。”段奕宏說,所以一定得把節目做好。

明星守護人對待國寶的虔誠、對節目的認真,超越了于蕾的預期。“也是巧了,自從4月份進組之後,一直有各種機緣巧合,各種完美。這是拜國寶所賜?”

編輯︰Qiudong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