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大畢業生拿出全部積蓄 回鄉實踐教育理想

來源︰廣州日報 作者︰徐靜 發表時間︰2018-02-01 18:59

在杭州有30多萬元年薪的體面工作,但他卻偏偏選擇回到家鄉辦起留守兒童教育。2007年畢業于中山大學社會工作專業的尚舉,拿出全部積蓄在家鄉安徽辦留守兒童學校,用他自己的話說,是在辦“兜底教育”。為給學生更好的教育水平,他在學校設置生活老師,建立心理咨詢室,還邀請優秀年輕人到校分享。

他說,未來可能還有很多困難,但自己會努力堅持,正如一首詩里寫的那樣“既然選擇了遠方,便只顧風雨兼程”。

佔地30多畝,建築面積12000多平方米。這個位于安徽省懷遠縣龍亢鎮殷尚村的懷遠縣龍祥學校,有電腦室、圖書室、儀器室,各種體育設施一應俱全,與大城市學校在硬件設施上相差無幾。誰能想到,這是一個農村留守兒童學校。

2007年,在中山大學社會工作專業畢業後,尚舉在杭州找到了一份年薪30多萬元的工作,但他說自己總是難以找到心安的感覺。他想到了農村教育,這是他多年來的夙願。他也發現,隨著城市化進程的推進,“稻田栽種忙,學校朗朗聲”的情景在很多地方已不復存在,留守兒童的教育很多地方難以讓人滿意。

與農村的家長交流時,看到他們談到孩子教育問題時的茫然和無奈的眼神,讓他總是難以釋懷。2016年尚舉回到家鄉,和父親、哥哥一起投身到鄉村教育中,尚舉的父親一直在農村從事教育30余年,他的哥哥也是一名教師。他們把學校更名為“懷遠縣龍祥學校”,取自于“龍鳳呈祥”,寓意學校的孩子將來都有精彩的未來。

他還把自己畢業後工作的積蓄全部拿出來也投入學校用于學校全面提升。在學校的發展目標定位上,他想了好久,最後歸納成“農村留守兒童雙向驅動的兜底教育模式,讓農村孩子享受城市化的教育水平,並促進其社會人格的全面發展”。

發動公益組織參與

硬件設施的改善只是第一步。尚舉說,學校基礎薄弱,資金有限,能爭取到政府補貼支持也不多,于是尚舉就發動朋友、公益組織來參與支持學校發展,形成學校獨特的、充滿溫馨和希望的競爭力。在他的努力下,學校與河海大學公共管理學院社會學系建立合作關系,學校作為大學的實踐研究基地。

這些年農村也走出來很多優秀的年輕才俊,他們在各行各業有所成就,尚舉會聯系他們定期來學校做交流報告會,希望能給學生在學習上、人生上的幫助。

解決留守兒童心理問題

除了提升的辦學能力和水平,尚舉不得不面臨的問題是孩子健康心靈世界的構建問題。很多留守兒童存在不同程度的各種問題,除了常年父母不在身邊造成的心理和情感隔膜,甚至還有部分輕微智障兒童,這些孩子對很多事情特別敏感,有的自閉不說話。對于這些孩子,尚舉要求老師要同等對待他們的學習和生活,平時還要多一些特殊的照顧。在課堂上,他還引導別的孩子不要嘲笑和歧視他們,和他們在相互玩游戲中建立信任和親密感。他還與大學心理咨詢科研人員和志願者合作,邀請他們來校指導,幫助這些特殊的孩子早日走出心靈的陰霾。

“我堅持雙向驅動培養理念”,尚舉說,除了橫向的向城市優秀學校看齊,還有縱向比較,很多留守兒童在學習成績、知識體系、社會認知、文明禮貌、語言規範等方面基礎沒有城市學校那麼好,但經過學校的努力培育,有了令人欣喜的改變和進步。“這是學校最大的成績,也是我最看重的。”他說。

編輯︰王楠
數字報

中大畢業生拿出全部積蓄 回鄉實踐教育理想

廣州日報2018-02-01 18:59:38

在杭州有30多萬元年薪的體面工作,但他卻偏偏選擇回到家鄉辦起留守兒童教育。2007年畢業于中山大學社會工作專業的尚舉,拿出全部積蓄在家鄉安徽辦留守兒童學校,用他自己的話說,是在辦“兜底教育”。為給學生更好的教育水平,他在學校設置生活老師,建立心理咨詢室,還邀請優秀年輕人到校分享。

他說,未來可能還有很多困難,但自己會努力堅持,正如一首詩里寫的那樣“既然選擇了遠方,便只顧風雨兼程”。

佔地30多畝,建築面積12000多平方米。這個位于安徽省懷遠縣龍亢鎮殷尚村的懷遠縣龍祥學校,有電腦室、圖書室、儀器室,各種體育設施一應俱全,與大城市學校在硬件設施上相差無幾。誰能想到,這是一個農村留守兒童學校。

2007年,在中山大學社會工作專業畢業後,尚舉在杭州找到了一份年薪30多萬元的工作,但他說自己總是難以找到心安的感覺。他想到了農村教育,這是他多年來的夙願。他也發現,隨著城市化進程的推進,“稻田栽種忙,學校朗朗聲”的情景在很多地方已不復存在,留守兒童的教育很多地方難以讓人滿意。

與農村的家長交流時,看到他們談到孩子教育問題時的茫然和無奈的眼神,讓他總是難以釋懷。2016年尚舉回到家鄉,和父親、哥哥一起投身到鄉村教育中,尚舉的父親一直在農村從事教育30余年,他的哥哥也是一名教師。他們把學校更名為“懷遠縣龍祥學校”,取自于“龍鳳呈祥”,寓意學校的孩子將來都有精彩的未來。

他還把自己畢業後工作的積蓄全部拿出來也投入學校用于學校全面提升。在學校的發展目標定位上,他想了好久,最後歸納成“農村留守兒童雙向驅動的兜底教育模式,讓農村孩子享受城市化的教育水平,並促進其社會人格的全面發展”。

發動公益組織參與

硬件設施的改善只是第一步。尚舉說,學校基礎薄弱,資金有限,能爭取到政府補貼支持也不多,于是尚舉就發動朋友、公益組織來參與支持學校發展,形成學校獨特的、充滿溫馨和希望的競爭力。在他的努力下,學校與河海大學公共管理學院社會學系建立合作關系,學校作為大學的實踐研究基地。

這些年農村也走出來很多優秀的年輕才俊,他們在各行各業有所成就,尚舉會聯系他們定期來學校做交流報告會,希望能給學生在學習上、人生上的幫助。

解決留守兒童心理問題

除了提升的辦學能力和水平,尚舉不得不面臨的問題是孩子健康心靈世界的構建問題。很多留守兒童存在不同程度的各種問題,除了常年父母不在身邊造成的心理和情感隔膜,甚至還有部分輕微智障兒童,這些孩子對很多事情特別敏感,有的自閉不說話。對于這些孩子,尚舉要求老師要同等對待他們的學習和生活,平時還要多一些特殊的照顧。在課堂上,他還引導別的孩子不要嘲笑和歧視他們,和他們在相互玩游戲中建立信任和親密感。他還與大學心理咨詢科研人員和志願者合作,邀請他們來校指導,幫助這些特殊的孩子早日走出心靈的陰霾。

“我堅持雙向驅動培養理念”,尚舉說,除了橫向的向城市優秀學校看齊,還有縱向比較,很多留守兒童在學習成績、知識體系、社會認知、文明禮貌、語言規範等方面基礎沒有城市學校那麼好,但經過學校的努力培育,有了令人欣喜的改變和進步。“這是學校最大的成績,也是我最看重的。”他說。

編輯︰王楠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