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信知識改變命運 “刷牆哥”苦讀浙大網絡課程

來源︰錢江晚報 作者︰王湛 張靜 柯溢能 發表時間︰2018-01-22 16:09

“說出來我都怕你笑話,我在浙江大學,報了一個三年的遠程課程,五個學期,在網上學了以後,還要去考試的。”說這話的,是29歲的來自安徽淮北的小伙,叫田劉賓。

近日,有個1分半鐘的小視頻在網上流傳,截至發稿,光是人民日報新媒體播出的該視頻已經被瀏覽近50萬。

視頻的主人公,就是田劉賓。他的工地在上海浦東新區,“這里要建一所新學校,我們是負責刷圍牆涂料。”昨天,田劉賓對錢報記者說。所以,視頻里把他稱為“刷牆哥”。

畫面里,有他在狹小擁擠的出租屋,拿著手機學習浙大網絡課程的鏡頭,視頻的最後,他說︰“我也不想一直打工啊,最起碼能像你們一樣,穿得干干淨淨的。”

簡單的語言,質樸的希望,打動了很多人。

一萬多學費,三年課程

他報了浙大遠程教育建築工程專業

“首先,要知道什麼是力?”田劉賓的小小的手機屏幕上,浙大的老師正在講課。

他躲在棉被里埋著頭听,他的同屋室友則躺在一旁。田劉賓說,他們是三個人合租的。

田劉賓學的是浙大遠程教育建築工程專業,所以,相關的專業教材,比如《基礎會計》、《工程力學》、《建築企業管理》、《建築材料》等都散落著,放在被子上,以便隨時翻看。

“我都是下班以後,抽出時間去學一下。”田劉賓說,隨即,他又小小地感慨了下,“去年這一年,忙進忙出也就賺五六萬塊錢。而2018年到現在,下了6天雨,下雨不能打工啊。哎,又浪費了一天,一分錢也沒掙著。”說起下雨天,田劉賓顯得無奈,一個字、一個字拖長了說。

視頻里,他戴著安全帽,穿著灰藍色棉衣,上面全是白色油漆的污漬。

2017年11月7日早晨6點12分,田劉賓在微信朋友圈發了一句話︰“一天從這里開始。”配圖是一張工地的照片。照片里,天還沒亮,除了周圍在建的高樓,只有兩個戴著安全帽的模糊身影。

早上六點半開始工地的工作,晚上五點半到家。只要開工,這是田劉賓一天的作息。

他是浙江大學繼續教育學院直屬學習中心2017年春季建築工程管理專科班學生,三年課程,5個學期,如今已經過了2個學期。

2017年3月,田劉賓當時待在杭州。沒有接到工地上的活,每天只能待在出租屋里上網,在網上看到浙大相關招生信息,就跑去浙大紫金港校區咨詢。“我一直在工地上干活,相關老師推薦我報建築工程這個專業,說專業對口。”

听說學費是一萬多,糾結了下,但田劉賓還是咬咬牙報名了。然後就是參加學院組織的入學測試,測試成績合格才可以錄取。等待了一個月以後,2017年4月,田劉賓被錄取了。

“本來我以為建築專業不怎麼難,但學到現在,發現有些知識沒學透。圖紙計算和設計都很難,超出了我的學習範圍。”田劉賓說。

2017年10月,田劉賓來到上海。“我都要準備來杭州參加考試了,結果沒來得及復習,作業也沒做完,最後還是放棄了考試。”

“網絡課的老師都是浙大的,都是比較好的老師。學校也考慮到我們可能有不懂的地方,所以,都配了研究生助教,有問題可以在網絡上提出,QQ答疑,班主任進行指導。”這讓田劉賓覺得很好很方便。

開挖掘機、養鴨子、當車工……

他發現自己最想讀書

田劉賓從小在安徽淮北長大。“不調皮,就是老實。”這是他對自己的描述。

聊起學歷,田劉賓顯得惆悵——初中畢業,高中學了一年就輟學。“哎呀,那個時候輟學,整天想著怎麼才能多掙點錢,找一個好點的能掙錢的工作。我做過的工作可多了。”

輟學以後,看到電視上挖掘機的廣告很火,田劉賓就學了三個月的挖掘機。課程結束以後沒找到相關的工作,也就沒有再踫過了。

田劉賓也想過“經商”,他花了100多塊錢買了60只小鴨子。喂了兩個月以後,田劉賓要離開安徽,就把它們賣了。

2006年,田劉賓離開生活了17年的家鄉,第一次出來打工。他去了嘉興平湖一家服裝廠,干起了車工(用縫紉機拼接布料),“服裝廠800塊錢一個月,我干了一年。”

服裝廠的工作也沒有束縛田劉賓的腳步,他又去水產市場賣魚,去學校食堂做幫工,接下包工頭叔叔的班干了4年,結果“欠了一屁股債”。“那時候覺得反正這麼年輕,什麼事情都要干一下,總會踫到合適自己的。”

田劉賓說自己“一直為賺錢奔波”。

2017年初,一個老鄉找他干刷涂料的活,田劉賓同意了,一干就是一年。“一天工錢200多塊,一年200份工,估計5萬塊錢收入。”

回想起第一學期的缺考,田劉賓覺得,一方面是時間上來不及復習,另一方面也是出于經濟上的考慮,“擔心去幾天嘛,又耽誤不少賺錢的時間。”

對于自己邊工作邊上學的事,田劉賓的妹妹一開始並不支持。“她覺得我這人懶唄,三分鐘熱度,想到一件事馬上做了,做了以後過了幾天又沒興趣了,我就是沖動。”

但浙大的網課,田劉賓覺得自己應該堅持下去。“最起碼做個本科生,以後要是不干刷涂料這個活,也能找個好點的工作。就算不工作,也會自己創業。是不是會比現在更好一點?”

很想開車帶著妻子去看海

他堅信知識改變命運

更好一點的生活,在田劉賓看來,就是能開著自己的車,載著妻子去看海。

“她最大的願望,是去看海,”田劉賓和妻子是在老家通過介紹認識的,他大方地告訴記者,他很愛妻子,也想帶著她走遍全國,但是,他說,“只是想想”。

“雖然上海離海很近,但是因為自己沒有車,就會在路上耽擱太多時間,還會很累。”因此,田劉賓的目標是一年能賺十萬,“等我拿了駕照,會先買輛車帶她去看海。”

田劉賓的妻子今年27歲,在杭州的一家科技園工作。他們有兩個孩子,大的七歲,小的四歲,都在老家。“我最難過的是,出來打工,兩個孩子都不理我,打電話不接,兩手把耳朵捂著。”

“所以,我老婆也支持我去讀浙大這個網絡課程的,可以提升自我,找個好工作。”他相信自己能堅持,至于之前沒有參加的考試,他會想辦法去補考,“我相信知識改變命運。”

他自己心里也藏著一些想法。“小夢想就是先賺點錢,把家照顧好。有了錢以後,再慢慢實現自己的大夢想。大夢想,哎呀,太遙不可及了。馬雲你知道吧,很成功,整天滿世界飛。”田劉賓沉默了一會兒,“不說了,這個夢想太遙遠。”

田劉賓想過創業,談起這個話題,他變得嚴肅,卻不願意多說什麼。他覺得,“如果想要創業,做些大事,要是沒有太大的底子或基礎,嘲笑你的、看你笑話的人比尊重你夢想的人要多得多。”

他說,現在自己的見識“就那麼一點點”,但隨著時間越來越廣,他相信,自己可以積累一些資本,到那時候再選擇創業,條件會更好。、“這個專業基本都是一線建築工人。”浙江大學繼續教育學院直屬學習中心副主任林文普說,“遠程教育是學分制的,最短2.5年,最長5年內完成。” 林文普說,浙大繼續教育學院將繼續充分整合浙江大學優質教育資源,盡快搭建基于互聯網的繼續教育公共服務平台,采用線上線下相結合等形式,面向包括新型農民工在內的社會群體的職業技能提升提供服務。(記者 王湛 通訊員 張靜 柯溢能)

編輯︰王楠
數字報

堅信知識改變命運 “刷牆哥”苦讀浙大網絡課程

錢江晚報2018-01-22 16:09:45

“說出來我都怕你笑話,我在浙江大學,報了一個三年的遠程課程,五個學期,在網上學了以後,還要去考試的。”說這話的,是29歲的來自安徽淮北的小伙,叫田劉賓。

近日,有個1分半鐘的小視頻在網上流傳,截至發稿,光是人民日報新媒體播出的該視頻已經被瀏覽近50萬。

視頻的主人公,就是田劉賓。他的工地在上海浦東新區,“這里要建一所新學校,我們是負責刷圍牆涂料。”昨天,田劉賓對錢報記者說。所以,視頻里把他稱為“刷牆哥”。

畫面里,有他在狹小擁擠的出租屋,拿著手機學習浙大網絡課程的鏡頭,視頻的最後,他說︰“我也不想一直打工啊,最起碼能像你們一樣,穿得干干淨淨的。”

簡單的語言,質樸的希望,打動了很多人。

一萬多學費,三年課程

他報了浙大遠程教育建築工程專業

“首先,要知道什麼是力?”田劉賓的小小的手機屏幕上,浙大的老師正在講課。

他躲在棉被里埋著頭听,他的同屋室友則躺在一旁。田劉賓說,他們是三個人合租的。

田劉賓學的是浙大遠程教育建築工程專業,所以,相關的專業教材,比如《基礎會計》、《工程力學》、《建築企業管理》、《建築材料》等都散落著,放在被子上,以便隨時翻看。

“我都是下班以後,抽出時間去學一下。”田劉賓說,隨即,他又小小地感慨了下,“去年這一年,忙進忙出也就賺五六萬塊錢。而2018年到現在,下了6天雨,下雨不能打工啊。哎,又浪費了一天,一分錢也沒掙著。”說起下雨天,田劉賓顯得無奈,一個字、一個字拖長了說。

視頻里,他戴著安全帽,穿著灰藍色棉衣,上面全是白色油漆的污漬。

2017年11月7日早晨6點12分,田劉賓在微信朋友圈發了一句話︰“一天從這里開始。”配圖是一張工地的照片。照片里,天還沒亮,除了周圍在建的高樓,只有兩個戴著安全帽的模糊身影。

早上六點半開始工地的工作,晚上五點半到家。只要開工,這是田劉賓一天的作息。

他是浙江大學繼續教育學院直屬學習中心2017年春季建築工程管理專科班學生,三年課程,5個學期,如今已經過了2個學期。

2017年3月,田劉賓當時待在杭州。沒有接到工地上的活,每天只能待在出租屋里上網,在網上看到浙大相關招生信息,就跑去浙大紫金港校區咨詢。“我一直在工地上干活,相關老師推薦我報建築工程這個專業,說專業對口。”

听說學費是一萬多,糾結了下,但田劉賓還是咬咬牙報名了。然後就是參加學院組織的入學測試,測試成績合格才可以錄取。等待了一個月以後,2017年4月,田劉賓被錄取了。

“本來我以為建築專業不怎麼難,但學到現在,發現有些知識沒學透。圖紙計算和設計都很難,超出了我的學習範圍。”田劉賓說。

2017年10月,田劉賓來到上海。“我都要準備來杭州參加考試了,結果沒來得及復習,作業也沒做完,最後還是放棄了考試。”

“網絡課的老師都是浙大的,都是比較好的老師。學校也考慮到我們可能有不懂的地方,所以,都配了研究生助教,有問題可以在網絡上提出,QQ答疑,班主任進行指導。”這讓田劉賓覺得很好很方便。

開挖掘機、養鴨子、當車工……

他發現自己最想讀書

田劉賓從小在安徽淮北長大。“不調皮,就是老實。”這是他對自己的描述。

聊起學歷,田劉賓顯得惆悵——初中畢業,高中學了一年就輟學。“哎呀,那個時候輟學,整天想著怎麼才能多掙點錢,找一個好點的能掙錢的工作。我做過的工作可多了。”

輟學以後,看到電視上挖掘機的廣告很火,田劉賓就學了三個月的挖掘機。課程結束以後沒找到相關的工作,也就沒有再踫過了。

田劉賓也想過“經商”,他花了100多塊錢買了60只小鴨子。喂了兩個月以後,田劉賓要離開安徽,就把它們賣了。

2006年,田劉賓離開生活了17年的家鄉,第一次出來打工。他去了嘉興平湖一家服裝廠,干起了車工(用縫紉機拼接布料),“服裝廠800塊錢一個月,我干了一年。”

服裝廠的工作也沒有束縛田劉賓的腳步,他又去水產市場賣魚,去學校食堂做幫工,接下包工頭叔叔的班干了4年,結果“欠了一屁股債”。“那時候覺得反正這麼年輕,什麼事情都要干一下,總會踫到合適自己的。”

田劉賓說自己“一直為賺錢奔波”。

2017年初,一個老鄉找他干刷涂料的活,田劉賓同意了,一干就是一年。“一天工錢200多塊,一年200份工,估計5萬塊錢收入。”

回想起第一學期的缺考,田劉賓覺得,一方面是時間上來不及復習,另一方面也是出于經濟上的考慮,“擔心去幾天嘛,又耽誤不少賺錢的時間。”

對于自己邊工作邊上學的事,田劉賓的妹妹一開始並不支持。“她覺得我這人懶唄,三分鐘熱度,想到一件事馬上做了,做了以後過了幾天又沒興趣了,我就是沖動。”

但浙大的網課,田劉賓覺得自己應該堅持下去。“最起碼做個本科生,以後要是不干刷涂料這個活,也能找個好點的工作。就算不工作,也會自己創業。是不是會比現在更好一點?”

很想開車帶著妻子去看海

他堅信知識改變命運

更好一點的生活,在田劉賓看來,就是能開著自己的車,載著妻子去看海。

“她最大的願望,是去看海,”田劉賓和妻子是在老家通過介紹認識的,他大方地告訴記者,他很愛妻子,也想帶著她走遍全國,但是,他說,“只是想想”。

“雖然上海離海很近,但是因為自己沒有車,就會在路上耽擱太多時間,還會很累。”因此,田劉賓的目標是一年能賺十萬,“等我拿了駕照,會先買輛車帶她去看海。”

田劉賓的妻子今年27歲,在杭州的一家科技園工作。他們有兩個孩子,大的七歲,小的四歲,都在老家。“我最難過的是,出來打工,兩個孩子都不理我,打電話不接,兩手把耳朵捂著。”

“所以,我老婆也支持我去讀浙大這個網絡課程的,可以提升自我,找個好工作。”他相信自己能堅持,至于之前沒有參加的考試,他會想辦法去補考,“我相信知識改變命運。”

他自己心里也藏著一些想法。“小夢想就是先賺點錢,把家照顧好。有了錢以後,再慢慢實現自己的大夢想。大夢想,哎呀,太遙不可及了。馬雲你知道吧,很成功,整天滿世界飛。”田劉賓沉默了一會兒,“不說了,這個夢想太遙遠。”

田劉賓想過創業,談起這個話題,他變得嚴肅,卻不願意多說什麼。他覺得,“如果想要創業,做些大事,要是沒有太大的底子或基礎,嘲笑你的、看你笑話的人比尊重你夢想的人要多得多。”

他說,現在自己的見識“就那麼一點點”,但隨著時間越來越廣,他相信,自己可以積累一些資本,到那時候再選擇創業,條件會更好。、“這個專業基本都是一線建築工人。”浙江大學繼續教育學院直屬學習中心副主任林文普說,“遠程教育是學分制的,最短2.5年,最長5年內完成。” 林文普說,浙大繼續教育學院將繼續充分整合浙江大學優質教育資源,盡快搭建基于互聯網的繼續教育公共服務平台,采用線上線下相結合等形式,面向包括新型農民工在內的社會群體的職業技能提升提供服務。(記者 王湛 通訊員 張靜 柯溢能)

編輯︰王楠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