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查︰91.4%受訪家長常因接送孩子上下學而苦惱

來源︰中國青年報 作者︰杜園春 王涵 發表時間︰2018-01-15 17:52

 

資料圖︰家長接孩子放學。中新社發 張暢 攝

2017年秋季學期開始,江蘇省南京市所有公辦、民辦小學從每學期開學第二周起全面實行“彈性離校”。伴隨著中小學減負工作推進,很多小學放學時間都提前到下午三點半左右。接孩子成了不少家有幼兒、小學生的雙職工家庭面臨的難題。南京市的這一做法引起了家長們的關注。

上周,中國青年報社社會調查中心聯合問卷網,對1998位幼兒或小學生家長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91.4%的受訪家長常因接送孩子上下學而苦惱,94.8%的受訪家長希望推廣南京市的“彈性離校”做法。

參與本次調查的家長中,95.5%來自雙職工家庭。其中,生活在一線城市的佔32.2%,二線城市的佔44.5%,三四線城市的佔17.8%,縣城、城鎮的佔4.3%,農村的佔1.2%。

70.9%受訪家長在孩子放學時還上班

北京市海澱區市民秦佳的孩子今年上小學二年級,平時她和丈夫工作忙,接送孩子的“任務”就交給了退休後的父母。“這還是很辛苦老人的。有時孩子放學後還要快些吃完晚飯,因為之後還要上課外班。”

“為了孩子上學不遲到,我每天早上6點多就起床,7點前必須出門。”張成華(化名)居住北京朝陽區,他的單位和孩子的學校都在東城區。每天早上張成華負責順路送孩子上學,他也是單位到得比較早的員工。“不過孩子下午放學時我就不能接了,孩子媽媽輪休在家時由她接,更多時候則是讓父母過去接”。

調查顯示,91.4%的受訪家長常因接送孩子上下學而苦惱。相對來說,雙職工家庭(92.6%)比非雙職工家庭(67.8%)更容易遇到這個問題。在接送孩子的安排上,44.2%的受訪家長與愛人輪班,32.7%的受訪家長請家中老人幫忙,其他還有與鄰里或同事輪班(11.9%)、專門請代接人員(5.8%)、保姆接送(2.7%)。

“孩子每天早晨起床太費勁兒了,催幾次才行,早飯都吃不好。”小學三年級孩子的家長劉敏(化名)是一位家庭主婦,每次接送孩子光坐地鐵就要一個多小時。“孩子班上有家長實在抽不開身的,就委托朋友來接孩子。也有家長把孩子送至幼托班,但後來發現孩子在幼托班基本不怎麼學習,浪費了不少費用和時間。”

在接送孩子的具體困難上,70.9%的受訪家長在孩子放學時還上班,抽不開身。47.3%的受訪家長稱自己家離學校較遠,孩子睡不醒,早上送孩子和打仗一樣。其他還有學校與上班地點相距甚遠或方向相反(44.9%);老人幫不上忙,接送孩子只能靠自己(33.0%);上班期間抽空接孩子耽誤時間影響工作(26.6%)等。

天津社科院社會學研究所所長張寶義表示,小學生接送難的問題一直都存在,近幾年因為教育部門實行了嚴格的減負政策,讓小學課程及學生課後作業得到了一定的控制,放學時間也提前了,有的地方出現了“三點半現象”。即小學下午三點半放學,而家長們此時正忙于工作,無暇顧及。“每到孩子放學的時間就不難發現,來接孩子的家長中老人特別多,爺爺奶奶、姥姥姥爺們組成了‘接孩子大軍’。一些學校周邊因此出現了托管機構,而其中可能存在一些隱患”。

59.6%受訪家長希望教育主管部門為校方課後托管提供政策支持

秦佳認為家長沒時間接送孩子的問題應該引起重視。“據我了解,很多家長都是請老人接送孩子。但是如果老人身體有問題或者有事騰不出時間,情況就會變得更加麻煩。”秦佳坦言,她有幾次嘗試直接把孩子接到單位,但孩子太小,坐不住,經常跑動、嚷嚷,干擾了她工作。

“最近幾天氣溫低,老人一早起來出門送孩子很不容易。”張成華認為,“彈性離校”基本解決了家長時間排不開的問題,減輕了整個家庭的壓力。

調查中,95.8%的受訪家長認為沒時間接送孩子的普遍難題應引起重視,94.8%的受訪家長希望推廣南京市的“彈性離校”做法。

張寶義認為,南京市的“彈性離校”政策開了一個好頭。“天津市也出台了從2018年春季學期起,開展中小學生課後服務工作,原則上下午五點結束的政策。這些舉措值得大力推廣。當然,推廣中可能存在一定困難,主要是學校方面的職責問題。”張寶義分析,孩子晚放學或彈性放學,會增加學校的工作負擔,而且在看管過程中發生問題,學校要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學校是解決問題最直接的一方,增加額外的人力、物力、財力去解決學生課後托管,對于學校來說壓力不小。”張成華認為,政府應給予一定財政撥款。“家長們應該也樂意付出一定的費用去解決這個問題”。

調查中,針對如何解決接送孩子的問題,59.6%的受訪家長希望教育主管部門為校方課後托管提供政策支持,53.2%的受訪家長希望學校以課後興趣愛好班的方式延長在校時間。其他還有家長自發組織“家長聯盟”,共同解決接送問題(41.1%);學校安排值班老師統一提供托管服務(43.9%);校車接送孩子(29.4%);為孩子報學校附近課外培訓班或晚托班,做好中間“餃接”(25.2%);社區提供孩子接送托管服務(24.4%)等。

“我在美國的朋友介紹,在美國的大城市,聯邦和市政府會同學校合作,向家長提供學生放學前後的服務項目,多數學校能提供給孩子免費早餐,不少還會提供午餐和晚餐。這種項目使家長能專注自己的工作,最遲到下午7點來接孩子。我覺得這種多方合作共建的形式就挺好。”北京市某高校研究生王(化名)說。

張寶義建議,允許學校積極引進第三方教育機構參與學生的興趣和實踐能力培養,充分利用放學後的這段時間。“當然,教育部門要出台相應的監管措施,嚴格準入門檻,本著學生自願的原則,將接孩子難的問題與課後教育一並解決,為孩子的成長創造新的切入點”。(杜園春 實習生 王涵)

編輯︰王楠
數字報

調查︰91.4%受訪家長常因接送孩子上下學而苦惱

中國青年報2018-01-15 17:52:55

 

資料圖︰家長接孩子放學。中新社發 張暢 攝

2017年秋季學期開始,江蘇省南京市所有公辦、民辦小學從每學期開學第二周起全面實行“彈性離校”。伴隨著中小學減負工作推進,很多小學放學時間都提前到下午三點半左右。接孩子成了不少家有幼兒、小學生的雙職工家庭面臨的難題。南京市的這一做法引起了家長們的關注。

上周,中國青年報社社會調查中心聯合問卷網,對1998位幼兒或小學生家長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91.4%的受訪家長常因接送孩子上下學而苦惱,94.8%的受訪家長希望推廣南京市的“彈性離校”做法。

參與本次調查的家長中,95.5%來自雙職工家庭。其中,生活在一線城市的佔32.2%,二線城市的佔44.5%,三四線城市的佔17.8%,縣城、城鎮的佔4.3%,農村的佔1.2%。

70.9%受訪家長在孩子放學時還上班

北京市海澱區市民秦佳的孩子今年上小學二年級,平時她和丈夫工作忙,接送孩子的“任務”就交給了退休後的父母。“這還是很辛苦老人的。有時孩子放學後還要快些吃完晚飯,因為之後還要上課外班。”

“為了孩子上學不遲到,我每天早上6點多就起床,7點前必須出門。”張成華(化名)居住北京朝陽區,他的單位和孩子的學校都在東城區。每天早上張成華負責順路送孩子上學,他也是單位到得比較早的員工。“不過孩子下午放學時我就不能接了,孩子媽媽輪休在家時由她接,更多時候則是讓父母過去接”。

調查顯示,91.4%的受訪家長常因接送孩子上下學而苦惱。相對來說,雙職工家庭(92.6%)比非雙職工家庭(67.8%)更容易遇到這個問題。在接送孩子的安排上,44.2%的受訪家長與愛人輪班,32.7%的受訪家長請家中老人幫忙,其他還有與鄰里或同事輪班(11.9%)、專門請代接人員(5.8%)、保姆接送(2.7%)。

“孩子每天早晨起床太費勁兒了,催幾次才行,早飯都吃不好。”小學三年級孩子的家長劉敏(化名)是一位家庭主婦,每次接送孩子光坐地鐵就要一個多小時。“孩子班上有家長實在抽不開身的,就委托朋友來接孩子。也有家長把孩子送至幼托班,但後來發現孩子在幼托班基本不怎麼學習,浪費了不少費用和時間。”

在接送孩子的具體困難上,70.9%的受訪家長在孩子放學時還上班,抽不開身。47.3%的受訪家長稱自己家離學校較遠,孩子睡不醒,早上送孩子和打仗一樣。其他還有學校與上班地點相距甚遠或方向相反(44.9%);老人幫不上忙,接送孩子只能靠自己(33.0%);上班期間抽空接孩子耽誤時間影響工作(26.6%)等。

天津社科院社會學研究所所長張寶義表示,小學生接送難的問題一直都存在,近幾年因為教育部門實行了嚴格的減負政策,讓小學課程及學生課後作業得到了一定的控制,放學時間也提前了,有的地方出現了“三點半現象”。即小學下午三點半放學,而家長們此時正忙于工作,無暇顧及。“每到孩子放學的時間就不難發現,來接孩子的家長中老人特別多,爺爺奶奶、姥姥姥爺們組成了‘接孩子大軍’。一些學校周邊因此出現了托管機構,而其中可能存在一些隱患”。

59.6%受訪家長希望教育主管部門為校方課後托管提供政策支持

秦佳認為家長沒時間接送孩子的問題應該引起重視。“據我了解,很多家長都是請老人接送孩子。但是如果老人身體有問題或者有事騰不出時間,情況就會變得更加麻煩。”秦佳坦言,她有幾次嘗試直接把孩子接到單位,但孩子太小,坐不住,經常跑動、嚷嚷,干擾了她工作。

“最近幾天氣溫低,老人一早起來出門送孩子很不容易。”張成華認為,“彈性離校”基本解決了家長時間排不開的問題,減輕了整個家庭的壓力。

調查中,95.8%的受訪家長認為沒時間接送孩子的普遍難題應引起重視,94.8%的受訪家長希望推廣南京市的“彈性離校”做法。

張寶義認為,南京市的“彈性離校”政策開了一個好頭。“天津市也出台了從2018年春季學期起,開展中小學生課後服務工作,原則上下午五點結束的政策。這些舉措值得大力推廣。當然,推廣中可能存在一定困難,主要是學校方面的職責問題。”張寶義分析,孩子晚放學或彈性放學,會增加學校的工作負擔,而且在看管過程中發生問題,學校要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學校是解決問題最直接的一方,增加額外的人力、物力、財力去解決學生課後托管,對于學校來說壓力不小。”張成華認為,政府應給予一定財政撥款。“家長們應該也樂意付出一定的費用去解決這個問題”。

調查中,針對如何解決接送孩子的問題,59.6%的受訪家長希望教育主管部門為校方課後托管提供政策支持,53.2%的受訪家長希望學校以課後興趣愛好班的方式延長在校時間。其他還有家長自發組織“家長聯盟”,共同解決接送問題(41.1%);學校安排值班老師統一提供托管服務(43.9%);校車接送孩子(29.4%);為孩子報學校附近課外培訓班或晚托班,做好中間“餃接”(25.2%);社區提供孩子接送托管服務(24.4%)等。

“我在美國的朋友介紹,在美國的大城市,聯邦和市政府會同學校合作,向家長提供學生放學前後的服務項目,多數學校能提供給孩子免費早餐,不少還會提供午餐和晚餐。這種項目使家長能專注自己的工作,最遲到下午7點來接孩子。我覺得這種多方合作共建的形式就挺好。”北京市某高校研究生王(化名)說。

張寶義建議,允許學校積極引進第三方教育機構參與學生的興趣和實踐能力培養,充分利用放學後的這段時間。“當然,教育部門要出台相應的監管措施,嚴格準入門檻,本著學生自願的原則,將接孩子難的問題與課後教育一並解決,為孩子的成長創造新的切入點”。(杜園春 實習生 王涵)

編輯︰王楠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