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士教授本科課程能激發學生興趣嗎?77.8%受訪大學生表示會去听

來源︰中國青年報 作者︰ 發表時間︰2018-01-10 17:59

在武漢大學,一門名為“測繪學概論”的基礎課,由6名院士和4名教授共同講授,已堅持了20年。這門課也因此被稱為“最奢侈的基礎課”。

上周,中國青年報社社會調查中心聯合問卷網,對1979名大學生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60.8%的受訪大學生認為院士回歸本科課堂能激發學生的學習興趣,87.7%的受訪大學生希望自己學校的院士講授基礎課。如果身邊有院士授課,77.8%的受訪大學生會去听。

受訪者中,00後佔4.1%,90後佔45.6%,80後佔37.0%。居住在一線城市的受訪者佔32.8%,二線城市的佔47.4%,三四線城市的佔16.5%。

55.5%受訪大學生偶爾听院士授課

李玉是武漢大學的一名大四學生。四年里,他听過很多院士講授的課程。據他介紹,他所在學校的講座以及黨課中有很多是院士講授的。“我听說我們專業在研究生期間,會有一部分課程是院士主講,其中包括很多知名的大家。這些課程很受學校重視和學生期待”。

北京某高校研究生劉凱則很少听院士授課。“可能和我的專業有關系,我學的是工科,大部分時間都在實驗室和基地做實驗,在校園和課堂內的時間相對少,而且研究生的課程大部分還是導師帶著走。我和院士近距離接觸都是在院士講壇這種大講座上,吸收一些和本專業不同的知識,領略一下名家風采。這種機會本科的時候多一些,研究生後因為時間不足就少了”。

參與本次調查的受訪大學生中,28.9%的人經常听院士授課,55.5%的人偶爾听,15.7%的人從未听過。受訪大學生最常听院士授課的場合是學校組織的相關講座(45.3%),其次是本科教學期間(38.0%),然後是研究生教學期間(36.4%),另外還有校外相關講座(18.3%)等。

北京某高校大三學生岳琪琪(化名)所在的學院是學校里為數不多的文科類學院。“學院的老師比較注重學生的人文素養,因此經常會推薦我們听一些名家講壇,其中有不少是知名院士主講的。雖然院士們專業不盡相同,但是他們總能在課上談及一些深刻的道理,或者用簡單易懂的語言闡釋深奧的話題。我大學這三年听了很多這種類型的講壇。”她說。

院士回歸本科課堂有什麼意義?調查顯示,60.8%的受訪大學生認為能激發學生的學習興趣;55.6%的受訪大學生覺得能發現和培養人才,有利于學術方面的傳承;50.8%的受訪大學生認為可以傳播前沿的學術理論;42.0%的受訪大學生認為可以讓學生感受大師的魅力;僅4.1%的受訪大學生認為是大材小用,院士應發揮更大的作用。

劉凱認為,院士授課的益處在于引導學生從更高的視角去看待問題,從更新的角度思考問題,讓學生的思維不僅僅囿于自己的專業和學科。

87.7%受訪大學生希望自己學校的院士講授基礎課

調查顯示,87.7%的受訪大學生希望自己學校的院士講授基礎課,回答非常希望和比較希望的受訪大學生分別佔33.7%和54.0%。

“我听過很多學院組織的院士講壇,不得不承認,院士主講的大部分都很受歡迎,內容豐富,特別有吸引力。另外,雖然院士們講的課題都很深奧,但他們會剖析其中的重點給本科生听,照顧本科生的知識水平,很容易激發同學們學習的興趣。”李玉說。

劉凱贊成本科多開設院士講壇這種形式的授課,讓院士更近距離接觸本科生。“我相信一定有很多同學願意去听。”他說。

調查顯示,如果身邊有院士授課,77.8%的受訪大學生會去听,僅10.3%的受訪大學生不會去,11.9%的受訪大學生回答不好說。

“我本科時候听的院士授課都是幾個專業聯合起來的大課,而且次數比較少。我非常期待研究生的時候可以上院士主講的核心課程。如果有院士講授的、和我專業相關的其他課程,我也很樂意去旁听。”李玉說。

劉凱告訴記者,他身邊有一些學文科的同學經常去听院士的講座,有時他也會跟著去。“但因為時間關系,能听到的課程有限,希望學校能多創造這樣的機會”。

岳琪琪也非常希望自己所在的學院開設院士授課的課程︰“這樣的課,翹課的人應該會很少,甚至其他學院的同學也會被吸引來。”

關于院士授課的重點,調查中,32.6%的受訪大學生認為院士應注重通識教育,做好本科教學;43.3%的受訪大學生認為院士應重點培養尖端人才,做好精英教育;24.1%的受訪大學生認為院士應兼顧通識教育與尖端人才培養。

“我認為院士也是從一名普通的本科生走過來的,他一定明白本科教育的重要性,我們學校就有院士教授本科基礎課,他們授課十幾年如一日。落腳通識教育,做好本科教學,才能為之後研究生教育打好基礎。”李玉說。

院士授課,劉凱認為重點不在于學生能從課堂上學到更多具體知識,而在于學生能因此獲得更寬廣的視角,學習進行更有深度和層次的思考。“因此我認為院士把授課重點放在本科生身上的意義要大于放在研究生身上”。

岳琪琪也認為院士應該回歸本科教育,而不是將全部重心都給研究生。

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認為,總體看來,當前本科院校普遍存在重學術研究,輕教育教學的問題。熊丙奇指出,要建立教授給本科生上課的制度,需要大學回歸教育本位。一方面,國家要推進教育管辦評分離改革,落實和擴大大學的辦學自主權,讓大學形成自身的定位,重視辦學質量和特色;另一方面,大學要建立基于教育和學術的管理評價體系,真正重視教師的教育能力和教育貢獻,這樣大學才會更重視本科教育。“首先所有教授都必須給本科生上課,然後院士給本科生上課才有可能成為常態”。

編輯︰王楠
數字報

院士教授本科課程能激發學生興趣嗎?77.8%受訪大學生表示會去听

中國青年報2018-01-10 17:59:58

在武漢大學,一門名為“測繪學概論”的基礎課,由6名院士和4名教授共同講授,已堅持了20年。這門課也因此被稱為“最奢侈的基礎課”。

上周,中國青年報社社會調查中心聯合問卷網,對1979名大學生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60.8%的受訪大學生認為院士回歸本科課堂能激發學生的學習興趣,87.7%的受訪大學生希望自己學校的院士講授基礎課。如果身邊有院士授課,77.8%的受訪大學生會去听。

受訪者中,00後佔4.1%,90後佔45.6%,80後佔37.0%。居住在一線城市的受訪者佔32.8%,二線城市的佔47.4%,三四線城市的佔16.5%。

55.5%受訪大學生偶爾听院士授課

李玉是武漢大學的一名大四學生。四年里,他听過很多院士講授的課程。據他介紹,他所在學校的講座以及黨課中有很多是院士講授的。“我听說我們專業在研究生期間,會有一部分課程是院士主講,其中包括很多知名的大家。這些課程很受學校重視和學生期待”。

北京某高校研究生劉凱則很少听院士授課。“可能和我的專業有關系,我學的是工科,大部分時間都在實驗室和基地做實驗,在校園和課堂內的時間相對少,而且研究生的課程大部分還是導師帶著走。我和院士近距離接觸都是在院士講壇這種大講座上,吸收一些和本專業不同的知識,領略一下名家風采。這種機會本科的時候多一些,研究生後因為時間不足就少了”。

參與本次調查的受訪大學生中,28.9%的人經常听院士授課,55.5%的人偶爾听,15.7%的人從未听過。受訪大學生最常听院士授課的場合是學校組織的相關講座(45.3%),其次是本科教學期間(38.0%),然後是研究生教學期間(36.4%),另外還有校外相關講座(18.3%)等。

北京某高校大三學生岳琪琪(化名)所在的學院是學校里為數不多的文科類學院。“學院的老師比較注重學生的人文素養,因此經常會推薦我們听一些名家講壇,其中有不少是知名院士主講的。雖然院士們專業不盡相同,但是他們總能在課上談及一些深刻的道理,或者用簡單易懂的語言闡釋深奧的話題。我大學這三年听了很多這種類型的講壇。”她說。

院士回歸本科課堂有什麼意義?調查顯示,60.8%的受訪大學生認為能激發學生的學習興趣;55.6%的受訪大學生覺得能發現和培養人才,有利于學術方面的傳承;50.8%的受訪大學生認為可以傳播前沿的學術理論;42.0%的受訪大學生認為可以讓學生感受大師的魅力;僅4.1%的受訪大學生認為是大材小用,院士應發揮更大的作用。

劉凱認為,院士授課的益處在于引導學生從更高的視角去看待問題,從更新的角度思考問題,讓學生的思維不僅僅囿于自己的專業和學科。

87.7%受訪大學生希望自己學校的院士講授基礎課

調查顯示,87.7%的受訪大學生希望自己學校的院士講授基礎課,回答非常希望和比較希望的受訪大學生分別佔33.7%和54.0%。

“我听過很多學院組織的院士講壇,不得不承認,院士主講的大部分都很受歡迎,內容豐富,特別有吸引力。另外,雖然院士們講的課題都很深奧,但他們會剖析其中的重點給本科生听,照顧本科生的知識水平,很容易激發同學們學習的興趣。”李玉說。

劉凱贊成本科多開設院士講壇這種形式的授課,讓院士更近距離接觸本科生。“我相信一定有很多同學願意去听。”他說。

調查顯示,如果身邊有院士授課,77.8%的受訪大學生會去听,僅10.3%的受訪大學生不會去,11.9%的受訪大學生回答不好說。

“我本科時候听的院士授課都是幾個專業聯合起來的大課,而且次數比較少。我非常期待研究生的時候可以上院士主講的核心課程。如果有院士講授的、和我專業相關的其他課程,我也很樂意去旁听。”李玉說。

劉凱告訴記者,他身邊有一些學文科的同學經常去听院士的講座,有時他也會跟著去。“但因為時間關系,能听到的課程有限,希望學校能多創造這樣的機會”。

岳琪琪也非常希望自己所在的學院開設院士授課的課程︰“這樣的課,翹課的人應該會很少,甚至其他學院的同學也會被吸引來。”

關于院士授課的重點,調查中,32.6%的受訪大學生認為院士應注重通識教育,做好本科教學;43.3%的受訪大學生認為院士應重點培養尖端人才,做好精英教育;24.1%的受訪大學生認為院士應兼顧通識教育與尖端人才培養。

“我認為院士也是從一名普通的本科生走過來的,他一定明白本科教育的重要性,我們學校就有院士教授本科基礎課,他們授課十幾年如一日。落腳通識教育,做好本科教學,才能為之後研究生教育打好基礎。”李玉說。

院士授課,劉凱認為重點不在于學生能從課堂上學到更多具體知識,而在于學生能因此獲得更寬廣的視角,學習進行更有深度和層次的思考。“因此我認為院士把授課重點放在本科生身上的意義要大于放在研究生身上”。

岳琪琪也認為院士應該回歸本科教育,而不是將全部重心都給研究生。

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認為,總體看來,當前本科院校普遍存在重學術研究,輕教育教學的問題。熊丙奇指出,要建立教授給本科生上課的制度,需要大學回歸教育本位。一方面,國家要推進教育管辦評分離改革,落實和擴大大學的辦學自主權,讓大學形成自身的定位,重視辦學質量和特色;另一方面,大學要建立基于教育和學術的管理評價體系,真正重視教師的教育能力和教育貢獻,這樣大學才會更重視本科教育。“首先所有教授都必須給本科生上課,然後院士給本科生上課才有可能成為常態”。

編輯︰王楠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