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明確中小學生睡眠時間要達標 你的孩子睡夠了嗎?

來源︰金羊網 作者︰葉志-- 發表時間︰2018-01-05 10:36

圖/視覺中國

羊城晚報記者 葉志--

近期,教育部印發《義務教育學校管理標準》,首次全面梳理了我國義務教育學校管理的基本要求,其中再次明確“家校配合保證每天小學生10小時、初中生9小時睡眠時間”。孩子們的睡眠時間是否能達到以上要求?為什麼有的孩子會睡不夠?羊城晚報記者日前就此進行了走訪。

年級段越高,孩子睡眠時間越少

“我家孩子以前可以睡10個小時,現在不行了,每天晚上寫作業都得寫到11點左右。”付女士的孩子在越秀區某小學上六年級,正處于小升初階段。她表示,導致孩子每天不得不晚睡的除了學校作業,更多是來自課輔機構的復習資料和相關課後拓展的作業,“主要是英語和奧數作業比較多,語文作業雖然不多,但是耗時長,孩子背背古詩詞、寫篇作文,一兩個小時肯定有的。”

羊城晚報記者采訪發現,隨著年齡和學級的遞增,廣州市中小學生睡眠時間呈現出普遍遞減的態勢。不少家長表示,作業量增多是導致孩子晚睡的主要原因。記者了解到,中、低年級的孩子基本能保證充足的睡眠時間,而隨著孩子進入高年級,他們不僅要完成學校老師布置的作業,還要完成課外補習班、課外興趣班的學習和課後作業,這也使得孩子想要在10點之前睡覺的目標變得困難起來。

除了作業多、課外補習班多,有家長表示,學習效率低下也是耽誤孩子睡覺的“罪魁禍首”之一。

方先生的女兒正讀初一,常常晚上11點還無法完成作業。在方先生看來,孩子的作業量並不算大,做事磨蹭才是導致其晚睡的主因。“孩子把書房門一關,我就不知道她在里面干什麼了。有一次中途給她端水果,過了一小時再去看,水果倒是吃完了,那本數學習題冊就沒翻過頁。”一旁的李女士表示,自己無奈之下只能盯著孩子完成作業。“無法集中注意力,就無法高效完成學習任務。原本兩小時就能搞定的作業,非要花四小時才能完成。”

此外,家庭睡眠習慣也是影響中小學生睡眠的因素之一。有中學生告訴記者,自己的父母睡得晚,受家庭影響,自己也逐漸養成了晚睡的習慣。“晚睡容易,早睡很難。當你習慣了十一、二點睡覺,很難在十點之前睡著。”

“目前肯定睡不到國家規定的9小時。”小華是一名初三學生,她告訴記者,睡眠不足是班里的普遍現象,很多同學都要寫作業並且復習到很晚,不熬夜根本完不成手里的學習任務。“我現在能做的就是盡量保證在十二點前睡覺,但是白天依然很困,就靠咖啡撐著。”小華說。不少初三學生都表示,自己在上課期間不小心睡著過。“有時候太困,我就干脆自己到教室最後站一會兒。”有學生調侃道。

中國學生每天寫作業2.82小時

日前,某中小學人工智能教育平台發布互聯網教育大數據——《中國中小學寫作業壓力報告》,《報告》顯示,近3年時間,我國中小學生日均寫作業時長由3.03小時降低為2.82小時,但2017年的最新數據仍是全球水平的近3倍。同為亞洲國家,我國中小學生寫作業時長是日本的3.7倍、韓國的4.8倍。在廣州,中小學生日均寫作業時長為2.99小時,高于全國平均水平0.17小時。因為熬夜寫作業,85%的學生出現過沮喪、崩潰、自我懷疑等心理問題。

而“陪寫作業陪到心梗”、 “我做錯了什麼,要陪孩子做作業”等熱議話題也並非空穴來風。《報告》顯示,中國91.2%的家長有過陪孩子寫作業的經歷,78%的家長每天陪。而隨著孩子年級升高,陪寫作業的壓力卻並未降低,高中生家長中每天陪作業4小時以上的佔比為7%。而陪寫作業已成為中國家長幸福感下降的主要原因之一,也是親子關系的殺手,數據顯示,有3/4家庭曾因寫作業“開戰”。

此外,全國的相關調查也顯示,近年來,青少年睡眠問題日益突出。在全國8個城市進行的調查顯示,我國學齡兒童睡眠不足(少于9小時)的比例為38.0%,城市兒童睡眠問題的患病率高于農村兒童,城市兒童睡眠時間不足9小時者所佔比例更高。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曾發布調查數據︰“2005年-2015年間,近六成中小學生睡眠不足國家規定的9小時。”

專家︰不建議課外為孩子“加餐”

據悉,廣州不少小學已倡導為學生減負,學校規定每天作業量語數英控制在1小時。那麼,為什麼還會出現“作業做不完晚睡”的情況?

記者采訪了多名中小學生的父母發現,家長對孩子的睡眠時間比較看重,但大部分只能保證在8個小時左右,不過擠佔孩子睡眠時間的並不是老師布置的作業,而是父母安排的興趣練習、課前預習和課後復習等,有的家長對小孩學習抓得很緊,不僅為孩子報各種培訓班,還為孩子不斷“加餐”。

“不建議給孩子增加學校布置以外的筆頭作業”,記者采訪了部分小學老師和校長,他們普遍對家長給學生額外增加各種練習題的做法表示反對,更提醒家長切忌讓孩子重復地做機械題目,比如在學校布置的作業基礎上,再來一本奧數練習冊等。

有小學校長表示,學生睡眠不足,最直接的影響就是使得學習效率降低。“長期睡眠不足會影響身體健康,從而對學生的長遠發展產生消極影響。”該校長表示,以小學生為例,作業量的多少並非關鍵,關鍵要引導學生專時專用,提高作業效率,讓孩子在做作業中學會有效管理時間。小學階段,比學習更重要的是養成良好的學習習慣,要做到“今日事今日畢”,防止“拖延癥”和“三心二意”等壞習慣的養成。特別是在低年級,要盡量讓孩子能對時間進行有效管理,在規定時間內做完應有的作業量。此外,家長也不要再給孩子作業“加餐”,這樣會讓孩子形成拖延時間應付家長的心理,從而形成拖時間的習慣。

“家庭作業是對課堂教學的補充,課堂上都學會了,就不用通過回家後做大量家庭作業鞏固。”東風西路小學校長陳伯良認為,減輕學生的作業負擔,既要減輕學生的心理負擔,也要提高學生的課堂效率。在他看來,作業量因人而異,喜歡做題的孩子,再多的作業也不多,不喜歡學習的,一道題也是負擔。常規而言,小學的作業量不會多,主要是培養興趣,不要機械地布置作業。

有些家長想讓孩子贏在起跑線上,喜歡找補習機構給孩子增加作業量。陳伯良表示,孩子一般不喜歡做更多作業,這時就會采取拖延術,原本半小時可以完成的作業,就拖著兩個小時完成,這反而會讓小孩養成非常不好的學習習慣。他認為,優秀的學習成績不一定非要靠題海戰術,提高課堂效率,發掘學生的潛能,調動學習興趣和積極性更重要。

編輯︰王楠
數字報

教育部明確中小學生睡眠時間要達標 你的孩子睡夠了嗎?

金羊網2018-01-05 10:36:12

圖/視覺中國

羊城晚報記者 葉志--

近期,教育部印發《義務教育學校管理標準》,首次全面梳理了我國義務教育學校管理的基本要求,其中再次明確“家校配合保證每天小學生10小時、初中生9小時睡眠時間”。孩子們的睡眠時間是否能達到以上要求?為什麼有的孩子會睡不夠?羊城晚報記者日前就此進行了走訪。

年級段越高,孩子睡眠時間越少

“我家孩子以前可以睡10個小時,現在不行了,每天晚上寫作業都得寫到11點左右。”付女士的孩子在越秀區某小學上六年級,正處于小升初階段。她表示,導致孩子每天不得不晚睡的除了學校作業,更多是來自課輔機構的復習資料和相關課後拓展的作業,“主要是英語和奧數作業比較多,語文作業雖然不多,但是耗時長,孩子背背古詩詞、寫篇作文,一兩個小時肯定有的。”

羊城晚報記者采訪發現,隨著年齡和學級的遞增,廣州市中小學生睡眠時間呈現出普遍遞減的態勢。不少家長表示,作業量增多是導致孩子晚睡的主要原因。記者了解到,中、低年級的孩子基本能保證充足的睡眠時間,而隨著孩子進入高年級,他們不僅要完成學校老師布置的作業,還要完成課外補習班、課外興趣班的學習和課後作業,這也使得孩子想要在10點之前睡覺的目標變得困難起來。

除了作業多、課外補習班多,有家長表示,學習效率低下也是耽誤孩子睡覺的“罪魁禍首”之一。

方先生的女兒正讀初一,常常晚上11點還無法完成作業。在方先生看來,孩子的作業量並不算大,做事磨蹭才是導致其晚睡的主因。“孩子把書房門一關,我就不知道她在里面干什麼了。有一次中途給她端水果,過了一小時再去看,水果倒是吃完了,那本數學習題冊就沒翻過頁。”一旁的李女士表示,自己無奈之下只能盯著孩子完成作業。“無法集中注意力,就無法高效完成學習任務。原本兩小時就能搞定的作業,非要花四小時才能完成。”

此外,家庭睡眠習慣也是影響中小學生睡眠的因素之一。有中學生告訴記者,自己的父母睡得晚,受家庭影響,自己也逐漸養成了晚睡的習慣。“晚睡容易,早睡很難。當你習慣了十一、二點睡覺,很難在十點之前睡著。”

“目前肯定睡不到國家規定的9小時。”小華是一名初三學生,她告訴記者,睡眠不足是班里的普遍現象,很多同學都要寫作業並且復習到很晚,不熬夜根本完不成手里的學習任務。“我現在能做的就是盡量保證在十二點前睡覺,但是白天依然很困,就靠咖啡撐著。”小華說。不少初三學生都表示,自己在上課期間不小心睡著過。“有時候太困,我就干脆自己到教室最後站一會兒。”有學生調侃道。

中國學生每天寫作業2.82小時

日前,某中小學人工智能教育平台發布互聯網教育大數據——《中國中小學寫作業壓力報告》,《報告》顯示,近3年時間,我國中小學生日均寫作業時長由3.03小時降低為2.82小時,但2017年的最新數據仍是全球水平的近3倍。同為亞洲國家,我國中小學生寫作業時長是日本的3.7倍、韓國的4.8倍。在廣州,中小學生日均寫作業時長為2.99小時,高于全國平均水平0.17小時。因為熬夜寫作業,85%的學生出現過沮喪、崩潰、自我懷疑等心理問題。

而“陪寫作業陪到心梗”、 “我做錯了什麼,要陪孩子做作業”等熱議話題也並非空穴來風。《報告》顯示,中國91.2%的家長有過陪孩子寫作業的經歷,78%的家長每天陪。而隨著孩子年級升高,陪寫作業的壓力卻並未降低,高中生家長中每天陪作業4小時以上的佔比為7%。而陪寫作業已成為中國家長幸福感下降的主要原因之一,也是親子關系的殺手,數據顯示,有3/4家庭曾因寫作業“開戰”。

此外,全國的相關調查也顯示,近年來,青少年睡眠問題日益突出。在全國8個城市進行的調查顯示,我國學齡兒童睡眠不足(少于9小時)的比例為38.0%,城市兒童睡眠問題的患病率高于農村兒童,城市兒童睡眠時間不足9小時者所佔比例更高。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曾發布調查數據︰“2005年-2015年間,近六成中小學生睡眠不足國家規定的9小時。”

專家︰不建議課外為孩子“加餐”

據悉,廣州不少小學已倡導為學生減負,學校規定每天作業量語數英控制在1小時。那麼,為什麼還會出現“作業做不完晚睡”的情況?

記者采訪了多名中小學生的父母發現,家長對孩子的睡眠時間比較看重,但大部分只能保證在8個小時左右,不過擠佔孩子睡眠時間的並不是老師布置的作業,而是父母安排的興趣練習、課前預習和課後復習等,有的家長對小孩學習抓得很緊,不僅為孩子報各種培訓班,還為孩子不斷“加餐”。

“不建議給孩子增加學校布置以外的筆頭作業”,記者采訪了部分小學老師和校長,他們普遍對家長給學生額外增加各種練習題的做法表示反對,更提醒家長切忌讓孩子重復地做機械題目,比如在學校布置的作業基礎上,再來一本奧數練習冊等。

有小學校長表示,學生睡眠不足,最直接的影響就是使得學習效率降低。“長期睡眠不足會影響身體健康,從而對學生的長遠發展產生消極影響。”該校長表示,以小學生為例,作業量的多少並非關鍵,關鍵要引導學生專時專用,提高作業效率,讓孩子在做作業中學會有效管理時間。小學階段,比學習更重要的是養成良好的學習習慣,要做到“今日事今日畢”,防止“拖延癥”和“三心二意”等壞習慣的養成。特別是在低年級,要盡量讓孩子能對時間進行有效管理,在規定時間內做完應有的作業量。此外,家長也不要再給孩子作業“加餐”,這樣會讓孩子形成拖延時間應付家長的心理,從而形成拖時間的習慣。

“家庭作業是對課堂教學的補充,課堂上都學會了,就不用通過回家後做大量家庭作業鞏固。”東風西路小學校長陳伯良認為,減輕學生的作業負擔,既要減輕學生的心理負擔,也要提高學生的課堂效率。在他看來,作業量因人而異,喜歡做題的孩子,再多的作業也不多,不喜歡學習的,一道題也是負擔。常規而言,小學的作業量不會多,主要是培養興趣,不要機械地布置作業。

有些家長想讓孩子贏在起跑線上,喜歡找補習機構給孩子增加作業量。陳伯良表示,孩子一般不喜歡做更多作業,這時就會采取拖延術,原本半小時可以完成的作業,就拖著兩個小時完成,這反而會讓小孩養成非常不好的學習習慣。他認為,優秀的學習成績不一定非要靠題海戰術,提高課堂效率,發掘學生的潛能,調動學習興趣和積極性更重要。

編輯︰王楠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