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再次明確︰小學生每天要睡夠10個小時

來源︰錢江晚報 作者︰李玲玲 發表時間︰2017-12-28 10:43

近期,教育部印發《義務教育學校管理標準》,首次全面系統地梳理了我國義務教育學校管理的基本要求,其中再次明確“家校配合保證每天小學生10小時、初中生9小時睡眠時間。”

“10個小時,我算算,那豈不是9點鐘睡,7點鐘起床,這怎麼可能,女兒能在10點前睡就很不錯了。”“我們也達不到,兒子六年級了,小升初,壓力大,作業多,再稍微磨嘰下,就睡晚了。”......

周日下午4點,在杭州某培訓機構休息區,正在等孩子下課的家長們聊起教育部的這一標準要求,現場10幾個爸爸媽媽,都是小學六年級家長,沒有一個人覺得能達到這個要求。

錢報記者在多所學校以及家長群中調查了解,小學低年級段睡眠時間尚好,但很早就開始各種興趣班的學生也難保證;而小學高年級段以及初中生能達到教育部要求睡眠時間的極少。

是什麼劫走了孩子的睡眠時間?輔導班多、作業多、做事磨蹭、家長的焦慮,這是多位父母總結的共同原因。

調查︰中小學生睡眠不達標是普遍現象

晚上8點20分,在杭州某民辦中學門口,已站滿了前來接孩子的家長。這一天學校剛公布了最新的月考成績,這當然成為家長們討論的主題。

冬日的夜晚氣溫很低,搓搓手取個暖,兩個熟識的媽媽彼此拿出了手機,認真研究學校發的成績短信。“我們這次科學有進步,英語差了點,你們呢?”“我們語文這次沒考好。” “看來,晚上回家後還是得再加強下,還好是走讀,學習時間能再擠出點。”

在這個時候,記者上前問孩子的睡眠時間,答案顯然在預料之中。“我兒子一般10點半睡覺,早上6點半前起床,滿打滿算,8個小時。我覺得班上的情況都差不多吧,住宿生可能睡得早一些,走讀的回家有時吃點東西、再做點作業什麼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一位媽媽表示。

記者還在現場發了10張小問卷,關于“你的孩子是否能睡足9個小時”的問題,10人回答全是不能;睡覺時間7人選了10點半,有3人選10點,起床時間集中在6點到6點半之間;“初中基本都要在7點10分左右到校,不能起太晚。”一位爸爸解釋。關于“哪個時間段明顯感覺孩子睡覺時間不夠了”的問題,家長選的都是初一,“上了初中,你會覺得小學時的作業真少啊。”一位媽媽開玩笑道。

與初中生相比,要求要睡10個小時的小學生情況又怎麼樣呢?記者向多所學校的家長進行了解,結果顯示小學三年級以前,如果家長稍微注意,9點鐘上床睡覺還是可以的,個別動作較慢及興趣班較多者除外;但到了高年級段,尤其是五、六年級,多數家長表示能睡到9個小時已經非常不錯,在記者采訪的約五十名家長中,有38人表示10點鐘睡覺,6點半起床是常態,12人表示能在9點半左右入睡。

此外,全國的相關數據調查也顯示,近年來,青少年睡眠問題日益突出。數據顯示,目前我國兒童青少年普遍存在不同程度的睡眠問題,且這一問題越來越嚴重。在全國8個城市進行的多中心橫斷面調查顯示,我國學齡兒童睡眠不足(少于9小時)的比例為38.0%,城市兒童睡眠問題的患病率高于農村兒童,城市兒童睡眠時間不足9小時者所佔比例更高。

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去年曾發布調查數據︰“2005年-2015年間,近六成中小學生睡眠不足國家規定的9小時。”

追問︰是什麼劫走了孩子的睡眠時間

“你認為是什麼原因劫走了孩子的睡眠時間?”

“這個‘劫’字用得好,還真是被劫走了。”在培訓機構休息區,現場10幾位爸媽展開了討論。

在這個問題的答案上,“作業”兩個字是高頻詞,家長表示,這作業不僅僅是學校作業,更多是指課外作業。

“報了輔導班總要做點作業吧,否則單憑只是每周去上次課怎麼會有效果?每天總要抽點時間做幾道數學題吧,也總要抽出點時間背背英語吧,我這才給女兒報了兩門課,我不知道那些語數英科都報輔導班的家庭,這時間怎麼夠分配,我無法想象。這需要一點時間那需要一點時間,一個小時不就沒了。”一位家有六年級女兒媽媽的話引發共鳴。

“提起作業,我想在座的每一位都有說不完的梗吧,近日有個調查報告不是說了嗎,陪寫作業已成為親子關系的一大殺手,甚至成為降低家庭幸福感的原因之一,對我來說不是‘原因之一’而是‘原因之首’,一陪兒子作業, 我的壞脾氣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

這位媽媽說的調查是指一中小學人工智能教育平台近日發布的《中國中小學寫作業壓力報告》,該平台稱,過去3年時間,我國中小學生日均寫作業時長由3.03小時降低為2.82小時。即便如此,這個數據仍是全球水平的近3倍。

其次,孩子動作慢,做事磨蹭也是讓父母們提起來就心焦的梗。“坦白說,如果提高點效率,作業時間也是能省出不少的,但孩子就是磨。”一位爸爸問,“你說現在的孩子這麼聰明,他們會不會覺得做完一樣作業家長會再布置一樣,就索性在那拖著啊。”“我們兒子現在做作業都是房門一鎖,不讓我在邊上,只好給他規定時間,做好出來,但往往孩子要求的時間都會長一點。”

“我是掐著10點的點盯女兒睡覺的,為此還制定了獎勵措施,能在10點前上床就獎5塊,女兒比以前快一些了,一周也能有兩三次獲獎了。”雨媽表示,現在再不抓孩子的效率,到了初中可就慘了。

再次,家長們也坦承,現在整個家庭的作息都推遲了,孩子也養成了晚睡的習慣。

最終,家長們還是把矛頭集中到了當前的教育環境。瘋狂的作業、如潮的補課、霸道的名校,我們都被裹挾在其中。“就說眼前吧,如果沒有上民辦初中的念頭,我想我會讓女兒早睡早起的,但是我們想上,所以,就不用說了吧。”已陪著女兒趕了多家培訓中心各種考試的媽媽的話讓現場沉默了。

我的睡覺時間被合謀掉了

小煜是一個很陽光的初一大男孩,小學、初中都在民辦學校,成績中上。

提及自己的睡眠時間,他算了算,“現在應該有8個小時了吧,爭取10點鐘能上床,早上6點15左右起床。前兩個月我比較慘,剛進初中,不適應,每晚都要弄到11點。”

“我覺得我的睡覺時間都被合謀掉了。”

“合謀?什麼意思?”

“不是,是我自己最近比較喜歡用這個詞,我的意思是說一件又一件或大或小的事,疊加在一起,就把我的睡覺時間給合謀沒了。”小煜解釋。

他說自己是班干部,班級管理工作難免會佔用一些時間,有時就會出現在學校沒有清完作業,得回家稍微補一下;他還報了個英語班,每天有20分鐘的作業,需要上傳給老師的;此外回到家總有些個人的事吧。“在校時間是固定的,那只有在家時間是可以調整的了,只不過調整的結果往往就變成了壓榨,壓榨休息時間。”

停掉兒子的游泳課,加報一個語文班,又在一周前找了位數學老師,想一對一補補課。“我的頭都快大了,小升初的火都燒到屁股了,著急焦慮,恨不得一天有48小時,都不記得已經多久沒帶兒子爬爬山打打球了。”說這話的是一個家有六年級兒子的媽媽,她坦承,自己做不到淡定。

“你說怎麼淡定,我也明白癥結所在,可總想努力一把上個民辦初中,再上個好高中吧,孩子成長不可能重來一遍,賭不起,所以像我這樣不淡定的家長,就只有在這種沒有最焦慮只有更焦慮的現實中掙扎了。”(本報記者 李玲玲)

編輯︰王楠
數字報

教育部再次明確︰小學生每天要睡夠10個小時

錢江晚報2017-12-28 10:43:05

近期,教育部印發《義務教育學校管理標準》,首次全面系統地梳理了我國義務教育學校管理的基本要求,其中再次明確“家校配合保證每天小學生10小時、初中生9小時睡眠時間。”

“10個小時,我算算,那豈不是9點鐘睡,7點鐘起床,這怎麼可能,女兒能在10點前睡就很不錯了。”“我們也達不到,兒子六年級了,小升初,壓力大,作業多,再稍微磨嘰下,就睡晚了。”......

周日下午4點,在杭州某培訓機構休息區,正在等孩子下課的家長們聊起教育部的這一標準要求,現場10幾個爸爸媽媽,都是小學六年級家長,沒有一個人覺得能達到這個要求。

錢報記者在多所學校以及家長群中調查了解,小學低年級段睡眠時間尚好,但很早就開始各種興趣班的學生也難保證;而小學高年級段以及初中生能達到教育部要求睡眠時間的極少。

是什麼劫走了孩子的睡眠時間?輔導班多、作業多、做事磨蹭、家長的焦慮,這是多位父母總結的共同原因。

調查︰中小學生睡眠不達標是普遍現象

晚上8點20分,在杭州某民辦中學門口,已站滿了前來接孩子的家長。這一天學校剛公布了最新的月考成績,這當然成為家長們討論的主題。

冬日的夜晚氣溫很低,搓搓手取個暖,兩個熟識的媽媽彼此拿出了手機,認真研究學校發的成績短信。“我們這次科學有進步,英語差了點,你們呢?”“我們語文這次沒考好。” “看來,晚上回家後還是得再加強下,還好是走讀,學習時間能再擠出點。”

在這個時候,記者上前問孩子的睡眠時間,答案顯然在預料之中。“我兒子一般10點半睡覺,早上6點半前起床,滿打滿算,8個小時。我覺得班上的情況都差不多吧,住宿生可能睡得早一些,走讀的回家有時吃點東西、再做點作業什麼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一位媽媽表示。

記者還在現場發了10張小問卷,關于“你的孩子是否能睡足9個小時”的問題,10人回答全是不能;睡覺時間7人選了10點半,有3人選10點,起床時間集中在6點到6點半之間;“初中基本都要在7點10分左右到校,不能起太晚。”一位爸爸解釋。關于“哪個時間段明顯感覺孩子睡覺時間不夠了”的問題,家長選的都是初一,“上了初中,你會覺得小學時的作業真少啊。”一位媽媽開玩笑道。

與初中生相比,要求要睡10個小時的小學生情況又怎麼樣呢?記者向多所學校的家長進行了解,結果顯示小學三年級以前,如果家長稍微注意,9點鐘上床睡覺還是可以的,個別動作較慢及興趣班較多者除外;但到了高年級段,尤其是五、六年級,多數家長表示能睡到9個小時已經非常不錯,在記者采訪的約五十名家長中,有38人表示10點鐘睡覺,6點半起床是常態,12人表示能在9點半左右入睡。

此外,全國的相關數據調查也顯示,近年來,青少年睡眠問題日益突出。數據顯示,目前我國兒童青少年普遍存在不同程度的睡眠問題,且這一問題越來越嚴重。在全國8個城市進行的多中心橫斷面調查顯示,我國學齡兒童睡眠不足(少于9小時)的比例為38.0%,城市兒童睡眠問題的患病率高于農村兒童,城市兒童睡眠時間不足9小時者所佔比例更高。

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去年曾發布調查數據︰“2005年-2015年間,近六成中小學生睡眠不足國家規定的9小時。”

追問︰是什麼劫走了孩子的睡眠時間

“你認為是什麼原因劫走了孩子的睡眠時間?”

“這個‘劫’字用得好,還真是被劫走了。”在培訓機構休息區,現場10幾位爸媽展開了討論。

在這個問題的答案上,“作業”兩個字是高頻詞,家長表示,這作業不僅僅是學校作業,更多是指課外作業。

“報了輔導班總要做點作業吧,否則單憑只是每周去上次課怎麼會有效果?每天總要抽點時間做幾道數學題吧,也總要抽出點時間背背英語吧,我這才給女兒報了兩門課,我不知道那些語數英科都報輔導班的家庭,這時間怎麼夠分配,我無法想象。這需要一點時間那需要一點時間,一個小時不就沒了。”一位家有六年級女兒媽媽的話引發共鳴。

“提起作業,我想在座的每一位都有說不完的梗吧,近日有個調查報告不是說了嗎,陪寫作業已成為親子關系的一大殺手,甚至成為降低家庭幸福感的原因之一,對我來說不是‘原因之一’而是‘原因之首’,一陪兒子作業, 我的壞脾氣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

這位媽媽說的調查是指一中小學人工智能教育平台近日發布的《中國中小學寫作業壓力報告》,該平台稱,過去3年時間,我國中小學生日均寫作業時長由3.03小時降低為2.82小時。即便如此,這個數據仍是全球水平的近3倍。

其次,孩子動作慢,做事磨蹭也是讓父母們提起來就心焦的梗。“坦白說,如果提高點效率,作業時間也是能省出不少的,但孩子就是磨。”一位爸爸問,“你說現在的孩子這麼聰明,他們會不會覺得做完一樣作業家長會再布置一樣,就索性在那拖著啊。”“我們兒子現在做作業都是房門一鎖,不讓我在邊上,只好給他規定時間,做好出來,但往往孩子要求的時間都會長一點。”

“我是掐著10點的點盯女兒睡覺的,為此還制定了獎勵措施,能在10點前上床就獎5塊,女兒比以前快一些了,一周也能有兩三次獲獎了。”雨媽表示,現在再不抓孩子的效率,到了初中可就慘了。

再次,家長們也坦承,現在整個家庭的作息都推遲了,孩子也養成了晚睡的習慣。

最終,家長們還是把矛頭集中到了當前的教育環境。瘋狂的作業、如潮的補課、霸道的名校,我們都被裹挾在其中。“就說眼前吧,如果沒有上民辦初中的念頭,我想我會讓女兒早睡早起的,但是我們想上,所以,就不用說了吧。”已陪著女兒趕了多家培訓中心各種考試的媽媽的話讓現場沉默了。

我的睡覺時間被合謀掉了

小煜是一個很陽光的初一大男孩,小學、初中都在民辦學校,成績中上。

提及自己的睡眠時間,他算了算,“現在應該有8個小時了吧,爭取10點鐘能上床,早上6點15左右起床。前兩個月我比較慘,剛進初中,不適應,每晚都要弄到11點。”

“我覺得我的睡覺時間都被合謀掉了。”

“合謀?什麼意思?”

“不是,是我自己最近比較喜歡用這個詞,我的意思是說一件又一件或大或小的事,疊加在一起,就把我的睡覺時間給合謀沒了。”小煜解釋。

他說自己是班干部,班級管理工作難免會佔用一些時間,有時就會出現在學校沒有清完作業,得回家稍微補一下;他還報了個英語班,每天有20分鐘的作業,需要上傳給老師的;此外回到家總有些個人的事吧。“在校時間是固定的,那只有在家時間是可以調整的了,只不過調整的結果往往就變成了壓榨,壓榨休息時間。”

停掉兒子的游泳課,加報一個語文班,又在一周前找了位數學老師,想一對一補補課。“我的頭都快大了,小升初的火都燒到屁股了,著急焦慮,恨不得一天有48小時,都不記得已經多久沒帶兒子爬爬山打打球了。”說這話的是一個家有六年級兒子的媽媽,她坦承,自己做不到淡定。

“你說怎麼淡定,我也明白癥結所在,可總想努力一把上個民辦初中,再上個好高中吧,孩子成長不可能重來一遍,賭不起,所以像我這樣不淡定的家長,就只有在這種沒有最焦慮只有更焦慮的現實中掙扎了。”(本報記者 李玲玲)

編輯︰王楠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