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法學到休閑美學 浙大女生六年跨四個專業

來源:錢江晚報 作者︰王湛 鄭淑婧 陳玉嬌 葉鑫 發表時間︰2017-12-08 14:46

她在浙大讀書六年,跨越三個專業領域,上周拿到了第四個專業入門資格;她也是浙大廚神,讀書之余,喜歡用美食誘惑小伙伴們。

昨天,記者聯系上這位1994年出生的浙大女孩邱涵時,她正在海南度假,去四處走走是她的習慣。

2016年,她本科拿到了浙大光華法學院法學學位、ITP(竺可楨學院創新與創業管理強化班)管理學輔修學位,保研時,她選擇了馬克思主義學院。今年10月,因為成績優異,她在完成碩士學業之後,遞交了博士轉專業申請,而上周,她通過了浙大人文學院的面試,攻讀人文學院休閑美學專業的博士項目。

不過讓邱涵成為浙大傳奇的,不僅僅是六年轉了四個專業,姑娘竟然還是位廚師,之前浙大紫金港月牙樓旁的校友林里的UNDERWOOD餐廳,就是她掌勺的。

從法學到休閑美學 六年換了四個專業

邱涵這次是帶著父母與外婆去三亞旅游,不僅是因為從碩士轉博士後有了空閑的時間,她更想通過這次旅行,讓自己的家人學會享受生活。“我爸媽听到我要讀休閑美學時,都崩潰了。”邱涵的父母認為,休閑美學虛無縹緲,不容易就業,且頻繁跨專業可能會增加學業壓力,影響畢業。

休閑美學是中國近年來的新興學科,是休閑學與美學的交叉。它探究的休閑與人類生活間的審美關系,以及生活的本質。邱涵選擇休閑美學,並不是一時沖動。

在讀碩士研究生期間,邱涵讀的是思想政治教育專業,學習了馬克思主義哲學,對什麼是美,什麼是生活產生了疑問。在了解馬克思的自由時間理論後,她發現“休閑”是人類社會中重要卻又被長期輕視的一部分。此後她又修讀了人文學院潘立勇老師開設的《中國傳統審美哲學》課程,被他的人格與思想深深打動,決定將休閑與美的交叉學科作為博士學習的方向。

一個半月的攻防與推拉,邱涵終于說服了父母,也最終轉博成功。不過,對她而言,這種體驗並不陌生。

“碩士選擇馬克思主義學院的時候,我的父母、朋友、光華法學院、ITP的老師,甚至馬克思主義學院的老師都以為我在開玩笑。”談起往事,這位馬克思主義學院研博會主席的口氣中已經有了一種輕松。

本科就讀于光華法學院的邱涵,在大二那一年加入了ITP,並以優異的成績獲得了ITP的竺院保研資格。按照浙大的慣例,拿到ITP保研資質的學生可以選擇校內任何一個學院攻讀研究生。邱涵的選擇,是馬克思主義學院。

法學院的教授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楮,以為邱涵填錯了。

但邱涵沒有“游戲”。她讀過馬克思主義學說的相關著作,也和馬克思主義學院的老師張應杭有過交談,後者成了她的研究生導師,“現在,很多人沒有讀過馬克思的原著,對馬克思主義學說有一種教條化的誤解,而誤解越深的地方,創造新事物的潛力也就越大。”

高中學會燒菜 大學里成了廚神

大多數浙大人認識邱涵,更多的是因為她曾是紫金港校友林中的美女廚神。

一座叫UNDERWOOD的木屋餐廳里,布滿了優雅浪漫的燭光。一位美麗的女廚師,為一對對戀人或好友烹調著拿手的咖喱大蝦。吉他音起時,歌聲振林樾。這樣的場景,在月牙樓畔的那片小樹林里,曾真實地上演。

2013年12月5日,UNDERWOOD在校友林里開張,廣受歡迎,前來就餐的客人絡繹不絕,就連預約都排到了兩個月後。然而,誰能想到餐廳的主廚兼合伙人,僅是一位大二的女生。

“我從小對廚房就有強烈的興趣。”邱涵是同學們公認的大廚,曾是浙大廚神比賽的冠軍。由于天生腸胃敏感,邱涵不得不養成對飲食精挑細選的習慣,與油炸、辛辣以及不健康的零食絕緣。而這種飲食方式,卻也讓她意外地收獲了敏銳的味蕾。

高一那一年,她離開家鄉麗水,到金華一中讀書。學校食堂枯燥的飯菜讓她產生了自己動手做菜的念頭。她第一次嘗試是在高中同學家中,邱涵做了一碗再家常不過的番茄炒蛋。她的同學,卻把那盤炒蛋舔了個底朝天。

對于做菜,邱涵有自己的哲學,她說︰“越是看起來簡單的菜肴,想要做得好吃,就越是困難。”

一碗番茄炒蛋,邱涵有八種做法——家常快手番茄炒蛋,滬式番茄炒蛋(甜口)、松軟番茄炒蛋(美式)、港式番茄炒蛋、傳統番茄炒蛋、多汁番茄炒蛋、健康番茄炒蛋(低糖少油)、拌飯專用番茄炒蛋。

正是這種對烹飪的熱愛,讓邱涵產生了開一家餐館的念頭,于是UNDERWOOD誕生了。

在包括她在內的四位合伙人的打理下,UNDERWOOD規模最大時,有20多位職工。盡管最終因為種種壓力,小店關門了,但還是在很多浙大人心中留下了美好的感覺。(通訊員 鄭淑婧 陳玉嬌 葉鑫 記者 王湛)

編輯︰王楠
對《從法學到休閑美學 浙大女生六年跨四個專業》表態
對《從法學到休閑美學 浙大女生六年跨四個專業》發表評論

滾動新聞

錢江晚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