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孕閃辭”算職場“踫瓷”嗎?專家︰不算違法

來源:金羊網 作者︰董柳 發表時間︰2017-09-13 15:01

羊城晚報記者 董柳

入職三天宣布懷孕,產假結束就要辭職——近日,多家媒體報道了浙江一家公司女員工孫小姐入職後的行為,並在社會上引發了對“隱孕閃辭”的討論。

孫小姐的這一做法是否合乎勞動法律的規定?如果該行為不違法,那麼用人單位是不是“虧大”了?今後在完善勞動法律時需不需要考慮這一特殊現象?

記者就此采訪了曾參與勞動合同法等多部勞動法律法規立法起草和論證工作的中國勞動關系與工會研究中心研究員、中國勞動關系學院法學院院長姜穎教授,以及廣東省律師協會勞動法律專業委員會副主任蔡飛律師。

聚焦

孫小姐的行為是否合法?

蔡飛︰“入職三天宣布懷孕”是否合法,可能有不同的聲音。但在道德上可以理解,因為勞動者有勞動、生存的權利。“產假結束就要辭職”盡管有點不厚道,但並不違法,因為勞動合同法明確地賦予了勞動者提前30天(試用期是提前3天)可以無條件、無限制離職的權利。

姜穎︰從勞動者的角度講,孫小姐的行為沒有違法。首先,從“入職三天宣布懷孕”看,法律規定了入職時不能有性別歧視,懷孕並非是女職工是否能入職的先決條件。如果就任該工作崗位與女性是否懷孕沒有直接的關系,即使女性應聘者隱婚或隱孕,都不構成違法。

“隱孕”是否構成勞動合同法中的“欺詐”?首先要看用人單位有沒有主動問及,如果沒有問,應聘者也就沒有義務告知;其次,即使問了,有沒有必要問——也就是從事該工作崗位是否需要了解職工的懷孕情況,如果用人單位有必要問清楚,而孫小姐隱瞞了,我覺得屬于不誠信行為,還夠不上欺詐,畢竟欺詐屬于比較嚴重的情形。

其次,“產假結束就要辭職”這種現象只是個別情況。辭職權是法律賦予勞動者的權利,對勞動者辭職的限制比較少,現在我們對于勞動者辭職制度也確實正在研究中,希望能提高勞動者的誠信、守信意識。

用人單位是不是有點“虧”?

蔡飛︰女職工懷孕期間享有的待遇,國家和企業各自承擔了部分。從這個意義上說,如果勞動者入職三天便宣布懷孕,產假結束就辭職了,對用人單位特別是一些經營性的企業是有影響的。但其實受影響的還不止用人單位,個別人的行為還可能導致其所在群體的合法權益受到更大的普遍的損害。

姜穎︰對于勞動者享有的辭職權很少受到限制,這一方面體現出對勞動者就業權和辭職權的保護,讓勞動力市場具有靈活性和流動性,但另一方面,像孫女士這種極端的例子確實也給用人單位帶來了比較大的影響——她可能沒給企業做出貢獻卻享受了更多的待遇和權利,在做法上大家可能會覺得有點不太好接受。

如何避免類似個案再發生?

姜穎︰作為勞動者,要提高自身的誠信、守信意識。同時,我們也應該鼓勵用人單位參加生育保險,這可以減輕企業的負擔。那麼相比較而言,對用人單位不公平的那一面就有所緩解。

蔡飛︰我覺得勞動者在就業過程中要樹立誠信意識。另外,可以從兩個層面考慮減輕企業的負擔,一方面女職工在孕期、產期、哺乳期所享受的待遇可以嘗試全由國家財政“買單”;另一方面,國家可以考慮對用人單位給予稅收等方面的優惠政策,以此減輕類似個案對企業帶來的負擔。

完善勞動法是否要考慮該現象?

蔡飛︰勞動者享有勞動的權利、辭職的權利,這些權利肯定是不能“動”的。一定意義上說,孫小姐確實鑽了空子,但不能以個別人的惡意,而對女性群體出台比較苛刻的法律規定。

姜穎︰我國的勞動合同法中目前還沒有勞動合同中止制度,今後可以嘗試針對這類特殊的現象適用這一制度——它可以賦予用人單位權力,讓其在遇到這類情形時跟勞動者協商,不解除勞動合同但可以中止或者暫緩勞動關系的履行,等女職工生育結束歸來後,如果能繼續工作就繼續履行勞動合同,如果不能繼續履行,就終止或解除勞動合同。

聲音 或影響 其他女性找工作

廣東某網絡科技有限公司鄧姓董事長向記者表示,之前他所在的單位也遇到過類似的事,最終,通過協商平和地解決了勞動者辭職這事。“作為企業,踫到這類事很無奈。”他說。

一些用人單位的負責人普遍表示,畢竟勞動者的這種行為不算違法行為,企業也不能做違法的事,所以,對這類現象表示“無可奈何”或“頭疼”。

不過,一些普通勞動者普遍認為孫小姐的行為屬“小聰明”“不厚道”。廣州一家互聯網公司上班的張小姐就認為“企業很受傷”,她還覺得,這種現象的出現可能會影響其他未婚女性或已婚女性找工作。

在廣東一家省屬事業單位上班的林先生表示,法律建立了種種保護懷孕女職工的制度,從保護女性就業權益的角度看,孫小姐的做法無可厚非,但確實在“理”上有點說不通。

背景

據媒體報道,在面試張先生所在的浙江一家公司時,孫小姐強調自己剛從廣東來寧波,並未結婚,短期也不打算結婚。孫小姐隨後跟公司簽了勞動合同。

可入職才三天,孫小姐就告訴主管自己懷孕了,要保胎休息。懷孕期間經常請假。而公司照樣發工資,繳納社保。沒想到,產假一結束,孫小姐就打電話來說辭職不干了。張先生說,他後來才知道,孫小姐是在知道自己懷孕的前提下才入職的,希望能在孕產期拿到工資並使社保不斷檔。

編輯︰偉霞
對《“隱孕閃辭”算職場“踫瓷”嗎?專家︰不算違法》表態
對《“隱孕閃辭”算職場“踫瓷”嗎?專家︰不算違法》發表評論

滾動新聞

金羊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