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師節在高校“遇冷”?大學生送祝福多以集體名義

來源:金羊網 作者︰付怡 周聰 範嘉欣 發表時間︰2017-09-12 16:22

揚州大學400名大一新生在操場上組成雙心形圖案和“老師好”字樣,表達對老師的節日祝福 圖/視覺中國

羊城晚報記者 付怡 周聰 實習生 範嘉欣

剛剛過去的這個教師節正值周日,對于不少小學和中學教師來說,這個周日溫馨而熱鬧,小禮物、鮮花、祝福短信等讓老師們深感為人師的神聖。但羊城晚報記者采訪發現,在高校中,教師節卻顯得有些冷清,只有部分老師收到學生的禮物或祝福短信,大學生們對于“尊師重道”、“為人師表”等概念有了新認識。

大學生送祝福多以集體名義

教師節前夕,廣州民航職業技術學院的戴老師照常回到辦公室,卻意外地收到了一束鮮花,還有全班同學滿滿的祝福。學生的舉動讓這位剛剛擔任班級輔導員的教師感動不已。

與戴老師同樣收獲祝福的,還有中央民族大學的王教授。“教師節我收到了很多祝福,一大早就有人發短信祝我節日快樂。”據他介紹,學生主要通過短信、電話的方式向他表達祝福,也有部分學生親自登門拜訪,並向他獻花。不過他也談到,登門拜訪的主要是他所帶的研究生,而在所有問候他的學生里,研究生佔了大多數。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的小余所在班級每年都會由班長或者學習委員做代表,從班費中抽出一部分,給老師送上小禮物或者鮮花。“到了大學,同學們倒是比高中更重視教師節了,主要是因為每個月的生活費要多一些,能有點富余貢獻出來送心意,高中時零用錢就很少。”

在暨南大學讀大三的小陳所在的學代會通過會內眾籌,在教師節當天給上百位老師送上一束鮮花表示祝福,她作為代表之一將鮮花送到十幾位老師的手上。她說︰“我和老師的關系更像是朋友,平時我會和學生處的老師們聊天,分享一些有趣的新聞,也會聊些八卦。教師節給他們送祝福自己也很開心。”

本科生對教師節相對“冷淡”

羊城晚報記者采訪發現,在高校校園里,教師節期間類似的行為並不多見,甚至在不少高校里,缺少相應的節日氛圍。特別對于那些沒有帶研究生的年輕老師,大學的教師節顯得格外冷清。僅任教兩年的尹老師,主要負責本科生的教學工作。教師節當天,他只收到稀稀落落幾條短信,尹老師對此並不在意,“教師節不都是這樣嗎?”他笑道。

對于本科生們的“冷淡”,大學老師們有自己的看法。“關系疏遠是最主要的問題。”經濟人類學博士、銀川大學副校長田廣教授如是總結。他認為,祝福不是學生的義務,不能強求。“研究生人數少,而且對應的導師只有一個,平時關系較為密切;但本科生不一樣,人數多,通常只有在上課時才與老師見面,而且一學期有好幾個授課老師,師生關系相對平淡。”

另一方面,本科生們對于這種“冷淡”也有自己的解釋。部分學生認為,自己和老師接觸時間太短。“每周上課見一面,老師都未必認得我,過節還要送祝福,未免太過肉麻。”一些大三、大四的學生則表示,給自己上過課的大學老師少說也有幾十個,“群發短信根本體現不出誠意。”

暨南大學大三的小龐認為,一個中學老師教一兩個班的學生,而一個大學老師則要教七八個班甚至更多的學生,老師和學生間相處時間少,感情基礎沒有中學時深厚,所以大學里教師節的氣氛自然不如中學熱烈。“如果教師節當天要上課,還是會當面和老師說‘教師節快樂’。”恰巧今年教師節在周日,小龐便沒有特意再給老師發微信送祝福了。

“對老師最好的尊重是好好上課”

盡管尊師重道是中國傳統,也有部分大學生對于老師和學生的關系發展出了新的認知。武漢某高校的小胡認為,對老師最好的尊重是好好上課、認真學習,不給老師添亂。“其實很多大學老師也並不在意教師節,教師和其他工種一樣,是一份工作,教師負責傳授知識,我們作為學生負責學好知識,各司其職,沒有必要過度渲染這種氛圍。”他表示,教師節這天給老師送些小禮物、鮮花、發祝福短信,都應當是個人行為,無可厚非;但如果太過隆重,上綱上線,就沒有必要了。

北京某高校的小林則認為,近年來出現不少“為人師卻不重道”的現象,這給了大眾一種感受︰有些教師或許並不那麼稱職。“相對中小學生,大學生更為成熟,老師備課是否認真,對待學生是否真誠,是否真的關心學生身心發展,大學生更能敏銳地感受。就我個人而言,老師很稱職、很專業,我自然會非常尊敬;但如果老師敷衍了事地對待工作,我自然會有自己的判斷。”小林表示。

教師節是老師的節日,但很多老師眼里還是只有學生們。一位接受新華社記者采訪的大學老師說,導師有句話讓他銘記——作為教育工作者,最有成就感的事應該是學生的科研成果獲得國家發明專利,而教師節最好的禮物,當然是看到自己的學生學好本領、報效祖國。

編輯︰偉霞
對《教師節在高校“遇冷”?大學生送祝福多以集體名義》表態
對《教師節在高校“遇冷”?大學生送祝福多以集體名義》發表評論

滾動新聞

金羊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