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人家的孩子”也可能是“小霸王” 兩類父母需警惕!

來源:金羊網 作者︰付怡 發表時間︰2017-09-08 15:48

新學期開始,盼開學的家長們雖然輕松了不少,但校園安全問題再一次提上了日程。校園欺凌事件近年來多次受到輿論關注,去年11月,教育部等九部門聯合下發《關于防治中小學生欺凌和暴力的指導意見》。但業內人士指出,除了出台相關規定,減少校園暴力的發生還需要社會、學校、家庭的通力合作。

記者在采訪中發現,校園欺凌除了身體上的暴力之外,更普遍的是長期的語言暴力、孤立他人等行為,而這類情況也往往不被父母所知曉。另一方面,施暴者並不僅僅是“壞孩子”,一些成績優異的孩子也會欺凌同學,而他們通常以玩笑和惡作劇定義自己的行為。專家表示,“絕對權威型”和“過渡溺愛型”的父母容易養育出具有攻擊性的孩子,而鼓勵孩子多交朋友則可以避免他們受到傷害。

校園“冷暴力”其實很常見

近年來引起輿論關注的校園暴力多為致傷、致殘甚至致死的嚴重案件。而記者采訪發現,言語暴力、恐嚇威脅、孤立他人等校園“冷暴力”則更為普遍。

已經大學畢業的胡徹向記者回憶了他高中經歷過的“白色恐怖”。班上有幾名行為十分乖張的男生,動輒對其他同學進行言語恐嚇,因為不想惹事,大家都默默忍耐了這種行為。

“最可怕的是,他們的行為止步于言語,不打人,只是威脅,我們沒辦法向老師匯報。”胡徹說,在高中,罵人不是值得向老師家長反映的事,“我一個男子漢,告訴爸媽被另一個男生罵,太丟人了,說不出口。”

“很難說他們到底哪里不對,這或許與他們本身的形象有關系。有個男生是體育生,比如他訓練完對坐在他後面的女生說︰‘來,給我揉揉肩。’大家會認為,他這個人就是這個樣子的,不會特別驚訝,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幫他按了。”胡徹分析,這種氛圍越來越濃烈的主因,是同學們的沉默和縱容,“他們沒欺負到自己頭上,就覺得事不關己,冷漠對待,下一次自己被欺負,就沒有人出手相助了。”

尹瑤經歷過那種孤獨無望的感覺︰她曾在高中時期,被班上其他同學孤立了整整一個學期。“只是因為我和班上一個同學有了矛盾,他就發動其他同學孤立我。慢慢地,沒人跟我說話,沒人和我一起吃飯、做操,去哪里都是我一個人。”最嚴重的時候,尹瑤需要等到所有同學吃完飯從食堂離開,她才敢去食堂。

“陰影很重,我幾乎沒有什麼高中時期的朋友,聚會我也不參加。尤其是那個發動別人孤立我的同學,此生再也不想與他有任何聯系。”尹瑤說,長達幾個月的時間里,她盡管無助,卻從來沒敢告訴過父母,直到大學快畢業了,父母才知道她曾經歷的這些。

“好學生”也可能是“小霸王”

而那些眾人眼中的好學生,或許也曾是校園里的“小霸王”。

王琪從小到大成績優秀,始終在班上排名前列,而他曾和另一名同樣成績優異的孩子一起,長期欺負班上一名男同學。“倒不是很嚴重地打他罵他,惡作劇的成分多一些,比如把他堵在牆角不讓他走,藏起他的作業本之類的。因為他沒有明顯的反抗,我們就有點變本加厲,沒有停手。”王琪說,如今想來,那名同學可能是因為寡不敵眾,加上性格內向,才沒有激烈的反應,“有點內疚吧,現在肯定不會做這樣的事了,但說不好那會兒為什麼這麼做。”

程柳高中時期因為成績優異進入了“實驗班”,“就是俗稱的‘快班’,班上同學都是成績排在年級前列的”。即使所有同學都是“別人家的優秀孩子”,也出現了欺凌的情況。“有個男生個子很高,很瘦,看著有點不協調,性格也很內向,在班上的成績不好不壞,是那種很不起眼的同學。他就是一些調皮男生經常欺負的對象。”程柳說,同學們都覺得那些男生只是開玩笑,並沒有真的打他罵他,所以對欺凌現象選擇了無視,“長大後覺得那就是欺凌,他當時應該是很無助的。”

記者在采訪中發現,這類開玩笑、惡作劇的情況十分常見,多數也隨著當事人年齡的增長而減少或未再發生。“小時候壞壞的同學,一般長大了就會變好,他們欺負過別人的事,也會忘記。我曾經遭受過同學不友善的玩笑和惡作劇,但能夠肯定的是,作為‘受害者’的我,是不會忘記這些事的。”程柳如是說道。

編輯︰偉霞
對《“別人家的孩子”也可能是“小霸王” 兩類父母需警惕!》表態
對《“別人家的孩子”也可能是“小霸王” 兩類父母需警惕!》發表評論

滾動新聞

金羊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