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亞四年制學費將上漲2000澳元至3600澳元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胡樂樂 發表時間︰2017-05-10 10:39

原標題︰澳大利亞上調大學學費引爭議

近日,澳大利亞政府宣布將提高大學學費標準、調整政府與學生各自承擔學費比例、減少助學貸款,並降低助學貸款償還起點。本次大學學費改革預計將為澳大利亞政府在未來3年內省下近28億澳元,但學生及其家庭將面臨嚴峻的經濟壓力,因為他們將更早、更快地償還助學貸款。

改革後,澳大利亞大學的四年制學費將上漲2000澳元至3600澳元。最貴的六年制醫學專業的學費甚至將從6.8萬澳元增至7.19萬澳元;大學生承擔學費的份額將從42%“略微”增至46%,政府的負擔則從58%“略微”減至54%,政府擬削減20%的大學財政撥款;此外,新方案還下調了“高等教育貸款計劃”償還的收入門檻——當大學畢業生年收入達到4.2萬澳元時,他們將必須開始償還大學助學貸款,而舊方案規定大學畢業生年收入達到約5.5萬澳元時才需開始償還大學助學貸款。

澳大利亞教育部長西蒙•伯明翰稱這次改革是“相對溫和的”,並承認“會給學生造成影響”。但澳大利亞全國學生聯合會主席蘇菲•約翰斯頓則表示,這一改革是政府對學生和年輕人發起的戰爭。對此,伯明翰部長解釋說,聯邦政府已難以承擔當下背負的520億澳元學生貸款債務,所以改革是不得已的。

對于這一改革,澳大利亞大學的領導人也普遍持批評態度。例如,悉尼大學校長邁克爾•斯賓塞在接受采訪時稱︰“學生支付的費用增加,而大學獲得的經費減少,這不是知識型國家的正確做法。”莫納什大學校長瑪格麗特•加德納也不同意教育部長伯明翰的觀點,其認為大學經費的變化是不公平的。她表示,大學對就業增長和國家未來的發展至關重要。

澳大利亞全國高等教育工會工作人員保羅•肯尼斯表示,新的改革方案調整了學生和政府各自需要承擔的學費比例,學生的經濟壓力將進一步增大。他還指出,如果政府減少了對大學的撥款,大學方面很可能會由于資金短缺從而提升學費進行彌補。

目前,澳大利亞大學生需要承擔的學費由所學專業決定。例如,法律、會計、商務或經濟專業的學生每年需要支付10596澳元,政府則承擔2089澳元。然而,師範、護士、臨床醫學的學生則需要繳納6349澳元,政府負擔10278澳元至14113澳元。雖然不同學科存在較大差異,但基本上學生與政府承擔的比例為四六開。改革後,這一比例將接近于五五開。

對于最新的大學學費調整改革,一些批評者認為這樣的政策調整不合理。蘇菲•約翰斯頓表示,降低“高等教育貸款計劃”的還款起點將會帶來很多問題。比如,這會讓一些本來就處于劣勢的學生面臨更大的壓力。而且這也讓她懷疑,政府沒有明白教育投資對年輕人和國家未來的影響。

值得注意的是,在過去十年里,在澳大利亞讀大學的花費已經上漲了20%,使得很多20多歲的學生依靠父母生活的時間變得更長。澳大利亞獎學金組織最新公布的研究結果顯示,自2007年以來,修完一個大學學位所需的總體花費上漲了近1.2萬澳元,這其中包含了教科書、學習配置、交通費用和設備費用等。而這僅僅是那些與父母住在一起的學生所需要付出的費用。對于那些已經搬離父母家的學生來說,過去十年間,他們需要付出的費用漲幅超過2.3萬澳元。該組織的調查顯示,在租住房屋的情況下,昆士蘭州一名學生修完六年制醫學學位所需要付出的費用為239099澳元,這與那些同父母一起居住的學生相比,花費高了10萬澳元。

雖然住家學生讀大學時要比在外租房的學生富足,但並不是人人都有這樣的機會。澳大利亞很多學生在念大學時並沒有機會住在家里,尤其是那些來自偏遠地區的學生。例如,20歲的大學生山姆•海威迪恩在公立的昆士蘭音樂學院攻讀音樂學學位。為了和父母住在一起,他每天要花2.5小時在路上。他表示,目前住在家里能減少他的一些日常開銷,但其他花費仍然不小,因此他需要做兼職工作來補貼費用才能完成學業。(作者︰胡樂樂)

編輯︰偉霞
對《澳大利亞四年制學費將上漲2000澳元至3600澳元》表態
對《澳大利亞四年制學費將上漲2000澳元至3600澳元》發表評論

滾動新聞

光明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