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班賴床改不了?早起打卡每周有紅包

來源:揚子晚報 作者︰ 發表時間︰2017-04-21 11:22

“早起三光,星光、月光和霞光。”早上6點不到,小陳已經為自己倒好一杯溫水,梳洗完畢,坐在電腦前開始碼字,這是她在微信早起群里堅持打卡的第1天。記者采訪了解到,不少白領都像小陳一樣通過加入微信早起群的方式來監督自己,借助外力解決“起床困難癥”和“手機依賴癥”。

早起打卡要念繞口令

小陳是嚴重的“起床困難癥患者”,她告訴記者,有時候晚起是因為前一天晚睡,但還有的時候晚起純粹是因為刷手機,明明早就醒了,卻還要在被窩里刷手機一個多小時。之前也嘗試過早起,可堅持沒幾天就前功盡棄。如果有一個群體互相提醒,還是在手機上,那麼一摸手機就能想起來,別人約束也會更有效一些,所以就入群了。

記者采訪發現,參與微信早起群的都是年輕人,有的還是在校大學生。一般早起群都會規定在早上某一時間點之前在微信群內打卡簽到。為了鼓勵大家早起,打卡的方式也是多種多樣。小陳所加入的這個早起群每21天為一個周期,入群時先要繳納21元入群費,這幾天早起的人都要在群里讀一段繞口令。後來幾天,大家打卡的形式開始豐富起來,圖省事的就在起床三分鐘內報上姓名,並附上“起床成功”幾個字,還有的通過曬早餐、曬跑步圖、曬書等方式打卡。也有的早起群為了更好監督,組員兩兩之間結成對子,早上還要互相打電話監督。

每一個早起群都有正向鼓勵措施和反向懲罰措施,為了給大家“睜開眼的力量”,群主也是設定了很多規矩來擺脫慵懶。在小陳加入的早起群中,長期堅持早起打卡的組員可以得到加分獎勵和書籍等實物獎勵,加分夠多就可以免費升級並加入下一期早起群。群里幾乎沒有人閑聊,早上從5點多就陸陸續續有各個成員開始打卡,無形中對晚起的人也形成一種壓力。每天晚上,群管理員還會對當天誰早起成功、誰失敗進行總結。打卡失敗的一般都是發紅包作為懲罰,紅包額度設定為10元,群主會對起床失敗又不發紅包的人進行一對一的提醒。群里積攢的各種費用會用來購買愛心手工制品、給優秀者發獎品,也有一部分直接用于公益。

早起打卡每周有紅包

與小陳的情況類似,程序員王永旺也對早起有一種執念。此前他都是靠自律在堅持,每天早上5點起床,之後冥想。在堅持兩個月後,事情一多,生物鐘又被強行拉回到晚睡晚起的模式。痛定思痛,王永旺索性直接建立了一個早起微信群,靠外力監督來實現早起的目的。

2017年元旦,這個群名為“早起青年與吃瓜群眾”的早起群建立,參加者分為“早起青年”和“吃瓜群眾”兩組,前者需要每天在5點到7點之間打卡,沒打卡需要發20元紅包;後者起監督作用,主要就是領取未按時打卡者發的紅包。由于紅包數總是少于群人數,“吃瓜群眾”為了搶紅包也會跟著早起。

在管理早起群這段時間里,王永旺每周都要花不少時間定期整理打卡數據,更新群內人數,還要提醒“早起青年”和“吃瓜群眾”動態輪換。運營14周時間,群內打卡率一直在八成左右。有的組員之前並沒有早起的習慣,在入群第一天就沒打卡,又不願發紅包,就直接退出。還有的在一星期內有4天忘記打卡,發紅包發到心疼主動退群。當然,也有組員設置了鬧鐘,早起打卡後扔掉手機繼續睡的。據統計,第一周,11個早起組員每天都按時打卡的只有7人。到第二周,增加到13人,每天都按時打卡的只有5人。“吃瓜群眾”幾乎每周都有好幾百元的紅包可搶。

到現在為止,作為群主,王永旺已經堅持早起近一百天了。他告訴記者,早起群最重要的就是監督,缺乏監督很難堅持下去,自己的這個群不知能堅持多久,打算多往前走走看。

同時,記者在采訪中也發現,這種將社交與個人生活習慣調整相結合的方式,加入了部分競賽或者游戲的性質,因此受到年輕人歡迎。但如何監督這些匯集的資金按照組織者承諾的方式被使用,也需要有更嚴密的監督機制。(孫文文據《北京晚報》)

編輯︰偉霞
對《上班賴床改不了?早起打卡每周有紅包》表態
對《上班賴床改不了?早起打卡每周有紅包》發表評論

滾動新聞

揚子晚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