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綜合閱讀率持續上升 閱讀方式日益多元

來源:人民日報 作者︰ 發表時間︰2017-04-20 10:37

數據來源︰2016國民圖書閱讀與消費報告、第十四次全國國民閱讀調查 制圖︰蔡華偉

9歲的金義哲和爺爺一起在重慶新華書店沙坪壩書城內看書。新華社記者 王全超攝

中國新聞出版研究院18日公布的第十四次全國國民閱讀調查中,一組數據耐人尋味︰超四成的成年國民認為自己的閱讀數量較少,近七成的成年國民希望當地有關部門舉辦閱讀活動。當越來越強烈的閱讀需求遇到海量的知識和越來越多樣的閱讀選擇時,我們今天該如何閱讀?

閱讀以更立體的形式抵達更多想讀書的人

今天,我們時刻都在與閱讀相遇。上班路上拿起手機听有聲書;城市深夜24小時書店燈光不滅;街頭轉角讀書沙龍分享心得;隨時隨地瀏覽各類閱讀軟件的好書推薦……

電子閱讀和紙質閱讀相互補充,讀書的人越來越多。第十四次全國國民閱讀調查顯示,2016年我國成年國民各媒介綜合閱讀率為79.9%,較2015年的79.6%略有提升,數字化閱讀方式的接觸率為68.2%,較2015年的64.0%上升4.2%。

今天,閱讀產業已不再是“作家寫作、出版社發行、受眾閱讀”的線性流程,同一部作品,往往會有計劃地先後推出文字、漫畫、有聲書等不同載體的版本。以閱文集團為例,其旗下囊括了QQ閱讀、起點中文網、創世中文網等品牌,擁有1000萬部作品儲備、400萬名創作者,覆蓋200多種內容品類,圖書成為一種IP(知識產權)資源,產業鏈延伸至電影、電視等領域。

更多更立體的獲取知識的方式層出不窮。知乎書店運營負責人範超然說,“以知乎為例,用戶可以在‘知乎書店’閱讀一本關于古典音樂的電子書,也可以在知乎社區內搜索古典音樂方面的優質回答,還可以在‘知乎 Live’中听到古典音樂從業者的分享。”

雖然整體閱讀率在不斷上升,但在國民對個人閱讀數量評價中,只有1.7%的人認為自己的閱讀數量很多,45.2%的人認為自己的閱讀數量很少或比較少。大眾對自身閱讀現狀的不滿,折射的正是對讀書和獲得知識層面更強烈的需求。

平台將人工擇優選擇與大數據分析相結合

受眾渴望讀書,作為日常提供閱讀服務的平台方和各類組織,如何為大眾進行篩選出值得推薦的好書?

底層數據是數字化平台智能推薦精準與否的重要指標和基礎。最近,北京地鐵出現的以“閱讀的百萬個理由”為主題的廣告,就是掌閱開展的關于用戶為什麼看書、喜歡看什麼書的線上數據調查。

當當副總裁兼出版事業部總經理陳立均介紹︰“比較典型的大數據統計方法是︰Also buy(買了又買),Also view(看了又看),用戶買過和搜過的書都證明他對此類型的書是感興趣的。大數據會挖掘用戶的基本特點,同時包括用戶個人收藏夾里的書,後台都會整合,獲得用戶興趣的標簽化需求,為用戶進行個性化精準推薦。”

而如果讀者喜歡讀某一領域的書,平台持續推薦同一類型,就會導致讀者閱讀興趣狹窄。掌閱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副總裁游亭介紹,“我們平台以‘協同推薦’為主,基于幾千萬閱讀人群,我們會將跟你喜好差不多的用戶所讀的其他領域的書也推薦給你。我們認為有六七成閱讀相似性的讀者,閱讀領域是可以互通的。”

大數據的反饋和市場的收益是選擇推薦好書的維度,但並不是全部。

掌閱設置了“留存率”,游亭舉例,“一本經管類書籍有1000個用戶,100個人購買,一本言情小說有10000個用戶,500個人購買。雖然言情小說收益更大,但前者留存率更高,所以推薦準確度高的書依然被我們定義為好書。人工再加數據,兩者結合,我們才會決定什麼是好書。”再如當當的“擇優推薦,暢銷跟進”原則,如果選擇童書,編輯必須自己通讀完,並且認為值得推薦給自己或者朋友的孩子。

除了線上的電商、客戶端、讀書微信公眾號,在線下,各類以讀書為主題的讀書會、文化沙龍也在為讀者選書。

一個話題、一本新書、兩個小時、兩三個嘉賓,思南讀書會進入了第三個年頭。讀書會策劃人、上海市作協創聯室副主任李偉長說,“我們選書標準就是是否具有我們眼中的文化價值,不管是否也有冷門的內容。比如學術大家劉曉峰老師在讀書會連講了兩場柏拉圖,一句句文本細讀哲學著作。”

在分享交流中放大閱讀價值、有效提高積極性

在互聯網時代,讀書和知識都在由私享轉變為共享。互聯網為閱讀注入了社交元素——分享、互動、傳播,在讀者與讀者、讀者與作者的交流互動中,閱讀的價值正在被放大。

經常在知乎上瀏覽信息的高璐,看到了這樣一場“知乎LIVE”活動︰“每周讀一本好書•2017新年計劃”,主講人將帶領書友用43周的時間,讀完40本書。所謂“知乎LIVE”,是指知乎推出的一種實時語音問答產品。高璐覺得志趣相投的人聚在一起互相督促,可以有效地提高自己的閱讀積極性。

對于閱讀大部頭書籍,主講人在活動的第一期“閱讀的思想與方法”就做了說明。他指導參與者,要合理管理自己的精力,按照自己的精神狀態閱讀不同難度的書,保證一定的連續性。高璐說,“現在看書,會根據主講人傳授的經驗,制作思維導圖,按照自己的理解,把書籍的思維脈絡構建起來,記錄在電腦上。”高璐說,這種方法很管用,以前一些書看了就忘,現在看幾眼思維導圖,整本書的體系立刻就回到了腦海。

上海的顧先生是思南讀書會的成員,他認為“每次參加活動都是深入閱讀思考的過程”。“我帶著自己對一本書的理解參加讀書會,又在讀書會上帶動我對書新的理解。名家導覽讓我了解到名家寫作過程中的心路歷程,了解到書背後的故事、書里段落獨特的構思、匠心獨具背後的想法等。比如金宇澄在讀書會上談他的《繁花》。這是一本滬語小說,我是上海人,看了小說後特別想了解作者的故事和想法,在思南讀書會上我了解到了,就能更理解作者的目的,加深對作品的理解。”

一些以讀書為主題的微信公眾號,也將視野更多投向了觀點的分享和閱讀興趣的培養。目前已經有110萬“書米”的微信公眾號“書單”的負責人說,“我們的定位是分享智識和見解,始于書而不止于書。先跟著我們看一本書,培養讀者入門,再對其專業領域的書產生不一樣的認知深度,讓讀者更多汲取到讀書的方法和視角,去讀自己想讀的書。”

保持閱讀的熱情和習慣,除了互動交流,最有效的方法其實是個人對知識和學習的渴求。北京大學語文教育研究所所長溫儒敏說,信息化時代的閱讀要有“自己的園地”,“要有讀書和思考的習慣,把讀書當作自己的生活方式。不只是為了考試等功利的目的而讀書,而是有比較自由超脫的閱讀,在讀書並接觸人類精神智慧精華的過程中,去發現生活,體驗世界,就相對能超越庸常的生活。”

編輯︰汪芳
對《國民綜合閱讀率持續上升 閱讀方式日益多元》表態
對《國民綜合閱讀率持續上升 閱讀方式日益多元》發表評論

滾動新聞

人民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