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娃去上班?可以有!

來源:人民日報 作者︰ 發表時間︰2017-04-12 10:01

爸爸媽媽都上班去了,孩子誰來帶?

當下,隨著全面二孩政策的實施,“孩子生了沒人帶”的問題,正日益成為不少80後、90後年輕父母的一大“痛點”。在上海市總工會去年進行的一項調查中,八成受訪的年輕女職工表達了這一隱憂。

那麼,有沒有一種辦法,讓上班族父母們能安安心心生娃,還不愁孩子沒人照顧,不耽誤工作?今年3月,上海市總工會推出了一項新舉措——創建“職工親子工作室”,探索在職工需求集中且有條件的企事業單位開展職工子女的晚托、暑托、寒托等各類形式的托育服務。如今,在首批授牌上海工會“職工親子工作室”的12家試點企事業單位,年輕的爸爸媽媽們帶著娃去上班,已經從夢想變為現實。

剛需︰60萬左右嬰幼兒,能上獨立設置托兒所的只佔0.87%

“本來我們全家都一籌莫展,听到單位要辦‘晚托班’的消息後簡直高興壞了,火速去報了名!”說起單位去年9月開始創辦的“晚托班”,上海復旦大學附屬中山醫院的80後醫生劉娟仍一臉興奮。

劉娟和她丈夫是中山醫院的雙職工,一個在放射治療科,一個在急診科,常常是一個在上白班,一個在上夜班,“有時候趕上了,兩個人在家里一個星期都踫不上一次面”,“照顧孩子更別提了,全靠家里老人帶。”

家里添了“老二”以後,情況變得更復雜了。以往,家里只需要一位老人去接孩子放學就行了,現在,得需要兩個老人,一個去接“老大”放學,一個在家照顧還沒上幼兒園的“老二”。而隨著老人歲數漸長,照顧起兩個孩子也越來越力不從心。

比起劉娟,心內科的秦勝梅大夫情況要更“慘”︰家里沒有老人帶,老公常年駐國外工作,帶孩子全靠自己。為了不耽誤工作,秦勝梅只好請了一個阿姨專門接送孩子放學。但是,“醫院常常有突發情況,有時候快下班了卻突然來一場手術,你根本不知道什麼時候能下班。”

在上海,像劉娟和秦勝梅這樣上班與“帶娃”難以兼顧的情況非常普遍。由于帶娃難,不少育齡女性不願意生二胎。上海市總工會女職工權益課題的一項調研顯示,有80%符合政策的育齡人群不願意生育第二個孩子,60%—70%認為沒人帶和養不起,其中沒人帶是最主要原因,尤其是0—3歲的孩子沒有人帶的問題越來越突出。根據調研數據,近年來,雖然上海托育“剛需”迅猛增加,但是托育機構卻因為成本高昂逐漸減少。2015年上海獨立設置托兒所只有35所,托兒數只有5222人,在1—3歲三個年齡組60萬左右嬰幼兒總數中,能上獨立設置托兒所的只佔0.87%。

怎麼讓年輕人既能安心上班,又能從容帶娃?在上海市總工會的支持下,上海一些企事業單位開始探索在單位內部開設“職工親子工作室”,嘗試讓孩子在單位托育,靈活配合父母上下班時間,最大限度實現“上班帶娃兩不誤”。中山醫院的“晚托班”,就是其中的試點之一。

所謂的“晚托班”,就是小學生下午3點半左右放學,至家長六七點下班這段時間的托管照料。“孩子放學了由單位統一派車從學校接到醫院來,等家長下班了再帶回家去。”中山醫院工會常務副主席秦嗣萃介紹,目前“晚托班”服務的對象是4—12歲的職工子女,但由于精力有限,也只能服務集中在醫院附近7所小學的員工孩子,有10余名。為了讓孩子更好地得到照料,工會還從有資質的社會培訓機構請了兩三名老師來輔導功課。

“孩子有地方托管,是我們這些雙職工的‘剛需’。”劉娟說,“晚托班”解決的正是年輕父母們的“剛需”,“有人督促孩子寫作業,結束了還有同齡人玩耍聊天,家長很安心!”

成本︰每月1000多元是主流,企事業單位為親子中心提供補貼

“一家人早上一起來上班,晚上一起回家,很開心!”在上海攜程公司總部,針對內部職工子女的全日制托管服務讓初為人父的丁毅喜笑顏開。與中山醫院的“晚托班”不同,攜程親子中心實行的是“朝九晚六”的全日制幼托,中心佔地800平方米,主要接收1.5—3歲的本公司員工子女。

丁毅的兒子今年兩歲多,已經在親子中心呆了一年。“明顯覺得小孩性格更開朗了。”丁毅說,自己和妻子都在公司上班,家里沒人帶孩子,以前在家里請阿姨帶過半年,“但是阿姨帶孩子的方式比較傳統,容易對孩子嬌生慣養,我們也挺擔心對孩子的性格、脾氣產生不好的影響。”而在親子中心,公司不僅給配備了活動教室、新風系統、游樂設施,還從第三方教育機構聘請了10余名教職員工,中午休息的時候,還能從監控視頻里看到孩子今天的表現,這讓丁毅感到很放心。

為職工辦親子中心需要不小的投入,企業收不收費,怎麼收費?據上海市總工會負責人介紹,不同的單位各有不同,但總體來說都帶有企事業單位內部福利性質,收費比較低廉。

在中山醫院,“晚托班”每個月1200元費用,再加上車費和一些點心費,總計在1400元左右;攜程親子中心則每月收取1600元費用,另收28元每日的餐費,包含兩餐兩點。“總的來說,價格不貴,在可接受的範圍內。”丁毅說。

收費低、接送方便,讓親子中心在上班族父母中大受歡迎。“目前攜程在上海有員工1萬多人,其中6000多人都是女員工,平均年齡28歲,處于生育高峰。”攜程人力資源總監邵海晟介紹,目前雖然企業有800多個符合入托條件的嬰幼兒,但中心只有100人的承載量,報名非常火爆,“現在等候名單已經超過50人,有的員工從懷孕就開始報名排隊。”

“其實,企業做這件事情也給員工帶來了歸屬感,實現雙贏。”同樣在企業開辦了“晚托班”的上海鷹峰電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負責人洪英杰說,企業辦這樣一個補充機構,就是讓上下班時間能夠和學校上下學時間匹配,讓一家能夠團聚,“這並不是企業又辦了一個幼兒園,而是與幼兒園的時間是錯配的,是社會辦學的有益補充。”

前景︰親子工作室或需避開辦學資質設置獨立標準,解除後顧之憂

一邊是上班族父母的“剛需”,一邊是企事業單位也有為職工提供托管服務的意願,那麼,這種方便年輕人的企業托管服務能否復制?

在走訪中,多家企業負責人擔心的並非簡單的場地和人力物力投入,最大的困難是沒有資質以及責任和風險太大。據了解,攜程親子中心辦學之初,就曾由于資質停辦過一段時間。

上海社會科學院的調查也顯示,托幼服務機構面臨的主要問題有資質、場地、師資和保險等問題。0—3歲嬰幼兒的早教是個法律灰色地帶,企業單位沒有辦幼托機構的許可。同時,嬰幼兒安全問題頻發。

“以場地標準為例,如果參考上海市《普通幼兒園建設標準》,生均面積至少要達到21.29平方米,這意味著招收100個學生需要至少2100平方米的場地,還要配備專門的室外活動空間,對于商務樓里的企業幾乎不可能做到。”攜程親子中心主管錢--說,而辦學場地不達標,就無法申請辦學許可證,也就無法獲得兒童活動場所專屬的建設工程消防驗收意見書。

而在衛生方面,根據規定,托幼機構要有獨立的廚房,哪怕證照齊全的企業職工食堂也不能直接給幼兒供餐,另外,絕大部分企業的營業執照經營範圍都不包括托幼管理。如何解決這一系列問題,讓這種托管服務無後顧之憂?

對此,正在試點的12家“職工親子工作室”做出了一些嘗試。如在上海鷹峰電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企業除加強安全衛生標準、安裝監控,還和家長簽訂了協議,即員工以互助會的形式自願成立照看組織,企業以提供一定支持的角色存在。在攜程親子中心,企業與家長、第三方教育機構建立了三方機制,並購買了公眾責任險,消除企業在辦“職工親子工作室”當中的一些後顧之憂。

“‘職工親子工作室’將堅持自建加眾籌的運行模式,充分利用社會資源合作共贏,共建共享,巧借市場力量解決托育需求。”上海市總工會副主席何惠娟說,下一步,市總工會將推動政府為職工子女提供托育服務制定政策和標準,並給予相應的優惠和扶持措施;將適時舉辦“職工親子工作室”項目對接會,讓項目供應方和需求方見面洽談合作方向和合作事宜;推動“職工親子工作室”納入上海工會服務職工實事項目,提供資金資助,規範標準配置、優化管理流程。

編輯︰汪芳
對《帶著娃去上班?可以有!》表態
對《帶著娃去上班?可以有!》發表評論

滾動新聞

人民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