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死,焉知生?”父母別忌諱談論死亡

來源:羊城晚報-金羊網 作者︰付怡 發表時間︰2017-04-07 14:28

  圖/視覺中國

羊城晚報記者 付怡

{清明剛過,許多家長帶著孩子踏青掃墓,祭奠先人。每一年,似乎只有在清明、春節等時間節點,孩子才有機會通過掃墓、祭拜等活動接觸死亡這個話題。平日里,中國家庭對于死亡顯得比較忌諱,父母總是避免談論它,甚至為它加上一層恐怖和迷信的色彩;學校里雖然經常開展安全知識教育,卻難見對生與死的討論。

生老病死,是每個人都會經歷的正常生理過程。對于孩子來說,他們應該怎樣認識生死?怎樣面對親人的死亡?專家建議︰父母不要忌諱談論死亡,因為孩子只有正確認識了死亡,才能更好地活著。

●死亡教育,學校和家庭的“盲點”

新學期開學時,幾乎每所學校都會對學生進行安全教育,告知學生如何防範危及人身安全的情況。本學期初始,記者走訪廣州市部分學校發現,校園中對生命安全非常重視,同學們也都認識到生命脆弱,應當珍惜。但記者鮮少見到有學校開設課程,教授學生如何面對死亡。在對死亡的教育方面,許多學校還是一片空白。

家庭里,很多父母更是避免談論死亡。在一些迷信的家庭,甚至說“死”字都成了忌諱。面對親朋好友的離世,不僅是孩子,就連大人也缺乏對死亡的正確理解——或是不懂得宣泄悲傷情緒,或是沉浸在悲痛中難以自拔。

楊楊從小到大幾乎沒有直面過親人的離世。曾祖父、曾祖母去世時,她都在外地上學,得知消息後,母親沒有讓她回家參加葬禮,避免讓她面對已逝的親人。至今,她從未直觀地“看見”過死亡。

楊楊說,在她的人生里,死亡是缺乏實感的未知存在,正因為從未面對,所以她不知道如何去面對。“我家的狗曾經生過一次大病,差一點就不行了,當時我情緒非常崩潰,連我父母都看不下去了。他們覺得,狗的病危已經讓我如此崩潰,以後遇到親人離世,怎麼辦?”

後來,楊楊的爺爺被查出早期肺癌,她坦言自己覺得天都塌下來了。“一听到‘癌癥’兩個字我就害怕,害怕爺爺會被癌癥帶走。”所幸爺爺的病情得到有效控制,也緩解了楊楊的崩潰情緒。

在死亡面前,許多成人和孩子一樣,恐懼、無知、手足無措。思思不同于楊楊,在她成長過程中,經歷了好幾個親人的離開。相對思思,她的母親卻似乎沒有從這些經歷中獲得對死亡的坦然。

“我在外地上學,大一的時候爺爺因病去世了,爺爺彌留之時,媽媽給我打了個電話,哭得話都說不清楚,顯得非常慌亂。那一刻,我和她一樣難過,但我不明白她為何那樣恐慌。”思思說,她現在已經能坦然接受這些親人已離開的事實,但是一想到日後父母也會離她而去,仍會感到強烈的不安和恐懼。

●親人離世,家長別忌諱談論死亡

自古以來死亡就是一個具有爭議的話題,哲學家尼采曾提出“向死而生”的死亡觀,即人生下來就是懷著死亡的焦慮。從生物學的意義上講,死亡是機體喪失生命體征的現象。隨之產生的是關于個人的情感、思維等感性層面內容的消失。死亡的未知來自于它的不可體驗性,而人們對于未知事物的恐懼則是一種天性。

心理學家、親子教育專家于東輝表示,懼怕死亡是正常的情緒,但怎樣認識死亡則與個人對其的理解有關。“在我們國家,墓地是非常肅穆、莊重的地方,而且往往遠離城區,遠離人煙;而在一些西方國家,卻常常可以看到墓地就在路邊的小公園里,或者在居民區里開闢的一塊土地上。中國人對死太忌諱了,在對它的天然恐懼之外人為增加了很多負面和恐怖的色彩。”加之學校和家庭缺乏死亡教育,整個社會對于死亡都處在恐慌和無知的氛圍中。“很多大人都無法正確地認識死亡,更不要說小孩子了。”

他指出,人是情感動物,對于逝去的親人抱有悲傷情緒是正常的。但從慰藉生者的角度來講,人們更應當以正面的心態去看待死亡。“當有親人逝去,我們不要懼怕告訴孩子死亡的真實面目,應當讓他們知道,死亡是人生必經的過程,是人生的最後一站,雖然親人的肉體會消失,但關懷和愛會永存。”

于東輝建議,家長不要忌諱談論死亡,引導孩子以正確和積極的心態看待死亡,這對于他們人生觀的建立是有益處的,也能夠幫助他們在面對親人離開時調節好自己的心態及情緒。“人要學會告別和放手,很多人在親人病危的最後時刻,不顧及親人的體面和尊嚴,強行要求醫生對他們使用延續生命的藥物和措施,這是一種對生命的錯誤認識。當我們站在病危親人的角度,就可以想到,在這種極端痛苦的時刻,他們或許更願意體面、平靜地離開世界,而不是毫無質量地活著。”

但是,關于孩子是否應當直面親人的死亡,他認為是有條件的。如果父母平日里注重對孩子在死亡觀念上的教育和引導,就可以帶著孩子去見親人最後一面,與他們好好告別;但倘若父母自己對死亡的觀念有偏頗,且從未就死亡話題與孩子討論過,此時讓孩子見證一個生命的逝去,可能會讓他們產生恐懼情緒,不利于長遠的心理健康發育。“面對死亡,連大人都需要足夠的心理準備,更不要說孩子了。如果孩子對死亡有正確的認識,知道這是正常的生理過程,知道親人雖離開,但他們之間的感情仍在,有了這種認知基礎,孩子就可以親自去跟親人告別。”

●生命教育,本質在于“好好活著”

雖然目前學校和家庭中死亡教育較為缺乏,但廣州已有一些社區開始了普及生命教育的進程。清明節前,天河區興華街家綜服務中心就開展了一次生命教育活動,讓居民通過分享生與死的故事,感受生命的可貴,學會珍惜親情。在荔灣區多寶街家綜服務中心,社工們則從去年開始為社區內的多所小學設計生命教育課程,通過“人和自己、人與他人、人與生命、人與自然”四個維度,讓孩子在正確理解死亡的基礎上,學會欣賞自己,重新認識自己與自然、家人、朋友的關系。

記者了解到,“生命教育”這一概念起始于上世紀60年代的美國,當時社會中的吸毒、自殺、他殺、性危機等危害生命的現象層出不窮,尤其是青少年的自殺率不斷上升。彼時美國學者杰•唐納•華特士首次提出了生命教育,希望通過生命教育喚起人們對生命的熱愛,消解生命的威脅。最初,生命教育的目的在于預防未成年人自殺,但隨著概念的發展,生命教育被賦予更多的含義,“成長”和“發展”也被納入其中。

于東輝認為,生命教育的核心在于“好好活著”。而好好活著的前提,是正確地理解生與死。“我們告訴小孩珍惜生命固然沒錯,但是面對生命終止的時候,更應該好好活著。無論這即將終止的生命是自己的還是親朋好友的,都能做到不懼怕死亡,每一天都活得精彩。做到這樣,才能說我們對孩子的生命教育是成功的。”

 

編輯︰偉霞
對《“未知死,焉知生?”父母別忌諱談論死亡》表態
對《“未知死,焉知生?”父母別忌諱談論死亡》發表評論
羊城晚報-金羊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