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兒歌遇新問題 孩子沒見過真燕子不知手絹啥用途

來源:成都商報 作者︰袁慧晶 發表時間︰2017-03-30 09:05

“小朋友們,告訴老師,誰看見過小燕子呀?”面對老師的問題,16名小朋友一臉懵懂。老師希望家長周末帶孩子去看看燕子。16名小朋友的家長,有14個都說沒有找到燕子。

“手絹有什麼用?”“可以做游戲!”小朋友們爭相舉手回答。老師繼續問道︰“你們知道手絹還有什麼用嗎?”20多名小朋友安靜下來,沒有人再答得上來

3月中旬,眉山一早教中心教完兒歌《小燕子》後,一位小朋友天真地問道︰“老師,小燕子是什麼?”于是,老師要求周末去看看小燕子。可是,全班16名小朋友有14名都沒找到。樂山市啟明星幼稚園教唱兒歌《丟手絹》,全班20多名小朋友竟無一人知道手絹可以用來擦汗或擦鼻涕。

有家長認為,這些兒歌固然經典,但唱了幾十年,難道就不應該有更適合現在小朋友傳唱的兒歌嗎?

“小燕子,穿花衣,從來不到我這里”

周末找燕子 超過八成沒看見

“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來這里,我問燕子你為啥來,燕子說,這里的春天最美麗……”眉山一早教中心的王雪梅(化名)在教兩三歲的小朋友學唱兒歌。唱罷休息,一位小朋友天真地問︰“老師,小燕子是什麼?我要小燕子。”

“小朋友們,告訴老師,誰看見過小燕子呀?”面對老師的問題,16名小朋友一臉懵懂。23歲的王雪梅自小看著自家屋檐下的燕子,唱著這首歌長大。對于小朋友不認識燕子,她有點意外。隨後,王雪梅陸續向家長表示,希望他們周末帶孩子去看看燕子。

小時候常看到燕子的湯樣也覺得看看燕子嘛,好簡單的事。3月18日,他帶著妻女開車出門,好半天都沒發現燕子。隨後,他來到眉山市湖濱路,東坡湖上鳥兒不少,但鳥兒飛得遠遠的,無法分辨是不是燕子。不甘心的他又驅車到岷江對面的崇禮鎮,在朋友的農家樂里,還是沒找到一只燕子。

到了3月20日(周一),班上16名小朋友的家長,有14個都說沒有找到燕子。兩個找到燕子的家庭,一家稱是在湖濱路上休息時偶遇,一家說回到丹稜縣老家,才看到燕子。得到家長們的答案,王雪梅有點失落。實際上,她也有10多年沒有近距離地看到過燕子了。

連日來,成都商報記者走訪眉山多個幼兒園,超過六成的小朋友稱沒看到過真實的燕子。看到過的小朋友中,九成以上不明白燕子和別的鳥兒有啥區別。

小燕子都很難看到了,《小燕子》這首兒歌卻還在傳唱。湯樣覺得,雖然是經典,但唱了幾十年,難道就不應該有更適合現在小朋友傳唱的兒歌嗎?

“丟,丟,丟手絹,現在應該‘撿’回來”

手絹有啥用 娃娃只知做游戲

“丟,丟,丟手絹,輕輕地放在小朋友的後面,大家不要告訴他……”3月29日下午,這首耳熟能詳的兒歌在樂山市啟明星幼稚園里響起。兒歌唱畢,該園大一班班主任楊果又帶著小朋友們玩丟手絹的游戲。游戲結束後,楊果拿出手絹和小毛巾提問︰“大家知道毛巾和手絹都是做什麼用的嗎?”

“手絹可以做游戲!”小朋友們爭相舉手回答。楊果繼續問道︰“你們知道手絹還有什麼用嗎?”20多名小朋友安靜下來,沒有人再答得上來。“其實呢,手絹原來是用來擦汗或擦鼻涕的。”楊果說,“只不過現在手絹越來越少了,慢慢被衛生紙巾取代了。”

“記得我們上幼兒園時,每個小朋友胸前都用別針別著手絹,方便老師給小朋友隨時擦汗、擦鼻涕。做游戲時,還被拿出來當道具。”楊果說,如今這一“貼身之物”已漸行漸遠了。

隨著衛生紙巾的普及,現在的中國人真把手絹“丟”了。“紙巾方便、省事,但造成的浪費、二次污染也不可小視。”原來,這是楊果在給孩子們上環保課。“雖然手絹不常見了,但是我們應該‘撿’回來。”啟明星幼稚園園長楊姣表示,環保要從小事做起,從娃娃抓起,將向家長發出環保倡議,呼吁重拾丟棄的手絹,少用紙巾, “其他一次性用品也要少用”。

幼稚園園長︰經典兒歌不“過時”

樂山家長劉女士,也有湯樣類似的困惑。她說,有一次給兒子唱《我在馬路邊撿到一分錢》,孩子就好奇地問︰“一分錢是什麼樣的啊?”劉女士愣了好久才回答︰“現在不用了,就相當于你買零食用的一元錢。”

楊姣對此表示理解,現在“小燕子” 很少飛入尋常百姓家,“手絹”也幾乎被紙巾完全取代。但她認為,這些經典兒歌不能丟棄。雖然小燕子、手絹、一分錢等不常見了,但這些具有時代背景的傳統經典兒歌並不“過時”,幼兒教育強調“情趣”,讓孩子明白其中蘊含的道理和內涵更重要。“穿花衣的小燕子”傳遞了春天的朝氣蓬勃,“馬路邊撿到一分錢交給警察叔叔”蘊含了拾金不昧的精神不能丟,還有“粉刷匠”的努力勞動精神,“丟手絹”里充滿了童真童趣,“這些傳統兒歌歷久彌新,傳遞的‘精神力量’更重要。”

幼教人呼吁︰應鼓勵創作 優秀兒歌

有關人士認為,當代童謠已呈現日漸式微的態勢,脫離生活、沒有童趣、太注重教化功能,與童謠創作者長期形成的僵化思維定式有直接關系。

楊姣等從事幼兒教育的人士認為,現在適合小朋友傳唱的兒歌、童謠不是特別多。因為現在的一些兒歌打動不了人,好的童謠、兒歌越來越少,只能傳唱以前的,應該鼓勵更多的人創作好的兒歌、童謠,或者在尊重原作的基礎上,進行大膽再創作,賦予老歌新生命。(成都商報記者蔣麟 顧愛剛)

編輯︰偉霞
對《老兒歌遇新問題 孩子沒見過真燕子不知手絹啥用途》表態
對《老兒歌遇新問題 孩子沒見過真燕子不知手絹啥用途》發表評論
成都商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