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秀試水校內托管 “三點半困境”破冰?

來源:羊城晚報-金羊網 作者︰許琛 霍軼群 發表時間︰2017-03-28 15:07

  放學後的孩子何去何從,令人揪心

羊城記者幫

幫話題︰兩會熱話再延伸3

緣起

每年全國兩會上,代表、委員各抒己見、建言獻策,不少建議實實在在觸及老百姓的生活痛點,並給出了紓解良方。當這一撥熱議過去,代表、委員的真知灼見便往往被遺忘了。有鑒于此,我們特地擷取兩會期間的熱話題進行落地延伸,以求讓這些有識之見繼續發揮強大“後勁”,真真切切影響你我的生活。

文/圖 羊城晚報記者 許琛

實習生 霍軼群

在剛過去的全國兩會中,教育問題依舊是代表委員關注的焦點。在減負政策實施之後,中小學生在校時間變短,三四點放學,而家長往往還沒有下班,沒時間接,接回來也沒人看,去托管班又不大放心。而在廣州,自2014年9月全面取消小學生午休管理和課後托管以後,廣州的家長更是為孩子的托管問題操碎了心。

羊城晚報記者調查發現,廣州多個區就課後托管問題已展開積極探索,未來有望引社會機構入校,解決師資不足經費有限的校內托管問題。

1 彈性放學能否“彈”走困境?

在今年的全國兩會上,中小學“三點半困境”成了代表委員的熱話題。有代表提出,中小學校需主動承擔起學生課後服務責任和課外拓展的社會服務功能,明確放開課外托管和拓展教育到非義務教育屬性,允許中小學收取合理的義務教育之外的相關費用,修改中小學在校時間的硬性規定,實行彈性放學時間。

人大代表,教育部黨組書記、部長陳寶生表示,鼓勵各地摸索經驗,解決自己的問題。教育部已經印發《關于做好中小學生課後服務工作的指導意見》(下稱《意見》),“中小學校需主動承擔起學生課後服務責任”,實行彈性放學時間。甚至可以通過“政府購買服務”。

這些建議,讓不少廣州家長欣喜。但記者調查發現,要徹底解決“三點半困境”,還有很多不可忽視的矛盾需要面對。

2 灰色托管太亂“正規軍”太貴

自2014年廣州全面取消小學生午休管理和課後托管之後,學校就開始不負責學生的課後服務,孩子午休和放學去哪成了家長的煩心事。不少人無奈選擇了托管班。

記者走訪廣州市內多所小學,發現附近的托管班存在無行規、無資質、無收費標準以及無質量保障四大亂象。在各所學校周圍充斥著各種良莠不齊的托管班。這些托管班多聚集在居民樓,不僅空間狹小,安全也無法得到保障。

在文德路一家私人開辦的托管機構,記者看到,一個10平方米左右的房間住著二十個學生是常見的事,房間內放置六七張雙層床,左右床緊貼在一起,基本沒有過道。沒有任何消防措施,就連最基本的滅火器都沒有配備,一旦發生事故,後果將不堪設想。

還有一些帶有輔導性質的托管機構,也很受家長青睞。記者瀏覽多家招聘網站,發現上面不少托管中心、教育機構發布的招聘托管教師消息,多是招全職,教師的學歷大部分要求大專,且並沒有要求提供教師資格證。

曾兼職當過托管教師的中山大學學生常同學告訴記者,自己去的那家托管機構對家長聲稱她是在校任課教師,這讓常同學感到非常不安,上課時總會有些心虛,覺得自己騙了家長。

除此之外,居民區開大量的托管機構,讓居民很是不滿。不少地方已經開始驅逐小區內的托管機構。位于天河區體育東路小學珠江新城校區附近的雋峰苑就發出了“逐客令”,如今雋峰苑已不見任何托管機構的蹤影。但這些托管機構被驅逐之後,大量的學生去處就又成了棘手問題。

因為有種種現實問題存在,家長們對彈性放學建議的提出都表示欣喜,希望學校可以啟動校內托管,承擔起責任。

灰色托管中心亂象叢生,為孩子尋找正規機構托管,是家長們能想到的唯一選擇。據統計,目前登記經營範圍為“學生托管”的企業及個體工商戶僅15家。有資質的托管機構有很多收費過高,大部分家庭承擔不起。

記者走訪了解到,學校附近的托管機構一般收費在600-1000元左右,而持證上崗的“正規軍”每月的收費都會高達2000元,還有很多已經達到了3000元以上,這樣的價格讓家長大呼“頂不順”。

3 校內托管難在經費亦難在人力

家長都希望學校負擔起托管的責任,但學校對于承接托管也有一番苦水要吐。

2014年9月,一紙取消午休管理和課後托管收費的指令之後,為了保證校內午休及托管工作的正常運作,在取消收費之後,廣州對午休和課後托管服務給予財政補助,補助標準均為每生每日2元。事實上,這些經費對學校的托管工作來說遠遠不夠。

越秀區某小學在取消學校托管後,部分學生轉入私人托管機構,部分則仍留在學校趴桌子。眼看著小孩午托無人管,家委會成員于心不忍,成立了臨時輪班的機制,挨個到學校去看孩子。“雖然每個孩子有2元的補貼,但如果用這個錢來請老師,就未必有人願意犧牲休息時間來看管孩子了。”一位家長說。

更令校方糾結的是,托管服務進校園由誰來管?記者就這個問題采訪了幾名公辦學校的教師。大部分教師對此持反對意見,表示沒有精力。

“我們平時工作就承擔著上課和教學的壓力,開展校內托管,意味著工作時間的延長,相當于從早到晚都在學校,我覺得我們沒有那麼多的精力。”天河區某小學的楊老師明確地表明自己沒有精力參加校內托管。

也有老師表示可以接受,越秀區某小學的一位老師表示如果可以多給一些補貼,不介意開展校內托管。她認為,除了安排在校教師進行托管之外,學校也可以適當聘用一些有資質的校外人員和志願者,擔負起托管責任。

冼村小學校長郭海英表示,他完全理解職業家庭的苦處,但是教師的本職工作是教育教學。他建議,將看護學生的工作交由社會服務機構,鼓勵社區少年宮等機構進學校開展興趣活動。

4 擬試點校內托管引入社會機構

無論如何,兩會代表委員的建議至少提供了一個方向。越秀區某小學一位校長認為,既然教育部長都發聲允許學校請專職人員照看學生托管,且由政府埋單倒不失為一件好事。“應該鼓勵社會化服務,讓老師專心于教學”。

事實上,在去年9月,一種“課後素質營”的課後托管服務形式已經在荔灣、越秀、天河、花都等四個區15所小學開展試點,變通地回應了這一難題。

這一模式利用學校的場地,學校外聘教練教學生藝術體操、下棋、打籃球,學生可以邊活動邊等家長來接。活動經費由學校和家長共同承擔,學校將體育俱樂部經過評審的費用作為教練的薪酬,家長每個學期只需繳納幾百元。

而在校內托管方面,廣州中心城區也準備先行先試。據了解,越秀區計劃在20所小學試點課後校內托管。記者昨日向多名越秀區教育人士了解,名單還沒有最後敲定。服務主體可能是學校教師,也可以引入社會機構。

據了解,一些學校已經陸續收到社會機構的咨詢。天河區某托管機構之前曾經在天河區承接過校內托管的業務,該負責人稱,機構之前與校方合作,借用學校的場地,家長出資聘請,雙方合作都比較順暢。“在知道越秀區的試點意向之後,我們正積極對接越秀教育部門。”據該負責人透露,目前試點學校課後托管的機構資質要求仍在制訂之中,不日將會公布。

 

編輯︰偉霞
對《越秀試水校內托管 “三點半困境”破冰?》表態
對《越秀試水校內托管 “三點半困境”破冰?》發表評論

滾動新聞

羊城晚報-金羊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