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父母必讀︰母職的代價如此之大

來源:中國婦女報 作者︰ 發表時間︰2017-03-22 10:17

■ 銀鈴

當媽半年來,我深切體會到孩子帶來的快樂,同時也被學業和事業壓得喘不過氣來。在此,我寫下了自己的當媽故事,希望您能從我的經歷和思考中,找到解決的力量和最後途經。

母職的代價

Facebook的首席運營官雪莉•桑德伯格,是美國最成功的商界女性領導人之一,同時也是兩個孩子的母親。2010年,她被邀請去TED做演講,講述商界為何如此缺少女性領導人。當時她的女兒才3歲,在她離家準備飛往華盛頓時,女兒抱住她的腿哭著說,媽媽別走。那一整天桑德伯格都很難受,于是她無心把這事講給了主持人——知名的女性媒體領導人帕特•米歇爾。沒想到米歇爾認真地對她說︰“雪莉,你一定要把這個故事說出來。因為如果你想讓更多女性進入領導職位,就得誠實地承認︰那(放下孩子)有多難。”

紐約時報前記者安•克里滕登曾是一名成功的職業女性,但在生育後一度職業中斷。做了媽媽以後的她發現,越是受教育程度高的女性,越是對孩子的養育更重視、投入更多心血。她還意識到養孩子其實是天下最辛苦、最需要技術的勞動。然而,每天帶孩子累到不行的她,卻一再被周圍人認為沒有在工作、沒有創造價值。這一系列經歷,促使她寫成了讓千萬媽媽深切共鳴的暢銷書︰《媽媽值多少錢︰世界上最重要的工作為何不計薪酬》。

社會學有個著名的術語叫“母職懲罰”,生動概括了有孩子的女性在職場遭遇的系統性弱勢。在還懷著寶寶的時候,一向以事業為重的我就多次向教授們表達了這樣的擔心︰我不想成為母職懲罰的一個統計數字。

然而,這怎麼可能呢?懷寶寶的時候,我不得不取消了原計劃參加的暑期統計班,因為那個時間已經太接近預產期。一向頑強的我不想放棄,多次和醫生確認是不是可以堅持。然而當然是不可能,不但醫學上有風險,生過孩子的美國朋友也提醒我︰到時恐怕你笨重得連坐都坐不住了。

放棄了統計班,下一個問題便是能否如期畢業。所有的老師同學都勸我不要強撐,延期一年又何妨,但我不想放棄。在承受著巨大壓力堅持了一段時間之後,我也不得不接受需要延期的現實。這個決定實在讓人痛苦,因為從未出過校園的我,真的不想再拖了。一起本科畢業的雙胞胎妹妹,已經工作了將近8年。靠著微薄獎學金支撐學業的我,在經濟上也很讓家人擔心。雖無意給我增添壓力,他們還是常常困惑地問我︰“你到底什麼時候能寫完博士論文?你到底什麼時候才能畢業?”

然而,母職的代價不只在學業和事業。鮮為人看見的,還有生育帶來的身體創傷和伴隨養育的時間貧困。

寶寶出生于8月下旬,產後不到兩周,新學期就開學了。無奈哥大課業要求嚴格,于是傷口還沒愈合的我,靠著止疼藥硬是坐進了課堂,一坐兩個小時直到痛感麻木。為了兼顧學業、家庭和孩子,我們很快又從紐約搬到了寶爸所在的華盛頓。于是還沒出“月子”,我就背著吸奶器,日夜兼程地每周一次往返紐約上課。為了多陪孩子,我硬是把4門課塞進了一天。凌晨四五點起床趕車,5個多小時的車程後,開始8個小時無間斷地上課。這一天中,我都是趁下課時間在母嬰室存母乳,吃飯和去衛生間利用上課時間。晚上8點上完課,馬不停蹄去趕回程的車。有時因為地鐵延誤錯過車,只好再等一小時後的下一班。回到家時,常常已是凌晨兩點甚至更晚。

這還不是最難的。最讓人頭疼的,是寶寶死活不肯吃奶瓶。秋假過後的那周,因為中間太久沒吃奶瓶,我早上離家去紐約後,不到3個月大的寶寶連續9個小時滴奶沒進。在遠程視頻唱歌、引導均告失敗以後,我決定缺課立即回家。後來,我風塵僕僕地已在地鐵上走了兩站之後,家人打來電話說寶寶終于開始吃奶。危機解除,我轉頭又回去上課。那段時間,緊鑼密鼓的學業和育兒加上睡眠不足,整個人的運轉全靠腎上腺素在支撐,于是臉都是浮腫的(其實至今也是)。

然而,這樣勉強撐著的,又何止我一個。看看身邊的媽媽們,有幾人不是上班帶娃狼狽應對?我的親朋中,有好幾位媽媽在有孩子後很快瘦得不成樣子,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她們發福的老公。對于這種情形,寶寶姥姥曾一語中的︰我怎麼覺得,現在的女人比以前還慘呢?

編輯︰汪芳
對《新父母必讀︰母職的代價如此之大》表態
對《新父母必讀︰母職的代價如此之大》發表評論

滾動新聞

中國婦女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