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兒園階段就瘋狂培訓 誰制造了家長的教育焦慮

來源:法制日報 作者︰ 發表時間︰2017-02-14 09:56

  制圖/高岳

你能夠想象上幼兒園的孩子學拼音、學數學、學英語嗎?你能夠想象這些超負荷的補習都是家長硬加在孩子身上的嗎?不幸的是,這已經成為現實。更不幸的是,這不是一兩個家長的選擇,而是多數家長搶著這麼干。家長為何狠心讓年幼的孩子不堪重負?“減負”何時才能真正落到實處?

元宵節的結束,也意味著北京女孩梓萱的漫漫上課之路再次重啟。隨著即將到來的小學階段,梓萱的課程更加具體——拼音和數學,每天上午9時至11時上課。

對于給孩子報所謂的“啟蒙班”或者“學前班”,梓萱的父親徐明曾經很反感,但用這個中年男人的話來說,“最終還是被洗腦了”。

洗腦方式很簡單,在親朋好友聚會甚至是和客戶吃飯時,最終總會繞到孩子教育的話題上來,“可以說,在飯桌、在微博、在微信上,只要有適齡孩子,教育都是繞不開的,最終的侃侃而談都會變成相互打听、交流甚至較勁該為孩子多報哪個課外班”。徐明說,面對這樣的“矛盾”,他也漸漸焦躁起來,“我曾經很鄙視那種自己不咋地卻強迫孩子‘只準第一’、只準‘鳳凰高枝’的風氣,但時至今日卻又越來越盛”。

“初中學高中課程、小學讀初中課程、學齡前認字過百、入幼兒園前學數字加減……”——這樣的超前學習,在記者的采訪中,已經成為大多數孩子的常態。

幾年前,教育學者楊東平在描述中國教育中存在的過度競爭現狀時,曾用“教育恐慌”一詞來總結。然而,今天,用徐明的話來說,自己和周圍的家長“看上去焦慮、煩躁甚至心口不一”,一邊強調著素質教育,一邊對所謂的“減負”措施不屑一顧,拉著自己的孩子“拼命奔跑”。

那麼,這種恐慌從何而來?是誰制造了這種恐慌?

瘋狂課外培訓

“我不想讓女兒‘搶跑’,但更不想‘落單’”

“我喜歡寒假,不喜歡暑假,因為寒假有春節,學校停課。”

在北京上小學二年級的男孩鄭彤口中的“學校”,更準確地說應該是輔導班,無論是“補差”還是“培優”,只有“暑”沒有“假”,這是鄭彤也是很多孩子對假期生活的總結。

應該說,鄭彤快樂無憂生活的改變,在他5歲那年。對于上小學,父親鄭書濤早早開始準備,他打算讓孩子進一家民辦小學,這所小學在他們居住的區域算是“名校”。盡管已經听說過“幼升小”考試的種種故事,但面試場面還是讓鄭書濤意外——“校園里滿是焦躁的家長和表情凝重的孩子,大家排隊等著老師叫名字,氣氛就像是求職”。

令鄭書濤慶幸的是,自己“先下手為強”,他是這樣向記者介紹的:

“彤彤五歲還在上幼兒園中班的時候,班主任說他的數學能力好像有所欠缺,于是我們立即去測評了他的數學能力……還上了兩個教育機構的數學、語文、英語課程,每周各兩次課,還有兩次鋼琴課、一次小提琴課,一周共計13次課”。

結果,兩年前,鄭彤的作息時間變成如此:每天7點起床,幼兒園7時40分做早操,晚上6點興趣班下課回家,回家後要練琴和做課外班作業,晚上9點多才能睡覺。

走訪之初,記者本以為鄭彤的作息時間只是特例,不過是某些“虎媽虎爸”擔心孩子會輸在起跑線上而已。然而,當調查深入,記者發現,這其實是很多家庭的常態。

就拿之前提到的梓萱來說,上午本應在幼兒園上課,但她卻出現在了培訓班,其中原因很簡單——請假了。

事實上,在梓萱身邊,已經有三四個同班同學選擇退園,“還有一些已經找好學前班,再上一學期也要退園了。”徐明說,身邊的家長都很憂慮,從胎教、親子班到拼命打听各種小道消息,費勁巴拉地送孩子上好一點的幼兒園,再到報各種各樣的學習班、興趣班,如今又到了幼兒園沒上完就退園上學前班,為的是搶先一步為小學打基礎,“也為上小學時面試加分。另外很多家長也在暗暗努力,給孩子報班,請老師專門輔導,听著都讓人感到壓力山大”。

徐明告訴記者,梓萱放假前,家長在QQ群里討論過孩子在上學前該不該識字、寫字,沒想到多數人都表示要給孩子報“啟蒙班”,提前學習小學一年級的課程。

“我不想讓女兒‘搶跑’,但更不想‘落單’。”梓萱的媽媽告訴記者,幼兒園一放假,她與相熟的幾個家長一起報了名,“報了班之後,我才發現,原來以為給孩子教了100多個字已經很多了,沒想到與‘啟蒙班’的家長一交流,竟然有識字四五百個的孩子。這樣的‘學霸’娃娃都在啟蒙,像女兒這樣的‘白紙’孩子必須得加油了”。

梓萱媽媽說到這里,記者又從她的口中听到了一個熟悉的詞匯——“慶幸”。

為了這樣的詞匯,還有更拼的家長,三歲的北京女孩芊芊從一歲就開始各種課程,從最初的唱歌跳舞做游戲,到兩歲開始的右腦開發課程,直至現在的芭蕾、戲劇表演以及英語課程。

“唱歌跳舞是為了讓孩子的性格能夠開朗一些,右腦開發則是為今後學習習慣以及學習能力打基礎,芭蕾這樣的則是現在幾乎所有小女孩的必修課,體態很重要。”對于另外兩門課程,芊芊的媽媽黃小玲說的原因令記者瞠目,“很多小學現在都有英文戲劇表演,所以學英語是必須的,如果口語不流利根本沒有機會上台演出,戲劇課則可以讓孩子在這方面更有信心”。

2017年,芊芊又將迎來三門新課程:乒乓球和繪畫、樂器。關于學什麼樂器,黃小玲打算給芊芊做個測評再說,因為“現在的樂器不能學得太大眾化,小眾樂器更容易脫穎而出”。

接下來,還有擊劍、射擊、滑冰甚至橋牌等可能等待著芊芊去嘗試,在黃小玲看來,要學就學“不一樣的,別隨大流,因為現在孩子們都在學”。

編輯︰偉霞
對《幼兒園階段就瘋狂培訓 誰制造了家長的教育焦慮》表態
對《幼兒園階段就瘋狂培訓 誰制造了家長的教育焦慮》發表評論

滾動新聞

法制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