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串燒式”小說還算是文學創作嗎?

來源︰中國青年報 作者︰周俊生 發表時間︰2018-02-13 18:14

創新不僅表現在要有新的故事,更要求有新的思想,新的人物形象。

在當代文壇,劉震雲稱得上是一位名家。他的每一部長篇小說新作都能贏得文壇和市場的認可,稱得上“叫好又叫座”。去年年底,他的又一部新作《吃瓜時代的兒女們》出版,照例獲得了各界的滿堂喝彩,在書店里也頗受歡迎。

這本書最主要的特點之一,就是在細節里串聯了大量現實社會中發生的事件。作品中“公路局長楊開拓”的故事,取材自當年知名的“表哥”楊達才腐敗案,而“賣淫女牛小麗”牽連出一串腐敗官員的故事,也與當年重創重慶官場的趙紅霞如出一轍。在喜愛這本書的人眼里,這些細節體現了劉震雲的“冷幽默”和社會關懷。但是,從文學創作的角度來看,這種簡單化用社會事件的寫作方式,卻恐怕有些“偷懶”,使文學價值打了折扣。

被劉震雲化用的這幾起社會事件,既有社會性,也有濃厚的故事性。但是,當作家將它們搬進自己的作品,盡管已經通過文學手段作了與原來的事實並不一樣的細節鋪排,但對讀者來說,卻會因為故事的似曾相識,而失去閱讀原創作品的樂趣。

作家的文學創作來自生活,將現實素材寫進作品之中是正常的,俄國作家托爾斯泰的巨著《復活》,就是以一個法官朋友給他講的真實故事為靈感的。但是,托爾斯泰在听到真實故事後並沒有率爾操觚,而是沉澱、積累、思考了整整10年,直到晚年才奉獻出了這部經典。相比之下,楊達才和趙紅霞的故事才發生了幾年而已,劉震雲如此匆忙地把他們寫進自己的小說里,而且並未作出更深層次的解讀,難免讓人對其文學性產生質疑。

類似《吃瓜時代的兒女們》這樣的“新聞串燒”小說,近年來在文壇上時有所見。經常有作家嘆息,小說寫得再精彩,也沒有現實生活好看。這是一種對文學精神的嚴重誤解。文學創作貴在創新,這種創新不僅表現在要有新的故事,更要求有新的思想,新的人物形象。將一些現實事件中的人物照搬進小說,這些人物還能說是作家的創造嗎?

讀者閱讀文學作品,目的不光是為了讀到離奇的故事,還希望得到文學的燻陶,體會深刻的思想與意境。劉震雲早期的一些作品,講述的大多是普通人的瑣碎生活,故事一點也不離奇,但讀者正是通過這種一地雞毛的瑣碎情節,產生了與作家的共鳴。文學作品照搬現實事件,看似是一條取巧之路,卻違反了文學創作的規律。

編輯︰Giabun
數字報

“新聞串燒式”小說還算是文學創作嗎?

中國青年報2018-02-13 18:14:23

創新不僅表現在要有新的故事,更要求有新的思想,新的人物形象。

在當代文壇,劉震雲稱得上是一位名家。他的每一部長篇小說新作都能贏得文壇和市場的認可,稱得上“叫好又叫座”。去年年底,他的又一部新作《吃瓜時代的兒女們》出版,照例獲得了各界的滿堂喝彩,在書店里也頗受歡迎。

這本書最主要的特點之一,就是在細節里串聯了大量現實社會中發生的事件。作品中“公路局長楊開拓”的故事,取材自當年知名的“表哥”楊達才腐敗案,而“賣淫女牛小麗”牽連出一串腐敗官員的故事,也與當年重創重慶官場的趙紅霞如出一轍。在喜愛這本書的人眼里,這些細節體現了劉震雲的“冷幽默”和社會關懷。但是,從文學創作的角度來看,這種簡單化用社會事件的寫作方式,卻恐怕有些“偷懶”,使文學價值打了折扣。

被劉震雲化用的這幾起社會事件,既有社會性,也有濃厚的故事性。但是,當作家將它們搬進自己的作品,盡管已經通過文學手段作了與原來的事實並不一樣的細節鋪排,但對讀者來說,卻會因為故事的似曾相識,而失去閱讀原創作品的樂趣。

作家的文學創作來自生活,將現實素材寫進作品之中是正常的,俄國作家托爾斯泰的巨著《復活》,就是以一個法官朋友給他講的真實故事為靈感的。但是,托爾斯泰在听到真實故事後並沒有率爾操觚,而是沉澱、積累、思考了整整10年,直到晚年才奉獻出了這部經典。相比之下,楊達才和趙紅霞的故事才發生了幾年而已,劉震雲如此匆忙地把他們寫進自己的小說里,而且並未作出更深層次的解讀,難免讓人對其文學性產生質疑。

類似《吃瓜時代的兒女們》這樣的“新聞串燒”小說,近年來在文壇上時有所見。經常有作家嘆息,小說寫得再精彩,也沒有現實生活好看。這是一種對文學精神的嚴重誤解。文學創作貴在創新,這種創新不僅表現在要有新的故事,更要求有新的思想,新的人物形象。將一些現實事件中的人物照搬進小說,這些人物還能說是作家的創造嗎?

讀者閱讀文學作品,目的不光是為了讀到離奇的故事,還希望得到文學的燻陶,體會深刻的思想與意境。劉震雲早期的一些作品,講述的大多是普通人的瑣碎生活,故事一點也不離奇,但讀者正是通過這種一地雞毛的瑣碎情節,產生了與作家的共鳴。文學作品照搬現實事件,看似是一條取巧之路,卻違反了文學創作的規律。

編輯︰Giabun
新聞排行版